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浮蝶的翅膀(二更)

    岳叶枫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从去过草原,也从未和草原人有什么瓜葛。事实上,二十多年前,大贠和草原人远没有现在和平。虽然大战不多,但是摩擦却是时常发生。所以那时成长起来的大贠人,基本对草原都没有什么好感。岳叶枫也是从那时成长起来的人,所以他眯着眼睛,看着这个骑马的汉子。

    那汉子骑马来到近前,不过被少昊拦住了去路。

    少昊面目青色,浑身也散发着不一样的味道。他一接近,惊了那人所骑的马。骏马嘶鸣一声,人立而起。而马上的汉子却是伏下身子,双腿紧紧夹住了马腹。纵然马匹立起,他也没有被掀下马来。他拨过马头,抚摸着鬃毛,嘴里说着一大串少昊听不懂的话。

    马儿在他的安抚下,也安静了下来。那人翻身下马,落在了少昊面前。“泥想做甚么?”还是那古怪的口音,但是却带着一丝严厉的质问。

    少昊冷冽地问道:“你说什么姜涔是你的?”

    “就是就是,你一个男人,说什么我是你的。”岳叶枫蹲在一边,笑嘻嘻地说道,“等你是个美女,再来说这句话可好?”他倒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来涯城的这一路上,他遇到的人还少么?他现在倒是觉得来的人越多越好。人越多,自己这汪水就越浑。这水越浑啊,他就越好摸鱼。

    只不过啊,这来的人里面,竟然没有一个是来帮自己的。想到这里,岳叶枫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段天琊看着那个高大人影,也是颇为忌惮。他的实力只不过比起孙淼煜和少昊强一些,再加上确认了孙淼煜少昊二人乃是用毒之人,正好被自己克制。所以段天琊才会在此现身。

    而选择这里,段天琊和孙淼煜可谓是不约而同。因为这里是从东进入涯城的必经之路。岳叶枫的消息,听风轩可不会弄错。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是涯城将将在望,却离商队进驻的区域还有一段距离。

    段天琊可没有忘记姜涔曾是鲲鹏帮的帮主。当年鲲鹏帮与主宰帮二分涯城,势力何其之大?虽说已经解散,但是影响深远。当朝新立还有前朝遗老呢。谁能保证当年的人都已经散了?就算人散了?但是人心呢?

    这个城外的位置,若是城内有人出来帮姜涔,他们便可以第一时间发现,然后再看局势,是走时留。

    段天琊比孙淼煜和少昊先到,却隐藏在暗处。等两人出手,验证完自己的猜想,他才现身。其心思之缜密,可窥一斑。他想要营造的,便是自己能够掌控的局面。

    这骑马而来的男子来到这里,就意味着多一个人。多一个人就多了一份变数。有孙淼煜和少昊二人,就已经让段天琊需要分出心来提防。再加一人,那么就意味着,他就必须再分神。

    少昊对气息的把握,似乎没有段天琊那么敏感。所以,他没有估算准这个高大的人实力如何。

    他中了一刀。

    这一刀很快,只是花光刹那闪过的距离。但是那一刀之中所蕴含地力量,却宛若火山爆发一般,直接炸了开来。见到这一刀之中的隐隐火光,岳叶枫眯起了眼。化气凝物,藏意于刀,这是越过纳精境界,进入藏意境界的手段了。

    他又看了一眼段天琊,两个藏意境界,这可有点麻烦。若是他无内伤,自然不惧,但是现在嘛,多少有些麻烦。岳叶枫看着少昊的胸口炸出一朵紫黑色血花,心中打定了主意。

    草原人出刀瞬之后,一脚踹开了少昊。然后也不管少昊如何,直接走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岳叶枫身上,“姜参,楚慈见面。我是阿妹伲坎。”

    “阿妹你看?”岳叶枫笑道,“看哪?”

    阿妹伲坎对于这句调笑不以为意,他肃着脸说道:“窝挺稳泥是大贠的浩劫,窝蜂鸣来娶你性命。”

    这位确确实实人高马大的草原人,用一脸严肃地表情说着他蹩脚的中原话。这个场面,带着几分滑稽。不过岳叶枫没有笑,虽然阿妹伲坎的中原话不标准,但是岳叶枫还是听到了那两个字。蜂鸣,那应该是奉命。他说的话,是我奉命来取你性命。岳叶枫从未和草原人产生过瓜葛,所以他不禁皱眉问道:“奉谁的命?”

    阿妹伲坎看了一眼北方,将手放在了胸口,“火神璃娜为威大的祭祀观蔻逆带来了预演。金盏王庭会因为泥而浮灭。”岳叶枫将这话听在耳中,他捋了捋阿妹伲坎的话,火神璃娜为伟大的祭祀关抠你带来了预言,金帐王庭会因为你而覆灭。

    阿妹伲坎话中的火神,祭祀,金帐王庭,这些东西。作为一个大贠人,岳叶枫都知道。

    大贠边疆以北,是一处幅员辽阔的草原。草原之上生活着以放牧为生的民族。大贠称之为草原人。草原人以部落地形式,生存在草原之上。但是他们也有一个共主,草原之上的大可汗。大可汗居住在金帐之中,而他所在的部落,便是金帐王庭。这是狭义的说法,广义上的说法,是指草原上所有的子民都归于大可汗,有草原人在的地方,就是金帐王庭的国土。引申开来,金帐王庭也可以指草原之上的王权。

    至于祭祀,便是北方萨满教的祭祀。火神是萨满教崇拜的圣灵之一。萨满教在草原之上,乃是圣教。地位堪比曾经太一道作为国教在大贠的地位。

    这三个词分开,岳叶枫每个都懂,但是连成一句话,岳叶枫却不太懂。什么叫自己会毁灭金帐王庭?难道自己今生还会去草原杀死大可汗?

    “等会等会等会。”岳叶枫连连摆手,“这是什么意思?哦,你们祭祀做了个梦,说我会灭了你们金帐,你就来杀我了?祭祀说的话,就这么当真?”

    阿妹伲坎点了点头,“窝是护教骑士之受,祭祀打人的冥灵,窝一定会知性。”

    “为什么啊?我冤不冤啊?因为做个噩梦我就死了?那你家祭祀大人要是做个春梦那我怎么办?”岳叶枫吐槽道,“我就一个在家居士,现在也不想搞事,你们千里之外的草原,干我屁事?”

    阿妹伲坎看着他,说道:“生死存亡。”这四个字,他的音倒是念对了。

    岳叶枫指着自己,说道:“小兄弟,不是我说。你难道现在看不出来我才是生死存亡么?这么多人找我,全是来找我麻烦的。你说我怎么可能有空去草原推翻你们金帐王庭?你看看我,现在哪有这个能力啊?”

    话说着说着,岳叶枫忽然一低头,躲过一条孙淼煜突然袭击的毒蜈蚣。原来孙淼煜看岳叶枫分神,立马抓住机会偷袭。而阿妹伲坎那边,也是反手一刀,将重新爬起扑向他的少昊捅翻在地。

    少昊既然号称毒修罗,那么他便和修罗一样嗜血嗜杀。他的身体经过毒物调养,连血都变成了黑紫色。看上去像个妖怪一般的身体,却是给了他强大的恢复力。刚才被阿妹伲坎砍的地方,现在只留下了一片焦黑的痕迹。但是这痕迹也在周围青色的肉芽蠕动下,慢慢愈合。

    阿妹伲坎这一次的凌厉反击,直接洞穿了少昊的腹部。少昊那黑紫色的血,竟然也带着毒性,溅洒在阿妹伲坎的皮肤上,竟然冒出了一阵白烟。

    但是阿妹伲坎完全没有理会,他收回弯刀,很认真地说道:“西山的浮蝶煽动翅膀,便灰在难洋掀起一唱轰暴。泥,就是浮蝶的翅膀。”

    “浮蝶个屁。”岳叶枫啐了一口,“这么说你一定要杀老子咯?”

    阿妹伲坎点了点头,“是。窝必须禽兽杀泥。柴能解开这诅咒。”

    岳叶枫听到这话,心中一动。“泥等会,泥嗦泥必须禽兽杀窝?”岳叶枫模仿着他的语气问道。阿妹伲坎用力点了点头。

    “那行。”岳叶枫拍了拍手掌,接连指了指段天琊,孙淼煜,少昊,“这三个,都是想要杀我的。如果我死在他们手上,你就没有办法禽兽杀我了。来,快帮我杀了他们!”岳叶枫美滋滋地说道。

    听到这话,一直没动手的段天琊也皱起了眉头。这个草原人说什么他管不着,但是草原人的实力,却是有目共睹。他性子沉稳,不同于少昊的盲目出手。少昊倒是帮他试探出了草原人的实力。这样的刀法,他没有把握完胜之。

    而这个草原人现在说要亲手杀岳叶枫,岳叶枫的话,便是想利用这一点,驱使草原人来将自己和另外两人除掉。这是典型的驱虎吞狼之计。

    若是这草原人脑袋是一根筋,那么恐怕就麻烦了。

    不过,阿妹伲坎没有让段天琊失望。他听完岳叶枫的话,不为所动,反而是收刀入鞘,一步步走向岳叶枫。“窝卜需要杀塔们,窝只需要在塔们之前,禽兽杀死泥就阔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