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九歌诀·河伯篇》

    李沐站在青铜树上,一手攀着青铜树的枝干,一手搭着凉棚,眺望远方。因为青铜树上树叶散发着光芒,李沐看到那支撑着棺椁平台的圆柱下面,影影绰绰,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

    李沐继续顺着绳索下滑,有了青铜树作为下降的辅助,李沐下降的速度快了很多。而且那些青铜树叶发出的亮光,给了李沐莫大的安全感。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李沐的双脚终于猜在了实地上。李沐一直以来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他抬头望了一眼来路,上面的平台已经陷入黑暗之中,再也看不见。李沐轻轻扯了扯绳子,庆幸凌九昊准备的绳子够长,才能让他安然降到底部。不过,这样一来,他也用光了所有的绳子。

    李沐又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巨大青铜树,刚才站在其中一棵青铜树上,看向另外六棵树,那震撼的感觉还不强烈。现在李沐站在青铜树底下,向上观望,才彻彻底底地被震撼到了。

    青铜树的枝干并不是直来直往,而是特地被塑造城扭曲的形状。但是每一根树枝却是完全分开,这种扭曲的构造,并没有让树枝虬结在一起,反而是让这棵巨树拥有了一种十分夸张的、张牙舞爪的形态。再加上每根树干之上都缀满了发光的叶片,让这些青铜树从上到下散发着一种神圣而又怪异的感觉。

    这种怪异的感觉缠绕在李沐心头,挥之不去。李沐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青铜树宽大的树干,然后他才转身离开。李沐举着萤珠,向着青铜柱那里走去。刚才在树上看到的东西,让李沐有些在意。

    待李沐走近了,才发现这是竟然是一个高耸的高台,高台上面立了的锥状物体。它尖的一头在下,好似一座倒悬山峦,但是其上又分成了好几层,仿佛还放了不少东西。李沐目测了一下,那个立锥高度在五丈左右,相比周围的青铜树,它显得十分渺小。而且因为下小上大,他似乎可以顺着外沿爬上去探查一番。

    不过李沐没有轻举妄动。他先是绕着外围转了一圈,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他发现这个高台乃是以青铜为底,白玉为栏。在那倒悬之山的前方,还有一个台阶。李沐拾阶而上,发现它和青铜柱都被安置在这个高台上。

    “天圆地方。倒是很符合道理。”李沐自言自语着。他现在可以把这个墓中大概的地形给厘清了。他现在所站的地方,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高台,从台阶上来,迎面便是那倒悬之山,然后,再是那根支撑着头顶棺椁平台的青铜柱。若是按照天圆地方来理解,那么称这青铜柱为擎天柱也不为过。擎天柱沟通了这方天地。而在高台之外,还有七棵青铜巨树作为陪衬。

    李沐此时正站在倒悬之山前,他已经确定过了底部十分牢固。所以,他纵身一跃,扒拉到了第一层。

    李沐举着萤珠往里看了看,发现这一层空间之中,放了一只与真狮大小无异的黄金狮子。这狮子通体金黄,作咆哮状,看上去十分威武。而雕刻它的手法,似乎也延续了头顶青铜房间里那些文字的细腻。不仅脖子处的鬃毛纤毫必现,而且连运动状态下的感觉也描绘了出来。

    看到这只黄金狮子,李沐纵然不懂珠宝古玩,但是也明白这只狮子肯定是价值不菲。

    李沐观望了一会,然后又爬上了第二层。第二层里面放的是一只由一整块璀璨红宝石雕刻而成的凤凰。这块红宝石之上,没有任何裂纹,晶莹剔透,色泽光润。凤凰展翅在火焰之中,似在浴火重生。如果说刚才那只黄金狮子是价值不菲,那么这凤凰恐怕是价值连城了。

    看到这两样东西,李沐对上层的东西更是好奇。这作为容器的倒悬之山下小上大,难道其中所藏之物的价值,也是越来越大么?想到这里,李沐加快了速度。

    来到第三层,李沐看了一眼之后,却是愣住了。因为这第三层只是放了一把带鞘的剑。剑鞘普普通通,剑锷剑柄处也不见任何装饰。这让李沐格外在意此剑。因为很显然,如果这真的一把普通的剑,怎么可能放在这里?能够放置在这里,那么这把剑的价值应该是在那黄金狮子,红宝石凤凰之上!

    李沐咽了一口口水,他伸出了手,想要触摸一下这把剑。因为,他一直缺一把称手的好剑。如今,有一把堪比那黄金狮子和红宝石凤凰的剑,李沐怎能不心动?他很想将此剑拔出来,看看剑刃是否还是锋利。

    不过,李沐还是忍住了。刚才他数了数这倒悬之山的层数,足有七层。这才只是第三层,上面还有四层之多。他还没有看过剩下的那四层,说不定,这上面还有价值更高的剑。就算不是剑,李沐也很想知道上面到底有什么。“先上去看看吧。”带着这样的想法,李沐继续向上爬。

    爬的过程之中,李沐注意到,第三层和第四层之间的空间,似乎要比第一层和第二层大得多。

    第四层,是一整排由脂白色的青玉雕刻构成。这些青玉不含一丝杂质,纯净无比。他们被雕刻成了月亮的阴晴圆缺。从最左侧月牙的形象,到中间的满月,然后再变成月牙。就数量上来说,也是七个。

    第五层,延续了第一层的风格,也是一只兽类。这是一只由水晶雕成的白虎。不过与黄金狮子不同的是,这白虎身上的纹路,是用黑宝石镶嵌上去的。工艺自然不用多说,浑天天成,仿佛就是从水晶之中生长出来的一般。

    第六层,是一只紫水晶雕刻的双头狼。比较奇怪的地方是,这只狼的周身刻画了雷电。这倒是和第二层刻画火焰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第五第六两层不管是空间大小还是里面的东西,似乎都在和第一层第二层对应。

    又花费了一番功夫,李沐来到了第七层。见识过下面六层里面的东西之后,李沐自认不管第七层有什么出现在自己眼前,都不会觉得惊讶。但是当他看清楚眼前的东西之后,他还是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第七层里面,是一条巨龙环绕着一尊真人大小的人像。那巨龙以黄金为龙鳞,每一片龙鳞上,还镶嵌了一颗珠宝。李沐略略一看,那些珠宝材质,正是对应了第一层到第六层的所有宝石材质。这让这条巨龙显得分外夺目。

    然而他所环绕着的那尊人像,却是一整块羊脂白玉。这人像的容颜嫣然微笑,眉梢眼角,唇边颊上,自由一股纯净之意。李沐盯着那人像,心中竟然想起了宝相庄严这四个字。

    人像极素,与身后富丽堂皇的巨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李沐越看越觉得这人像出尘绝艳。那容颜,仿佛是要印刻在自己脑海之中一般。

    这张脸出现在李沐脑海之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恍惚之中,李沐只觉天上地下只此一人。而他自己,竟然莫名有些口干舌燥,心中也烦闷起来,全身血液似乎在身体内奔涌,想要寻找一个宣泄的出口。

    李沐顿觉不妙,他连忙收回目光,静气凝神。可愈是想净,便愈不清净。那人像仿佛在脑中生根,挥之不去。这个时候,李沐需要外物来打压自己的思绪。可他不会什么经,于是,他只能默念起《九歌诀》。

    《九歌诀》一篇一篇默念过去,李沐心绪稍缓,但是并不治本。然而,当他默念到《河伯》一篇时,异变突生。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他只默念了开头两句,体内真气没有由来地激荡起来。真气从丹田之内激发,在手三阴经、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阴心经等十二正经之中来回流淌。

    李沐心中一动,自己经脉之中的情形,不正是对应了这一句么?

    上次有这种情形还是在去黄竹郡的路上,遇到黯灭杀手,沈璃陷入生死存亡关头的时候,自己才在惊怒交加之下,使出了与《云中君》一篇之中相关的武功。而自那之后,李沐从未再使出过于《九歌诀》有关的武功。

    想到这里,李沐喜不自胜,他继续将《河伯》篇念下去。

    “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这两句,之前李沐将之理解为在水中驾驭龙车。然而现在,真气变成了九河之水,不断激荡,那么架龙车在水中往来,不就是说要驾驭这股真气么?

    不过,李沐尚不清楚自己的真气未什么会突然如此,所以,当他想要尝试驾驭真气的时候,他失败了。

    李沐只得继续在《河伯》篇内寻求帮助。接下来那两句是“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日将暮兮怅忘归,惟极浦兮寤怀。”这两句重复一遍之后,他想到了办法。

    事实上,李沐虽然真气充足,并且能够外放,说明他已经进入了纳精境界。但是如何纳精,他依旧不得其法。但在此时此刻,李沐看到“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这一句的时候,他仿佛开窍一般,明白了什么。

    这两句是形容心境的。纳精境界,修行的就是本心。

    李沐闭上了眼,他只是默念这一句,放空思想,心境澄澈。他将自己的思绪,全都集中在了那激荡的真气之上。而后,接下去那句日“将暮兮怅忘归,惟极浦兮寤怀。”出现李沐的脑海之中,前半天色渐暮却忘归,亦是写神。李沐此时的心境,显然是已经达到了忘归之境。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真气之上。不觉外界波澜,一心存于方寸。

    当后半句惟极浦兮寤怀出现时,李沐已经完全明白怎么做了。这句的意思,本就是唯河水尽头令我寤寐思服。连睡梦都沉静于河水之中,这不正是思绪融入真气意思么?

    李沐闭目坐在那里,一个时辰悄然而过。

    突然,李沐睁开了眼睛,他单手向外推出一掌。

    数十丈之外的青铜树上传来一声巨响,巨大的青铜树瑟瑟发抖,树上叶子如同雨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