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灌气

    “你真的确定那是蛇么?”凌九昊又问道。

    李沐发现凌九昊脸上的表情,除了惊讶担忧之外,还有一丝喜色。李沐直接问道:“这似乎是在凌掌门的预料之中?”

    凌九昊大有深意地看了李沐一眼,说道:“巫族传说之中,有大蛇环绕天宇,守护芸芸众生。这湖中若是真的有大蛇存在,反而说明我们没有找错地方。”

    “没有找错地方?”李沐不解地问道,“此处不是凌掌门带我们来的么?怎么又说没有找错地方?”

    凌九昊望着湖面默然不语,李沐不依不挠地说道:“晚辈是为凌掌门卖命,还请凌掌门解惑。”

    凌九昊转过身,对着李沐说道:“我刚才没有告诉你么?在巫族传说之中,有大蛇环绕天宇,守护芸芸众生。”凌九昊是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大蛇环绕天宇,是指我看到的那条蛇?”李沐咀嚼着凌九昊这句话。“可这是水下,又不是天宇……等等……”李沐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要点。

    凌九昊没有继续卖关子,他对着李沐说道:“这座墓,是以天为封土,以山为陵寝,以洞为地宫。刚才山下的溶洞,是我当年进入大墓的入口。此乃阴间之隘。而其上,也就是这座山之中,还藏着天宫。”说到这里,他话音稍稍顿了顿,给李沐消化的时间。然后,他继续说道:“这是星隐宫密卷之上记载的故事,这叫升入仙宫。而仙宫之上,还开了一个门,意为登仙之后,再上九重天,演化天道,与天地同寿。”

    易凡正带着一件干的袍子走过来,听到这话,他奇怪道:“这听着怎么这么像是道长才说的话。”他将袍子递给李沐,李沐伸手接过,披在了自己身上。事实上,易凡这话也是说出了李沐心中闪过的疑惑。不过李沐明白星隐宫与太一道的隐秘关联,所以,对于星隐宫之中出现这种道家论调并不奇怪。

    李沐现在奇怪的是,星隐宫里为什么会有这座巫族大墓的记录。难道星隐宫早就知道这巫族大墓?还是说星隐宫本就与巫族有什么关系?

    李沐还没来得及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只听凌九昊继续说道:“所以,当年我们去的地方,不过是地宫而已。山体之中,还有一处天宫存在。现在,你懂我刚才所说的话了么?”

    李沐点了点头,既然山体之中有所谓的天宫,那么其上的湖就可以视为是天。既然是天,那么刚才那句大蛇环绕天宇就能够解释了。大蛇在湖中,就是在天空游弋。这就完全符合了凌九昊口中巫族的传说。

    “那既然真的有大蛇,只要我在水中他,他随时都能吃掉我。这太危险了。”李沐说道。“而且,我的真气只能潜那么深,没有办法再往下了。”

    面对李沐的说辞,凌九昊冷冷一笑。“那大蛇是守护,不会有危险的。而且,你要弄清楚一件事情。我让你来只是为了做这件事,若是你做不到,那么你对我就失去了价值。”

    李沐一顿,随即压下心中的火。他亦是毫不客气地说道:“这是让我送死,若我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办法了。”

    凌九昊毫不在意,他一指另一边的沈璃和易凡,说道:“你入湖中,不一定会死。但是如果你不去,那么他们一定会死。”

    听到这话,李沐对凌九昊怒目而视。但是他除了愤怒之外,也没有办法做其他事情。实力为上,凌九昊一人就可以将李沐、易凡、沈璃、冷梓舟尽数打发。更别说还有黄兜、丑丑、安和夜、谷洋远这四人在旁,若是动起手来,李沐几人毫无胜算。

    凌九昊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看了李沐一眼,然后说道:“若是你能找到天宫入口,那么他们不仅不会死,而且还会活得好好的。你也不用以没有你,就做不成事来威胁我。我这个人最恨别人威胁我。”

    “而且这件事,我一直都是两种准备。马车之内的火药,就是最后的保险。你找不到也无妨,我会带着火药去炸毁溶洞内的机关,从而进入墓中。”凌九昊用手拍了拍李沐的肩膀。

    李沐心中仍有些不服,他说道:“那为何不炸了直接进去?”

    “你不知道那墓中如何,而我知道。那墓中的东西,只能用神秘诡谲四字来形容。不是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走这一步的。”凌九昊望着湖面,说道:“你给我方便,我也给你方便。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李沐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凌九昊转头露出一抹笑意,“年轻人里能有你这样的忍耐力,已经是很不错的一件事情了。”

    “最后一个问题。”李沐伸出了一根手指。“若是在水中有门,那么我若是打开,岂不是将大墓都给淹了?”李沐说道,“这样就算我打开了门,也只有我一人能进去。而且进去之后,湖水泄光,恐怕就再也没有办法出来了。”

    凌九昊嗤笑一声,“你太过天真了。能在山体之中挖出一处如此宏达规模的地宫,既然能在湖中留出了天宫的门,难道会没有考虑这件事么?而且,就算溶洞之中封死入口的那个机关,也可以从内开启的。你要做的,就是进入墓中,然后,给我开门。”

    “嗯?”李沐闻言,大为皱眉。

    凌九昊对他招了招手,“至于真气,你不够,我给你就是。盘腿坐下。”

    李沐心中仍有疑虑,但是他不得不依言去做。因为凌九昊是以沈璃三人的性命作为威胁。他盘腿坐在了湖边,凌九昊在李沐身后坐了下来。他对着黄兜说道:“过来护法,剩下的人,看着他们。”

    听到这话,黄兜走了过来。而同样听在耳中的易凡则是大言不惭地说道:“什么叫看着我们啊,你敢动我们试试?”

    凌九昊不去理会他,倒是一旁的安和夜对他有些不对付,他瞪了易凡一眼,说道:“安静。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

    “嘿,小子!老子早看你……”易凡撸了两下袖子,但是被冷梓舟拉住了肩膀。易凡回头道:“干嘛?”

    冷梓舟瞥了李沐一眼,说道:“闭嘴。”

    “哇,冷梓舟,你是我们这边的人诶。你竟然帮着他们?”易凡叫屈。

    冷梓舟又回了一句,“闭嘴。”易凡还在絮絮叨叨,但是冷梓舟直接把他扯了过去。

    李沐对于易凡这种乐观的心态有些无奈,他也看到了沈璃关心的眼神。可是凌九昊已经在让李沐屏息凝神。李沐只得抛去杂念,盘膝而坐。

    凌九昊运气而起,将双掌抵在了李沐背后。李沐全身一震,身体难以控制地颤抖起来。

    一股雄浑真气,从李沐背后风门穴入,席卷了李沐整个经脉。李沐已经不是第一次让别人的真气进入自己的身体。但是若论真气的浑厚,唯有狂狮陆狂发的真气能够媲美凌九昊。

    那次陆狂发帮李沐梳理经脉,李沐对于他的真气有着直观的感受。不过当时李沐连习武之人都不是,没有办法判断其人真气如何。而现在回想起,李沐将陆狂发的真气与凌九昊的比较,发现两者的真气之中还是存在着差别。这种差别,就仿佛两种不同的风格。

    陆狂发的真气是刚猛之中带着一点狂暴,就像掀起一股旋风。而凌九昊的真气是厚重之中带着几分摇摆,仿佛是一座大山微微脉动。

    凌九昊原本对李沐的武功并没有太多在意,毕竟他的注意力都被鲛珠给吸引了过去。然而当他驭使真气进入李沐的身体之后,他也是被震撼了一把。李沐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俱是畅通无比。而且李沐的丹田堪称是奇妙存在。这样的人,凌九昊从未见过。

    李沐那点真气,自然是挡不住凌九昊的真气的,所以,丹田对于凌九昊来说,可谓是一览无遗。凌九昊看到了李沐丹田之中,以鲛珠为中心,不断旋转的漩涡。真气已经落地生根,而鲛珠便是那种子。

    看到鲛珠,凌九昊在那么一瞬,产生了将鲛珠摄出的念头。但是仔细思考过后,凌九昊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第一,一旦摄出鲛珠,李沐这个人的武功便是废了。第二,也是更关键的是,他不知道他人吞下鲛珠之后,会不会有和李沐一样的异能。第三,李沐因为鲛珠一事,正被朝廷通缉。如果鲛珠落到自己手中的消息败露,那会惹来一身骚。

    基于这些原因,凌九昊选择暂时不对鲛珠动手。不过,他自然也不想错过这一颗可以在江湖中引起风雨的神秘珠子。

    “或许,等到在墓中拿到那一册的下卷之后,才能把鲛珠摄出。”凌九昊打定了注意,将自身四成真气全部灌注于李沐的身体。

    灌气只是灌注了真气,并不等于传功。凌九昊的本元真气并没有传给李沐,那些真气只是让李沐临时调用,以此来对抗水下的压力。

    虽然只是四成真气,但是李沐现在只觉得全身经脉发胀,全身都充斥着真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