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李家秘闻

    “李家?”徐之雷的目光落在了茶杯上,然后又看了看李沐。

    李沐说出之后,心里其实也有些忐忑。之前有人说他是李家的人,他一直都认为是别人搞错了。他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自己心上。可现在,他喝到了这口茶之后,他忽然发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自己从小喝的茶竟然是李家独门的药茶。如果是徐之雷这个身份的话,那么能够得到李家的独门药茶似乎也不是问题。可自己的父亲怎么会知道这茶怎么调制?难道是曾经去李家学习过么?可说了独门,难道会随意教给别人?

    自己姓李,同一个李。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如果说着怀疑在李沐心里还谈不上什么分量,那么再加上自己中毒之后,胸口会变成白玉一般,就是他曾经从黄旭冬那里听说过的金石可镂之体。这个李家人独有的体质。

    李沐心底就存在了一个疑惑,难道,自己真的是李家的人?

    想着想着,李沐忽然在记忆之中搜寻到了一件小事。那是他跟着金刚寺略懂大师在天鹰寺逗留的时候,他们曾经遇到过王李两家派去参加武学院夏试的人。王家的王铁柱,李家的李渡。

    李沐记得当时他介绍自己叫李沐的时候,王铁柱说过一句,“嘿,这沐字也是一衣带水,李渡啊,说不得他就是你们李家的哪房子孙吧?”这句话李沐当时记得清楚,因为他发现李渡名字之中的渡字,也是三点水。

    名门大家中的子孙名字往往因为辈分而有相同的字或偏旁。比如宁家,宁知桐的表哥便叫做宁知言。他们这一辈的,名都是两字,第一个字都是知。

    这样一回想,李沐这件事的疑心便又加重了几分。所以,他想知道李家到底发生过什么。

    李沐看着徐之雷,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宁陆王李的李。”

    徐之雷感慨道:“李家当年的事,你随便去问个年纪大些的人,应该都有听过。毕竟那也算是一桩丑闻。”这句话说完,他话锋一转,“不过能够流传在外的丑闻,大多是经过补救之后的。当时的很多事情都被李家闷了下来,成为了秘闻。可是,听风轩最不缺的就是秘闻。”

    徐之雷对着李沐笑了笑,他的笑容里,李沐看到了无比的自信。徐之雷喝了一口茶,“这得从头说起。”

    “李家宗祠在姝州,也就是大贠国土最西方。那里再往西,便是云滇国。姝州多山,但是气候温热。最适宜培育山茶。当地特产便有青雾,飞鹤等名茶。而李家最早,便是以茶叶起家。”

    “李家是当地最早做茶商的人,凭借过人的培植和炒制技术,他们家的茶叶独步一方。除此之外,他们还研制出了独门药茶。所以李家很快就获得了朝廷贡茶的资格。从此之后,李家开始腾飞而起。”

    “李家人独有的体质,便是金石可镂之体。这个称呼是李家人自己的称呼,这体质是李家的最大的秘密。传言是李家祖先为了培育茶叶,上山寻找野茶改良品种,尝尽百茶之后,身体产生的变化。但是这个我是不会相信的,这个典故不过是神农尝百草的翻版,大概是李家后人为了祖上增光而已。扶风阁当年曾经下过定语,说这其实是一种病。但是就我们所知,这个体质对于毒药,的确有抗性。”

    听徐之雷说到这里,李沐也在回想着当初遇到四象毒门单砗门下弟子苏堇对他下毒的事。当时他身中四种不同的毒,胸前肌肤变成一片白玉。他能够撑到唐昭带回救治,那金石可镂之体似乎也产生了作用。

    “这些是李家人的发家之道。当然,对于江湖人来说,他们家的武功也必须提及的。宁陆王李,宁家祖传的武功,便是焚寂功和烈火掌;至于陆家则是狂风刀法;王家是溪风腿,而李家则是剑法,青叶剑法。”徐之雷淡淡说着,为李沐介绍着李家的背景。他自认为铺垫得差不多了,然后才接着说道,“李家一直顺风顺风,最开始有四大家族称呼的时候,是李宁王陆。李家是第一,可惜,从二十年前开始的那一桩丑闻,直接把李家从四大家族之首,变成了之末。”

    “二十年前,有一件震动大贠国本的事——宇王陈天宇谋逆。当时李家大房之主,也就是李家家主李锦押错了宝。他把李家押在了宇王身上,想借着宇王谋反,成为第二个并肩王。可惜,宇王在皇宫前,因为一人,功败垂成。于是李家也遭受了灭顶之灾。”

    李沐听着一凛,参与谋逆,这可是大罪。据他所知,大贠律上面对这一罪,可是要九族凌迟的。

    徐之雷看着李沐的表情,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是的,按照本朝律例,不仅要诛九族,而且还是凌迟。但是李家没有。有道是钱能通神,当时大贠经过战火,一切待兴。在将李家大房一脉杀尽之后,李家用钱财换来了其他支脉的平安。”

    李沐此时听徐之雷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他却能感受到文字背后的杀伐与阴谋。

    “李家这招断尾求生,不,应该说是断去头和手臂,起了作用。其余各房留了下来,由原本第二房的人继承了李家主脉。这人也就是现在的李家家主,李锦的二弟,李钦。李钦虽然没有其兄的开拓之材,但是守成却是足以。用来买命的钱财伤到了李家的骨头,李家不得不修养生息。”

    “然而,有一件事情的发生,再次让李家受到了重创。”徐之雷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故事的开端,在一个大房的余孽身上。”

    “当初大房被朝廷尽数诛杀,可还是留了一条漏网之鱼。此人名叫李檀。在朝廷搜寻大房血脉的时候,李檀被忠于李家大房的奴姓给隐瞒了下来。李家当时有五家奴姓附庸。其中最大的那家也是李姓。”

    说到这里,徐之雷不用看李沐脸色就知道他脸上肯定是有着古怪,所以他顿了顿,说道:“这两个李,不是同宗,也不是同源,只是巧合。所以他们作为奴家,只能姓李李。”

    “什么?”李沐有些诧异。

    徐之雷则是解释道,“附属于大家族的奴姓,也称作拥家。就像是宗主国与番邦的关系。他们依附大家,为大家驱策。而大家族则是把他们当成自己人。成为奴姓之后,就要在自己姓氏面前,冠上主家的姓。譬如,宁梅氏,王兰氏。取名听着像女子出嫁之后的称呼,这也有些相似吧。李李氏这个姓,听着有些难听了些。不过这也真的是巧合。当然,当今天子姓陈,如果是陈姓,没有哪一家敢让他们在前面再加一姓。”

    “扯远了,之前说到李李氏是当时大房的死忠,为大房留下了血脉——李檀。李家人本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他作为李李檀这个名字存在。但是李檀却与二房,也就是现在大房的长女李樱青梅竹马,情愫渐深。作为家主的李钦当然不想李锦的血脉再在自己这房出现,更何况李檀一旦被人发现,便是要被朝廷诛杀的命运,于是断然拆散两人。为其女招了赘婿。”

    “这赘婿乃是凌州拔剑山庄的次子,名叫许灿。”

    “凌州拔剑山庄?”李沐忽然叫了一声。因为与他刚刚起过冲突的许浒,似乎就是拔剑山庄的人啊!

    “怎么?”徐之雷看着他问道。李沐连忙摆手,“没事没事,你继续说。”

    徐之雷点了点头,说道:“许灿和李樱成婚,本也有双方家族的考虑。但是李檀哪怕是在李樱婚后,还是插了一脚。”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李檀竟然率李李氏大闹婚宴,在婚宴上强行带走李樱。直到三年之后,李樱才被找了回来。但是私奔三年才回来,该发生的一切,应该都已经发生了。所以拔剑山庄次子,戴了顶绿帽子。”

    李沐听他说完,也知道他为什么古怪了。男子嘛,对于头顶帽子的颜色变化,还是很敏感的。他忍不住问道:“那回来之后呢?”

    “回来之后?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说到这里,徐之雷也笑了起来,“李家只是说,她因年幼,所以被李檀蒙骗。至于许灿,身为赘婿,他的意见也不重要。李樱现在还是李家大房的长女,她和许浒生了一女,名叫李湘。虽然事情过去,这桩丑闻对于李家声誉也是一大打击,再有最大奴姓反叛,李家一再折腾,实力便又下降了几分。不过这些都是后来了。有传言李樱与李檀也育有一胎。这却是捕风捉影之事,当不得真。李家也万万不会承认。”说道这里,徐之雷忽然一愣。

    李沐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咦?”徐之雷像发现了什么一般,激动地把书桌上的书折拿了起来,“一十六岁,二十年前宇王谋反,一年之后才有李樱招赘之事。那么,一十九年减去三年,正好是一十有六。十五年前定居胜州……这这这……”徐之雷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他抬头看着李沐,眸子里充满着不可思议的色彩。

    “这一切,都对得起来啊!李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