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简直无耻

    早上起来,李沐梳洗完毕,准备出门。虽然找到了可以栖身的地方,但是他也不得不考虑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两人之后如何活下去的问题。涯城乃是大贠之都,要在这里生活,绝非易事。

    不说别的,就是拿比别处高出许多的花费,就足以让李沐感叹,“居涯都,大不易。”

    李沐起床的时候,赖云君早已起来准备好了早饭。在房租基础上,若是能再交些餐费,那么赖云君也不介意多两个人一起吃饭。毕竟赖云君之前一直都是一人生活,又没有朋友。生活很是简单,而来了冷梓舟,李沐,沈璃三人之后,无疑是给他自己无趣的生活增加一些热闹。

    冷梓舟在院子中舞着自己的长枪,似乎是在练习着他的枪法。李沐走出门的时候,冷梓舟也没有停下。李沐在旁边看了一会,虽然自己是枪法的门外汉,但是李沐却能从冷梓舟的举手投足之间,发现一股灵动的感觉。

    这一点沈璃昨天也和他说起过。练气境界是基础,有了真气之后,便是要进一步提升真气质量。所以练气之后名为纳精,便是取练气化精之意。

    但是这个精,还有一个意思,便是精神。人有精气神这一说,纳精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要将自己的精神纳入真气之中。

    这一步,乃是追求之后境界的基础。也是分辨一个江湖人是否有潜力的准则。

    纳精的标志,便是真气凝实,却又不似死物。简单来说,便是将自己的一些特质融入真气之中。这一点若是寻常武者,便是那一股灵动。真气也好,招式也罢,都会多出一分不同的感觉。而对于八大门派的弟子来说,便是能够以真气凝结为物。逐月派为八大门派之中的坎水,逐月派弟子赵依妍便能够凭空凝水,这就是纳精境界的标志了。

    昨日沈璃判断冷梓舟至少也是纳精境界,所以她才信心十足地押了他胜。

    李沐看了一会,对比自己现在的实力来说。他或许能够死板地用处剑招,甚至配合好真气。但是想要让招式带上自己的风格,似乎不太可能。

    李沐现在当然也想没有后顾之忧,好好地修炼混元一气功和十招九仞剑法。但是钱都不够生活下去了,他也没有办法。

    李沐与赖云君打了个招呼出门,一开门,就发现有人一大早就站在了小院门口。

    这人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看他穿着也很质朴。较为引人注目的是他腰间插了一把剑,看来也是个练武之人。他站在门口,正想着敲门,却发现李沐忽然开了门。

    于是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李沐,然后问道:“请问冷梓舟在么?”

    李沐指了指屋内,他倒是不觉得冷梓舟那样性格的人还会有朋友,所以他心底也留了个心眼。来人看到了院中的冷梓舟,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他一边笑着,一边走了进去。“哈哈哈哈,冷兄,我终于找到你了。”

    李沐听着他客套得不能再客套的寒暄语气,也不由摇了摇头。这个人要是不在冷梓舟那里吃瘪,他的李字就倒过来写。

    冷梓舟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没有说话,但是眉眼之间的疑惑之意,却是藏不住的。

    那人察言观色,大概也知道了冷梓舟的想法。他指了指自己,然后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叫易凡。易不是一帆风顺那个一,凡也不是一帆风顺那个帆。”

    听到易凡说着绕口令一般的介绍,冷梓舟连嗯都没嗯一声。易凡有些错愕,而一旁李沐靠在了门上,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易凡回头看了一眼李沐,李沐耸了耸肩,表示他一直就是这样。

    不过易凡没有被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打倒,他笑了笑,继续说道:“或许得换个介绍了。冷兄,我是你下一场的对手。”

    冷梓舟这才停下了手,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易凡见他有了反应,走近了些,“昨日你胜了之后,大胜赌坊就找到了我。老实说,我也是很荣幸的。”

    冷梓舟“嗯”了一声。

    易凡又转头向着李沐问道:“冷兄一直都这么高冷?”

    “嗯。”李沐学着冷梓舟的模样淡淡回应。看到易凡吃瘪,他心里却是笑开了花,全然忘记了昨天晚上他自己也是这么无力。

    这个时候,赖云君却是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一见易凡,便说道:“咦,小兄弟你也是来租房的么?不好意思啊,昨日有了租客,我这里没房了。”

    易凡摇了摇头,“不,我是来找冷兄的。”说着,他又把自己介绍了一遍。

    赖云君这才有些惊讶道:“原来你是小冷的下一个对手,所以今天你是来下战书的?”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今日来,是想找冷兄合作的。”易凡指着自己说道。

    合作?赖云君、李沐、冷梓舟三人脑海之中都出现了这两个字,然后,都在后面打了问号。

    易凡看着三人的脸,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算盘,随手一抖,把珠子归位,然后便是噼噼啪啪拨了起来。他一边拨着算珠,一边说道:“据昨日四大赌坊开出的赔率来看,冷兄连胜的场次每加一场,败的赔率至少翻一番。这固然是冷兄实力过人,也是冷兄聚起了人气。也许,四大赌坊也想让你去中心擂台挑战一次鳌龙。”

    “这第七场,冷兄败的赔率已经变成了一赔二十,恐怕下一场,冷兄败的赔率就要变成一赔四十了。而据我估算,冷兄胜的赔率,大概会低很多。毕竟冷兄的实力摆在那里。但是,我猜应该也不会少于一赔四。毕竟下一场是第八场了。”

    易凡在那里絮絮叨叨地说着,冷梓舟还没什么反应,李沐倒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所以呢,这就有了合作的机会。”易凡笑眯眯地说道,活像一个精明的商人。

    赖云君抬眼看着他,皱眉说道:“你是想利用赔率?”

    易凡见这个书生打扮的人说出了关键,眉毛一挑。他得意洋洋地说道:“没错!就是赔率。我今日来,就是想请冷兄合作一把,赚一票大的!”

    易凡的话印证了李沐心中的猜想,这个人居然是和沈璃一样的想法。想通过操纵输赢的方法,来赚外围。

    “鄙人来涯城也有些日子了,平日里也存了些小钱。让家财翻四十倍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千年难得。再加上擂台赛背后是信誉最好的四大赌坊,也不用担心有人赖账。这一点再加上,那么这次机会简直就是万年难得!”易凡说得神采飞扬,唾沫星子飞溅。

    冷梓舟也不是蠢人,他也已经明白过来,易凡这是想让自己和他打假赛,然后故意输给他。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从赔率中获得巨大的利益。

    “当然,冷兄这么做也不会没有任何利益,我愿意将所得与冷兄七三分成。”易凡拨弄着算盘,然后在冷梓舟面前摆了摆。“冷兄只要点头,那么至少就是这个数。”

    “没兴趣。”冷梓舟直接回绝了他。

    易凡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看起来他已经想冷梓舟会拒绝的可能。他继续说道:“冷兄若是怕堕了自己威名,那么我也有办法。明日这一场输,你只要假装输。输了之后,我会自己承认是趁你不备,给你下了毒,所以导致你在擂台赛上失败。”

    “冷兄打了这么多场,应该明白规则,这种暗地里下的黑手行径是明令禁止的。所以,过后我的获胜资格会被取消,你还是擂台的擂主。只是因为我的卑鄙无耻而失手。如此一来,冷兄威名尚在,最坏的可能不过是这场不算,冷兄还能接着往下打。”

    “而且,因为这件事,冷兄反而能赚到更多的同情分。据我估计,你的人气应该会不降反升。这样一来,冷兄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卑鄙无耻……”这个时候,沈璃也梳洗完走了出来。她自然是听到了易凡的话。

    易凡听到这话,反而是笑得更得意了。

    沈璃却是点了点头,赞许道:“其实,我很欣赏这样的人。”

    易凡向着沈璃行了一礼,算是谢谢她的夸奖。不过,沈璃的认可并没有用。因为易凡这想法,还需要落在冷梓舟的身上。相比于沈璃的反应,易凡更想要知道冷梓舟的想法。

    冷梓舟站在那里,摇了摇头。

    易凡急道:“冷兄可是不满意?那我再让一成,六四如何?”

    冷梓舟还是摇头。

    “难道要五五嘛?”易凡看着有些肉痛。

    冷梓舟冷眼看着他。

    易凡倒吸了一口凉气,伸出手比道:“我四你六?哇,这简直无耻!这可是我想的主意啊!”

    冷梓舟大概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说道:“擂台之上,堂堂正正决胜负。”

    李沐和沈璃是第一次听到冷梓舟说一句完整的话,两人对视一眼,心道原来这家伙除了嗯啊还是会说话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