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说了算

    李沐现在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因为柴阁在问过他些许问题之后,执意要将他留下来。

    “感谢李少侠为带来如此重要的消息。既然言儿没死,姚家的血脉就没有断绝。你放心,柴家虽然不是江湖的家族,但是我们也有不少门客。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柴阁如此说道,“今日恰逢小儿大婚,还请李少侠一定赏个脸面,留下喝杯薄酒。”

    李沐推脱道:“我们同伴还在外面等我,而且,我等还有事在身,实在是……”

    柴阁说道:“无妨无妨,耽搁一日而已。大不了今日过后,我亲自派人送你们一程。老章,你现在出去,将这位李少侠的朋友一并带进来。他是我们柴府的贵客,一定要招待好喽。”

    一旁的章总管连忙领命。

    李沐再三推辞,终究拗不过柴阁的邀请。于是,在章总管的引领之下,李沐向着门外走去。

    走到前庭的位置,李沐遇见一个穿着吉服和另一个穿着臧色的男子。两个男人正并肩而行。在这个日子里面穿吉服的,自然只有新郎官一人。不过他身边那人,好像也不是宾客。在这种吉利的日子里,他身上衣服的颜色,似乎并不是很应景不过,能让新郎官亲自陪同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带着这样的疑问,李沐与两人擦身而过。

    柴牧荣看到章总管带着李沐,自言自语道:“章总管不是负责在外迎客么?怎么带着这人?”

    一旁黄兜不以为意,说道:“今天是你大喜之日,可能是代表某家来贺喜的吧。”

    “呵呵,那也不及你黄二少的情意啊,亏得你从蹇州大老远赶来。”柴牧荣笑嘻嘻地说道。

    黄兜难得露出了笑脸,“柴大少大婚,做兄弟的怎么可能缺席?别的不说,就为了你这大婚,我还给你备了一份大礼。婚后啊,你绝对用得着。”

    柴牧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说了自家兄弟,这么见外干嘛?今天晚上,你就留在府里,一定要不醉不归啊。”

    黄兜摆摆手,“不醉不归?我和你不醉不归,怕是新娘子要找我算账啊。洞房花烛夜,我怎么能打扰?再说了,今天借着你大喜的日子,我倒是找到了一个一定要找的人。我得看着他,不能让他跑了。”

    “咦?还有这种事?有仇么?要不要我帮你?虽然我不会武功,但是在延祥城,我还是能说了算的。”柴牧荣很是随意地说着,不过,当他说“说了算”这三个字时,自有一股霸气散发出来。

    黄兜停下脚步,说道:“不是仇,就算是有仇。怎么可能会在你大喜之日动手?那可就真的冲了煞了。我只要不让他跑了就行。”

    “他就在这里么?”柴牧荣问道。

    黄兜点了点头,说道:“是。”

    柴牧荣眼珠一转,然后说道:“这样吧,既然他们出现在这里,我不管他们是谁,是不是来参加婚礼的,我都给他们留下来如何?”

    “怎么个留下法?”黄兜眼中有着深意。

    柴牧荣摊了一下手,“你想哪里去了,当然是借着喜事,让他来喝一杯了。既然他们来了我家,这种要求,应该没有人会拒绝吧?”说完,柴牧荣自己笑了起来。

    黄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有劳柴兄了。”

    两人合计完,继续向前走去。

    李沐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柴家父子两人都想留下的贵客。虽然父子两的出发点不同,但是他们想要的结果是一样的。

    李沐回到门口,找到了易凡和沈璃。“易凡,如你所愿了。柴老爷今天一定要邀请我们留下来吃饭。”

    “啊?”易凡很是随意地答应了一声。而李沐留意到一旁沈璃脸上的表情似乎在担心什么。李沐靠过去小声问道:“怎么了?”

    沈璃拉着李沐的衣袖,说道:“九仞派在找你,而且,刚才我二师兄黄兜也来了这里。”

    “嗯?”李沐愣了愣,“九仞派找我做什么?”李沐转念一想,猜测道:“难道是为了你教我的十招九仞剑法?”沈璃皱着眉头,“这不应该吧……”沈璃在传李沐十招九仞剑法的时候,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而且那时,凌九昊说出了再无瓜葛的话,也是让沈璃抛去了门派之见。不过,黄兜也是许久不见自己了,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李沐,应该不会知道李沐会九仞剑法。

    李沐心中也是转着心思,“这么说,我们尽快离开这里,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但是易凡摇了摇头,说道:“刚才沈璃说了,那个人给我们喷了,什么花,什么粉,就算我们逃出去几里地,也能被他找到。”

    “这样么?”李沐皱起了眉头。沈璃点了点头,又将冥火花花粉的作用解释给李沐听。“这样倒是真的有些麻烦了。”

    正在三人合计的时候,随李沐一起出来的章总管,上前一步,说道:“三位放心,今天是我们柴家大喜的日子。而三位又是我们柴家的贵客,谁敢在今天动三位,就是我们柴家的敌人。”他刚才在一旁,已经将一些话语听在耳中,所以这个时候出言,为的是安李沐的心。“李少侠和二位尽可放心,在延祥城里,我们柴家还是能说了算的。”

    李沐看了章总管一眼,心中尚有疑虑。就在这个时候,黄兜跟着另外一个人出来了。章总管一回头,发现那人是家中门客何行空。此人不仅是门客,也身兼少爷的护卫职责。

    何行空与章总管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着李沐等人行礼道:“少爷有命,还请几位留下来,喝上一杯酒。”

    “少爷?”李沐有些奇怪,因为他去见的是柴阁,并不是柴家大少柴牧荣。为何现在柴牧荣也来邀请他们留下?李沐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不过何行空背后的黄兜走了过来,他站在易凡面前,说道:“李沐,你先跟我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李沐在一旁有些诧异地望着黄兜,这让竟然将易凡当成了自己。沈璃伸手拉了一下李沐的手掌,在他耳边轻声道:“他就是二师兄黄兜。”听到沈璃的提点,李沐不免又看了一眼黄兜。

    不过易凡可是个不怕事的主,他潇洒地伸手一指,直指李沐。“你认错人了,他才是李沐。”

    “嗯?”黄兜也是眉头一挑,“这样么?”他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在了李沐身上。

    既然易凡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李沐又能怎么办呢?他撇了撇嘴,说道:“没错,我才是李沐。”

    黄兜看了一会,然后说道,“行,算你有胆。你跟我来,我有事问你。不用想着逃,我可以说,你们三个人,还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李沐上前走去,沈璃有些担心。李沐拍了拍她的手掌,示意她安心。章总管和何行空在身后继续邀请二人。

    李沐跟着黄兜来到了柴府一间偏阁,黄兜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是李沐,你吞下了鲛珠?”

    眼前这个九仞派的徒弟知道鲛珠,李沐起先也是有些想不明白。不过,李沐很快回想起沈璃告诉他的事情。当时自己垂死,是凌九昊出现挡住了杜江。而沈璃为了保住自己性命,让自己吞下了鲛珠。这么一想,凌九昊也是知道自己吞了鲛珠的。他告诉自己徒弟,也是无可厚非。

    于是李沐点了点头,说了声,“是。”

    黄兜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接着问道:“那你是不是真的有水下呼吸之能?”

    此话一出,让李沐心中警惕万分。要知道,知道李沐吞下鲛珠和知道吞下鲛珠后,李沐的能力,这完全是两码事。

    首先,鲛珠乃是南洋贡品,鲛珠丢失,丢得是皇上的脸面。江湖上传的消息,是岳叶枫重出江湖,带着小弟夺了鲛珠。最后,岳叶枫来到了他不能来的涯城。

    因为当今皇上和岳叶枫的关系,江湖上的消息,都是岳叶枫还是将鲛珠还给了皇上。所以鲛珠这件事,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真正知道鲛珠被李沐吞下的人,也没有几人。

    其中一个,就是听风轩的少主人徐之雷。不过当时,徐之雷作出了承诺,只要李沐将鲛珠的一切都说给他听,他就保证不会让关于李沐的情报流传出去。李沐在被宗师堂和武学院通缉的情况下,能够逍遥法外这么久,听风轩隐匿李沐的消息这件事,居功至伟。

    按理说,有听风轩保密消息,知道鲛珠的功效的人应该更少才对。可出乎意料的是,还是有一些李沐想都没有想到过的人,也知道李沐身上鲛珠的事情。比如星隐宫的上官隐,又比如武学院的顾霜华。顾霜华那边,还可以用岳叶枫来解释,但是上官隐知道鲛珠的事,就让李沐怎么也想不通。

    而现在,让李沐想不通的人,又多了一个。

    眼前这个九仞派弟子,是怎么知道自己吞下鲛珠之后的能力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