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胡一条

    李沐看着费季礼与阎崇斗在一起,站在船舷另一边袖手旁观。

    宁席白现在陷入昏迷之中。他的性命是保住了,但是可以想见必定是元气大伤。宁席白带来的家将照顾着他,戚风站起身,高声呼唤着他们来时的那条船。只不过那船是他们从漕帮租借来的,操船的也都是漕帮的人。

    漕帮是当今天下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大帮,除了漕帮本身之外,旗下还有许多类似松阳城血手帮,大鹏帮的代理帮派。这艘船,就是来自漕帮漓州分舵漓江堂口的代理帮派。

    宁席白以他的名号,还有丰厚的金钱,双管齐下,让他们驾船载宁席白这一行人来到此处。先前宁席白让他们驾船冲撞,他们就已经很不愿意了。毕竟船是自己吃饭的家伙,水上讨生活的人,对船比对自己儿子还亲。漕运的船又不是战船,船头也没有安装撞角,撞船对这艘船来说,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

    再加上宁席白上了天玑宫的船之后,漕帮的人也遭受到了天玑宫的反击,有了死伤。所以在天玑宫驾船离开之后,他们只是远远缀着,不再上前。当他们看到上官隐所乘坐的楼船撞上天玑宫的船时,他们更是心生退意。

    戚风现在就是想唤他们上前,然后乘船离开。

    宁席白交代过他们此行的任务,可现在宁席白陷入昏迷,梅邬断了一只手。他们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戚风很自然的接过领导之权,他现在只想离开。等他们到了安全的地方,等宁席白醒来再做定夺。

    可惜漕帮的船距离拉得很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靠近过来。反倒是从他们背后,又来了一艘船。那艘船是艘小型的航船,它除了风帆还设置有两排船桨,所以在顺风的情况下,速度飞快。

    李沐看着那船原先的轨迹,似乎并不是向这边来的。但是看到楼船和天玑宫的船相撞,还有船上鼓动激荡的真气。他们调转了船头,向天玑宫的船冲了过来。

    “又来了一艘船。”李沐指着那艘航船说道。

    戚风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严峻。若是宁席白无恙,管他是什么人来,他都不会在乎。但是现在宁席白倒下了,以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做到有底气面对任何局面。

    费季礼与阎崇两人还在船上大打出手,这两人的出手是一个导火索,天玑宫和星隐宫两个门派交织在了一起。但是天玑宫的弟子就人数来说处于下风,而且实力比起星隐宫的人来说,还要弱上一成。就算骆璞和陈祀实力高一些,但是天玑宫还是处于下风。

    不过星隐宫那边,也并不是全力出手。上官隐和闻媚儿二人,一左一右护着尚甾登船,他们并不想与天玑宫在此缠斗。上官隐的目的已经初步达到,此时只要护着尚甾登上楼船,然后启程离开,他此行的计划就算是完美实现。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所以甲板上是阎崇为锋矢,带着星隐宫弟子屠戮天玑宫弟子。

    李沐握着短剑,戒备地看着星隐宫与天玑宫两边交战。那航船渐渐拉近了距离,李沐转过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喜出望外,抓住一旁的缆绳,一下跳到船舷之上。

    “岳居士!岳居士!”李沐高声喊着。那航船之上让人熟悉的人影,竟然是岳叶枫!

    岳叶枫听到了声音,循声看到了李沐。他对身后招了招手,然后航船到近处停下。他站在船头,对李沐吼道:“李沐,你怎么在这里?”

    “李沐?”在他身后有个魁梧的汉子,小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岳叶枫自知失言,伸手挥了挥。

    李沐丝毫没有在意,他现在心中只有欣喜。岳叶枫和一桑道人,这两个人可是他内心之中的依靠。只要有他们在,李沐就会觉得安心。只不过,现在岳叶枫来了,一桑道人已经不在了。想到这里,李沐心中又泛起了悲切之意。

    一旁戚风见李沐与来船打着招呼,他连忙问道:“小兄弟,你认识么?可否让我们上船?”

    李沐点了点头,他背起一桑道人的尸首,一跃跳入了水中。他在水中露出头,游向航船。

    岳叶枫见一桑道人在李沐背上,脸上露出喜色,他站在船头,伸手将水里的李沐提了上来。“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还把一桑道长给救……”话说到一半,岳叶枫愣住了。

    因为李沐把一桑道人平放在了船头。一桑道人脸色焦黑,道袍破烂,更为关键的是,因为尸身在水中泡过,有些肿大。眼前这尸身,已经不是那个平易近人,让人如沐春风的一桑道人了。

    “一桑道长死了?”岳叶枫眼睛瞪得老大。

    李沐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的,我没能救他。”

    岳叶枫脸色冷峻,仿若严寒。“不,是我没能救他。”他双手合十,对一桑道人的尸身鞠躬行礼。“阿弥陀佛。”岳叶枫口诵佛号。他颤动着嘴唇,嘴里念起往生咒。

    等到念完,岳叶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一桑道人怎么会死?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于是李沐把自己从逃出武学院开始,直到在这里遇到岳叶枫经过,全都告诉了岳叶枫。岳叶枫皱着眉头听完,当他听到一桑道人被雷行云一道雷电劈中,他握紧了拳头。“雷行云是吧?很好很好。”他口中说着这样的话,听上去语气也没有什么波动。但是李沐却觉得浑身一凛。

    而他身后那个魁梧汉子则是走上前来,说道:“雷行云?在哪?”

    李沐不知他是何人,但是能跟岳叶枫在一条船上,想必应该也是自己人。于是他说道:“在龟岛。”

    “哦?乌龟岛啊。”那人摸着下巴道。“那个明明存在却无法被人找到的岛吧?”

    李沐点了点头。

    “姜涔,你跟我说是让我帮你对付他啊。我们走吧。”那人说道。

    岳叶枫摇了摇头,“不了,现在我想杀死他。”

    “那可难办,毕竟百丈雷池的名头,哪怕在宗师堂,也还是很响亮的。”那人摇了摇头。

    李沐在一旁露出好奇之色,他想起岳叶枫在武学院时与他说过,雷行云是个高手,他没有把握战胜他,所以必须要找帮手。眼前这个魁梧汉子,看来就是岳叶枫找来的帮手了。只不过李沐并不认得此人。

    “那你去不去?”岳叶枫问道。

    “去,张狄,把我的刀拿出来。”魁梧汉子如此说道。

    从船舱内走出一个蓝眼的少年,他腰里别了一把刀,双手中还捧着一把刀。李沐望着他那蓝色的眼眸,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张狄?”

    蓝眼少年也注意到了李沐,他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欣喜道:“李沐?”

    魁梧汉子有些奇怪,问道:“咦,你们两认识么?”

    李沐和张狄两人都点了点头。

    张狄说道:“之前救了我的,就是他们。李沐也是我救命恩人之一。”

    李沐听他这么说,忙道:“没有没有,大家相识一场,路见不平,总归是要帮忙的。”

    那魁梧汉子奇道:“竟然还有这样的前缘。不错不错。不过,李沐这名字,似乎和我宗师堂正在通缉的一人重名啊。”说着,他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李沐身上。

    李沐心中一紧,宗师堂?他竟然也是宗师堂的人么?

    岳叶枫看李沐神色紧张,伸手拍了拍李沐肩膀,说道:“他是宗师堂天字号宗师,排行第五。人称妖刀胡一条。你可以叫他也可以叫他幺鸡。”

    “啊?”李沐有些惊讶。竟然是天字第五号宗师!

    胡一条却说道:“姜涔,这话就没意思了。幺鸡这外号,是他这样的小辈能叫的?”

    岳叶枫摇摇头,“谁叫你先吓唬他来着?来,李沐,我们想把一桑道人请到船舱里面去。”岳叶枫唤过李沐,与李沐一道,将一桑道人的尸首搬进船舱。

    李沐此时忽然想起,戚风等人还在船上,于是他对岳叶枫说道:“岳居士,还请靠近些。那船上还有人在。”

    “是什么人?”胡一条抢先问道。

    李沐说道:“是宁席白还有他手下的人。”

    “宁席白?”听到这个名字,胡一条神色有些复杂。李沐在一旁察言观色,有些担心他是不是与宁席白有旧怨。

    岳叶枫则是说道:“靠上去。”

    航船直接靠在了大船边,戚风等人见状,连忙放下绳梯,来到航船之上。“多谢多谢。”戚风一个劲地道谢。

    胡一条看着昏迷的宁席白,他挠了挠下巴,“以宁席白的功力,都能不省人事。那船上到底是什么情况?星隐宫的人那么强?还是说,这是那个死了又活的尚甾搞的鬼?”

    “尚甾的事,我没有兴趣。”岳叶枫在一旁说道。

    “好吧好吧,你不用再强调了。我是来帮你对付雷行云的,当然,以个人名义。”胡一条扬了扬手中的刀。李沐注意到,他的刀上,也有着青铜铭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