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被捉奸在床

    李沐走出陷于黑暗之中的庄园,他深深吸了口气。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过消耗精神。疲倦如同暗涌,一波一波地泛上来。李沐打了个哈欠,顺着仔细辨别着来时的路,准备回去。

    正东震坊和东南巽坊相邻,但是两个坊面积都很大,所以李沐来时走了不少时间,回去的时候,却要花费更多。因为他来的时候是和西门弑一同来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遇上戍卫司的巡夜兵丁。但是他回去是一个人,所以他还要注意着避开巡夜的人。

    就这样走走停停,本就困意上涌的李沐,脑中更加昏沉了。等到他踏上果树街的时候,天色都已经蒙蒙亮了。早起的人已经起床,而李沐这个彻夜未睡的人,则是十分想念自己的床。哪怕是铺在地上的地铺,在现在的李沐看来,也是十分有诱惑力。

    李沐推开小院院门,里面静悄悄地,只有吴娇早早地来到小院中为赖云君准备早饭。李沐走进小院,关上院门。然后和吴娇打了声招呼,径直走到他和沈璃租下的西厢房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进门,他就看到了一束无比幽怨的目光向着自己射来。

    这束目光的主人,来自眼袋乌黑的沈璃。沈璃一看到是李沐回来了,伸手就抄起一个枕头向李沐砸了过来。“李沐你这个混蛋!竟然还敢回来!”说完,她直接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冲了过来。

    李沐原本就困倦,此时听到沈璃说话也是懵懵的。一个躲闪不及,他就被沈璃扑倒在地。李沐倒在了他的地铺上,而沈璃则是骑在了他身上。李沐还没来得及喊疼,沈璃的拳头就落了下来。

    “呯呯呯。”沈璃的拳头胡乱地砸了下来,李沐只来得双手挡在身前,“你干什么啊!”李沐有些恼怒地问道。可沈璃不依不挠,这让李沐也怒了。困倦的人自然易怒,李沐伸出手,看准机会抓住了沈璃的手腕。

    沈璃挣扎扭动着,说道:“放开!”

    “你大早上地发什么疯!”李沐忍不住喝道。

    “呜呜呜。”沈璃被李沐抓着手腕,她的眼泪却是大颗大颗滴了下来,落在了李沐的衣襟上。“你混蛋!”沈璃骂道。

    看到沈璃落泪,李沐的心也是软了下来,问道:“你这是干嘛啊?”

    “说,你晚上去干嘛了?是不是藏了私房钱!”沈璃一边哭一边说道。

    “什么私房钱啊,我们的钱不是都放在你那里么?”李沐奇怪道。

    这个时候,屋外的吴娇却是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吴娇有些奇怪这么大早会有谁来访,但是她还是去开了门。门一开,吴娇就呆住了。因为她眼前出现了一个娇嫩少女,圆圆的眼睛,脸上有着两个浅浅的梨涡。看少女的穿着,很是富贵。只不过她的脸上带着三分焦急,七分期许。

    而在这个少女的身后,还有三人。其中一个少女比她还要漂亮,特别是皮肤,白皙得似没有晒过太阳一般。而少女旁边的公子哥英俊帅气,他嘴角含着浅笑,直接把吴娇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以至于站在他们身后的两个高瘦老者都忽略了。

    站在最前面的少女一看开门地是一个女子,顿时皱起了眉头,她轻声开口,问道:“请问李沐在这里么?”

    “李沐?”吴娇摇了摇头,她将目光从公子哥脸上收回来,说道:“这儿没有叫李沐的人呐。”

    “啊?”少女似乎有些吃惊。

    这个时候,那长得十分帅气的公子哥却是在一旁对少女道:“莫急,听风轩说他现在化名李洗。让我来吧。”然后他转过头,对着吴娇笑道,“请问姑娘,李洗是住在这里吗?”他的笑容,仿佛一阵春风,和煦而又温暖。吴娇忽然发现自己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

    吴娇定了定神,然后瞥开目光,说道:“在的,他和他的娘子就住在这里。早上他刚回来呢。”

    “娘子???”站在前方的少女猛然抬头,她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另一个漂亮少女也是一脸惊容。

    公子哥看了少女一眼,不经意地问道:“他成婚了?你没有说错吧?”

    吴娇觉得有些奇怪,茫然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他们已经成婚了。不会错的。金婧亲口承认的啊,而且他们就住在一个屋里。”

    听完吴娇的话,少女一把推开了她,往院子里面冲去。

    “哎,你干嘛啊?”吴娇被推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那公子哥却眼疾手快,拉住了吴娇,连连道歉。

    此时西厢房的李沐还没来得及去看院内为什么有喧哗的声响。沈璃骑在他身上大哭起来,让他也失了方寸。

    “说!你昨日是不是在青楼过夜了!”沈璃哭着质问道。

    李沐一听,皱起了眉头,“什么和什么啊!”

    “你还狡辩!”沈璃哭得更加厉害了。“我昨天晚上跟着你出去的,亲眼看到你进了青楼!还是从后门进去的!”

    “你竟然还跟踪我?”李沐有些哭笑不得。

    “我说你之前问你你怎么不说,李沐,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沈璃哭到伤心处,狠狠坐了一下李沐。

    李沐苦笑着说道:“别傻了,哪有人逛青楼走后门的。”

    “可男人去青楼还能干什么?你这个混蛋,家里有个予取予求的姑娘都不要,还要去青楼,我打死你!”沈璃用力挣扎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西厢房的门忽然被狠狠踹开,一个少女站在了门外,她的脸上满是寒霜。

    这一下惊动了房内的李沐和沈璃。沈璃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并不相识,而她身下的李沐,则是一脸如同见了鬼的震惊表情。“知……知桐!”

    此刻站在门外的人,是李沐怎么想都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宁家大小姐——宁知桐!

    李沐放开了沈璃,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发现确确实实是宁知桐站在了房门外。这下他连忙推开自己身上的沈璃,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李沐欣喜地跑到宁知桐身前,说道:“知桐,真的是你,你怎么来啦?”

    “啪。”

    回答李沐的,是宁知桐一记愤怒的耳光。

    李沐侧着头,愣住了。

    宁知桐看着他,眼睛红红的。“李沐,我看错你了。”宁知桐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她转身就跑。

    “等等。”李沐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拔腿便追。

    一旁的沈璃也是愣住了,她抹着泪眼看着李沐远去,他脸上的焦急之色,却是她从未见过。

    李沐跑到院子里,看到宁知桐早已挤开门口的人跑了出去。而门口的那些人,有两个他是认识的。那个皮肤白皙的少女,正是宁知桐的闺中密友,陆家的千金小姐陆榆,而站在陆榆身后的,则是她的爷爷,十三魁首之一的狂狮——陆狂发。

    陆榆见到李沐,面有愠色地瞪了李沐一眼,转身便去追宁知桐了。至于陆狂发更是大为摇头,他唯恐自己的宝贝孙女有失,连忙跟上了陆榆的脚步。而当李沐去追宁知桐的时候,却被一个公子哥挡住了去路。

    李沐此时哪里管的上他,厉声喝道:“让开!”

    可那公子哥却是一动不动,就拦在小院门前。他上下打量了李沐一眼,略带鄙夷地说道:“我当你是何等样人,没想到啊,长相平平,还是个忘恩负义之徒。简直令人所不齿!”

    “让开!”李沐还是这句话,因为他知道宁知桐看到了自己和沈璃在一起,肯定是误会了,所以才会伤心离去。现在李沐急于向宁知桐解释这一切,他现在的心情,完全可以用五内俱焚来形容。

    公子哥斜眼看了李沐一眼,身子一动未动。李沐勃然大怒,一掌击出,直袭那公子哥面门。

    李沐甫一动手,跟随公子哥身后的一个老者却是后发先至,他直出一掌,对上了李沐这一掌。“呯。”李沐倒飞而出,撞在了葡萄架上,连架子都撞倒在地。

    吴娇一看他们打起来了,顿时惊叫了起来。听到院子里的响动,冷梓舟也提着枪走了出来。他看到李沐倒在倒下的葡萄架上,口吐鲜血,眉头也不由皱起。

    冷梓舟提着枪走到了那公子哥面前,问道:“是谁动的手?”

    公子哥身后的老者上前一步,说道:“是我。”

    冷梓舟话也不说,直接一枪刺出。只不过,他本想照旧早起练枪,所以他手里拿着的是普通的那杆长枪。这刁钻地一枪被那老者一手握住,然后反手一拧。枪头便在老者的力量之下折断。

    这一手也是让冷梓舟猛然一惊。

    那老者对着冷梓舟摇了摇手指,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他退后一步,站在公子哥身后,又变回人畜无害地模样。待他做完这些之后,那公子哥一步步向着李沐走去。

    李沐倒在葡萄架上,背后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不过这还是轻的,那老者一掌,不仅击退了李沐掌上真气,更是把自己强横无比地真气灌入李沐经脉之中,让他一时半会动弹不得。

    眼看公子哥走向李沐,冷梓舟怕他对李沐不利,上前了一步。那老者却瞬间来到了他面前。那老者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会让冷梓舟动手。

    公子哥走到李沐身边,看了一眼李沐有些凄惨地模样,却笑了起来。他蹲下身,伸手拍了拍李沐的脸颊。那里,宁知桐那全力一巴掌给李沐留下了一个掌印。

    李沐现在被老者真气灌注全身,动弹不得,只能睁眼看着那公子哥。

    那公子哥笑了笑,笑着给了李沐一脚。“就你这样的人,我就不明白了。知桐怎么会为了你这个小人,来驳斥我王家的面子?”

    李沐听了这句话,怒目圆睁。他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曾经王家向宁家提亲,就是要让他来迎娶宁知桐。

    他便是王家嫡孙——王大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