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夜、雨、猫、伞

    “今天家里共来过两波人。一波是官差,一波是严老爷的人。”李沐坐在饭桌上,对着沈璃说道。

    沈璃坐在他对面,回忆了片刻,然后说道:“我在街上也遇到了好几拨人,凡是看到与我们身形相似的人,就会上前盘问。我之前也遇上了一波,还好是严家的人,对女装的我没有那么敏感,所以没有被认出来。”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吃饭。

    门外是漆黑的夜,还有淅淅沥沥的小雨。门内是如豆的灯,还有散发热气的饭菜。

    这场景里,有家的味道在弥漫。

    “你,出去的时候还是小心一点吧。我们不确定宗师堂的人有没有走,如果他们在,辨认出我们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李沐叮嘱道。

    沈璃笑了笑,“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唔……”李沐低下头没有回答。这样的表现反倒是让沈璃笑得更欢快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在经过这一连串生死之后,已经变得十分微妙。

    李沐不是傻子,事实上他对于感情这种事十分敏锐。沈璃对他的态度也好,对他的行动也好,都在说明一件事。沈璃对他的心意,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展现在他眼前了。换句话说,大概也就只差那一层纸没有捅破了。

    李沐心里明白,可他能答应么?李沐觉得自己是不能答应的。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心中只有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叫宁知桐。李沐是为了她才走出隐莲郡,踏足这一片江湖。他埋藏在心底的目标,也可以称之为野望,便是功成名就,衣锦还乡。

    与书生的功成名就不同的是:此功非功名,而是武功。至于衣锦还乡,大概是每个出来闯荡的人的梦想。但这对于李沐来说,只是基础。他是想达成这两件事之后,风风光光地回去迎娶宁知桐。

    只有获得了足够的实力与名声,他才能够有足够地资格,走到宁席白府上求亲。他现在所作的努力,所有的拼搏,都是为了宁知桐,他又怎么能答应沈璃?

    沈璃对他,也算是有恩也有怨。李沐现在还能肢体健全地活着,全靠沈璃用鲛珠救他。但是他遇到这样的危险,究其根本却又是沈璃带来的危险。

    在李沐心中,关于沈璃的观感,情感,当真是十分复杂。思来想去,李沐只能故意对沈璃保持距离,希望她能够发现。但是似乎弄巧成拙了,沈璃似乎把挑逗这样态度的李沐当成了乐趣。

    于是,两人之间就变成了沈璃大胆言语调戏,李沐回避或恼怒的状态。

    不过,沈璃也只是偶尔调戏一句,见李沐不回答,便又将话题拉到了正事上来。“我们现在应该还是安全的。我最初选择这里的时候,本就是看中了位置偏僻,人员复杂,搜寻起来难度很大。”

    “再加上因为城里大肆搜寻我们,这片地方小偷小摸的混子少了许多。但是总得来说,居住的人还是不少的。再说了,这院子破旧得毫不起眼,只要我们小心些,长住应该是也没有问题的。”

    “的确是如此,但是难道我们当真要在小城长住下去么?”李沐叹息一声。

    “我觉得,现在两个人的话,倒是不错。”沈璃笑了笑。

    李沐摇了摇头,“不行的。”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去处?”沈璃收起了笑容。

    “去处?”李沐忽然愣了一下,然后他无言苦笑。

    去处,他忽然想到,自己最开始的目的地也已经改变,他已经无法加入武学院,那么他能去哪里?回家?就这样回去?那就更不可能了。他忽然从心底生出了一种无处可去的感觉。所以,他才会苦笑。

    但是苦笑在李沐脸上只是待了片刻,之后就消散无踪。

    “我们还是要去岚州!”李沐的眼神之中散发着坚定。

    岳叶枫,就是姜涔,他会去岚州。而一桑道人之前也说会在岚州汇合。

    李沐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变强,他要变得更强!所以,他要去找他们,请求他们来教导自己。岳叶枫的武功源自金刚寺,李沐没有想着学金刚寺的武功,但是他的眼见和经验,却是另一笔宝贵无比的财富!至于一桑道人,他破开董汶周天星斗异相的那一剑,一直留在李沐脑海深处。既然他已经答应了教自己剑法,李沐相信一桑道人绝对不会食言。

    所以,他要去岚州,他要找到他们!

    在李沐说出去岚州之后,沈璃嘴角虽然还带着笑意,但是眼中却是闪过一丝黯然。两人在小城中相依为命,如同一对夫妻一般,这种感觉正是沈璃想要的。若是没有外面对他们的搜捕,她在这里与李沐相携一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惜,就连她自己都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于是沈璃说道:“可关键是在怎么出城。现在城内搜查已经如此严格,更别说城门处了。”

    “这也是我觉得头疼地地方。”李沐挠着脑袋。

    “暂时先住着吧,我不信他们会一直维持这样的警戒状态。”沈璃面上这样说,却是在隐藏自己的小心思。

    在这里多住一些吧,让两人能够多在一起一会。

    李沐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在橙黄地灯火中,李沐和沈璃吃完了饭。沈璃收拾碗筷,而李沐则是静静地看着门外的雨。

    夏初的雨,还没有夏日雷雨的煊赫声势,它带着春雨最后一点执着的连绵,细密地下着。

    “沙沙沙沙”雨滴落在青石板上,也将整个天地联系了起来。

    李沐呆呆地看着雨,放空着自己。

    白日里,他又是练习招式,又是修习内功,到了晚上,自然是要放松一下自己。他什么都没去想,也什么都没去做。就这样呆呆地看雨,似乎也很不错。

    “噗通。”

    忽然,小院里传来了一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李沐一听,立刻起身探出头去。

    院子里面漆黑一片,李沐乍一看什么都没看见。不过再仔细一瞧,却发现院子堆放杂物的地方多了一双绿幽幽地眼珠子。那绿色眸子浑圆,仿佛是一对质地上佳地翡翠。

    李沐举着烛火走了出去,发现那双眼睛地主人是一只黑猫。这只黑猫浑身漆黑,不见一丝杂毛。所以在这夜雨里,李沐只能看得见它的眼睛。

    “只是只猫啊。”李沐松了一口气,对于他和沈璃这两个被通缉和搜捕的人来说,必须时刻注意。一点点声音就足够让他们提心吊胆。

    李沐见那黑猫似乎不怕生,于是便蹲下来,伸出手招了招,“小家伙,吃了嘛?”

    李沐的本意是想逗弄一下这只毛色黑得发亮的猫,熟料那黑猫的前爪一下子就蹦到了李沐的手臂上。看样子,就好像是那黑猫抱住了李沐的手臂。

    李沐一愣,伸手揉了揉它的肚子。它的肚子软软地,再加上毛发柔顺,摸起来倒是十分舒服。黑猫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它扬起鼻子,如同小狗一样,在李沐手臂上嗅着什么。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笃笃笃”只是三下,却很有规律。

    李沐站起身,一手拿着火烛,悄悄靠到了门后。他眯起眼睛透过门缝往外张望,却发现门口是一个撑伞地人影。

    李沐心念电转,揣测着此人的身份和来意,他思索着要不要开门。

    “有人吗?真不好意思。我的猫刚才跑到你们院子里面去了。实在抱歉。”门外的人如此说着。

    李沐看了看院子里面那只忽然出现地黑猫,它坐在屋檐下,一边舔着自己的爪子,一边看着李沐。李沐想了想,觉得如果是搜捕自己的人,没有必要还特意带着一只猫进来吧?于是他打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高瘦的男人,他撑了一把大大地黑伞,仿佛和黑猫身上是一个颜色。借着烛光,李沐打量着他。他的约莫二十多岁,看上去比自己要成熟得多。样貌谈不上多俊俏,但是眉眼之间总是带着一股让人舒心地感觉。

    这个家伙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他见到李沐开门,伸手作揖,“抱歉,之前我家小酒它一直乖乖地跟着我。熟料到了你家门口,突然像闻见了鱼干,一下子就蹦到院子里来了。惊扰了你们,实在是抱歉。”

    李沐见他说得如此客气,一边还礼一边说道:“哪里哪里。它是叫小酒吗?见了我倒是不怕生。刚才还抱着我手来着。”

    “啊?看起来它挺喜欢你啊,以前除了我之外,它不和任何人亲近的。”那人说着,重新用一种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遍李沐。

    李沐笑道:“大概是投缘吧。”

    “小酒,来,我们该回去啦。”那人站在门口冲黑猫招手。

    黑猫小酒坐在屋檐下,似乎没有挪步的意思。

    门外那人没好气地说道:“嘿,今天这是怎么了?又不听话了。”

    小酒已久没有反应,而沈璃却是收拾完走了出来。她刚走到门口便问道:“喂,夫君,外面是谁啊?”

    李沐与沈璃之前商定,凡有外人在时,两人便假扮夫妻。以此来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沈璃开口便叫李沐夫君。外人在场,李沐自然也要做戏,他说道:“是个来寻猫的人。”说完,他微微侧了下身,可以让沈璃看到来人。

    岂料沈璃借着李沐手中烛光一看清来人面目,顿时大惊失色。她指着门外撑伞的人,满是惊愕。

    “怎么会是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