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泥萌不要打架

    听到段天琊的话,岳叶枫负手而立,“既然是粗鄙武功,那就不要现了,我也赶时间,你们慢聊。”说完,岳叶枫走到骡子尸体边上,准备提起褡裢。

    可他刚弯下腰,段天琊的身子便动了。他一脚踏下,高高跃起,直袭岳叶枫而来。

    岳叶枫就地一扑一滚,将骡子身上的褡裢抓起,放在了自己肩膀上。他蹲在地上,看着一爪抓空的段天琊。“我说,你这一爪,看真气似乎也还没有到出神境界呢。怎么你们都这么有自信,确信自己能够以弱胜强?”

    段天琊站在那里,慢慢收回手掌,“石佛很强,但是再强也是人。石佛一路而来,遇到的对手多如牛毛,其中不乏有像号称拳王的章志承,黯灭千六级别的吉食梅,万里独行谢刀客之类的高手。”

    “你和那些人比起来,差距很大啊。”岳叶枫仿佛一个前辈一般,语重心长地说道。

    段天琊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这是事实,他没有反驳。但是他笑了笑,“风媒头子的消息没有错的话,章拳王是被你以力破力,硬生生震死。吉食梅好虐杀,却被你反虐。谢刀客最后一招凝聚生机,几乎跨越出神境界的一招虽万人,也被你以硬碰硬,凭借明王法相杀死。”

    “石佛的行事风格,本就是哪管你强弱,直接化身明王将你打死。刚才。我一直在暗处观察石佛的举动。那边那两位,一位以毒催发自身肌体之力,一个蓄养毒虫邪蛊伺机而动。这两人的实力,可比不上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人。”

    “可是,石佛只是出掌应对,只有在应对王蛊时,才动用了明王法相。这似乎说明了很多道理。”

    岳叶枫听完,皱起了眉头。

    这个段天琊说得没错,如果自己无恙,自然是直接将他们这两个人给打发,这样实力的,再来几个也无妨。可是,这一路走来,与高手低手过招,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最严重的,还是万里独行谢刀客的那一刀。那招让岳叶枫受了严重的内伤,至今未愈。而他的实力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岳叶枫吃药,还有找来骡子代步,都是为了节省体力,专心疗伤,以此来应对无处不在的麻烦。

    这些,都被段天琊看了出来。

    岳叶枫实力下降,就好像没有了爪牙的老虎。段天琊笑了笑,虎落平阳。虽然有骂自己为犬的嫌疑,但是现在的岳叶枫,他似乎可以欺上一欺。

    就在段天琊和岳叶枫说话间,孙淼煜张开金色袋子,收起了段天琊口中的王蛊。这些可是他和少昊二人历经千辛万苦从西南云滇国找来的宝贝,除了当初给少昊全身注入王蛊体液之外,孙淼煜一只王蛊都不想折损。

    段天琊能说出王蛊的名字,孙淼煜也不奇怪。因为段天琊是断肠人,他本是江湖中另一处医药圣地——石谷最有天赋的弟子,潜心学习医药之道。

    要知道水能覆舟亦能载舟,毒物也如此。毒能杀人,也能救人。很多时候,用好了便是药,用得不好便是毒。天下毒物种类何其繁多,四象毒门只是取了皮毛。像扶风阁,石谷这些以医药闻名的大家,对于药和毒的了解,自然比四象毒门,知之更甚。

    蛊这种东西,乃是云滇巫族不传独有,后来才传开。不过云滇气候独特,蛊仅仅只是在云滇国之内传播。只有极少数能够传到中原来。但是哪怕是极少数,因为其诡异的特性,每次出现都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所以医家也或多或少听闻过蛊的大名。

    段天琊也不是普通的医药弟子。除了天赋不错之外,对于医术也很有想法。他年少时,遇到一个疑难之症。其他人说无救,段天琊却别出心裁地想到了办法。他按照石谷医药典籍《黑石药典》上描述的药性开了一张方子,用的是以毒攻毒的法子。但结果病人惨死在他面前,这让骄傲的他无法接受。他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便怀疑被石谷奉为经典的典籍记载有误。然后,他便开始效仿上古神农氏,逐一尝百草。他要验证《黑石药典》上记载的药物特性是否准确,特别是那些毒草。以便后来人再也不要因为经典记载有误,而医死人。

    孙淼煜不知道段天琊为什么有气魄去尝断肠草,但是那是无关紧要的。最关键的是,尝过百草的他,现在对于毒药医理的理解,可能都已经超过了毒上仙——黄旭冬。

    为了以防万一,他决定收起王蛊。毕竟,他前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死岳叶枫。他们只是想得到岳叶枫的尸体而已。如果是还剩一口气的那种情况,就更好了。当然,如果不仅是剩一口气的岳叶枫,还能得到他身上的鲛珠的话。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可这也只能是最乐观的设想。他最基本的目的,还是为了得到岳叶枫的尸体。若是为了杀他,而损失了自己压箱底的王蛊,那便是得不偿失了。

    在孙淼煜收起王蛊的时候,少昊也没有闲着。他趁着岳叶枫分神的机会,悄悄摸了上去。少昊被称作毒修罗的原因,便是四象毒门之中,都是给人下毒。唯独他一人给自己下毒。这一点,他对自己比对别人还狠。

    通过各种毒药提升自己的实力,简直把自己炼成了一个毒人。可是,就算他将自己的痛觉都降低到了最低,还是很难挡住真气的侵袭。这一点,让他在面对实力超出自己的人时,有些力所不逮。

    所以,当少昊听孙淼煜说有一种蛊可以吞噬真气之后,便立刻答应孙淼煜一同行动。也算是他与孙淼煜运气好,在云滇历经磨难之后,还是成功得到了王蛊。

    之后,他便将王蛊的体液调配之后,注入身体,让自己变得如同王蛊一样,可以吞噬对手的真气。凭借这一招,他终于扬眉吐气,不知杀了多少实力比他还高的人。

    修罗之名的嗜杀,展现得淋漓尽致。

    两人的改变,俱是来自王蛊。而王蛊,便是他们今日敢埋伏岳叶枫的最大仰仗!

    段天琊瞥了一眼挪动到岳叶枫身后的少昊,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这人全身泛着绿色,他一眼便知是他用毒将自己调理得乱七八糟。段天琊身为医家,追求自然之理,对于少昊这样的行为,心存非议。而且,他很不喜欢绿色。

    岳叶枫本在沉吟,但是见段天琊脸上表情,顿有所觉,反手一掌,直接将少昊击退。

    段天琊见机上前,五指成爪,摁向岳叶枫腰间。岳叶枫回身不及,脚下一蹬,一个侧身翻闪避了开去。也当真是难为他两百多斤的体重,还能做出这样的动作。但是这个动作让他避开了这一爪。

    少昊再次扑上,却出人意料地被段天琊拦住。“他是我的!”段天琊五指成爪,对准了少昊。他的手指上充盈着淡淡的香味,饶是少昊变成这副模样,也是有些忌惮。毕竟都是用药的,谁没几手杀手锏?

    岳叶枫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们先打一架,谁赢了我和谁打。”他这话,就是典型的挑拨离间,而且是明目张胆地挑拨离间。

    段天琊、少昊、孙淼煜,这三个人哪个是傻瓜?他们通通无视了岳叶枫这个提议。

    “你们想要什么?”段天琊问道。

    少昊看了一眼段天琊,他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段天琊的用意。段天琊问道:“我只要他身上的鲛珠,其他的我不在乎。”

    少昊只是说道:“我也要鲛珠。”他这话里面,说的是我。因为孙淼煜和他的目的有所区别,孙淼煜在云滇国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种制作丧灵蛊尸的秘法。他整日研究,沉迷其中。这是一种给活人下蛊来制作的一种蛊尸。蛊尸力大无穷,刀枪不入。而丧灵蛊尸更是能保持一丝灵智,还能保留生前的实力。生前实力越强,变成丧灵蛊尸之后,便也越强。

    孙淼煜心也不小,准备拿一个出神境界的高手来炼制丧灵蛊尸。

    可现在出神境界的高手,哪个是他能算计的?想来想去,便也只有麻烦缠身的岳叶枫有一丝可能了。

    而少昊能够和孙淼煜一拍即合,除了两人共闯云滇的情意之外,就是他自己需要鲛珠来弥补寿命上的缺失。毒修罗用毒调试自己,虽然效果斐然,但是注定会缩短寿命。谁都不想早死,少昊一听到鲛珠能够长生不老的消息,便下定决心要抢过来为自己续命。

    听到少昊的回答,段天琊也是眉头一皱。如果两人的目标没有冲突,那么他倒是不介意和别人合作,毕竟他只是想谋求岳叶枫身上的鲛珠而已。可这两人也是为了鲛珠而来,这样一来,就没有合作的基础了。

    是的,同样的目的,有时候对合作并没有什么好处。他们不是原本就相识,也不是为了同一目标努力的同志。他们若是合作,也不过是临时起意的松散联盟。鲛珠只有一颗,大家都想要。那么合作的时候,死一个竞争者,那么便对自己有利一分。这样的心态下,有谁会出力?而各自保留实力的话,那么这种合作还不如不合作来的爽利。

    段天琊打消了这个想法,开始思索如何对付岳叶枫。

    岳叶枫仔细打量着三人,寻找着脱身的实际。但是那孙淼煜一直盯着他。岳叶枫忌惮他金色袋子里可以吞噬真气的王蛊,所以不敢贸然发作。只好若无其事地站在原地,默默恢复着真气。以不变,应万变。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骑着马,从北面边急匆匆地赶来。岳叶枫听见马蹄声,皱了皱眉头。因为孙淼煜和少昊放毒的关系,路上行人早就全部避开,此时向着这里跑来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不用十有八九了,十有十一是冲着他来的。

    待到那骑近了,岳叶枫打量了那人的相貌体型,心中一叹,好像也是个硬茬。

    来人面容粗犷,身材极为高大,大热天里只披了一件薄薄的袍子。前襟敞开着,露出里面古铜色的健硕肌肉。在他腰间,一边挎着一个羊皮水囊,另一边挎着一把弯刀。他骑着那匹马似乎也不是凡品,比起寻常车马行里的马,要高大得多。

    他来到近前,挥着马鞭说道:“泥萌不要打架,姜参是窝滴。”

    岳叶枫听到他那古怪别扭的口音,又看了看他的穿着打扮,不禁问道:“草原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