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再入仙墓

    又过了七天左右,李沐再一次站在了仙墓的入口。溶洞还是那个溶洞,不过物是人非。不管是春山部还是乱山部的人,见到仙墓都是十分激动。李沐和沈璃两个人,愣愣地看着所有人跪倒在地,然后扬起双手,向着山顶膜拜。他们口中念念有词,边念边拜。

    李沈二人面面相觑,不过女萝也跪在蓝砚身边,也没有功夫给他们解释。李沐捏着下巴,抬头看着山顶,他是去过山顶的人。他知道上面是一片湖水,里面是一条大到夸张的巨蛇。“也不知道他们拜的是山,是蛇,还是墓中仙人。”

    不过,相比于眼前的疑问,他心中另一个一直压制不住的谜团冒了上来。

    那就是巫族明明知道仙墓的位置,为什么巫文狸还是要让自己带路?

    自己和春山部族族长巫文狸达成的交易,是想借助巫族的人手来搜寻沈璃、易凡和冷梓舟。巫文狸当时提出的交换是坚持让李沐带巫族的人去往仙墓。这个条件巫文狸说得十分自然,反倒是李沐自己有些迟疑。因为他真的不知道仙墓确切的位置。

    可巫文狸当时是怎么说的?他说:“那处是迷雾山脉,别说人眼方向难辨,就算有罗盘,也是需要仔细辨别。我们熟悉山林的巫族人都不一定能够找到。但是你不同,你见过那山,就应该知道那山的模样。这一点,你就比我们盲人摸象要好得多。事关我族兴亡,还请你一定要帮我们这个忙。”

    之后,巫文狸和李沐讲起巫族以及仙墓的往事。巫文狸说起仙墓乃试炼之地的时,李沐再次抛出了这个问题。如巫文狸所说,他们荒山部,乱山部,春山部,商山部,四部联合试炼。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四部应该都知道仙墓的位置。而巫文狸知道前因后果,更没理由会不知道的。

    当时巫文狸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某些原因,他必须坐镇族中。而巫泸鹿身体不好,也不能跋涉。所以会挑选一些年轻人跟李沐一起去。他们是不知道仙墓在哪,所以全靠李沐带路。

    这个解释,也能够解释得过去。那时的李沐也就暂时将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

    可上路之后,不管是胥武绚的态度,还是蓝砚的现身,还是后来遇到乱山部落的人。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巫文狸在说谎!巫族四部,明明都知道仙墓的确切位置!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骗自己说让自己带路呢?这就是李沐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巫族众人跪拜过之后,蓝砚和阿纳两人站到了溶洞的入口,他们看到了洞口处的三顶大帐篷。阿纳让乱山部族的人带着李沐沈璃二人过来。而二人的身边,则是跟着女萝。这也是春山部族和乱山部族达成的协议。乱山部族的人看管着李沐,而春山部族则是让女萝以及另外几位春山部族的人一同陪着李沐沈璃。

    李沐对于这个局面倒是没有多少担忧,有女萝这个春山部族姓巫的在,乱山部想要动手,就必须要考虑女萝的安全,如果误伤了女萝,那可是一件麻烦事。

    李沐看着那三顶帐篷围成的营地,径直走了过去。沈璃跟着他一起,钻进了一顶帐篷。帐篷虽然在,但是里面的东西已经不在了。李沐记得当初他们进入仙墓的时候,带走了一部分物资,剩下的一部分是留在营地的。这是他们留下的后手,也是退路。现在,帐篷之中基本都被搬空了。这至少说明,凌九昊他们回来过。

    李沐又来到营地中央,这里有一堆灰烬。而灰烬旁边,有些杂乱的脚印。李沐仔细辨别了一下,至少有五六个人的样子。望着这些脚印,李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他转头对沈璃说道:“看起来,易凡和冷梓舟二人跟凌九昊他们几个一同出来了。他们回到过这个营地。”

    沈璃听到李沐这么说,高兴地说道:“易凡他们出来了么,那可真是太好了。”沈璃和易凡的交情也不算差,毕竟两人对于金钱有着同样的爱好。冷梓舟的话,面冷心热,沈璃也是十分佩服他的。在涯城的时候,就在赖云君的小院里,四人都结下了深厚友谊。现在听到他们两个人安全地走出仙墓,沈璃自然十分高兴。

    李沐心中最后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下。易凡和冷梓舟二人跟着凌九昊出了仙墓,那么就肯定也会跟着凌九昊走出这片迷雾森林。只要他们平安地离开了这片险地,那么总会有再会的机会。现在,李沐只要照看好沈璃即可。

    李沐在营地转了一圈,对蓝轲和阿纳说道:“这就是我们当时暂住的营地。仙墓之门,你们应该比我们更熟,里面的门已经打开。通道,就在那里!”李沐伸手一指,指向了黑洞洞的深处。

    阿纳他们早有准备,让乱山部族人点燃了带来的火把。这一点上的考量,他倒是和蓝砚有默契。这不,春山部这边,也是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引火物,用来点燃火把。

    很快,一个个火把亮了起来,火光联合在一起,将洞**部照得分外明亮。阿纳和蓝砚直接走在了前方,两人俱是神色匆匆,脚步凝重。李沐被那个乱山部族的濂享看着,被迫跟在二人身后,再然后,就是所有的巫族人都挤到了通道之中。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那两扇青铜门钱。从中间断裂,只剩下了下半部分。纵然是如此,下半扇青铜门上的花纹,也可以看出是敦柳与月曦二人的刻画。

    领头的二人脚步匆匆,其他人也是不得不加快了脚步。一行人穿过残破的青铜门,来到了那条周围俱是水汽的通道。这一次,不比李沐上一次进入,这次的光线要明亮很多。所以,这处通道也显现出了原貌。

    两条瀑布,一左一右,挂在通道两旁。飞瀑映照着火光,闪烁着点点微芒。脚下的通道两旁,俱是一片黑暗,往下一探,深不见底。这是一条架在瀑布之间,深渊之上的通道。

    “小心些,别掉下去。”蓝砚在前方提醒道。他的脚步却始终没有放慢。李沐明显地察觉到,他和阿纳争先恐后,似乎是在比试着速度。李沐对于仙墓之中的一切都还算了解,所以他更是猜不透,他们两个人到底在比什么。

    很快,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了通道,来到了阴阳石面前。阴阳石分隔阴阳,落下之后就再难从外部开启。仙墓封闭,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惜,有李沐这个吞了鲛珠的异类,能够从天上的湖泊下潜到天宫。再从天宫,落入人间界,从内部打开阴阳石。这一招,这可谓是釜底抽薪。

    巫族的人并没有停留,在蓝砚和阿纳的带领下,他们直接来到了最大的那座祭庙前,也就是那座藏着创世剑域的祭庙。他们进入祭庙之后,越过那条长满尖刺的通道,来到了剑域之外。

    剑域中央,正是那两座背靠背的神像。

    来到这里,不论是蓝砚和阿纳,还是其他的巫族人,再次出现了仙墓外的激动。他们对创世剑域再次行起了大礼。李沐这次倒是见怪不怪了,他的目光落在雕像上。他记得之前凌九昊是拿了他的九仞剑,放在月曦神像手中,然后打开了地宫大门。而地宫大门,就在两座雕像底下。两座雕像各自分开,地宫大门自然显现。

    可是现在,地宫大门不见踪影,而两座雕像则是好好地靠在一起。

    蓝砚行完礼后起身,看着那两座雕像,忽然轻笑一声,“阿纳,看起来,你我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不过,我们似乎是白忙活了,地宫的钥匙,被人拿走了。”

    听到蓝砚的话,阿纳怔怔地望着月曦神像空荡荡的手,那里原本应该是有一把剑存在才对!这把剑由乱山部打造,比剑域之中的剑,更锋利,更坚硬。这把剑,乃是按照仅次于剑王剑的标准打造的。虽然外形借鉴了剑王剑的外形,但是细微之处还是有很大差别。可正是因为这把剑的优异,当年修建地宫时,就将这把剑当成了开启地宫入口的钥匙。

    这钥匙一直留在月曦女神像手中,代表着传说之中,女神的武器——逐月。

    可现在,它竟然不见了,那就意味着他没有办法打开地宫的入口。

    “这处创世剑域里的剑域之剑,都是由你们乱山部打造的。不知道,你在出发前,巫角房和阿尾房,有没有告诉你一些乱山部才知道的秘密?”蓝砚的声音很是平静,“比如,失去了钥匙,却能开启地宫的另一种方法?”

    阿纳正在思索,他过了片刻才说道:“蓝砚阁下太高看我们乱山部了。剑是我们所铸不假,可这剑域,可是商山部的阵法所成,如果是要开启地宫的另一种方法,应该问他们才对。”

    “可惜他们不在这里。”蓝砚说道。

    阿纳接口道:“这可不是什么坏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