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巫族真正的奥秘!卡巴拉!

    这句话让李沐脑海中闪过一道闪电!原来,蓝砚知道自己这把剑,并不是剑域之剑,而是供奉在七宝浮屠之中的剑王剑!

    电光火石之间,李沐也忽然明白了巫文狸和蓝砚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跟着春山部的人一同行动。那是因为,他们从李沐口中得知开启地宫的逐月剑,被凌九昊带走变成了他的九仞剑。

    李沐在仙墓掉入地下暗河,被冲到春山部二十里外的峰与谷,这期间也过去了许多天。那凌九昊能够有办法打开仙墓,那么肯定有办法全身而退。

    而且,以李沐叙述的过程来看,凌九昊能够抵挡奥西里斯的红泥鳅这么久,其实力也不会太差。就算巫族想要将逐月剑抢回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李沐在面见巫文狸的时候,短暂地交出了响雷剑。想来就是这个时候,有人察觉到响雷剑就是剑王剑,并且告诉了巫文狸。这个人,很有可能便是蓝砚。之后,巫文狸应该也是知晓了。所以,当李沐提出要春山部帮忙寻找沈璃时,巫文狸一口答应。还用了一个让李沐带路的借口。现在来看,让李沐随行,明明就是为了让他用剑王剑来开启地宫的门。

    李沐终于想明白了原因,他握着自己的响雷剑,说道:“原来,你早就知道这是剑王剑。”

    蓝砚瞥了一眼通道口,说道:“是的,我知道。现在,开启地宫,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李沐回头一看,发现是乱山部族的人已经察觉到这里。他倒是也不急,因为他发现眼下局面,对他有利。他指了指地下,“告诉我,你们去地宫是为了什么?之前族长和我提起四部联合试炼的时候,我就在疑惑了。四部联合试炼要从仙墓之中带回东西,我也入过地宫,那里面有什么,我也清楚。可是,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能作为四部联合试炼的信物?而且,能够让你们如此争先?”

    蓝砚听到他的话,先没有回答。可通道口鼓噪起来,阿纳的身影已经出现。

    蓝砚只能说道:“卡巴拉。”

    李沐皱眉道:“说中原话。”

    蓝砚面色一寒,说道:“你别忘了,是我保下的你。”

    李沐笑了笑,将手中响雷剑,也就是剑王剑,插入了月曦女神像的手中,然后用力一扭。“轰轰轰。”一连串机括运转之声响起,敦柳和月曦两尊神像渐渐分开,露出地宫的入口。

    蓝砚看了他一眼,带人直接进入了地宫。

    此时阿纳也来到了剑域,他揪着李沐的衣服,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李沐早已拿回响雷剑,他用左手拍了拍阿纳的手掌,口中说道:“你说巫族话,我又听不懂。”

    阿纳双目盯着响雷剑,伸手说道:“把你的剑给我!”这句话,倒是让旁边的人用中原话翻译了过来。阿纳之前的话说得没错。乱山部族之中,的确有很多人都会说中原话。其实就算不用翻译,李沐也看得出阿纳脸上的恼怒。他已经被蓝砚摆了一道,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李沐笑了一声,全然不放在心上。他撇了撇嘴,说道:“不是我做了什么,最好问问蓝砚做了什么吧。不知道卡巴拉是什么东西?蓝砚可是急匆匆地带人去了。有时候,一步先,步步先……”李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让别人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李沐现在能够确认的是,蓝砚口中的那个卡巴拉应该是蓝砚和阿纳共同的目标,而且,对于巫族应该很重要。阿纳应该只是觉得自己手中剑奇怪,而不是像蓝砚一样知道这就是剑王剑。

    李沐就是看出了这点,所以判断那个卡巴拉对阿纳的重要性,远比自己和手中剑来得重要。所以,他才能有恃无恐。阿纳深吸了几口气,放开了李沐,他对身后濂享说道:“濂享,你带人跟我来,华烁,你留下来带人看着他,绝对不能让他跑了!”说完,他急匆匆地召集人手,终究是追着蓝砚去了。

    李沐撇了撇嘴,他闲庭信步地走到庙外,女萝和沈璃呆在原地,她们旁边站着春山部族的人。为首的那一人,李沐倒也认识,正是李沐之前想要借女萝的身份,推举出来分化春山部族队伍的人选之一——蓝抟。与蓝抟一起被留下来的,算上他一共有八个人。至于乱山部族那边,还是以华烁为首的十人。

    李沐也不管他们,径直走到沈璃所在的火堆旁坐了下来。沈璃睡得迷迷糊糊,睡眼惺忪地睁开了眼。“唔……李沐,你去干嘛了?”

    “撒了个尿。”李沐回了一句。“你接着睡吧。”

    “哦。”沈璃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李沐左右看了看,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懂,只是招呼道:“我先睡了啊,你们随意,随意。”说着,他靠在了沈璃身边。至于女萝,则是一个人裹紧了小毯子,躺在一边。

    春山部族的人自然是守护女萝为主,在稍稍远离女萝的地方坐了下来。乱山部族为了盯紧李沐,索性将他们所有人都盯住了。

    李沐闭着眼,脑中活络起来。他挪到了女萝旁边,伸手推了推女萝。女萝从睡梦中醒来,带着一股子起床气,她皱着眉头嫌弃道:“干嘛啊!”

    李沐赔着笑脸,讨好道:“女萝姑娘,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女萝翻了个身,给了李沐一个背影。随之飘来几个字,“有话快说!”

    李沐压低了声音问道:“卡巴拉是什么?”

    熟料女萝听了这话,一下子转过身来,脸上的睡意消散无踪。“你说什么?”

    “我说,卡巴拉。之前蓝砚告诉我的,但是他还没来得及透露太多,就带着人入地宫去了。”李沐说得也是实话,但是话中的意思却是暗示了蓝砚已经透露了一部分给他。

    女萝听到这句话,略一思索,还是带着疑惑,“蓝砚叔叔跟你说了什么?”

    李沐听到她的问话,心道:这小女孩还真是够机灵。不过,他若是连从她口中套话都做不到,那就白比她大那么些岁数了。

    李沐直接说道:“卡巴拉就在地宫之中,还说对巫族至关重要。哦,对了,蓝砚也会中原话。若非刚才你没醒,我还真不会发现这一点。”

    听到这话,女萝不疑有他。因为蓝砚会中原话,这本是此行蓝砚和女萝的秘密,李沐能够知道蓝砚也会中原话,那么应该是蓝叔叔信任的人。

    于是,她回答道:“卡巴拉,是指树。”

    “树?”李沐一听到这个字,不知怎么脑中出现了天宫之中,那七棵堪称巨大到令人震撼的青铜巨树。

    只听女萝继续说道:“我听爷爷说过,那是巫族最大的秘密。我族传说之中,天宇之外,有大蛇守护。而天宇之下,则是一株沟通天地的神木。神木是天地之根,是山与湖的精气汇聚。神木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

    “咦?这话听着好耳熟。”李沐听着那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没来由地想起以前在茶馆之中听说书人说起过的一个故事。那个故事的开场诗,李沐至今都记得,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想起这个,李沐倒是想起了自家茶馆的事情,原先身在其中,倒是不觉得那有什么。当他离家大半载,期间半数流离,无一安定之所,却是更加怀念起以前的日子。

    不过,现在也不是开小差的时候,李沐聚起精神,聆听女萝接下去的话。“神木的分身便是卡巴拉,当年的巫族拥有七棵,但是因为凶兽之灾,其中六棵卡巴拉都被毁灭了。只剩下了唯一的一株,被巫族视为唯一神木。原本巫族当年部族众多,远不止如今四部。为了争夺它,才变成了这个模样。”

    “凶兽之灾过去,巫族再受内乱,可谓是生灵涂炭。直到最后四部达成协议,将唯一的卡巴拉,藏在了仙墓之中。”女萝用她稚嫩的声音说起,但是李沐却是感受到了那段历史的厚重。这可是切切实实的内忧外患,不,应该说是内乱外灾。

    听到这里,李沐不禁问道:“卡巴拉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为什么巫族每个部族都要争夺?”

    女萝看了李沐一眼,说道:“这可是巫族的绝密,虽然蓝叔叔跟你说起过这个名字,但是你要起誓,不对任何人说出这件事。”

    李沐点了点头。

    女萝又一指睡着的沈璃,“告诉沈姐姐也不行。你起誓!”

    李沐无奈,只能抬手对天,勉力压低声音,“我李沐对天发誓,我绝不会将巫族的绝密告诉任何一个人!否则,愿受天打雷劈!”

    女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接着说道:“卡巴拉,每一年都会结果,不过数量十分有限。而且果子成长需要五年,成熟之时,果子会发出亮光。”

    “这虽然神奇了一些,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李沐接口道。

    “卡巴拉之果,服下一颗,便可增加十年功力。”女萝用一种平淡的话语,说出让李沐怦然心动的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