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姜涔的消息

    早起的阳光撒了下来,林间一副苏醒的模样。有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树木茂盛的树林里。

    “这地方灌木怎么会这么多?”李沐挥舞着菜刀,在前方开路。沈璃跟在身后,四处查看着。听到李沐的抱怨,沈璃耸了耸肩,说道:“大概是因为是山阳吧。”

    “要是有把长刀就好了。”李沐嫌弃地看着自己手里的菜刀。这把菜刀还是两人从小城里面带出来的。

    “得了吧你,你给我注意点,千万别给我砍卷刃了。”沈璃却是很宝贝这把刀,因为两人就这么一把利刃,而在野外跋涉,没有刀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行行行,我知道了。”李沐满口答应着。

    昨晚过后,两人各自睡去,今日一早,两个人都似乎很默契地忘记了昨天晚上沈璃的告别,李沐的拒绝。不过,李沐却知道,虽然两个人关系好像之前一样,但还是存在了一丝丝的区别。

    “唉,这种事情。”李沐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声。

    沈璃正在仔细辨别方位,所以也没听见他的叹息。她自顾自地说道:“这是众山东面,那么我们干脆再往东走好了。夙州去岚州的关隘不止一条,只不过小城这条是离我们最近的一条路。”

    “你知道怎么走么?”

    “如果能回到大路的话,或许我可以试试。”

    两人就这样在山林之中又走了五天,然后才遇到了一条大路。

    大贠朝对于驰道也有统一的标准,道宽三十步,以黄土夯实。若是城郊,则杂以砖石。若是城内,则以青石为主。驰道可供车马奔驰,也可以行脚赶路。驰道之旁禁止随意摆摊设店,只有在规定的地方,才有供人歇脚,供马饮水的小驿站。在驿站之旁,才可以设摊开店。

    虽是有禁令,但是也管不住其他地方路边茶摊酒肆的出现。毕竟官府的管控的范围,着重在城郊二十里,在那之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所以茶摊酒肆在城外驰道旁还是有很多的。

    时间已经到了七月,正是一年酷暑当头的日子。而李沐和沈璃出现在驰道上的时候,也接近晌午,也是太阳正毒的时候。

    驰道之上人马稀少,零零散散。这会天气炎热,在外跑商的人只要不是时间太紧急,大多都会找个地方避开这段时间,等天气稍稍凉下来再赶路。毕竟天气太热,人马若是中暑了,也是一件麻烦事。若真的要赶路,还不如趁黄昏清早的时候,多赶一段。

    “我们也找个地方吧。”沈璃手搭凉棚,望着前方。李沐喘着粗气表示同意。李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太阳底下会特别怕热,刚才在树荫底下走还好,一站到没有遮挡的路边,李沐感觉自己体内的水分好像一下子蒸发了一样。

    两人在路边走了一会,看见前方路边长着一棵大槐树。这棵槐树枝繁叶茂,也不知长了多少年。槐树下,支着一个酒肆,看样子规模也是不小。

    李沐与沈璃对视一眼,决定过去休息一下先。

    走到近处,仰望这棵槐树,才发现遮天蔽日这四个字用来形容树也是一点都没错。槐树树荫笼罩了一大片,给底下带来了凉爽。

    酒肆的布置简单,一杆挑起一个斗大的酒字,四根支架搭起的棚子,七八张桌子和若干椅子,两辆拉车里面老板放着拉来的酒,一头毛驴被系在旁边的木桩上,正摇头晃尾,驱赶着蚊虫。

    因为在大槐树下,颇有些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意味。酒肆里面外面也有不少人。

    李沐和沈璃走近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酒肆里面坐着的,大概是三伙人。其中一伙占了两张桌椅,他们的车队就在酒肆外放着,这十五个人虽然在酒肆里喝酒,但是注意力都集中在外面四辆马车上。

    另一伙人则是四个年轻人,不过那是相对的,这四人比起李沐来还是大了一些。他们的打扮倒像是某个门派的弟子。从每人手边放着的长剑来看,这一点毋庸置疑。

    最后一伙人应该是散客拼在一起,大约有七八人的样子。其中一个长着一脸络腮胡,桌边放着一把显眼的长刀,正在大声地说话。而周围的有单人上路的归乡人,又有结伴而行的赶路客。这些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那络腮胡讲话。

    李沐和沈璃走进酒肆,那络腮胡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里。

    “万里独行谢刀客使出一招虽万人,这招宛如平地一声惊雷,人刀和一,化为电光,直取那姜涔。可不朽石佛姜涔难道会是庸手?只见他不慌不忙,将身躯一振,现出不动明王相,化佛相迎。这刀切肉掌,怎么说都应该是姜涔吃亏。可你们猜怎么着?”那络腮胡拿起酒碗喝了一大口,发现酒碗里已经见底,于是便笑着说道,“嗓子还是有点干,咳咳。”

    他周围有人立马说道:“说下去啊,那谢刀客和姜涔比斗的结果怎么样?谁赢了?”

    络腮胡听身边有人催促,只是轻咳着嗓子,仿佛有些不舒服。

    坐他左边的人知其意,对酒肆老板招了招手,“老板,再来给这位好汉上一碗酒!”

    络腮胡一听,胡子抖了两抖,带着一丝笑意继续说道:“刀与掌相撞,霎时间飞沙走石,日月无光。我们在旁,只能避走,不然恐怕就要折在那里。据说这一次对拼,以两人交战处中心,方圆十里被夷为平地。待到我们再看时,两人只是相对而立,就好像没有动过一样。”

    这个时候,酒店老板端着酒过来了,络腮胡伸手接过,道了声谢,美滋滋地喝了一口。他身边听他说谢刀客和姜涔大战的一事的人继续催促着。

    李沐从老板那里也要了两大碗凉茶,他不怎么喜欢喝酒,觉得酒也不解渴,所以端着两碗凉茶到了一边坐下。不过,他也在听那络腮胡大汉讲故事。毕竟他话中提到了姜涔。

    姜涔,也就是现在的岳叶枫。自从他们二人还有一桑道长与岳叶枫失散之后,李沐已经是第二次从旁人口中听到岳叶枫的消息了。第一次便是在小城的顺丰客栈内,也是听其中客人说起。

    姜涔毕竟是姜涔,曾经的江湖传说。再加上与鲛珠牵扯在了一起,姜涔二字就变得愈加引人注目。客栈茶馆酒肆,人来人往,有人吹嘘自己的本事,自然也有人宣讲各种道听途说的消息。

    那络腮胡大汉便是后者,只不过他说话思维敏捷,又善钓人胃口。不去当说书先生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李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地听着络腮胡大汉说下去。

    那络腮胡大概也是说得渴了。咚咚咚咚地将一大碗酒全干了下去。“哈,爽~”

    “别光喝啊,继续说下去啊。”给他点酒的人理直气壮地催促道。

    络腮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那招拼过,我们赶了过去,发现两人已经分开。不过姜涔口鼻淌血,单手捂胸,似乎受了重伤。倒是谢刀客看似安然无恙。”

    此话一出,有人问道:“那便是谢刀客赢了?”

    “这怎么可能?谢刀客虽然厉害,但怎么想都应该不是姜涔那等人物的对手吧?若说是谪仙任平生来,我还信一信。”另一桌上的人有些不屑地说道。说话的,正是那四个门派弟子之一。

    络腮胡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你急啥。那谢刀客看似安然无恙,但是等到姜涔离开,他都没有动弹一丝一毫。我大着胆子往前一查,那谢刀客竟是被姜涔活生生震死了!”

    “嚯!”周围之人惊起一片赞叹之声。

    之前提出质疑的那门派弟子脸色也缓和了一些。不过,在他身边看上去略微年长一些的同伴却说道:“姜涔与谢刀客一战,实在岚州东南两山郡凰落县。当时乃是深夜,又不是约定已久的比拼,所以在场人并无太多,倒是有细节从听风轩传出一二,但是也只是只言片语。这人说的,结果是对的,但是那比拼的过程,不过是吹牛的臆想而已。”

    他的显然是四人之中师兄一般的人物,他一说完,刚才说话的师弟点了点头,表示原来如此。原本围在络腮胡大汉身边的人也听到了这话,都看向了络腮胡。

    络腮胡脸色一沉,这算是当面落了他的面子。他“呯”地一声放下酒碗,大模大样走到那四人边上,瓮声瓮气地说道:“你怎知我就不在现场?”

    那人也是年轻气盛,没有一点惧色。他轻笑一声,说道:“就你这点实力,恐怕还没靠近,就被两人露出的一丝真气给掀飞出去。还上前查探?呵呵呵呵。”

    络腮胡原本就觉得落了面子,此时又被年轻后生挤兑,怒气酒气全涌了上来,脸上刷地一声就红了。

    沈璃见状,低声说道:“看来是有好戏看了。”

    李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他对于这两人的矛盾丝毫不上心。因为他发现自己坐下来之后,好像有一道目光一直凝聚在自己身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