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水中布阵,铁索连舟

    或许是易凡的话起了作用,天色还没有暗下来,李沐在湖面上看到了许多船。

    那些大船俱是河船,三桅五桅皆有。竟然全部聚在湖中这一处。而在这些船的周围,似乎还有许船在四处游弋。不过,这副图像时隐时现,似乎如同海市蜃楼一般。

    李沐站在船头,指着前方,“喂!易凡!快看那边!”

    “看见了。”易凡手搭凉棚,似乎比李沐更先看到。“那些船聚在那里作甚?是蜃气吧?”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沐提议道。

    易凡的性子自然不想错过这热闹,所以直接调转船头,往那些船所在的地方行去。

    看着距离似乎不远,但是在水流的影响下,两人驾船过了好一会才靠近。原先远处看那些船就像是随意排列,但是靠近之后,李沐才看到船与船之间竟然还有一条一条粗大的铁索连着。

    易凡一手靠着橹,一边望着那粗大的铁索,“厉害啊,这是铁索连舟?”

    小船晃晃悠悠靠近了那些大船,两人站在小渔船上,只能抬头仰望。“咦?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话说这么多船上都没人么?”易凡奇怪道。

    李沐侧耳倾听,皱眉道:“没有吧?我怎么听到有人打斗的声音。”

    “有么有么?”

    “有啊。”李沐的听力似乎一直都很好。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条画舫靠了过来。李沐望向画舫,看到画舫之内坐了不少人。而画舫的船头,有一人持剑而立,他对着李沐易凡二人吼道:“无关人等,速速离去!”

    听到这不客气的话语,易凡在船尾叉着腰,张口问道:“什么叫无关人等?你们又是哪门子无关人等?”

    对方船上的男子拔剑出鞘,以示威慑。他沉着脸,说道:“此处已被我天玑宫封锁,若你们再靠近,休怪我不客气。”说着,他回头对画舫里面招呼一声,从里面又出来了三四人,站在了他身侧。

    可惜,易凡是个不怕事的主,他冷笑一声,高声说道:“天玑宫又如何?我难道会怕了你们?”

    李沐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只凭我们两个,还真怕了他们。”

    易凡小心翼翼地回过头,说道:“能不在我逞威风的时候拆台么?”

    李沐干笑两声,没有说话。刚才那人表明自己是天玑宫身份的时候,李沐很自然想起了当时在临照苑的情形。而据岳叶枫和一桑道人所说,当时金刚寺与太一道传人一战,就是天玑宫所主导的。天玑宫宫主即是十三魁首之一,而天玑宫又是八大门派之首,其底蕴也是八大门派之中最为强大的。

    当时在临照苑,李沐见过天玑宫师叔辈的费季礼。岳叶枫事后点评,说此人是老而弥坚。而天玑宫弟子晏东阁,其温文尔雅的形象也让李沐印象深刻。

    李沐现在最想弄明白天玑宫弟子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算上之前见过的唐昭,江霖涛。天玑宫,君子居,少阳派。八大门派弟子已聚其三。就目前得到的信息来说,对于他们的目的,李沐很难不往龟岛这一点上去联想。

    如果是这样的话,星隐宫是为了一个人而来,那八大门派会不会也是为这个人而来?这个人会是谁呢?

    眼见对面画舫朝自己靠了过来,易凡直接驾船穿过铁索,冲进了两条船的空隙之间。两边船舷仿佛两道墙一般,造出了这一条弄堂一般的路径。两人的小船尺寸刚刚好,堪堪进入这条水径。

    “哈哈哈,真蠢,不知道我们小船灵活么?一拐进来,他们就只能在外边干瞪眼。”易凡得意地笑道。

    李沐看着画舫宽大的船身,的确无法进入这条由两侧船舷,他拍拍易凡的肩膀,“不错不错,原来你想好退路了。”

    易凡得意地晃着脑袋,“那是自然。”

    “不过……”李沐指了指两边的大船,“如果这两边船上如果也是天玑宫的人,我们现在这个位置。只要稍稍偏转一下舵,两艘船往中间这么一挤。那我们咋办?”

    “呃……”易凡一时语塞,他左右望了一眼,自顾自走到船尾,继续摇橹向前。

    李沐忽然说道:“咋不说话了?”

    “说个屁啊,我们得赶紧走。”易凡抛下这么一句,加速前进。李沐笑着摇摇头,注意力也放到两边高出的船舷上来。两边都是三桅船,船舷高出三四丈,再加上粗大的铁索悬挂头顶,李沐感觉有些压抑。

    小船在大船空隙间穿行,行了许久,李沐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易凡,我们走了多久了?”

    “我不知道。但是不对,我们至少拐过两个弯了。然而怎么左右都还是这条船?”易凡也是同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我们是迷路了?”李沐看着左右,头顶那一线天空,还是之前那片天空。一种似是而非的迷惑袭上心头。

    易凡皱着眉头,“笔直往前再试试。”说着他认定了一个方向,继续前进。李沐站在船头,注视着前方。两人在船上继续前行,李沐暗自按着脉搏,粗略计算着时间。李沐感觉时间过去了一刻钟,然而他们前后左右都还是船。

    “我们这是遇到鬼打墙了?”易凡声音略带了一丝颤声,“蜃气成楼,我们不是进了蜃楼里了吧?不会和海市一样,进去了不会出不来吧?”

    李沐摇了摇头,“这次是你想多了。这应该是某种禁制,或者阵法。”李沐好歹是在武学院见识过类似的阵法。那是破境之地外,有长星云布下的禁制,如果不是按照特定的步伐进出,就会迷失在禁制之中。

    李沐环顾四周,看着天空,看着铁索,又左右看了看船舷,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湖面之上。

    “一个岛,如果在湖面上找不到。那么,从湖里找呢?正所谓抽薪止沸,只要不是浮岛,那么就必然有根基在水中。”上官隐的话语回想在李沐耳边。李沐忽然拍了一下脑袋,然后,他对易凡说道:“既然我们陷在了这些船中间,说明我们的判断已经出了问题。这种时候,的确应该釜底抽薪,返本朔源。”

    易凡疑惑道:“什么意思?”

    “我去水里看看,这些船在水中,总不至于连水流都被它们影响吧?”李沐说着,把外套一脱,放在了船头。

    “你行吗?你水性咋样啊?”易凡有些紧张地问道。

    李沐笑了一声,“现在应该没有地方能淹死我。”说完,他从船上翻入水中。

    一入水,李沐心中那压抑的感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如的感觉。李沐越来越觉得鲛珠带来的能力是那么重要。水中呼吸,这让有水的地方成了李沐的主战场。在他适应这个能力之后,一进入水中,就真的是如鱼得水。

    李沐定了定神,往水下潜了一下。境湖水很是清澈,李沐仰着头,看到头顶阳光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照进水中。而那些船就游在头顶,他们竟然不是静止的,而是不动移动的。

    先前李沐在水上,没有丝毫感觉。因为大船是被铁索连在一起的,从远处看这些船都是固定在水面之上的。所以在他和易凡的主观印象之中,他们是驾船进了一群大船中间。他们想凭借小船的灵活从大船之中钻出来,而殊不知他们一进入到这船阵里面,那些船就已经在移动了。而那些船被连锁连在一起,就是为了形成一个整体。

    不过李沐还是觉得可疑。这些船如果要移动,那么船上就必须有人操纵。不管用帆还是用桨,想要让这些船动起来,哪怕只是缓缓移动,也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办到的。可之前两人进入船阵的时候,他们丝毫没有感觉船上有人。

    这就奇怪了,操船可是一件苦活,升帆降帆,放桨划桨都是要力气的。用力气的活,怎么能不发出一点声响?难道这些船都是鬼船?上面没有人,只有鬼?

    李沐当然是不相信有鬼。可是他的确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事情,暂时就不要去想了。李沐如此劝慰自己,因为现在他和易凡并不是为了来搞清楚这些船是怎么回事的,他们被这些船困在这里,他们想要出去。

    李沐暗自观察着那些船只运行的规律,然后,找到那条可以离开这个船阵的线路。

    就在李沐呆在水中的时候,船上的易凡有些坐立不安。李沐钻进水里,没有丝毫声息。船上只剩下易凡一人。易凡一下子就感觉只剩下了他一人。而周围俱是没有人影的大船,耳边除了风声水声,就听不到任何声音。这让他心里发毛。他靠着橹,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

    “李沐……”易凡叫了一声,但是水下的李沐还在找出去的路,没有回应。易凡算算时间,李沐已经入水许久了,照例来说,他怎么都应该浮上来换气了啊。

    “李沐……你在哪啊?别吓我啊……”易凡苦着一张脸,突然觉得周围有些鬼气森森的感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