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噬嗑卦

    航船绕着岸边航行,但是因为水流的原因,无法加快速度。航船只绕过了小岛,眼前就出现了一艘船帆上写着黄字的大船。

    李沐看着那黄字,想起这艘船似乎是卜言君现身时搭乘的船。于是他指着那黄字船说道:“岳居士,那是卜言君的船。卜言君当时也在岛上的。不过雷行云也对他出手了,不知道他情况如何。”

    “卜言君?是那位先生?”岳叶枫自然是听说过江湖三公子一先生之中的那位先生。事实上,提起卜言君这个人,人们第一反应想起来的,不是他的武功,反而是他的算术。神算子,卜算子,卜言君的名号里,永远都有那么一个算子的名号。

    李沐看着岳叶枫点了点头,岳叶枫地说道:“那刚好,我们靠上去。他既然是在岛上,那么肯定也知道雷行云的事情。就算不知道,他也能算出雷行云的踪迹。而且,我还有另外的事情要找他。”

    “另外的事?”李沐有些疑惑。

    岳叶枫没有理会他,他转身说道:“兄弟们,加把劲,我们靠过去!”

    航船再次调转船头,向着那艘黄字帆的大船追了过去。这艘船正在竭力脱离江口湍流,想要回到平静的水域里面去。航船跟着他,追出了一段距离之后,才勉强与之并驾齐驱。

    岳叶枫冲对方喊道:“卜神算,卜先生是否在船上?”

    对面船上很快就有人探出头来查看,不一会,李沐就站在航船之上,看到了卜言君。卜言君现在的模样有些狼狈,让李沐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卜言君时的样子。

    卜言君的发髻散了,头发乱糟糟地突起,脸上带着一丝丝乌黑的痕迹。他看到岳叶枫,有些疑惑,然后看到岳叶枫身边的李沐,他更疑惑了。

    “你们是何人?”卜言君在船上扯着嗓子问道。

    岳叶枫拍了拍李沐,李沐看他一眼,清了清嗓子说道:“卜先生,是我!”

    “倒是眼熟,不过,你谁啊?”卜言君皱着眉头。

    “在下金刚寺居士岳叶枫,有事相求。”岳叶枫在船上说道。

    卜言君暗自掐指,然后说道:“行,上船来说吧。”他说完,船上有一条绳梯放了下来。

    岳叶枫对船舱内的胡一条说了一声,然后他带着李沐上了卜言君的船。

    卜言君站在甲板上,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现在正打了一盆水在洗脸。他掬起一捧水,扑到脸上,拍打着脸。他见到李沐,开门见山地说道:“你这小子我是真眼熟。”

    李沐笑笑说道:“胜州隐莲郡,李记茶馆。”说完他双手抱拳,笑道:“请前辈收我为徒吧!”

    “噢噢噢噢,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打宁席白女儿歪主意的那个小子!”卜言君一拍脑袋。他已经净了脸,伸手束起了头发。

    听到卜言君对自己的印象,李沐颇有些哭笑不得。

    卜言君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李沐。“头发剃了,倒是精神了不少。怎么才大半年不见,你就变高了,还变壮了。”

    李沐闻言,说道:“还要多谢卜先生当时对我的帮助。”

    “我那连推波助澜都算不上,能算啥啊。不过你现在的真气,嗯,还不错。”卜言君点着头,将目光转到了岳叶枫身上。“这位前辈,是金刚寺的居士?我可没有听说过金刚寺内还有居士的。”

    岳叶枫看着他,卜言君比他年轻许多,但是岳叶枫还是十分尊敬他。因为有求于人,这是理所应当的。

    卜言君忽然抬眼望着岳叶枫的头顶,又低头掐算起来。片刻之后,他说道:“气如波涛,唯忿怒相,前辈可是佛家高人。嗯,有女牧羊于细峰,有水环绕于四周。羊女为姜,细峰为岑。有水环绕,所以,前辈的名字,应为姜涔。”

    “石佛姜涔当面,小辈不胜荣幸。”卜言君躬身行礼。

    岳叶枫合十还礼,“不愧是当世神算。”

    “虚名而已,让前辈见笑了。”卜言君执晚辈之礼,没有丝毫不敬。

    岳叶枫笑道:“卜先生,我有事想要请教。”

    卜言君微微皱眉,“不知前辈所求何事?”

    “两个人的下落。”岳叶枫伸出了两根手指,“第一,是奔雷宗宗主雷行云,第二,是一个与我有血缘关系之人。”

    “雷行云?”卜言君听到之后瞪大了眼睛,“雷行云还用找么?刚才岛上忽然起了大火,他与其他门派的人一道撤离了。现在应该是往岸边去了。”

    李沐听他这么说,忍不住说道:“岛上后来发生了什么?”

    卜言君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怎么在雷行云那一道雷柱攻击之中活下来?”

    “因为有人替我抵挡了那一击的威力。”李沐说起,不由再次想起了一桑道人。

    卜言君掐着手指,说道:“你们找雷行云,似乎牵扯到了恩怨。嗯,这些恩怨纠缠在一起,似乎也很麻烦。”

    说者算不上无意,但是李沐这个听者却是有心。

    的确,这件事情本就是恩怨纠缠。

    一开始一桑道人被掳走是起因,而后李沐在龟岛发现一桑道人时,一桑道人的样子可算不上被优待。李沐为了救他,杀了雷行云的弟子张萃英,雷行云看到自己唯一的弟子被杀死,狂怒出手,导致李沐重伤,一桑道人身死。而现在,岳叶枫因为一桑道人死于雷行云之手,于是要出手追仇。

    这里面的恩怨,一环扣这一环。

    其实最开始,李沐还觉自己理亏,毕竟是他杀人弟子在先。但是后来,他看着一桑道人的尸体,惊觉账不是这么算的。

    一桑道人本是自由之身,被雷行云所胁迫,还要被他锁住气机,被他威胁。难道雷行云这么做就是对的?而李沐要救人,如果拿手下留情,难道那张萃英就能让自己安然带走一桑道人?那个时候,张萃英难道就手下留情了?

    这么一想之后,李沐并没有什么负罪感。而岳叶枫说出要帮一桑道人报仇的时候,李沐也是一口答应。

    岳叶枫听完这句话,说道:“这么说,他们都没死?”

    “是,没死,不过逃离的时候有些狼狈。这一场大火,估计能将岛上的一切烧得一干二净。要是没有及时离开,现在应该是化为灰烬了。”卜言君望着烟柱,如此说道。

    岳叶枫点头,脸色变得有些复杂,“另一件事,是那个……与我血缘有关的人。”

    卜言君看着他,有些犹豫地说道:“前辈,有些事,我也不得不对前辈讲明。寻人测问,窥视天机,都是损耗寿元的事。别看我年纪轻轻,但是我已经知道自己不会长命了。”

    岳叶枫听到这话,再次行礼道:“卜先生,虽然我再求,定然是不近人情,但是这件事真的对我很重要。卜先生如能指点一二,不管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这样啊。当真什么都愿意?”卜言君有些迟疑。

    岳叶枫斩钉截铁地说道:“自然。”

    卜言君看着他,走上前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岳叶枫先是皱眉,而后再三思量之后,他点了点头。卜言君脸上一喜。不过岳叶枫接着说道:“不过此事要去往金刚寺,也还要临光老儿同意才行。”

    卜言君笑道:“能得姜前辈首肯,这件事已经成了一半。前辈稍待,此处没有蓍草,我得找点东西来替代。”

    “多谢。”岳叶枫道谢。

    卜言君走进了船舱,不一会,捏着一把筷子走了出来。李沐看着他一屁股坐在甲板之上,然后从筷子中取出一根,放在甲板上,剩下的分成两堆,放在一边。他从右边部分取出一根,拿在手中。然后,他开始以右手分左边的筷子,以左手分右边的筷子。

    李沐在一旁看得不明所以,而岳叶枫不精通此道,也是一头雾水。

    “第一变……”卜言君口中喃喃自语,他不断动作,眉头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他终于抬起头,皱着眉头说道:“本卦上离下震,乃是噬嗑卦。变卦乃是上离下坎,为未济卦。如是……爻应上九。”

    “客强于主,主受制于客,且应于上九,有道是何校灭耳,凶。”

    “就算是未迹卦中有所变化,也就是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卜言君的话,听得岳叶枫和李沐两人一愣一愣的。不过从他的表情上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卜言君抬起头,说道:“姜前辈,与你有血缘的,应是你的女儿。不过,她现在在一罪罚之所,而且,你追寻她,并不是一件好事。可能会威胁到你自身的安危。”

    卜言君看着岳叶枫,很是郑重地说道:“我劝你不要在找,这对你们双方都好。”

    不过岳叶枫似乎没有把这话听进去,他说道:“我只想知道她在哪里。这么多年,我亏欠太多了。卜先生,还请告诉我吧。”

    卜言君一叹,想着岳叶枫答应他的事,最后还是说道:“罪罚之所,可不止人间刑律。还有阴司之殿,断人生死过错。令爱,就在那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