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形影不离,也是修行

    李沐又在看书。

    他坐在顾霜华的书窖之中,捧着书低头摘抄着什么。落笔的纸墨都是江城雪准备好的。李沐现在在抄的是《太上感应篇》,以及《道德经五千言》。

    顾霜华给他的五本书,都是与道家有关。李沐这些天通读一遍之后,发现自己对于道家典籍真的是没有涉猎,直观来说,就是看不懂。所以李沐决定从头开始,从这两本书来开始了解道家之学。

    江城雪坐在李沐身旁不远处,她手里也捧着一本书,安安静静地看着。一心读书,美人相伴,这种情形是那些赶考书生的梦想。但是对于李沐来说,这其中并没有旖旎的意味。

    因为江城雪是来监视他的。

    李沐现在已经想起了他为什么会觉得江城雪眼熟,他想起了在岳叶枫进城那日,她就是跟在王仪身后的那个人。其实李沐应该早点想到的,毕竟顾霜华是江湖三公之中的司马,而王仪则是司徒。江城雪与王仪有关系,那么认识顾霜华也不足为奇。

    李沐奋笔疾书,继续抄写着。“取非羲之财者,譬如漏脯救饥,鸩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夫心起於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於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其有曾行恶事,後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

    抄完这句,李沐又看了看批注。这句还是在劝人向善。不义之财不可取,善恶未行,神已相随。有行恶者当悔改,弃恶从善亦可由祸转福。

    李沐又将批注在原本下抄录一遍,抄完之后,李沐伸了个懒腰。“江小姐,我想出去走走。”

    江城雪听闻,放下了书本,看着李沐微微点了点头。

    这已经是李沐和江城雪达成的默契了。李沐早起便来到书窖看书,然后看到中午,吃饭吃完之后,下午继续看书。看到申时左右,李沐就会出去走一圈。

    当然李沐也不会走太远,最多是在水榭外的湖边走走。但每次走的时候,江城雪都会走在李沐身边。

    今天也不例外,李沐在湖边漫步,望着湖面怔怔出神。江城雪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有所感想么?”江城雪随意说起。这些天相处下来,她与李沐纵然没有交心,但是也算是相熟了。所以说话口气之间,也变得十分随意。

    李沐摇摇头,“我什么都没在想。”他确实是放空了脑袋,什么都没想。

    有些时候,有了事情可以忙碌,便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想别的东西了。比如宁知桐,比如沈璃,比如岳叶枫,比如一桑道人,李沐现在偶尔会在睡觉之前想起一些人,一些事,但是白天读书的时候,他脑中也就只有那些书了。

    顾霜华说让李沐看完五本书之后,就很少再出现了。他似乎很放心地让江城雪来监督李沐。而江城雪似乎也很愿意盯着李沐。对于这一点,李沐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江城雪很美,这是李沐无法否认的事实。而一个这么美的美人,竟然愿意每天都跟着自己,难道真的只是监视自己?李沐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他忽然想问问。

    “天天看管我,江小姐会不会感觉无趣。”李沐问道。

    江城雪点了点头,“很无趣。”

    这个回答很直接,也很戳心。不过李沐本就没对江城雪起非分之想,所以这戳心也没有真的往李沐心里去。李沐转念想了想,说道:“无趣的话,其实不用时时看着我。放心,我现在没有逃走的想法。江小姐大可以做些有趣的事。”

    “不,顾院长说,这也是一场修行。”江城雪回答道。

    “啊?看着我也算修行?”李沐有些诧异。

    江城雪说道:“是。”然后,她便不再说话了。她已经踏入了藏意境界,但是实力增长十分缓慢。这不是经脉真气的问题,而是她还没有融合她的意。用顾霜华的话来说,那就是她太容易分心。这里的分心,是指她太容易被其他一些东西牵扯到本心。所以纵然奇经八脉全部打通,她也还是没有藏意大成。

    作为王仪的弟子,江城雪一直被拿来和诸葛琴魔的弟子曲烟霞比较。曲烟霞的剑胆琴心,是一种澄澈地心境。她自小修行,心境始终如一,加上她的武道天赋,所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出神境界的高手。

    王仪自认他自己想不到办法,便来求教顾霜华了。毕竟若论武道上的见解,顾霜华谦称第二,恐怕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称第一。而顾霜华给出的办法,竟然是让江城雪去看管李沐。

    当时顾霜华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王仪就指着他鼻子骂他说他这是敷衍,而且是那种,顺手就刚好用手头上的事情敷衍的恶劣行径。江城雪可是王仪的宝贝徒弟,平日里多少宝贝,让她去当一个监工,还是送饭的那种,王仪当然是老大不乐意。但是顾霜华当时只回了一句,“信我就留下来,不信就算了。”

    王仪最后还是不想自己的宝贝徒弟输给诸葛琴魔的徒弟一筹,于是让江城雪留了下来。不过,王仪直到临走之前,还是在怀疑顾霜华真的只是顺手指派而已。

    正当李沐和江城雪二人在湖边漫步的时候,在湖的另一边,有四个人聚在一起,正远远眺望着二人。

    “哇,看到那位女子了么?快看,那身材……啧啧。”其中一个指着江城雪说道。

    另一个笑着挑了挑眉,“姚卓,眼睛还是你尖啊。”

    姚卓笑道:“不是我眼尖,而是看到就有点挪不开眼。大哥,在江湖科还没有见过如此出尘的女子吧?”他口中称作大哥的那人,笑着摇头道:“姚卓,你若是这样,迟早要吃亏。这你得听我一句劝。”

    四人之中有个瘦子说道:“这湖的对岸,就是顾院长的地方。那女子和那和尚,我们之前从未在其他地方见过。我看他们两的身份可能不太一般。”

    那个大哥说道:“蒋宛,还是你来劝劝姚卓吧。别让他精虫冲了脑。”

    姚卓一听,说道:“这叫什么话,大哥,只是过去看看,一睹真容而已。喂,罗兴海,你说呢?”

    剩下那个胖子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姚卓大叫一声,“你这家伙,竟然一直在看?”这话一出,剩下两人都笑了起来。姚卓继续鼓动道:“走吧走吧,我就靠近看一眼。”

    那个大哥笑道:“行吧,行吧。走,去看看。”那大哥的年纪比其他三人大一些,看上去在三人心中也颇得威信,所以发号施令的口气很是理所当然。

    四人绕着湖边走到了江城雪与李沐二人身前。

    江城雪望了一眼四人,没有太多表情。而李沐原本也没太在意,但是当他看到那四人之中的其中一人时,李沐忽然跳了起来。

    那个人正是另外三人口中的大哥。这个大哥看上去二十多岁,面上白净,眉眼线条也是十分柔和。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是一张十分纯良的脸。可正是这张脸,让李沐无法保持淡定。

    一个李沐都已经有些淡忘的名字忽然跳了出来。“乐云愆?”

    江城雪听到李沐的话,疑惑道:“熟人?”

    李沐木然摇了摇头。他想了乐云愆,自然也想起了另一个人——陈媛。当初李沐刚刚踏入松阳城,就被陈媛算计,被他抢走了全身家当。那时李沐的包裹里面可是有宁知桐给他的盘缠,还有那一张价值不菲的武学院夏试邀请。后来,李沐在一桑道人的帮助下,找到了陈媛,但是东西已经被乐云愆拿走。

    李沐威胁陈媛一起去拿,结果陈媛被乐云愆反手卖给漕帮郎青云。这件事,最后的发展超出了李沐的预计。郎青云被陈媛阉割,漕帮的报复席卷了整个松阳城。血手帮和城南乐云愆的势力被连根拔起。之后,乐云愆也是不知所踪。

    正是因为失去夏试邀请,才让李沐偏离了原本规划好的轨迹。之后发生的一切,可以说就是因为此事而发生的。如果当时李沐如愿进入武学院,那么他就不会遇上一桑道人,也不会遇上岳叶枫,也不会遇上沈璃。

    现在,虽然李沐还是来到了武学院,但是现在和那时完全不同。这已经是两个概念,有些事情的发生,注定了李沐无法再回到几个月前,那个怀揣着进入武学院梦想的少年。

    可乐云愆为什么会在武学院?李沐心中冒出了这个问题。但是他很快自己想到了答案。

    乐云愆应该是用了自己的武学院夏试特邀。

    想到这里,李沐心中涌出一股怒意。那本应该是自己的东西。是宁知桐为他铺路准备的东西。

    现在,看到乐云愆一点一点走近,李沐握紧了拳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