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娉婷郡主

    “真是看不惯那小妞,不过长得倒还不错。”易凡前半句还是气愤不已,但是后半句就变了味。

    李沐在旁说道:“那可不是一般小妞,刚才凌枫说他们是王府的人,搞不好是个郡主或者县主。”

    “啧啧,郡主或者县主?难怪这么讨厌啊。”易凡说着,看那小姐上了马车。

    凌枫将两匹马牵过来,把缰绳交到了易凡手上。“既然你们不想卖车,那么这两匹马暂时算质押吧。只要我们找到车马行,那么这车也可以还给你们。”

    易凡撇了撇嘴,伸手接过。

    这时有郡主身份的小妞从马车之中探出身子来,手里提着两把剑。正是易凡的风逆剑和李沐顺手牵羊来的不知名短剑。他们俩之前把剑都放在了车厢里。

    “咦,竟然还是两个江湖高手啊。”她笑着说道。笑容看上去很甜,但是却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劳烦把剑给我。”易凡走到马车旁,伸手讨要。

    刚才没给易凡好脸色看的男人已经坐在车辕上,准备驾车。他看到易凡接近,出声喝止:“站住!不许靠近。”

    那郡主摇了摇头:“萧护卫,没事,有凌叔叔在,他们不敢怎么样的。”

    “不敢怎么样?你下车,看看我敢不敢把你怎么样?”易凡恶狠狠地说道。

    “哎哟,我好怕啊。”那小姐呵呵一笑。“这两把剑我要了。”

    易凡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了。如果说之前那恶狠狠的表情还带着几分玩笑意味的话,那么这一次他是真的变脸了。

    要知道易凡的风逆剑乃是其父易风当年佩剑,对他的意义可谓非比寻常。所以易凡认真而又客气地说道:“这把剑乃是家父所传,还请郡主把剑还我。”

    这句话他说得十分客气,但是李沐发现易凡这个人越客气就越不太对劲。

    郡主姑娘摇了摇头,秀气的脸上反而露出一丝恶趣味的笑容,“不行,我就要了。这两把剑我都要了。”

    易凡吸了口气,脸色变得铁青。李沐一看易凡脸色,知他动了真怒。他连忙对身边凌枫说道:“前辈,你身为用剑之人,应该明白剑对剑客的意义。”

    凌枫点了点头,走到马车旁,劝说道:“郡主,还是把剑还给两位吧。”

    郡主一看凌枫脸色凝重,嘟了嘟嘴,“好吧,既然凌叔叔都说了,给你们就给你们。”说着,她把两把长剑扔了出来。

    易凡接住两把剑,却还是阴着脸。他走到李沐身边,将短剑递到李沐面前,李沐自然伸手接过。

    凌枫上前,脸上带着笑,“郡主年幼,又不是江湖中人,我代她向两位赔个不是。”

    易凡握着剑,一声不吭。

    凌枫见状=他不理不睬,想了想说道:“既然二位都是用剑之人,我虚长二位几岁,对于剑道也有几分见解。我可以为二位指点一二。全当作赔罪了。”

    易凡摆了摆手,还是没有说话。

    这下连凌枫也变得有些不悦,“怎么,二位是看不起我?”

    易凡淡淡说道:“并不是看不起你。只是你们拦路抢了我们的车,我们说了拒绝,又以权势和武力来压我们。我们打不过你,又怕你们王府势力,本来想着忍让一番,便也过去了。但是,她还要抢我们的剑,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凌枫闻言,刚想说些什么,马车内的郡主却是嗤笑道:“我征用你们的马车是你们的福分,看上你们的剑也是你们的福分,这都是福分,哪有什么过分?”

    易凡听了这话,直接拔出了剑。“狗屁福分,现在我改主意了。”他手中风逆剑一抬,直指马车之上的郡主。“你们给我从马车上下来!现在!”易凡这一声是吼出来的。

    听到这句话,那姓萧的护卫跳下马车。他伸手拔出了刀,沉声道:“敢对郡主无理?”

    “是,老子就是要无理了!什么狗屁郡主,老子要好好教训她一下,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福分!”易凡骂道。

    听到这话,凌枫也不免皱眉。熟料那郡主对这话毫不在意,只是在车上拍手道:“好哦好哦,萧护卫快上,什么教训不教训的,杀了他。”有了郡主这句话,萧护卫心中有数,他直接向易凡走来。

    李沐怕易凡吃亏,也拔出了短剑,准备上去助阵。但是他被凌枫拦住。凌枫看着易凡,眼中露出一丝玩味地神色来。

    易凡抢先发难,上前两步,一剑泼洒而出。

    李沐是第一次见到易凡的风逆剑法。易凡的起手第一式,抢先袭向萧护卫下路。萧护卫一刀斩出,易凡却是提前将剑一挑,风逆剑转过一个弧度,转而袭向萧护卫下颚。

    这一招乃是风逆剑法之中的第一式——无风烟直上!

    萧护卫将刀一震,举刀前迎,磕在易凡剑上。易凡手腕一震,竟然有些拿捏不住。显然对方的内功要超过自己。发现这一点,易凡心下一凛,他撤剑回撩,身形竟然怪异抖了一下,左摇右摆,飘忽起来。

    风逆剑法第六式——强风树影摇!

    易凡的身影如同被强风吹过的树木,左右摇摆起来,而他手中的剑,也因为身体的晃动,改变了攻势。

    “咦?这剑法有些门道啊。”凌枫在旁看着,似乎有些见猎心喜。“对了,还未请教二位姓名?”

    李沐略一沉吟,报出了易凡给他起的假名,“我叫吴克。”然后又一指易凡,“他叫易凡。”

    “你可知他的剑法是从哪里学来的?”凌枫看着易凡左一剑右一剑,袭向萧护卫。

    李沐很是谨慎地回答道:“家传剑法。”

    “不错不错。”凌枫夸奖着。

    李沐看着易凡的攻势,察觉他的步伐似乎也有些门道。手中长剑配合着步伐,总能将剑刺在关键的地方。所谓关键,就是萧护卫的刀无法顾忌的地方。

    就连李沐也看得出来,那萧护卫的刀法似乎重攻而不重守,所以易凡这一连串飘忽连攻,让萧护卫十分不舒服。颇有些用以己的弱项,来应对敌人强项的意味。

    郡主坐在马车上,看萧护卫在招式上处于下风,有些不悦地说道:“萧护卫,父王让你护卫我前往漓江郡,你难道就这么点能耐?”

    萧护卫受此一激,哪里还能忍得?他举刀一展,真气猛然向前喷射。一阵猛烈罡风拂面,易凡不闪不避,一剑刺出,似乎想要一剑破风。然而下一刻,萧护卫向前跨出一步,一刀斩出。这一刀,竟然直接斩出了一道匹练刀芒。

    这刀芒凝聚如实,仿佛是收敛光芒的刀刃。

    “不好!”李沐连忙持剑上前,易凡的境界是纳精境界,但是他绝非这刀的对手。易凡可不像自己有鲛珠护体,不怕受伤。这一刀说不定就要重创。

    李沐还没有跑出去多远,只觉身旁有人影闪过。

    “呯!”

    李沐定睛一看,发现是凌枫抢先来到了易凡身前,一剑扛住了那道刀芒。

    萧护卫眉头一皱,问道:“凌先生,你这是何意?”

    凌枫望着郡主,说道:“郡主,看个热闹就好。这小子还有些脾气,我们也不能太过了。”

    郡主嘟着嘴,说道:“既然凌叔叔都出手了,雅儿当然听话。萧护卫,停手吧。”一旁萧护卫默默收刀,直接回到了马车之上。郡主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本来雅儿想杀了那个小子,既然凌叔叔觉得他不该死,那么我就留下来玩玩吧。”说完,她退回了车厢之中,不再理会。

    凌枫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身对着有些诧异地易凡说道:“别愣着了,走吧。”

    易凡收起剑,有些不解地问道:“你为何拦我?”

    “萧护卫乃是藏意境界,你虽然剑法独具一格,但是凭借纳精境界的实力,很难战胜他。”凌枫如此说着。“关于郡主的态度,我再一次代她向你们道歉。事出有因,她不是故意的。”

    李沐和易凡二人都是一愣,“这样的脾气,竟然还不是故意的?”

    凌枫翻身上马,说道:“你这小子对我脾气,边走边说吧。”

    李沐与易凡对视一眼,李沐微微点了点头,两人各自骑上马。萧护卫驾车在前,凌枫、李沐和易凡跟在马车后面。

    “你们所说的王府,到底是哪个王府?”易凡骑在马上问道。

    凌枫笑道:“消气了?”

    易凡摇摇头,“没有。”

    凌枫也不理会,他回答道:“东山郡王。”

    一旁李沐一听这名号,忽然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说过,然而自己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易凡又问道,“那车里的郡主,就是东山郡王的女儿?”

    凌枫点头,“东山郡王府上娉婷郡主。”

    “既然是郡王之女,不在府上享清福,到外面来干什么?”易凡又问道。

    “这一点,我无法透露。”凌枫如此说道。

    一旁的李沐没有说话,因为他还在回忆着哪里听到过东山郡王这个名字。李沐和易凡各自怀揣着自己的心思,就这样暂时加入了娉婷郡主这一行人。

    向着漓州而去,而他们的目标是一样的,那就是漓江郡。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