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三十年梦醒

    李沐皱起了眉头,上官隐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宁席白此时已经不再说话,因为他六成真气都已经被吸走。他必须全神贯注,才能延缓真气流失的速度。

    上官隐笑了笑,转头对着费季礼说道:“你们其实也很想他醒过来吧?那么最好就站在那边不要动,我想,这应该用不了多久。”

    费季礼没有说话,他身后的骆璞则是小声道:“师兄,难道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

    费季礼闻言,回头道:“现在的情况下,只能如此。”

    “若是尚甾苏醒,按照当年的实力,我们可擒不住他。”骆璞有些担心地说道。

    “宁席白的下场你也看到了。现在有星隐宫的人在,他们不会让我们动尚甾的。”费季礼隐隐猜到了上官隐的目的,只不过,他无法告诉骆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宁席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上官隐脸上笑意渐浓。

    李沐留心着尚甾,从最开始到现在,尚甾身上也开始发生了变化。最直观的一点,就是他这个人似乎多了一股诡异的活力。就像是一株已经枯死的木桩上,强行抽出了一根嫩芽。

    忽然,尚甾的眼睛眨了一下。李沐瞪大了眼睛,一下子握紧了短剑。

    尚甾还是躺在那里,不过他眨了眨眼,然后,他原本如同死鱼一样涣散的瞳孔,聚焦在了一起。他张开了嘴,从喉咙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声响。

    上官隐举起了手,让他手下的人都小心戒备。而他自己,则是满怀期待地看着尚甾。

    “咳咳咳。”尚甾一阵猛烈的咳嗽,他坐起了身子。

    三十年前的星隐宫宫主,一代江湖枭雄尚甾,于九幽黄泉,回到世间。

    尚甾起身之后,他先低头看了一眼被吸附在自己身上的宁席白,然后他又扫了一下甲板上的所有人。“果然,没有……舍……杀死我。呵呵。”尚甾三十多年不曾开口,他的声音充满了嘶哑和干涩。

    尚甾一点点站了起来,然后将手放在了宁席白背上。“你……是……星隐……的人?”尚甾如此问道。也难怪尚甾会有如此一问,因为陨星之术,就是死中求活之术。

    这是用一身功力,存下自己一线生机。然后吸取他人真气,以此为契机来恢复。按理来说,陨星之术是配合肉体治疗一同进行的。以往的运用此术的人,都是自己身边有同伴的时候。自己陷入假死状态时,同伴可以借机治疗自己的伤势,然后以另一人的真气为引,来唤醒施术之人。

    不过,因为处于假死状态之下,经脉之内是一个完全枯竭的状态,一旦遇到真气注入,便会无意识地汲取,补充入气脉之中。所以这个唤醒的人,就必须冒着自己真气被吸尽的危险。

    星隐宫记载之中,成功使用陨星之术的人,也不过寥寥三人。而他们成功苏醒,都是以唤醒之人死去为代价的。

    所以,尚甾在第一时间,把宁席白当做了星隐宫的人,而且还是那种忠心耿耿的死士。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不,这……并不是……星隐宫的武功……”尚甾的话语逐渐变得通顺起来。“你是什么人?”

    此时宁席白全身真气被吸走尽九成之多,已经无法回应。

    尚甾微微一笑,将手按在了宁席白背上。宁席白瞬间全身一顿,张口欲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全身上下都颤抖起来,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

    因为尚甾这一手,是他主动出招,来吸纳宁席白的真气。

    “不是星辉,却似星辉。这等功力……”尚甾赞叹着,一边加速吸纳着真气。

    “住手!”李沐拔剑上前,而一旁的上官隐,早已将他拦下。一旁戚风等人,也被闻媚儿带人拦下。

    尚甾看向他们,有些不解。

    上官隐上前说道:“在下乃是星隐宫第三十六代宫主,尚甾宫主,有礼了。”

    听到第三十六代宫主这几个字,尚甾皱起了眉头,“如今是几年了?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上官隐呵呵笑道:“已是过去三十年了。”

    “三十年?”尚甾愣了片刻,仿佛有些吃惊。

    “是啊,这三十年里,江湖中冒充星隐宫的人很多,但是真正的星隐宫,在你败于龟岛之后,星隐宫就不复存在了。”上官隐又指了指自己。“直到我出现,才整合了三十年前残存的势力,让星隐宫重现江湖。”

    “我不记得三十年前有你这号人物,不,三十年前,恐怕你还没有来到这世上。”尚甾皱起了眉头,“你是从何处知晓我星隐宫的?”说完,他忽然伸手,打出一掌。

    这一掌之中,李沐看到了点点微芒,在那一瞬,他不知怎么,想起了夜晚的星空。而尚甾这一掌,将李沐和上官隐全部都笼罩了进去。

    李沐运气真气,举剑相迎。但是掌风所及,李沐这点真气根本无法抵挡,他被这一掌掀翻在地。但上官隐则不同,他也伸出了手掌,与尚甾遥遥相对。同样的辉光出现在上官隐手掌四周,但是比起尚甾的凝聚,上官隐这一手有形,却无神。

    “你也会星辉?”尚甾的脸色缓和下来,“只有太一道和星隐宫,才会这门功夫了。太一道的弟子已经被那八大门派逼死,这世间再无太一道传人,所以,你的身份,我倒是不用怀疑。”

    尚甾一掌将已经失去意识的宁席白甩开,他活动着自己的手掌,问道:“那这人呢?”

    “这人可不是自己人。他是朝廷亲封的十三魁首。”上官隐回答道。

    “那是什么东西?”尚甾茫然无知,毕竟他三十年都封存于龟岛,对于外界举措皆是毫不知情。“也罢,三十年不闻世事了,此人既然能够唤醒我,那么,我就留他一条命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既然修行星辉,那么为什么不是你来唤醒我?”

    “还有,告诉我牛奉行在哪?”

    上官隐摇了摇头,“我的修为,尚甾宫主心里应该明白吧?比起宁席白的焚寂功,恐怕我死都不可能将你唤醒。至于牛奉行这个名字,我从未听说过。”

    “嗯?这不可能!我在龟岛之上,已经将一切交付牛奉行,你若不知此人,你如何修得我星隐宫的秘法?”

    “自学成才。”上官隐略略一笑,不过笑容很快就收了起来。“三十年时间,星隐宫传承断绝。若非我四处收集,我也无从得知。”

    “这是不可能的,星隐宫秘法怎么会流落在外?”

    “这是我推测而来,想必宫主你刚才也发现了,我修炼的星辉,与你有细微不同。因为其中真气转化的方式,是我推测出来的。”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么你可谓是不出世的天才啊。”尚甾戏谑道,他脸上写满了不信。要知道星隐宫秘法,迥然不同于当世武功。其中奥秘,他这星隐宫宫主再清楚不过了。

    星隐宫的武功,追本溯源,与八大门派一样,俱是出自太一道。不过八大门派原本是太一道的外门,可以说是太一道不入流的外道。没有触及太一道武学真正的奥秘。

    星隐宫则不同,一桑道人在临死之前告诉李沐,星隐宫最早乃是太一道中,东君叛道而来。李沐现在不知其中何意,而尚甾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太一道原本崇信东皇太一,其中大道者,以《九歌诀》中篇名相称。道宗东皇太一之下,便数东君。东君的武功,俱是来自《九歌诀》中《东君》一篇。

    在世间再无太一道弟子的情况下,除去星隐宫之外,已经再无人知晓《东君》篇。上官隐说自己凭借搜集来的资料推测出来,这种鬼话,尚甾怎么会相信?

    虽然他刚刚苏醒,头脑还未清明,但是还不至变得愚蠢。尚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其他人呢?这些人就是我的人?”

    听到这话,上官隐的神情变得十分微妙。他伸手招来小酒,然后一把抱起了它。他抚摸着小酒的头,然后毫不客气的说道:“不,这些是我的人。”

    尚甾面色不善,他喝道:“如今我已醒来,我就是星隐宫之主!”

    “不不不,前代宫主,你就算醒来,似乎也忘记了一件事情。”上官隐伸出了一根手指。“星辉之法,并没有长生不老之能。你是刚刚醒来,但年岁还未苏醒。”

    上官隐一指尚甾,说道:“年过古稀,行将就木,你如何能再领导星隐宫?”

    他的话音刚落,尚甾便僵在了那里。

    “是啊,三十年…”尚甾口中呢喃,脸上的皮肤却陡然松弛下来,他的头发在瞬息之间,变成了银白之色。

    被冻结的三十年岁月,在瞬息之间,找上了尚甾。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