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那年那人那些事

    李沐和易凡走进院子的时候,只见冷梓舟正坐在小院里。他见到李沐倒还是那样,但是见到易凡却是带着一丝鄙夷。

    易凡因为今日之事缺席了正东震坊的擂台赛,导致冷梓舟原本该打的第八场取消。虽然易凡脱出重围来到这里之后,也向冷梓舟解释了这件事,但是冷梓舟似乎还没有原谅他。

    毕竟易凡先是上门说要赚赔率,后来又说不赚高赔率,压自己输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谓是吊足了冷梓舟的胃口,结果最后连影子都不见。换了别人恐怕也得生气。

    “有个女人来找过你。”冷梓舟这么对李沐说道。

    李沐问道:“女人?”

    冷梓舟摇了摇头,“之前来过的。”然后他一指李沐的房间,继续说道:“给你留了封信。”

    “留了封信?”李沐转念一想,立马就向着房间走去。

    房间内,有一张纸对折在一起,放在桌子上。李沐走过去打开一看,是宁知桐的字迹。

    “李沐,我回家了。我脑子里很乱。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虽然你解释了,但是,我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你心里还有我么?陆榆说你心里还有我,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有些累了。我会在家里等你。你若心里真的有我,那么便过些时日再来找我吧。我想,我也要好好想想了。”

    看到宁知桐的字迹,李沐心中也乱了起来。纸上的语句有些凌乱,想必宁知桐的心也是有些乱的。

    李沐知道宁知桐的性子,她撞见自己与沈璃在一起,而且碰巧还是比较亲密的动作,这自然会在她心中留下一个疙瘩。李沐虽然已经第一时间找她解释,但是她心中短时间内也无法原谅自己。

    或许,两个人都先静一静比较好。李沐这样想着,慢慢折起了纸。准备放到怀里的时候,他手指触到了之前沈璃留下的纸。他想了想,将两张纸叠在了一起,郑重地收好。

    然后,他开始收拾起屋子。他的东西本来就不多,衣服也就四套,来回换着穿。沈璃带走了她的东西之后,他的东西只打了个小包裹。不过,当他要离开的时候,李沐看到了床上的被褥。他想了想,把被褥也包了起来。

    看着李沐提着两个包裹走了出来,易凡迎了上去。原本邹宝龙是准备派几个帮众一起来的,但是李沐东西少,易凡一人跟来就足够了。

    冷梓舟一看李沐提着大包小包,有些疑惑。

    李沐笑了笑,“去易凡那边住几天,换换心情。”听到这个解释,冷梓舟点了点头。他知道沈璃已经离去,他以为李沐是住在这里容易睹物思人。

    李沐想了想,走向了赖云君的房间,他觉得他还是得去说一声。毕竟赖云君还是十分照顾他与沈璃的。赖云君一听他要走,也是有些诧异。在听过李沐的解释之后,赖云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李沐要找回沈璃。对此,李沐也只能苦笑。

    与赖云君和冷梓舟道别之后,李沐离开了他熟悉的地方——果树街。

    而此时的岳叶枫,却是踏进了他曾经熟悉的地方——大贠皇宫。

    大贠皇宫建于云台之上。云台便是那高地的名字。云台四面,有四条通道,分别对应大贠皇宫的四道宫门。其中,正南的朱雀门是最大的,大朝见时,百官便是从朱雀门进入皇宫。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变黑,岳叶枫骑着马,跟着传令寺人从东面青龙门进了皇城。寺人手中有着传令令牌,所以守着东门的皇城卫军也不过盘问了一下,就放两人进了城。

    白日里远眺皇城,那是金灿灿。而到了夜里,柔和的月光之下,金色的皇宫仿佛变成了一种感觉,似乎有些阴沉,也有些静谧。

    岳叶枫跟着寺人走了没多久,就见到有人在东门迎立多时。看那人的穿戴,应该是內侍无疑。那内侍见到岳叶枫之后,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眼岳叶枫,然后才说道:“姜帮主,您请随我来。”说着,他就走在前方带路。

    岳叶枫自然是跟着他走。

    夜晚的皇宫掌了灯,外檐廊下挂起了灯笼。红灯火映照在金色之上,多了一分璀璨的感觉。岳叶枫行走其中,似乎又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

    从东门进,绕过无数楼宇殿堂,最后来到了天乾宫。这个地方乃是大贠皇帝日常起居之所。岳叶枫跟着内侍在宫门外停下。他趋步上前,轻轻敲了敲门,恭敬地喊道,“陛下,姜帮主到了。”

    门内立刻传来的一个岳叶枫熟悉的声音,“进来吧。”內侍这才回头,小声地说道:“姜帮主,陛下就在里面等您。”

    岳叶枫从一进皇城开始,他的精神便有些恍惚。他听到这个声音,推开门走了进去。

    宫内金碧辉煌,仿佛还是当年模样。暖阁内,早已备下一桌酒菜。而大贠皇帝陈骁,就坐在桌旁。

    单论陈骁的外貌,足以当得起秀气二字。而身居九五至尊之位,让他眉宇间带着一股真正的王贵之气。他的年纪,也过了不惑之年。但是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年轻。

    年过五十还长得跟三十差不多的邹宝龙那是天赋异禀,而陈骁却是身居高位,养尊处优,由此堆砌起来的宝气。

    看到陈骁,岳叶枫愣了愣,然后上前拜倒。“岳叶枫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骁听到他说这话,倒是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姜胖头,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岳叶枫呵呵一笑:“陛下乃天下之主,我安敢不敬?”

    陈骁招了招手,“天下人都如此见我,唯独我见你这么做却有些不太舒服。行了,过来坐下吃点东西吧。”

    能够与天子共进一餐,还是在作为寝宫的天乾宫内,这是什么待遇?要知道政事堂与枢密院两府之中,也没有几位宰执能够有此等待遇。纵观大贠上下,大概也有只有右相庞恭庞大人和并肩王徐鹤止有过这样的殊荣了吧?

    可是岳叶枫却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吃饭了。

    东暖阁有个暖字,但是现在却是置好了冰块消暑。岳叶枫在桌旁坐下,面对着自己面前的碗筷,还有那一桌山珍海味,他忽然叹了一口气。

    换做其他人,这其实是十分失礼的行为,但是陈骁却是毫不在意。他说道:“姜胖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回陛下,我只是想起了以前。”岳叶枫指了指桌子边上的凳子。空着的,还有五张。

    陈骁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他伸出手指,向个锱铢必较的小贩一般,开始掰着手指。“黄祥,巫陆陆,邹雄,谢兵,还有死掉的孽畜。再加上你我。”

    “嗯,这就是当年鲲鹏帮起家的底子了。”岳叶枫笑了笑。

    这两人的对话要是传出去,定然是要引起轩然大波。堂堂大贠天子陈骁,曾经竟然也是鲲鹏帮的一员!这……未免太匪夷所思。

    可是事实正是如此,曾经刚刚在涯城扎根的姜涔,聚起了几个人手,但是苦于没有足够资金。于是四处寻求大户人家资助。那时陈骁还是二皇子,也是年幼贪玩的年纪。诸葛琴魔作为他的护卫,也拦不住他外出私访。

    于是,命运便让姜涔遇到了陈骁。两人一拍即合,陈骁就成了最早的出资人,然后也变成了鲲鹏帮的一份子。

    鲲鹏帮成立之后,借着这笔钱财,再加上姜涔广交朋友,迅速扩大。一步步成为了涯城第一帮派。在这段时间之内,陈骁化名陈雕,是作为内务总管的存在,掌管帮中银钱与后勤。他没有抛头露面。接触的,也不过就姜涔,还有他手下的六健将。陈骁本人就是六健将之一,与其他五人也成为了兄弟。

    陈骁的行动,也引起了他名义上的弟弟,四皇子陈天宇的兴趣。他跟随二哥陈骁,与鲲鹏帮混迹在一起。

    后来,太子死于非命,陈骁作为二皇子继承了太子之位。然后又称为了大贠的皇帝。登基之后,他变得忙碌起来,于是疏远了鲲鹏帮。可鲲鹏帮的人还当他是兄弟,他也暗中帮助着鲲鹏帮。鲲鹏帮这才一步步登上了天下第一帮派的位置。

    陈骁和陈天宇的身份,姜涔等人秘而不宣。陈骁自己当然也不会揭破。

    直到二十年前,宇王起兵谋反。

    四皇子陈天宇乃是太子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但是与二皇子陈骁兴趣相投,十分亲近。这种亲密,直到太子死于非命后才发生改变。陈天宇一直怀疑是陈骁为夺皇位所为,从那时起,他心中便有了反意。皇权本就是一味最好的药引。它能引出人心之中的兽性。

    可陈骁一直都对这个弟弟宠爱有加,感受过鲲鹏帮的兄弟之情后,丝毫没有提防。哪怕当时的司天太守董汶观天象,冒死劝谏,陈骁都没有相信。

    直到陈天宇兵临皇城,陈骁才发现为时已晚。勤王之军乃是远水,近处起火,救之不及。而皇城卫军在陈天宇处心积虑的谋划之下,分崩离析,不堪一提。

    就在这个危急时刻,鲲鹏帮站了出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