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少年须自强

    李沐就这样呆呆地在门槛上坐着,连吴娇叫他吃饭也无动于衷。赖云君也强撑着来问过,但是李沐依旧是那副呆呆的,失魂落魄的模样。

    小院里的葡萄架又重新树了起来,只不过,葡萄架下吃饭的人少了一个。

    李沐看着看着,忽然笑了。

    葡萄架倒,这倒也是个典故。

    那个故事,还是苏先生闲暇时讲起。说是有一吏一日被妻挝碎面皮。次日上堂,太守见而问之,吏权词以对曰:“晚上乘凉,葡萄架倒下,故此刮破了。”太守不信,曰:“这一定是你妻子挝碎的,快差皂隶拿来。”不意奶奶在后堂潜听,大怒抢出堂外。太守慌谓吏曰:“你且暂退,我内衙葡萄架也要倒了。”

    这典故说得是惧内,也可以引申为夫妻之间发生了矛盾。

    自己现在,可不是葡萄架子倒了么?不仅倒了,还是自己砸倒的。

    宁知桐。

    沈璃。

    真要算起来,得有两个葡萄架吧?这要是两个一起砸下来,一下就能砸死自己。想到这里,李沐哑然失笑。

    现在宁知桐那里,他解释也解释过了。李沐相信她,也相信自己。至于沈璃,李沐一声叹息。她没有说她去哪里,但是她就这么消失无踪了。

    曾经李沐许多次想要摆脱她,但是当她真的消失不见的时候,李沐心头的怅然若失,骗不过自己。

    李沐用力甩了甩头,将两人的身形甩出脑海。现在宁知桐不想见自己,沈璃则是直接离开。可是,李沐自己的生活还要过下去。

    李沐想着想着不由摸了摸胸口,那里是王大力下脚的地方。“真的很憋屈啊。”李沐小声说道。如果是王大力一人,李沐可能直接就扑上去拼命了。可王大力是在宁知桐身前,而且宁知桐还不知道他对自己做了什么。就像陆狂发一样,他也认为王大力不会做这种事。

    于是,哪怕李沐满腔怒火,在宁知桐的目光下,他还是咬着牙忍下了所有的怨气怒气。那一刻,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屈辱过。哪怕被人误会,被人追杀,被人砍断手脚,被人踩在脚下,李沐也没有那样的感受。可是当宁知桐让他向王大力道歉的时候,李沐脑海之中,只有屈辱这两个字。

    很多时候,孤身一人能扛下所有的伤。可当他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时,反而扛不住一点点的伤。

    “实力……”李沐想起了王大力拿一脚,潘供奉那一掌,陆狂发那一股真气。若是自己有实力,有能够抗衡的实力,那么,自己也就不会那么无力了。

    “呼。”李沐长出了一口气,似乎要吐尽所有的愤懑。他抬头望向东方。岳居士,你何时入城?一桑道长,你又何时踏临。我真的……好想你们啊……

    李沐终于站起了身,走到院子里,盛了饭吃了起来。为了答谢街坊们帮忙,吴娇中午做了许多菜,此时也剩了不少,准备晚上吃。李沐将菜饭装在一个碗里,大口大口吃着饭。吃完饭后,李沐径直回到了自己房间,锁上了门。

    房内的地铺已经收了起来,李沐想也没想,一头倒在床上,蒙头盖上了被子。

    鼻尖不自觉地传来沈璃留下的味道,仿佛沈璃还在。李沐在被子里笑了笑,然后沉沉睡去。

    这一觉,李沐觉得自己睡得天昏地暗,实际上,当他起床开门的时候,天色还没黑下来。看看天光,也不过是申时光景。吴娇又在帮忙做饭。因为赖云君受伤的关系,她最近几天一直在这里帮忙照顾。现在沈璃走了,赖云君肋骨受伤,站起来都麻烦,更别说做饭了。而李沐最近也是晚出早归的,所有的事情自然都落到了她一个女子身上。

    李沐看得出来,吴娇对于赖云君自然是藏着一份情意的。只不过,赖云君不知作何想,李沐自然也不去点破。李沐先进屋看了看赖云君,他躺在床上,手上的夹板已经换过了新的。

    “赖哥,让你担心了。”李沐笑着说道。对于赖云君的照顾,李沐也是带着感激。加上赖云君年纪比他大,叫声赖哥也是应该。

    “你们啊,年纪轻轻成婚,吵架倒也正常。但是啊,男人嘛,总得兜着点。”赖云君劝着李沐,“你去青楼,小金生气了吧?”

    “嗯。可我是当厨子干活去的。她误会了。”李沐解释道。

    “这样啊,那解释清楚了就好。可早上那群人是谁?听娇妹说,还有女子带人上门打了你?”赖云君其实问过李沐,但是李沐那时没说。

    李沐闻言笑了笑,“那是我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我该。”

    赖云君听到这话,显得有些担心。“小李,我知道你和小冷一样,是有功夫的人,但是有些时候,能忍则忍。”

    “嗯。可是有些时候,是忍不住的。”李沐笑呵呵地说着。

    赖云君点了点头,“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了。”

    听到这话,李沐心中一动,“那赖哥对许浒一事,能忍下么?”

    赖云君呵呵一笑,“能忍自安。”

    李沐看着他脸上的笑,和自己刚才的笑容一模一样。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冷梓舟不声不响地从外面走了进来。李沐和赖云君透过房门看到了他,冷梓舟先去自己房里放了枪,走到了赖云君房里。

    “小冷,今天比试如何?可是胜了?”赖云君关心地问道。李沐在旁,这才想起今天是冷梓舟和易凡比武的日子。

    冷梓舟摇了摇头。

    李沐一愣,有些诧异地说道:“难道是输了?”

    冷梓舟也摇了摇头。

    “啊?那是平手?”

    “不。易凡没来,算弃权了。”

    “他怎么会没来?”李沐更加诧异了。要知道,易凡对于这场擂台赛可是十分看重的。他几次三番来找冷梓舟,想操纵赔率赚一票。这个想法被冷梓舟无情地否定了,但是易凡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会放弃的。哪怕他压自己输,也能赚一小笔。于情于理,他都不会弃权啊。

    因为弃权,这场比赛是不算的。当然,也不会算是轮空,等于冷梓舟还是只连赢了七场。这样易凡压自己输也是赔了,按照他的性子,李沐觉得不大可能他会让自己亏空。

    大概是冷梓舟也觉得奇怪,他破天荒地多说了几句,“大概是有什么事吧。今天我出去,似乎街上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什么感觉?”

    冷梓舟想了想,说了四个字,“厉兵秣马。”

    李沐之前只想着如何和宁知桐解释,没有留意太多。三人又聚在一起扯了几句,然后李沐想起自己还要去待鸳楼上工,于是和赖云君说了一声,准备出门。

    想不到就在这个时候,易凡却是闯了门。他神色一改往日淡定,带着一丝紧张的神色。他走进院子之后,还鬼鬼祟祟地向外看了一眼,之后才走了进来。

    待到他走进,李沐才发现他不仅有些紧张,还有些狼狈。他的头发有些乱,衣服上也被划开了几道口子。其中有几道还渗着血。

    “易凡,你这是怎么回事?”李沐见他如此,忍不住问道。

    易凡叹了口气,说道:“真是疯了,都疯了。也不知道今天涯城的帮派发什么疯,蛇帮,南北帮,青螭帮,主宰帮,全来对付我们。”

    “啊?”李沐听他报出这么一长串帮派名字,还说这些都是来对付他的,不免有些吃惊。于是他顺口问道:“你们是什么帮啊?”这个问题,他其实早就问过易凡。易凡之前的有恃无恐,让李沐判断出来,他定然是帮派中人。只不过那时易凡避而不答,李沐也就没有追问。现在听易凡说起,李沐自然要抓住机会问问清楚。

    此时易凡倒也没有缄口,他回答道:“大鲲帮。”说完之后,他又补充道,“其实我也不算是大鲲帮的人,只不过当年我爹和他们有关系,所以他们把我看成自己人。”

    “大鲲帮?”这个名字让李沐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个名字。

    当年不朽石佛姜涔创立的天下第一大帮——鲲鹏帮。

    那可是传奇的一部分。以姜涔为首的一众高手,联手席卷涯城。若不是猪皇朱冬雍的主宰帮顶起半边天,恐怕涯城也只剩下一家独大的局面。

    “大鲲帮和当年鲲鹏帮有什么关系么?”李沐问道。

    易凡点了点头,说道:“就是当年鲲鹏帮解散时的底子。我们帮主,万寿无疆邹宝龙,就是当年姜涔麾下六健将之一。”

    “万寿无疆邹宝龙?”李沐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他忽然想起了在夙州时,松阳城内还有一个叫大鹏帮的。只不过,夙州自然比不得岚州,松阳城也决然比不上涯城。

    “那些帮派为什么要围攻你们啊?怎么一下子就成了众矢之的?”李沐继续问道。

    易凡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知,前几日还风平浪静。而且这些帮派平日也互有间隙,不可能通力合作的。可是他们今日就突然发疯一样,围着我们。不过,帮主今天那道命令,似乎也有些奇怪。”

    “什么命令啊?”李沐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但他需要确认。

    易凡有些不解地说道:“帮主本来是命令我们今晚去正东震坊以外,接一个人入城。”

    听到这话,李沐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