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哀兵与救兵

    此时小城的南门内,其实也没有什么蹊跷。

    秦中束反手握着短刀,但是他的手却是垂在身侧。他的大腿上被划出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血痕,正在往外渗着血。

    纵然如此,可他却还是竭力保持着自己的身形,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是他不想让自己倒下。

    在他身后的十二位镖师,还能保持站立的,不过两人。秦中束坚持让自己站着,就是为了支撑士气不灭。他是这一队镖师之中实力最高的人,若是连他都被打败了,那么剩下的人也都会失去信心。

    可出乎秦中束预料的是,以他藏意境界的实力,竟然还是落败了。眼下别无他法,他只能厉声喝问道:“你们可知道我们是什么镖局的?”

    不用问对方来路,不用问对方是谁,只要知道自己属于什么镖局就可以了。

    这就是九渊镖局给自己镖师的底气!

    “什么镖局?不就是九渊镖局么?”阎崇微笑着说道,“今天我们找的就是九渊镖局。”说罢,阎崇一摆拂尘,轻轻巧巧地甩去了他拂尘上的血迹。正是他的拂尘,创造了秦中束腿上的伤。

    穿着怪异斗篷的燕卧起,没有露出他的面目,但是他的笑声,却让人毛骨悚然。“你一个小子在我们面前还要色厉内荏壮胆气?实话告诉你吧,就连潭镇北那小子在我面前,也不敢在怎么样。”

    面对这两个老家伙的倚老卖老,秦中束没有想要与他们在言语上分个高下的想法。这两个人的实力已经足够恐怖。拿着拂尘,看似仙风道骨的那个老头,竟然是出神境界的高手!而那个红斗篷的老头,还没有出神境界的实力,但是恐怕也相距不远。

    这两个人联手的实力,已经不是一个秦中束能够抗衡的了。

    “你们到底是谁?至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吧?”秦中束高声问道。

    阎崇斜眼看了一眼坐在高处怀抱黑猫的男人,微笑着说道:“星隐宫。”

    秦中束脸色一凝,骤然听到这三个字,他心中也有几分惊讶。他惊讶的不是星隐宫这个名字,而是星隐宫竟然又如此实力的高手!

    星隐宫声名太大,哪怕上代宫主尚甾殒命镜湖,星隐宫销声匿迹之后,也依旧不断有江湖中人冒充这三个字。这趟镖走到岚州,就已经有星隐宫的人试图前来劫镖。

    之前秦中束怀疑那根本不是星隐宫的人,因为那些人虽然令人厌烦,但是实力实在是不济,简简单单就全被自己这一行人给打发了。可现在秦中束一回想,却是冒出了一个令他不安的念头,难道那些人是这伙人特意安排的?

    看到他面色凝重,闻媚儿都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摆动着腰肢,袅娜地走了过来。“镖头,你们杀了我们不少弟兄,但是我们却没有杀你们一个人,够讲义气吧?”

    秦中束不为所动,这个妖冶的女人脸上带着笑,但是她刚才在杀守城卫兵的时候,却是心狠手辣,一点都没有迟疑。

    闻媚儿也不为意,她笑脸嫣然道:“现在,你这些兄弟们的性命,全在你的手里。只要你能够交出,任平生让你们押送的东西。”

    听到她提起任平生的东西,秦中束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道:“这一趟镖里,的确有任前辈托我们送的东西,你们竟然想要抢他的东西,就不怕他找上门来?”

    “那就是我们的事了,现在,这件东西就只关系到你这帮兄弟的性命,你是交呢,还是不交?”闻媚儿一挥手,身后两名星隐宫的人已经拖过来了一名倒在地上的镖师。那镖师手脚都被打断了,模样甚是凄惨。可是,还是有两把刀架在了这镖师的脖子上。

    闻媚儿伸出一根手指,“我只数到三喔~一……”

    “二。”

    秦中束紧咬着牙关,而身后一位年长的镖师却是不敢再看。倒是被捉住的镖师自知自己将要死去,激动地高喊道:“九渊镖局,人在镖在!”

    这是九渊镖局镖师行走在外的口号,也是他们行事的最高准则。九渊镖局正是凭借着镖师悍勇无畏,才一步步成为了江湖排名第一的镖局。

    喊出这一句口号之后,那名镖师的神色安详了下来,“老子十八年后,又……”他还没有喊完,他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凉,而后便是眼前一黑。

    一道血柱冲天而起,喷上天空,又化成血雨洒落。

    眼看自己昔日兄弟人头落地,在场的镖师有人失声痛哭,有人握紧双拳。

    “九渊镖局!人在镖在!”有人高喊着,很快就有人响应。剩下人的声音全部都汇聚在一起。“九渊镖局!人在镖在!”

    面对此情此景,闻媚儿忽然怯生生地看了一眼酒楼二楼。原本优哉游哉的上官隐板着脸微微摇头。她心中一惊,知道自己弄巧成拙,反而是激起了这些镖师的哀兵之气。这让上官隐十分不满意。“杀了他们!”她当机立断,决心痛下杀手。

    阎崇和燕卧起都不会听她的命令,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忌惮上官隐。于是,他们都十分听话地动手。

    “且慢!”秦中束忽然伸出双手,大叫一声。他在怀里掏着,似乎想掏出什么东西来。

    准备痛下杀手的三人怔了怔,以为他要就范,所以暂时都停下了手。

    秦中束望了一眼被杀的镖师,嘴角紧咬,从怀中抽出一束竹筒。他伸出手,拉开了竹筒的引子。一道淡蓝色的烟火欢快地奔向天空,炸成一个九字。

    这是九渊镖局特制的守望讯号!

    镖师行走在外,总会遇到危险。有些危险不一定能够安然度过,所以潭镇北给自己门下镖头都准备了守望讯号。一旦遇险,发出讯号,只要有人看见,并出手相助。那么脱险之后,可以前往九渊镖局领取丰厚的谢礼!潭镇北这人向来说到做到,他的家底虽然不及财神季陌冷,但是对于寻常人来说,已经是十分雄厚了!

    看着烟火升空,秦中束眼中露出一股决然之一。他握紧了刀,准备拼死一搏。

    这个动作,激怒了星隐宫三垣。

    燕卧起直扑秦中束身后,一爪刺入了之前安慰过秦中束的那个镖师的脖子。那人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就一命归西。

    阎崇陡直了拂尘,用力一刺。拂尘被他的真气所灌注,坚硬如铁,直接穿透了另一人的胸口。

    闻媚儿则是再次掏出了她用来杀戮守城士兵的那把奇兵,一把可变长变短地暗黑色镰刀。

    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是闻媚儿,不过藏意境界。实力最高的是阎崇,乃是出神境界。燕卧起略输阎崇一筹,但他也可以说是半只脚已经踏入出神境界。

    有着三人带头冲杀,九渊镖局这边只有一个秦中束的实力可以拿得出手。结果可想而知。

    秦中束左臂被燕卧起的爪子贯穿,左胸口处还刺着几根脱落地拂尘。这个伤口距离他心脏已经不足二指。秦中束每行动一下,全身上下几乎都会出血。

    穷途末路!

    用这几个字来形容他现在的处境,已经不太够。他在心中自嘲一笑,“大概只能算垂死挣扎吧。”不过,哪怕是垂死,也要咬下几两肉来!自己死了不要紧,潭总镖头会给自己报仇。他这样安慰自己。

    但是,一个人要视死如归,也是不易。放出守望讯号之后,秦中束心中还是隐隐盼望着有人能来救自己。

    可因为星隐宫骤然发难,杀伤人命,现在城南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又有谁能来救自己?

    忽然,秦中束目光一凝。

    空无一人的街上,有一个人佝偻着身子,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他看上去瘸了一条腿,但是速度绝对不算慢。他一步步走来,每走一步,脚下就会滴下几滴血。他的模样无比狼狈,但是怀中还紧紧抱着一个人。

    “只是一人么?”秦中束想着,因为分心,他的腿又中了闻媚儿一刀。

    不过片刻,那人身后,竟然追来了一大群人。秦中束已经认出那人身后有官府的人,有严家的人,更有宗师堂的人!这个时候,能够出现的人,必定是救兵!

    秦中束如此想着,正想大声呼救。就在这一刻,一道光芒从一旁二层酒楼射出,命中在秦中束额头。秦中束只觉得脑中一痛,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上官隐从酒楼二层跃下,来到了闻媚儿身前。他挥了挥手,让剩下的人带走秦中束一行的车马。然后,他仔细看了看那个全力奔逃而来的身影。

    上官隐眉头一挑,竟然是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