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巫药

    男人看着小黑虎,有些无奈。他借着说道:“那就送到药房去吧。不过,记得和你娘说一声,不然可能会把他处理掉。”女萝吐了一下舌头,“知道啦,爹。”

    于是,李沐被带到了一间满是瓶瓶罐罐的房间。这个房间之中有着一股古怪的味道。不过女萝已经很熟悉这样的味道了。这是自家里的药房,她从懵懂时起,就经常在这边玩耍。不过她长大之后,她就很少来了。

    女萝推开门,甜甜地叫了一声,“娘。”因为父亲的伤势需要调理,所以她的娘亲有大半时间是呆在药房里面的。

    药房之内,有一个妇人正在瓶瓶罐罐之间忙碌着。妇人听到声音,转过头,笑道:“哟,稀客啊。”

    “稀客什么啊?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空的?让我放个人进来。”女萝在药房内四处张望。

    妇人一听,奇怪道:“放个人?什么人?”

    “这儿,先放这里吧。”女萝指挥着蓝轲和胥无垠将李沐放下。两人对着妇人行礼之后,便从药房离开了。

    妇人走到李沐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眼,“咦,不是部族里面的人么?”

    “是啊,是个中原人。”女萝用手指戳了戳李沐。“这个傻子吃了很多红尾果子,变成傻子闹腾来着,被我撒了把昏睡散,现在老实了。”

    “嗯?中原人怎么会到这里来,莫不是来找你爹的?”妇人自言自语,不过提起这个,她脸色有几分严肃。女萝看着娘亲的表情,想起中原这两个字,其实都是娘亲心中的隐痛。

    女萝曾经听娘亲说起过爹娘的一些事情。父亲和娘亲乃是青梅竹马,可是后来,父亲瞒着娘亲去了中原闯荡,回来之后,他身受重伤。娘亲的巫药学识也是高深。是她和爷爷一同努力,保住了父亲的性命。不过在那之后,父亲身体一直不好。这也成了娘亲的心病。

    女萝笑了笑,“爹去中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这小子比我大不了多少,怎么可能是来找爹的。”说着说着,女萝忽然皱起了眉头,“不过,这小子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啊,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山外来这里的。”

    “你是在哪遇到他的?”妇人问道。

    女萝想了想说道:“是在二十里外那个峰与谷,他从溪水里漂来的。”

    “二十里外?你去那里做什么?”妇人问道。

    女萝无奈道:“娘,你还真是,你和爹的话怎么一模一样?你不应该问他为什么是从溪水里漂来的么?”

    妇人伸手捏了一下女萝的脸蛋,“你这娃儿啊,娘这是关心你啊。”

    “关心我的话,不如,娘你帮我把她的毒给解了吧?”女萝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

    妇人转过头,“不是爷爷让你来解毒的么?”

    “娘~”女萝牵着妇人的手撒娇,妇人甩了甩手,嫌弃道:“去去去,你爹今天的药我还没配好呢。喏,那张桌子给你,你就折腾这个倒霉的小子吧。”

    “哼,什么叫折腾。娘,你就看好吧。”女萝拍着自己的手掌。

    接下来,连续好几天,女萝专注在给李沐解毒这件事上。虽然她并不知道李沐是谁,但是他可是关系到自己能不能去荒山玩。其实女萝的巫药水平并不低,毕竟她的娘亲和爷爷都精于此道,特别是他爷爷,更是有着巫医的名号。女萝积累的知识已经足够,不过她就是缺少了钻研的精神。这和她的性格是分不开的,她平日里好玩好闹,和阿福玩的时间都比钻研巫药的时间多。

    这几天可谓是彻底改了性子,她先是将解药的配方默写了出来。红尾果子是一种山林比较常见的野果。颜色鲜艳,味道其实也还不错。只吃一两个的话,不仅不会中毒,还有安神助眠的效果。然而若是在短时间内吃下大量果子的话,就会神志不清,变成傻子一样。

    这种毒,因为涉及到脑,所以解毒的药配置起来也要十分小心。其中有一味叫做寒山倒的药材。这种药材是生长在高山雪线附近,而且采摘之后,很难保持新鲜度。所以一般要用的话,都是要现摘的。

    女萝之前在爷爷面前叫苦,就是不想费心费力去摘寒山倒。不过,等她真的全身心投入之后,她也下定决心……叫人帮忙去山上采了来。春山部里也有专人去山中打猎的,女萝就是拜托了他们,顺便带回一些药材来。

    药材齐全之后,女萝开始一系列的炮制。巫药与中原医药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对药材的炮制手法,这也是最考验一个巫医水平的地方。

    在女萝制药的时间里,李沐一直昏睡。因为李沐醒着,他那诡异的身法谁都抓不住他,所以女萝干脆一包昏睡散扔过去了事。至少这样就不用额外再去花费力气了不是?

    在这样的情况下,女萝费尽心神配置好了药物,然后给李沐服下。给病人服下药之后,还有最后一件事,那就是祝祷。

    祝祷有祝词与祭舞组成,女萝按照爷爷所教授的方法,身体开始舞动起来。她的舞姿有些奇怪,蹦跳之中,带着些许停顿。她嘴中也是念念有词。跳完祭舞之后,女萝在一旁看着,期待着李沐恢复神智。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李沐却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这让女萝觉得有些奇怪。“明明是按照配方配的,也没有差多少啊。”女萝又钻进了瓶瓶罐罐之中,小心检查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李沐醒了过来。李沐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仿佛变成了天上的一片云彩,随风飘来飘去。他睁开双眼,眼前却是一片陌生的地方,鼻尖也有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他脑中还有些混沌,用了好长时间之后,他才想起,他之前是落入巫族大墓地下的暗河之中,也不知被水流带出去多远,反正他那时已经饿昏了过去。之后,自己在一处山谷醒来,因为腹中饥饿,吃了不少山谷之中的果实。再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咕噜噜。”现在他也是处在饿肚子的状态,他坐起了身体,发现了一个少女的背影。“你是谁?”

    女萝正皱着眉头回忆解毒配方的用量,一听到李沐的声音,她立刻来了精神。女萝走到李沐身边,用有些生硬的中原话问道:“你终于醒啦。还记得你是谁么?”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李沐眼前晃着。

    李沐看着少女的脸,终于想起她似乎就是那个在山谷里自己遇见的少女。于是他行礼道:“是姑娘救了我么?在下李沐,不知姑娘姓名?大恩不言谢,在下定有所报。”

    “我叫女萝。报答么?你醒了就行了。”女萝带着笑意,蹦跳着就往外走。李沐却是伸手叫住了少女。“女萝姑娘,我的东西在哪里?”李沐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掉,他怀中的《九歌诀》还有响雷剑都已经不在。李沐醒来的时候变发现了这件事,所以李沐直接说了出来。因为这两样东西,可以说是对他最重要的两样东西了。

    女萝伸手一指角落,“喏,在那呢。”

    李沐顺着她手指看去,那里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地方,自己的响雷剑和那卷玉册,正和那些杂物堆在一起。看起来,这个少女也将它们归入了杂物一类。

    李沐有些哭笑不得,他伸手将两样东西捡起,《九歌诀》收入怀中,响雷剑置于腰间。做完这一切,李沐的肚子又叫了起来。女萝看着他的肚子,脸上一红,毕竟是她用昏睡散让他睡了好几天,期间连饭都没让他好好吃。

    女萝指了指门外,说道:“我去给你拿些吃的,你在这里等我。别乱动东西啊。”说着,她就走了出去。

    李沐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先打量起这间屋子来。屋子里面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泡在水里的某种动物的眼珠,或者是半只干瘪的手掌什么的。总之,充满了古怪。

    李沐正想从房间里面的东西推测自己在哪里的时候,女萝回来了。她带了一只考好的羊腿过来,交到了李沐手上。虽然久未进食,不宜上来就大口吃油腻食物。但是现在李沐哪管的上那么多?他接过羊腿就开始啃了起来。

    一边啃,李沐一边问着女萝问题。女萝将能回答的问题都回答了。

    李沐这才知道自己是被暗河冲出了很远,而自己现在所在的乃是巫族之中的春山部族。眼前少女女萝是春山部族族长的孙女,正是他救了自己。了解到这些,李沐心中生出一些担心。因为他想着沈璃。他费尽所有力气将她送到了连接外界的洞口,不知道她是否逃出升天。

    想到沈璃,李沐有些坐不住了。于是他问道:“这里离大墓有多远?”

    “大墓?什么大墓?”女萝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李沐在说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