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要你活,也要你死

    朝如青丝暮成雪,这句诗用在尚甾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一个中年男人,在瞬息之间,变成了古稀之年的老人。尚甾的身体也不复康健,变得佝偻起来。他惨然一笑,说道:“原来如此,所以你才如此有恃无恐。”

    “尚甾宫主,你的武功还在,可惜你的身体,注定无法动手了。”上官隐一指身后楼船,“所以,还请尚甾宫主和我回去吧。我既然已经继承了星隐宫的名号,那么自然也要继承星隐宫的武功。您说是吧?”

    这是上官隐在尚甾苏醒之后,第一次用上了尊称,然而在尚甾耳中听来,这可没有半点尊敬之意。自己用了陨星之法,死中求活,却不想安排好的后招并没有实现。在他的原计划之中,他赌八大门派的人为了星隐宫和太一道的秘密,不会杀死自己。所以用了陨星之法后,自己应该能以假死的状态安然无恙。然后,等到牛奉行伺机带人来将自己唤醒。

    这段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两年。

    可是,尚甾失算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再苏醒,竟然已经是三十年之后。三十年,自己的意识不会老去,但是时间不会放过自己的肉体。于是便出现了现在的情况,他的肉体很是诚实地体现出岁月的痕迹。

    老了。

    上官隐说得没错,古稀之年,纵然有充沛真气,但是体力也已经不行了。自己恼怒于上官隐的态度,然而自己能把他怎么样呢?一招毙于掌下?

    尚甾望着上官隐,而后者的态度显然是已经算计到了这个情况。

    “您是不是想要把我杀死在这里?然后取而代之?”上官隐笑着问道。

    尚甾没有说话。

    上官隐指着身边的闻媚儿,还有远处的阎崇,“刚才那句话,我没有骗你。这些人,都是我的人。星隐宫三十年前,就没有人了。你若是杀了我,这些人也不会听你的。”说着,上官隐又一指陈祀。“那边的人,是天玑宫的人。他们想让你活,然后让你再死。这里面的关系,你应该明白的。”

    “那么你呢?”尚甾直接问道。

    上官隐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也一样。”

    “呵呵呵呵。”尚甾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得意,也有些失意。“咳咳,是啊,都想让我活,也都想让我死。”

    “请。”上官隐转身,伸手邀请。

    尚甾迈开了步子,走向前方。

    李沐将他们所有的对话都听在耳中,但是他十分不理解两人对话的内容。特别是最后一句,都想让尚甾活,也都想让尚甾死。上官隐也是这么说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想让尚甾去死?可尚甾似乎知道自己是要死的局面,却还是跟上官隐走去。

    当尚甾走到上官隐身边,他伸出了手,想要拍一下上官隐的肩膀。但是上官隐很矫捷地躲开了。尚甾一愣,没有任何恼怒的意味,反而是高兴地说道:“对人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很好,星隐宫有你这等人物,何愁不兴?”

    上官隐没有动作,他只是说道:“多谢。”

    两人莫名其妙的哑谜让人摸不着头脑。哪怕闻媚儿和阎崇也是如此。阎崇虽然也是星隐宫遗老,但是在三十年前,他不过是星隐宫之中一个微末人物。那时他武功低微,可谓是人微言轻。所以他认识尚甾,尚甾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反倒是紫微垣燕卧起,此人在尚甾尚在时,乃是当时紫微垣牛奉行手下第一星官。他的浴血大法威力过人,力压紫微垣辖下所有星官,稳居第一。他若是在此,尚甾或许就能认出他来。

    上官隐暗自庆幸,他没有带燕卧起一同前来。

    其实在等到李沐发出的信号之后,上官隐带着所有人都来到了龟岛。可是在见到费季礼等人先行离开,宁席白现身拦截之后,上官隐觉得事有蹊跷。所以他命令燕卧起登岛防火,而他则是带人追击而来。

    上官隐虽然不知道龟岛的具体位置,但是他却知道龟岛的地形。他给李沐的那张地形图,并不是如他所说,是根据老渔民口中所说,绘制而成。那只不过是骗李沐的托词而已。

    龟岛作为星隐宫总坛所在,这地形图本就是记载在册。只不过如何登岛,向来是只有宫主和三垣知晓。尚甾“死”在龟岛之后,上官隐无处得知。所以,他才需要利用李沐寻找。

    在上官隐找到燕卧起,让他重出江湖的时候,他以的资历,学识,要求给予紫微垣的待遇,并且,有权拒绝他认为不合适的命令。当时上官隐需要用到燕卧起,所以他将所有条件都答应了下来。

    于是,燕卧起成了紫微垣,可循自己心意,听调不听宣。到了现在,上官隐及其麾下新一代星隐宫逐渐强大。燕卧起有没有二心,上官隐心中明白。光是他的存在,就已经威胁到上官隐的统领。

    再加上雁卧起因为浴血大法的诡异,迟迟无法进入出神境界,反倒是被阎崇后来者居上。于是,燕卧起与阎崇之间便起了矛盾。

    尚甾对自己起的杀心,上官隐早已预料。此时,若是让燕卧起见到尚甾,两者一拍即合也未可知。若是如此,岂不是让尚甾多了一个助力?若再进一步,分裂星隐宫也不是不可能。

    上官隐看着尚甾一步一步走向楼船,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味,他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别看他刚才淡定自若,谈笑风声,他的心其实都是提着的。

    开玩笑,要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人?尚甾,三十年前星隐宫宫主,一代枭雄。猛虎睡了三十年,醒来依旧是猛虎。对于这样一个人,他若不是全神贯注应对,万一出了差错,出现不可控的局面。那么损失最大的,还是上官隐。

    当上官隐得知尚甾活着的消息,他就制定好了计划。他要尚甾活,除了想要知晓一些他还不知道的隐秘之外,他最大的目的,还是尚甾的那一身武功!

    李沐在最开始修炼混元一气功的时候,他有些急于求成。他曾经询问岳叶枫有没有可以让人越过练气境界的武功。岳叶枫当时的回答是有。

    星隐宫有一门邪术,名叫斗转星移。可以将一人全身的真气,灌入另一人体内。若是接纳那人也懂斗转星移之法,就可以将真气接纳下来。懂的越多,接纳的真气就越多。若是两人都精通此法,那么就等于将一人体内所有的真气都可以转移到另外一人。

    尚甾身为星隐宫宫主,自然是知晓星隐宫宫主代代相传的的秘术。事实上,正是因为有斗转星移这门秘术在,才能让星隐宫稳坐天下第一邪派之位。其他以邪派自居的门派,没有一个能够与星隐宫的实力相比的。

    上官隐截九渊镖局的镖,除了告诉世间星隐宫重现江湖之外,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为了得到任平生写给宁席白的信。

    这信中便是陷空山叛徒刘洋告密,星隐宫尚甾尚在的消息。

    上官隐确定尚甾还在之后,就开始打尚甾这一身武功的注意。上官隐本身的武功不能说差。因为他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涉足藏意境界。若是给他时间,以他的天赋,必定能在四十岁之前,摸到出神境界的门槛。

    可惜,上官隐等不了那么久,或者说,他要去做的事情,藏意境界还不够!他需要力量!需要变得更强!

    所以,他需要尚甾,以斗转星移秘术,将一身功力传给他。上官隐相信,以尚甾的功力,足以让自己跨越藏意境界与出神境界那一层壁障,达到出神入化之境。甚至,比出神境界更高的混元境界,也隐隐可期。

    尚甾就要来到楼船之前,但是这个时候,费季礼身上气势大振。那只真气所化的蜘蛛异相再次出现。

    太微垣阎崇一个闪身,再次拦在费季礼身前。上官隐上前几步,说道:“怎么?费长老还要动手?”

    “正如你说的,我要尚甾活着,但是现在,我要他死。”费季礼冷声道。

    尚甾如果在他天玑宫手中,或者退一步讲,哪怕尚甾落入八大门派手中,也比尚甾回到星隐宫好得多。

    毕竟费季礼可是知道斗转星移这门秘术的存在。而上官隐这一系列动作,让他猜到了一二。

    上官隐此人,他以前从未见过。但是从他驾楼船而来,到来到甲板之上的种种做派,都在彰显着此人的心性绝非一般。

    这是一个可以成大事的男人,而他手下已经有了阎崇这个出神境界的高手,再加上其他人数众多的手下。这已经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了。

    若是再让他得到尚甾这一生的功力,那岂不是如虎添翼?

    费季礼不想在看到星隐宫的崛起,于公于私他都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哪怕有阎崇在,他还是不管不顾,准备拼一次。

    他要尚甾死,现在就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