第一百零一章 凌九昊之谋

    “来人!凌九昊交给我,其他人给我拿下他们!”杜江一声令下,带着一丝恼羞成怒的意味。

    董汶对南洋进贡的目的带着怀疑,所以愿意看到鲛珠落到其他人手中,不让皇帝陈骁拿到。但是杜江不同啊,他最大的目的是为皇帝陈骁拿回鲛珠,以此来换取功绩!如果鲛珠已经被人抢走吞下,那么他的行动就毫无意义。

    “喏。”一声声应答声,地字号宗师打头,玄字号宗师紧随其后。而黄字号宗师因为实力太有差距,所以继续警戒的任务。因为此时若是有百姓闯入,恐怕会造成误伤。

    至于展央,则是没有动。因为他还要继续看着周墨迹。在杜江与凌九昊对拼的时候,他拉着周墨迹避开了两人真气的余波。

    于是,场面就变成了九个地字号宗师加上十五位玄字号宗师与杜江一道对付凌九昊与李沈二人的乱战!

    李沐浑身被鳞片包裹,并未苏醒。沈璃全身心都投注在李沐身上。两人在这场对战之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真正要面对一个天字号宗师,九个地字号宗师,十五个玄字号宗师的人,是凌九昊。

    可凌九昊并没有多少慌张,恰恰相反,他很镇定。他经历过更加让人绝望的局面。当他年轻时,从那座暗无天日的古墓中逃脱而出,重见天日的之后,他就很少会因为被动的局面而慌张。

    凌九昊叹了一口气,倒悬山峰重新出现在他的背后。只不过,那座山峰的山顶,也就是原本的山底,居然多了一片黑色的建筑。

    那些建筑倒着向上,也是颠倒了过来。若是此时有精通堪舆术数,寻龙点穴的人来看,便可看出这哪里是什么建筑,分明是一座大墓。

    出神异相,本就是心意相合之后产生的。可以说是一个人武功、心志、经历的浓缩体现。

    由此可见,当年那段探墓经历,对凌九昊影响之大。

    那座大墓出现,仿佛是给万钧山峦再次加上了砝码。

    凌九昊心中已有决断,他根本不顾及自身真气,全力施为。

    九仞之山,倒悬而下。

    之前远远旁观的地字号宗师终于明白自己与天字号宗师的差距。那是武功境界的差距,亦是心志胆识的差距。

    面对这等压力,已经凝聚出神异相,踏入出神境界的地字号宗师的异相,全都被逼了出来。

    而没有出神境界,凭借综合实力获得地字号宗师身份的人,都生出了一种不可力敌的感觉。

    境界之间,还是有着玄妙的差距。

    倒悬山峰又一次落下。

    这一次,山峰之下,除了杜江的一双巨目,还有刀剑游鱼等等杂乱异相,可谓是群魔乱舞。但是这山峰,偏偏镇压了下来。

    这处倒霉的小巷再一次受到了摧残,方才墙上瓦片已被掀飞,这一次,连墙上的墙灰都被撕开。距离中心最近的地方,两边墙体更是直接被真气冲塌,砖石乱飞。

    一片混乱之中,杜江睁大眼睛搜寻,却只看到玄字号宗师倒在地上,只有零星几人站立的场景。

    至于凌九昊,已然消失不见!

    杜江恨恨地闭上了眼,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凌!九!昊!”

    半个时辰之后,小城西北一处客栈之内,凌九昊坐在房内的椅子上,调整着自己的气息。而沈璃,则是低头坐在床边,照看着李沐。

    房内一度十分安静,不过凌九昊的发话,还是打破的寂静。

    “沈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九昊的声音很平淡,但其中质问之意,呼之欲出。

    此时李沐呼吸转淡,已经沉沉睡去,沈璃也放松了下来。她转头回答道:“掌门,你问的是什么?”

    若是此时李沐醒着,或者有第四个人在此,就会发觉,沈璃一口一个掌门叫着,但是其中却没有师徒之间,徒儿对师父的尊敬。

    “我问你,鲛珠是怎么一回事?岳叶枫拿了鲛珠的消息天下传闻,为什么最好会在你手里?”凌九昊对于今日之事,还是有些不明白。他的现身,全是因为青蝶异动。而那青蝶,也是他早年从古墓里带出来的异种。

    青蝶最大的能力,便是能在几里之外,也能感受到冥火花的香味。所以在沈璃离开九仞派之前,凌九昊给了沈璃一个装满冥火花花粉的瓶子。

    瓶子不破,青蝶只能大致感应,所以凌九昊也只能远远缀着,大致判断出沈璃的位置。但一旦那青瓷瓶被砸破,其中花粉落处,便会引得青蝶躁动。于是凌九昊便知道沈璃需要自己现身了。

    至于他为什么跟着沈璃,就关系到他所交代的那件事了。

    沈璃听了凌九昊的问题,回答道:“是岳叶枫给我的。”她隐瞒了其实是她去拿的事实,因为凌九昊不知道事情真相。她拿到纸条并且去盗取鲛珠,这一切凌九昊都不知道。

    而沈璃自己却知道,凌九昊交代自己的那件事,做完之后十有八九也是死路一条!

    所以,她其实也没有对凌九昊交心。

    “你竟然能和姜涔扯上关系,再加上现在躺在床上的那个小子,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凌九昊笑道。

    他的笑容,让沈璃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女心中一紧。

    “没有什么隐瞒的,我本身是天煞孤星的命,若不是掌门收留,恐怕早已死去。这些人也是一样,他们也是被我命格拖累的人。”沈璃面上淡然,但是心中对李沐却满是愧疚。李沐没有说错,如果不是她,那么便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这种事情,在她遇到李沐之前,就发生过很多次了。从小到大,她也不止一次被人称作扫把星。

    “什么命格?我是不信的。我且问你,你见到那人了么?”凌九昊眼神之中,露出了几分期待。鲛珠这种事情,只是意外发现,凌九昊的目的本来就不是鲛珠。

    关于这一点,杜江错了。在凌九昊心里,那件事,或者那个人,比什么鲛珠要重要得多。

    沈璃点了点头,说道:“见到了。”

    “那人怎么说?”凌九昊猛然站起身,他已经保持不住原本的泰然。

    沈璃将凌九昊的神色看在眼中,她回答道:“那人说,关于那座巫族大墓,他们星隐宫的确有着记载。那墓似墓非墓,似庙非庙,所以入口也不止一个。当年掌门进入的入口被机关隔断,但是还是有其他的入口。”

    沈璃说完,凌九昊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那个入口在哪?”

    “那人说他也不知道。”沈璃无奈道。

    凌九昊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在说谎!”

    “不,这是那人原话,他说了,他接掌星隐宫不久,没有上一代星隐宫宫主的传承,很多细节上的东西都不知道。”沈璃似乎感觉到了凌九昊的凌厉气息,连忙解释道。

    凌九昊听闻却是一愣,“等等,你说的那人是谁?”

    “那人自称星隐宫新一代宫主——上官隐。”

    “嗯?竟然不是燕卧起?”凌九昊疑惑道。

    沈璃点了点头,露出一丝惨然的笑意。“的确不是燕卧起燕长老,不然,我可能到不了夙州。”

    凌九昊双目一凝,说道:“你这是何意?若你遇险,砸碎青瓷瓶,我便会现身救你一命,你看我今日便是如此,你又怎么可能会死。”

    沈璃见此,反而是笑了。“上官隐告诉我,燕长老修行一门叫做浴血大法的神功,需要命格坎坷之人的鲜血淬炼真气。”

    沈璃话没有说完,意思也没有点透。但是凌九昊完全明白沈璃话里的意思。

    事实上,沈璃的确是被他当作弃子来用。

    凌九昊想用沈璃的命,去换一个关于当年大墓的消息,他想再进大墓。那个诡异的巫族墓,让徐八斤成了浮山派掌门,让凌九昊开宗立派。那墓的奥秘,凌九昊从未参透。

    九仞派武功源于浮山派,但又完全不同。其中缘由,皆缘于当年两人入墓一探。

    现在凌九昊修行至百尺竿头,却无法再进一步。他想回本溯源。

    凌九昊于当年星隐宫长老燕卧起处得知,星隐宫中有那巫族墓的记载,所以他想从星隐宫中知道更多。

    但是燕卧起提出要寻一个命格坎坷之人来增长境界作为交换条件。而这个人年岁越小越好,然而武功境界却不能低于纳精境界。

    要知道年纪轻轻就能踏入纳精境界的人,基本都是大家大派重点培养的对象,他们有长辈照看,燕卧起自然无法得手。

    这样的人,凌九昊也没有办法从别的地方掳来,所以他干脆自己培养一个。他收留沈璃就是为了这件事。至于沈璃能在短时间内踏入纳精境界,那纯粹是凌九昊偃苗助长,为了给燕卧起准备的。

    等到沈璃进入纳精境界,凌九昊便派她带上九仞剑作为信物,去找燕卧起。而为了防止燕卧食言,他特意给了沈璃装有冥火花粉的青瓷瓶。不管燕卧起有没有告诉沈璃,他最后都会现身。

    到时,由不得燕卧起赖账。

    至于他为什么不亲自去找燕卧起,那么就要扯到八大派与星隐宫的恩怨上来了。

    这两方的斗争由来已久,积怨极深。两者之间的恩恩怨怨,是非曲直,完全可以开另外一本书。

    最近一次,八大门派掌门携手曾与上一代宫主尚甾带领的星隐宫决战于镜湖。之后星隐宫便销声匿迹。

    但销声匿迹绝不等于已经消散在历史之中。星隐宫这个和八大门派一样历史悠久的邪派,自然也有他的底蕴。

    凌九昊身为九仞派掌门,行事虽然随性,但是也是八大门派承认的正派人物。若是他大摇大摆地和星隐宫眉来眼去,勾勾搭搭,八大门派又如何能忍?

    所以,凌九昊必须要做得隐蔽。事实上,他做得很成功,甚至连沈璃也不知道自己是个棋子。

    直到那个名叫上官隐的男人,把他所猜到的东西,告诉了沈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