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个问题

    “徐之雷,徐博宁。”李沐看着博宁。

    博宁很是大度地笑了笑,“哪个顺口叫哪个吧。”

    “徐之雷。”李沐选择了这个。

    “行。既然我们已经正式介绍过了,那么,我们也该谈谈正式了。”徐之雷放下了茶杯。

    “谈什么?”李沐皱起了眉头。

    徐之雷看了他一眼,说道:“谈谈关于鲛珠的事情。”

    李沐心中一震,他果然是知道的!

    “不用紧张。对于鲛珠,我是不相信它能让人长生不老。如果说,南洋找到的是太一仙宫里面的仙丹,那样的话,我可能还会信几分。但是鲛珠嘛,我是不相信的。”徐之雷淡淡说道。

    “你知道鲛珠是什么?”李沐顺着他的话头,顺理成章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徐之雷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似乎并不想谈这个问题。

    李沐转了转眼珠,忽然笑道:“既然是正式交谈,起码应该消息对等啊。”

    此话一出,不仅徐之雷挑了挑眉头,连西门弑都在旁大为摇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忍不住说道,“李沐,你现在可是一个被通缉的身份,这样的身份是无法和我们少主对等的。”

    徐之雷却伸手制止了他。他眯着眼睛看了看李沐,说道:“这也是鲛珠带来的变化么?”

    李沐知道自己现在处于绝对的弱势,所以干脆放开了来。这样一来,反倒是放松了下来。博宁,也就是徐之雷给他的震惊已经足够多了。李沐觉得,自己若是再一惊一乍,被徐之雷牵着鼻子走,说不定对自己会不利。所以,他开始尝试着,反客为主。

    不过,徐之雷的话倒是也提醒了李沐。他在服下鲛珠之后,心态和处事也变得不一样了。服下鲛珠之前,哪怕他决心踏足江湖,也是处处小心翼翼,做事也好,待人也好,都有些年轻人的生涩。哪怕他当过小二,见过不少人情世故,但不代表他自己去做就一定能做好。

    可服下鲛珠之后,不仅头脑变得清晰了很多,而且做事也似乎开始大胆了起来。其中原因,李沐也是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变化。

    之前李沐虽然有陆狂发清理经脉,又有宁知桐送的《迎风御气诀》,但是他自己的实力,可以忽略不计。

    没有实力,自然没有底气。没有底气,遇事只能退避,只能依靠他人,自然会畏畏缩缩。

    服下鲛珠之后,李沐便多了一份资本。现在他实力也在稳步提升,信心也提了起来。做事自然也有自信了。

    这算是好的变化,李沐自己想着。

    徐之雷低头看了看桌上的书折,提起笔开始写些什么。他一边写一边说道,“看得出来,你还有很多问题。既然你有要求,那么,我们在正式谈谈之前,我可以先回答你三个问题。只有三个。”

    “三个么?”李沐想了想,然后第一个问题想也没想就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问题,关系到李沐现在能不能在涯城住下去。李沐对自己隐藏行迹的方法有些信心。如果说刚刚踏出小城,可能还会有人循迹而来。但是当他和沈璃蹿入深山老林之后,并没有大规模的搜捕,这样一来,他们的行迹应该没有人知道。而出了小城之后,他们在山林里穿行许久,才遇上了咸亨商号的商队。然后,潜伏在商队之中,跟着他们来到涯城。这完全可以说是巧遇,应该是宗师堂想不到的。

    来到涯城之后,李沐与沈璃改了假名。李沐因为鲛珠的关系,外貌也有不小的改变。再加上他按照往常行事,完全是多出了一个名叫李洗的人。

    若说有什么问题,那便只有昨日今日,为赖云君出头一事。但是天下又不是只有李沐有武功,所以这个李洗与冷梓舟一同去庄家闹事。若不是有心人,也不会看到什么破绽。

    所以李沐要问的,就是徐之雷怎么找到自己。李沐等着他的回答。

    徐之雷头都没有抬,他用笔端点了点下巴,说道:“这个问题有些难回答。说细了的话,你也不会懂。所以,我大致说一下吧。”

    徐之雷先是斟酌了一下,说道:“找人这件事,其实是很难的。但是,若是按照那人的行为,习惯,出现地点,加上推测和足够的耳目能够作为应证,再加上一定要找到那人的决心,那么就可以找到这个人了。”

    “我注意你,或者说想找你,是你在小城被喂下鲛珠之后。这个是杜江回报的消息。不过,后来你们趁着星隐宫作乱,而逃出了小城。”

    李沐注意到,他的话中,说的是杜江回报。那么,他还是和宗师堂有关系?而且地位应该比杜江要高。西门弑排名第八,尚要尊他为少主,那么杜江第七,在徐之雷面前,哪怕不是与他们一伙,地位应该也高不到哪里去。

    “逃出小城之后,你们的消息就没有了。不过,周墨迹说你们会在岚州汇合,所以我断定你会来涯城。这样一来,就简单了。从夙州到涯城,基本都是东边来。所以我着重在正东震坊,东北艮坊,东南巽坊派人留意消息。人元河外,商队来往很多,也有很多人事卖消息为生的。人多眼杂,自然会有真假消息。但是经过辨别之后,找到了两个最符合的男女。他们是跟着咸亨商队来到涯城的。”

    “周墨迹么?”李沐心中想着之前救过自己,也与自己混迹在一起的那个人。他万万没想到那人竟然地字号宗师。徐之雷都能拿到杜江那边的消息,那么拿到周墨迹那边的消息,应该不难。

    “然后,那两人到了正东震坊果树,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徐之雷说完,对李沐露出了一个笑容。

    李沐心中自嘲:原来自己这几日的行踪全被有心人掌握。

    不过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这一点也是,李沐发现自己面上一套,心里一套的本事愈发纯熟了。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徐之雷放下了笔,双手交叉在眼前,“你可以问第二个了。”

    李沐将他刚才听到的所有话都细细回想了一遍。有几个关键字,闪过在他脑海之中。他嘴中不断重复着,“徐博宁,博宁。博宁。”

    一阵过后,李沐忽然问道:“你和风媒头子什么关系?”

    听到这话,徐之雷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一旁的西门弑也是倒吸了一口气。

    “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徐之雷双手撑桌,猛地站了起来。

    “啊~还真是有关系。”李沐终于开心地笑了出来,他一边笑一边说道,“我瞎猜的。”

    徐之雷倒坐回座椅里,脸上的笑变得有些尴尬。“瞎……瞎猜的?”

    “没错。”李沐掩饰不住得意,但是他也发现自己有些小人得志的意味,连忙收敛了一下。他清咳一声,说道:“你刚才输了那么多消息消息消息,然后,我就想起了江湖上消息最灵通的组织——风媒。当然,书面上可以称作听风轩。”

    李沐这一路行来,也逐渐知道了这件事。听风轩的消息,在江湖上,这五个字代表着真实,准确,有依据。风媒的头领,或者说最后消息的汇聚之处,是在一个叫博雾的人手里。那人的称呼也有很多,最出名的是风媒头子。

    想起这个名字,李沐忽然注意到了徐之雷的字——博宁。博雾,博宁。听着有些相似,于是李沐直接试探一问,竟然被他探了出来。

    其实在临照苑的时候,徐之雷带着虞鱼现身,明面上的身份是武学院弟子,而暗地里的身份,则是博雾的弟子。不过这一点,只有费季礼知道,李沐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李沐用一个问题的机会,试探出徐之雷的确是和风媒头子有关系。这让李沐大为惊喜。这绝对不亏。

    徐之雷用手捂着额头,还在那边感叹,“竟然是瞎猜的。”

    李沐则是说道:“你还没回答呢。”

    徐之雷苦笑一声,说道:“我便是博雾的弟子。”

    “果然如此。”李沐心念一转,既然他是博雾的弟子,那么他能够得到这么多消息,或者说他能有足够的人手去获得消息,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然后,他看了一眼西门弑。

    李沐猜想着,西门弑应该和风媒头子关系匪浅,甚至是有把柄在他手里。所以他才甘心为风媒头子做事吧?

    想透此节,一切都可以得到解释。而徐之雷在李沐心中的神秘色彩被彻底抹去。

    “最后一个问题。”徐之雷提醒着李沐。

    李沐抬起头,他现在的神态完全不一样了。刚才那个问题,就是一招出其不意,打乱了徐之雷的节奏,却让李沐找回了自己的场子。李沐的自信又回来了。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李沐看着徐之雷。他问出了一个完全出乎徐之雷意料的问题。这个问题却是李沐心中一直想了解的。于是,他借着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人的弟子在眼前的机会,问了出来。

    “二十年前,李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