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夜袭

    岁月近秋,李沐终于又回到了胜州地界。不过,与他离开时不同,此时的他,是作为姚少言的保镖回到胜州的。姚少言的目的地是在胜州东南的黄竹郡,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乃是胜州西南的延边郡。

    胜州南边的地势,比起胜州北方要复杂一些。地形复杂就意味着南方诸郡的城镇分布比较分散。也就意味着,李沐这一行人在某些时候,必须在野外露宿。

    就比如说今晚。

    李沐和易凡围着篝火,分别啃着半只鸭子。他们的对面,坐着姚少言。姚少言手里有着几片熟牛肉。因为姚少言这个款爷在,一行人的伙食一直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

    这对于某些爱吃鸭腿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幸福。“终于不用啃干巴巴的干粮了。”易凡一只手捏着一只鸭腿,另一只手托着鸭身,满嘴油腻,但还是忍不住说话。“所以说嘛,李沐,跟着你混是没前途的。”

    李沐嘴里啃着鸭肉,含糊地说道:“是啊是啊。”

    一边的姚少言就斯文得多,他用了一条方巾,熟牛肉就摊在方巾上。用手慢慢抓起一片,慢条斯理地吃着。听到易凡和李沐的对话,姚少言笑道:“易老弟若是不嫌弃,继续做我的保镖也可以。工钱照给不误。”

    这些天以来,姚少言也算是和李沐易凡二人混熟了。其中李沐平日里少言语,看上去性子有些沉闷。倒是易凡其人,说话间要随意得多。姚少言比起他们也就大了几岁,还是能聊到一起去的。

    易凡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我考虑考虑,如果一直都是这样风平浪静,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听到这话,李沐瞥了一眼姚少言,没有接话。倒是姚少言说道:“等我到了黄竹郡的柴家,我就能够东山再起。那时,那沙不通和赤鲨帮,就不再是威胁。”这话语之中,姚少言倒是显出几分大家子弟的风采来。

    可惜易凡吃着鸭腿,李沐若有所思,两人都没有理会姚少言。姚少言倒也不觉尴尬,毕竟是出生商贾之家,他虽然没有武功,但是脸皮倒是练得十分老道。只是,他还年轻,少了几分待人接物与识人的经验。否则,他也不会轻易入了林大彪的局。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小莲和沈璃已经在马车上休息。小满这个孩子估计也已经早就睡去。姚少言收拾了一下,然后从车辕上搬下一条羊毛毯。他走到马车旁边,靠着车轮坐下歇息。

    秋天的夜风,已经带着些许凉爽的气息。夜深之后,那凉爽就转成了些许寒意。姚少言将毛毯批在身上,闭上了眼睛。李沐和易凡两人还是坐在火堆旁。

    李沐将手中的鸭骨头放下,伸手拿起一旁的水囊洗了洗手。“接下来已经很近了。我只希望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能有什么幺蛾子?”易凡继续吃着鸭子。

    “最近几天我也在想啊。如你所说,赤鲨帮主要势力是在羌州,而沙不通不过是财神手下的一个大掌柜。说他们是为了谋财害命,但是姚少言身上大部分银票都是来自四海银号,也就是财神旗下的钱庄。这有些奇怪啊。”

    易凡吮了吮手指,说道:“有什么奇怪的?四海银号是天下规模最大信誉最好的银号,只要银钱存在里面,哪怕是财神自己,没有银票也不能领钱。姚少言家里行商的,把钱存在四海银号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在北方,四海银号的银票完全可以当成钱来用。那些走去夜白国的商人,要经过那兵荒马乱的羌州,身上带点银票,比带银子方便多了。”

    “不不不,我说的奇怪不是指这个。姚少言说了几次了,姚家这次大难,是沙不通勾结赤鲨帮下手。但是我总感觉不是这样。沙不通如果是财神手下大掌柜,我总觉得应该不是贪图钱财的人。而且,他是商人。如果留下一个和凶盗勾结,杀人越货的名声,恐怕就没人敢和他做生意了。”

    听到李沐的话,易凡摇了摇头,“这又说不准。有可能有别的仇,也有可能是让赤鲨帮那群人出面,自己躲在后面。总之,别想太多。”

    易凡站起身,捧起水囊先是往嘴里灌了一通,然后打了个饱嗝,“你现在要想的是,我们干完这一票之后,接下来去哪。”

    这个问题,倒是让李沐一愣。“没想好。”李沐直接说道。对于这个回答,易凡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表示。李沐起身,在周围又搜了一些木柴丢进篝火堆里。然后他也拿了一条毛毯裹在了自己身上。

    夜渐渐深沉,耳边只有虫鸣与篝火的哔剥声。姚少言已经靠着车轮睡了过去,易凡也抱着自己的毯子走到了边上一处石头后面。李沐原本是想着他来值夜的,但是随着时间过去,他也渐渐有些犯困。他将睡未睡,迷迷糊糊,不自觉地垂下了头。

    就是这一瞬间,李沐觉得有一阵凉风从自己头顶飘过。李沐眯着眼睛回头一看,竟然是一把飞刀钉在了泥土之中。这把飞刀将李沐的睡意打消得无隐无踪。“如果刚才这瞬间,自己没有低头……“这念头霎时间出现李沐脑海之中,但是他没有功夫去细想了。李沐立刻就从地上弹了起来。随即大吼一声:“敌袭!”

    易凡的位置是在一块石头之后,他一直都是缩成一团谁的,所以一开始没有人发现他。他听到李沐的声音,一下子也跳了起来。

    李沐掏出短剑,奔向了马车,将姚少言护在身后。易凡拔出了风逆剑,在另一侧戒备。

    姚少言被两人的动作惊醒,一脸茫然,但是当他看到李沐和易凡两人如临大敌的时候,他立马也变得紧张了起来。“去马车底下,别出来。”李沐对他说道。

    这是三人说好的策略,如果有人来袭,在情况未明的情况下,就以马车为中心固守。这个时候,姚少言最好的选择,就是马车底下。

    车上的沈璃显然也听到了李沐的声音,她从车厢里探出一个头,警觉地看着四周的情况。“发生了什么?”李沐对他挥挥手,“回车厢里,有人。”沈璃见李沐神色紧张,又知趣地回到了车厢内。

    李沐和易凡二人如同两尊门神,一左一右守在马车两边。

    可是,夜深人静,并没有任何人现身。

    易凡在马车另一半说道:“李沐有看到人么?”

    “没有。但是刚才有飞刀偷袭我。看方向应该是我那边的位置。”李沐说道。刚才那把飞刀,完全是奔着他的咽喉要害而来,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李沐刚好因为困意而低头。那把飞刀就会正中李沐。想到这里,李沐也有些后怕。他是不怕受伤,但是不代表不怕致命伤。

    两人凝神戒备了好一会,都不见四周有任何动静。姚少言缩在马车之下,出言问道:“现在怎么办?”李沐看着四周,对易凡说道:“你带着他上车,然后我们驾车离开这里。”说完,他挥了挥手,“快去。”

    易凡蹲下身,冲着姚少言一招手,而后,他拽起姚少言,将他放上了车辕。就在这个时候,“咄”地一声传来,伴随着姚少言一声惨叫,一只短箭正中他的肩膀。

    “啊!啊!”姚少言肩头顿时流出血来,易凡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再叫喊。

    下一刻,又是三声破空之声传来。拉车的马悲鸣一声,倒在了地上。

    李沐双目一凝,黑暗中的人显然是不想让他们离开这里,拉车的马一死,马车反倒成了累赘。而且失去了机动力,若是对方人扑上来,也没有办法转移。

    “这是要将我们困死在这里啊。”易凡也看出了对方的险恶用心,他将姚少言推进马车里,然后自己躲到了车厢后面。他不像李沐,可以不怕受伤。

    但是李沐现在也还是很小心,他留意着箭矢飞来的方向。一个用箭,一个用飞刀,这至少应该是两个人。李沐的思绪刚刚落下,在篝火火光的范围之内,就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高挑,显得有些干瘦。而另一个则是壮实很多。李沐望着那壮实些的人影,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眼熟。

    待到他们再走近一些,李沐看到了这两个人。高挑那个,看体态应该是个女子,她穿着一身黑衣,手中握着一把弓弩。而另外一个是个男子,手里捏着五六把飞刀。

    那高挑女子看着李沐等人,伸腿踹了身旁的男子一脚。“我就说了,这种需要活捉的任务,不需要你这种不入流的人。刚才若不是你惊动了他们,我们用得着正面冲突么?”高挑女子恶狠狠地说道。

    那拿着飞刀的男子被踹,竟然也没有发怒,他只是低声说道:“不要以为你是到了百三级别,就可以耀武耀威了。这个任务,本来就是我接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