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岳叶枫寻女十殿阎罗

    之后几天,李沐一直在客栈之中呆着,因为他顾忌到自己被他通缉的身份。另外,他也需要照顾沈璃。所以去外面打探消息的重任,落到了易凡和张狄身上。

    沈璃的伤势恢复得不错,精神也好了起来。她和李沐似乎又回到了涯城之中,果树街小院里的感觉。

    不过,两人心中很有默契没有提及宁知桐这个名字。虽是如此,但是,不管是李沐也好,沈璃也罢,他们都知道,这个名字,横隔在两人之间。李沐的纠结,也变成了沈璃的得失。

    沈璃再也不想放开李沐了。李沐救下她时的表现,让她无比确信,李沐心中是有着自己的。只不过,他还受制于自己的内心,还有,与宁知桐许下的诺言。

    沈璃回想着李沐救她时,抱着她所说过的那句,“我不会再抛下你了。”这也算是他对自己的诺言吧?带着这样的想法,沈璃也就安心了下来。

    两人白日里就呆在客栈之中,沈璃卧床静养,而李沐则是调息打坐,修炼内功。到傍晚时分,李沐会外出逛逛,透透气,不过都是在客栈周围。到晚上,李沐在沈璃睡下之后,就会回到自己的房间安歇。

    日子一连几日都是这样,直到今天为止。

    因为今天,易凡和张狄二人回来的时候,多带了一个人来。那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岳叶枫。

    岳叶枫来到客栈之后,除沈璃外,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

    “总算是找到你们了。”岳叶枫开场是这么一句。然后,他继续说道:“也算是碰巧,我本来打算如果再找不到你们,我就要回岚州去了。”

    “嗯?发生什么事了?岳居士为什么这么着急?”李沐有些好奇地问道。

    “涯城那边来消息了。准确地说,是宗师堂的消息。”岳叶枫的表情有些奇怪,不复他往日里的老神在在。“搜寻之下,宗师堂在涯城搜寻到了十殿阎罗的消息。所以,宗师堂召回了所有的天字号宗师。”

    “啊?”

    “胡幺鸡已经先走一步,我也会带张狄一同回涯城去。而你,李沐,还有你,易凡,你们二人,最好不好回到岚州。”岳叶枫指着李沐与易凡。“你们两个现在是宗师堂和武学院都记了名字的。现在宗师堂在涯城会有大动作,你们可不能再一头栽进来。因为十殿阎罗出现的原因,宗师堂的注意力可能暂且不会放在你们身上,但是武学院应该会接替接下来追捕的工作。”

    李沐皱起眉头,“那便是江城雪带队?我记得我在那些人里,我还看到了乐云愆。”岳叶枫还没回答这个问题,易凡早已惊喜道:“江城雪还会来么?”

    李沐没好气地说道:“她来了也是麻烦。”他说完这句,转头对岳叶枫说道:“岳居士,雷行云的踪迹,我们也有留意。张狄去风媒头子那边探查得到的消息,八大门派已经离开了地元郡,想来雷行云也离开了。”

    岳叶枫点了点头,“我让胡一条动用了宗师堂的关系,也探寻到了消息。八大门派分成两队,其中掌门那队,是追寻星隐宫向南而来。原本的消息是星隐宫的人都来到了炎焱山庄长生。但实际上,星隐宫的人虚晃一枪,折返去往西北去了。”岳叶枫摸着下巴继续说道:“其实那个消息也是真的。星隐宫的燕卧起的确就是在炎焱山庄。不过,这燕卧起应该是当了诱饵。不,应该说是断尾更加确切。燕卧起钓来了潭镇北这条吃人的大鱼。而星隐宫其他人,借此安然脱身。”

    “星隐宫走了,八大门派自然也会追击而去。我听胡一条那边的消息,在龟岛上,星隐宫一把火让八大门派死伤惨重。所以八大门派应该不会放任星隐宫的人逃离。不过,我觉得其中更重要的原因,是尚甾。”岳叶枫说道。

    易凡和张狄二人没有经历过龟岛的一切,这话听得云里雾里。李沐知道内情,所以也明白尚甾对八大门派的重要性。

    “星隐宫不管去哪里,八大门派都会紧咬不放。或许其他掌门还要担心门派之内的事物,可奔雷宗不像其他门派。它的山门早已毁坏,而当代一共就只有两人,所以雷行云不用管派中事务,这样一来行踪更是飘忽。”

    “为了给一桑道人报仇,我本该追查下去。但是十殿阎罗的消息一出,我没有时间了。李沐,你明白我所说的,我要去找她。”岳叶枫端起面前茶杯,一饮而尽。

    李沐一愣,小声试探道:“岳居士是说,你的女儿么?”

    岳前辈点了点头。

    “女儿?”易凡和张狄都是低呼一声,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曾经叱咤风云的姜涔有过妻子。易凡小心翼翼的问道:“前辈,你真的有女儿?不过,和那十殿阎罗有什么关系?”

    说完,易凡顿了顿,然后又问道:“那十殿阎罗又是什么啊?”

    张狄在一旁点头,他也想知道。

    “十殿阎罗都不知道?”岳叶枫挑了挑眉头,然后又醒悟过来,眼前这三个小子,加起来年纪还没自己大呢。于是他解释道。“十殿阎罗,是当年宇王手下的死士。一共十人。其实力可是堪比天字号宗师的存在。”

    “在宇王谋反之时,他们精于暗杀,也善于攻坚,他们以各殿阎罗为名号,在谋士地藏王的统领下,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岳叶枫一点一点陷入了回忆之中。“当时第十殿转轮王,名叫骆枫池。她是个女子,与我也有一段情缘。后来宇王兵败,十殿阎罗全部以身殉葬。我以为她也死在大火之中,我甚至亲手埋葬了她的尸首。”

    岳叶枫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语气也很平和。但是李沐听得出他言语之中的悲哀之意。

    “后来我接到确切消息,说她为我留下了一个女儿。这件事我也向卜言君问过卦,那是可以确认的。我的女儿,应该就是新一代十殿阎罗的人!”岳叶枫猛然握紧了拳头。

    听到这句话,李沐也想起了那是卜言君说过的话,“罪罚之所,可不止人间刑律。还有阴司之殿,断人生死过错。令爱,就在那处。”阴司之殿,断人生死过错。这不就是阎罗殿的职责么?李沐惊觉,卜言君当日所说的就是十殿阎罗。

    顺着思路,他也记起了当时卜言君占卜的结果。那一串拗口的卜辞,李沐没有记住原文,但是他记住了一个最重要的字:凶。他出言道:“岳居士,此行……”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你不用说了。我意已决。”岳叶枫把李沐的担忧全部堵了回去。

    “唔。”这样一来,李沐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易凡则是在一旁掐着手指,口中振振有词。“宇王谋反一事,已经是二十年前,这么说岳前辈的女儿应该得有二十多岁了。也不知道长啥样。不过女儿多像爹,这就不好了。”

    一旁的张狄听得不清不楚,问道:“你在念叨啥啊?

    “没啥没啥。”易凡甩着手。

    另一边岳叶枫压低了声音,对李沐说道:“你别忘了一桑道人的交代。”

    李沐点了点头,说道:“接下来我就动身。”

    “一桑道人的仇,你要记下,但是哪怕你知道他在哪,你也不能去。除非,你有足够的实力。”岳叶枫再次告诫道。

    李沐郑重道:“我明白的。”

    “嗯,行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岳叶枫如此说道。

    当天晚上,岳叶枫在羚城逗留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张狄离开了。

    李沐和易凡前去送别,两人将他们送出了城外,然后回转。

    “张狄这个家伙,和我挺合得来。至少比冷梓舟好得多。”易凡说道。

    李沐接口道:“不知道冷梓舟和赖云君怎么样了?”

    “不知道。”易凡耸了耸肩,“我们现在也回不了涯城了。接下来,是呆在这里么?还是去哪?”

    李沐挠了挠头,“如果你有空的话,和我去一趟夙州吧。”

    “夙州?我从来没有去过夙州。这个选择倒也不错。”易凡望着街上的人群,忽然又回过头,“能问问去那干什么么?”

    “去拿一些东西。”李沐说道。

    易凡问道:“什么东西?”

    “还记得我在镜湖边说过的话么?”李沐忽然问道。

    易凡白了一眼,“谁会记得啊。”

    “得。那我也就懒得告诉你了。”李沐摊开双手。

    “切,我还不稀罕呢。”易凡哼了一声。

    两人顺着路回到客栈,易凡也顺便去看了一下沈璃。李沐给易凡和自己倒了杯茶,然后李沐对着沈璃说道:“张狄走了,岳居士也走了。接下来,恐怕就只能靠自己了。”

    “嗯。”沈璃应了一声。

    李沐继续说道:“等你脚上的伤完全好了,我们就出发。”

    “好。”沈璃还是一口答应。

    易凡插嘴道:“不问问去哪?”

    沈璃笑着指了指李沐,“不管去哪,有他在就好。”

    易凡假装抽了自己一巴掌,“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单身的人问你这个干嘛。”

    沈璃笑了起来。李沐站在一旁,桌边坐着易凡。虽然前程可能有危险,也充满了未知。但这便是年轻的模样,也是最好的时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