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故技重施

    相对于李沐脸上的淡然,冯滔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用一句姝州的俗语便是脸能跟抹布一样拧出水。两人一同走回原位,李沐直接坐在了座位上,然后在女萝耳边说着什么。女萝一脸不情愿地从自己腰间包裹之中掏出了一个蓝色的小瓷瓶。沈璃看着他,眼中是关切的眼神,李沐笑了笑,说道:“不碍事。”

    冯滔手下的人见他到这么快回来,纷纷围了过来。原本他们想说几句恭喜的话,可看到冯滔手里的断刀,还有他脸上的阴郁,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有人大着胆子问道:“冯大哥,这是……”

    冯滔脸色更加灰暗了,这小子在外面一剑就斩断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刀。也就是说自己一招就败在了这个小子手上。这结果他怎么说得出口?若是让旁人知道这个结果,那自己先前表现出来的霸道不就全成了笑话?而自己平日里在手下兄弟面前的威信也将荡然无存。

    面对手下的询问,冯滔只能一言不发。这个时候,反倒是李沐走了过来,对着那群人说道:“我说,你们平日里怎么帮冯老大保养这大刀的?有了隐裂都不知道?冯老大刚才一刀都还没施展呢,结果就断成了两截。这还好冯老大的对手是我,要是遭遇强敌,你们这不是害了冯老大么?”

    冯滔听着这话,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看着李沐,不知道李沐为什么要帮自己说这样的话。此话一出,跟着冯滔一起来的人顿时议论起来。

    “竟然还有这种事?这把刀可是拔剑山庄出品啊!”

    “刀会断掉,难怪大哥脸色这么难看。”

    “杜老三,大哥平日里不是让你给刀上油么?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做啊?”

    “就是……我就说那杜老三你就是自己偷懒,今天这回事,也是你活该!”

    杜老三正是先前挑事的两人之一,现在他拉得快要虚脱了,哪里还有力气来反驳他人的指责。

    李沐见状,将从手中瓷瓶里倒出两颗药丸,递到了冯滔面前。“这两颗是解药,冯老大,约束手下人,也是一个老大必须该做的事情。”

    冯滔一愣,李沐能一剑断自己刀刃,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可他却没有把这件让自己丢脸的事情大肆宣扬,以此来彰显自己。反而是甘居下风,更是保全了自己脸面。当然,在这个甘局下风的软弱之中,还藏着一丝隐隐的威胁。不管是那句如果遭遇强敌,还是现在这句约束手下,这个年轻人的锋芒可是都藏在底下。

    外柔内刚,这种做派,让冯滔有些看不透这个年轻人。

    冯滔手下对于李沐这种说教的口气有些不满,冯滔却是主动喝止了手下。他亲自接过了李沐递过来的药丸,然后说了一声,“谢谢。”

    此等前后态度变化,让冯滔手下也有些奇怪。冯滔将药丸递给另一个人,让他们先带着人回去。顺带一提,他也把断掉的慎审刀让他们带了回去。他则是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李沐将瓷瓶还给女萝,然后微微一笑。冯滔脸上有些尴尬,不过他能够成为霍山药庄走商路的护卫头领,性子虽然有些霸道,也有些鲁莽,但是绝对不是没脑子的人。李沐身具实力,却给足了自己面子,冯滔再以势压人,就过意不去了。

    “少侠好功夫。”冯滔抱拳,说着场面话。“敢问高姓大名?”

    “在下姓李。”李沐还了一礼。李这个姓,在西南可是最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姓氏。冯滔联系先前李沐年纪轻轻,实力过人,心中已经开始将李沐与李家的青年才俊身份联系在一起了。

    李沐看他表情变化,也没料想到自己为了隐藏身份只说了姓,会让冯滔联想开去。他只是说道:“冯老大,今天这事,就此揭过如何?”

    “极好极好,今日还是我手下弟兄鲁莽。”冯滔说道。想到眼前这李姓少年可能是李家之人,态度愈发显得和蔼了。

    李沐也不点透,只是说道:“先前冯老大说起,你们是霍山药庄的人?”

    “是是,我是霍山药庄这次商队的护卫。”冯滔回答道。李沐露出一丝笑容,“不知霍山药庄位于何处?药庄之内药材可否齐全?”

    冯滔立刻道:“我霍山药庄可是姝州霍山县最大的药庄,还是你们李家的药材供应商之一。药材定然是齐全的。”

    “那就好,不知冯老大能否为我们引荐一下,我想购买一些药材。”李沐请求道。

    “引荐?李少侠抬举我了,不知李少侠是想要什么药材?我可以带你们去见此次商队的管事。”冯滔说道。

    李沐点头,说道:“如此甚好。不过今日我还有些事,可有些不便,明日早些时候我登门拜访如何?”

    “也好。”冯滔一口答应下来。两人又客套了几句,冯滔留下商队现在所住的地址,然后就离开了。

    李沐端起桌上茶杯漱口,发现沈璃正笑盈盈地看着他。李沐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沈璃笑道:“你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了?先吃饭吧,下午,我们四处逛逛,然后明日再去找他们。”李沐说道。

    “为什么是明日?”沈璃问道。李沐无言摊了摊手,压低了声音说道:“一分钱难道英雄汉,女萝的钱只够住宿吃饭之用,要买药材,自然是还需要更多的钱财。我们得在今天下午弄些钱财。”

    “下午,弄些钱财?”沈璃先是一愣,随后像是醒悟了什么。“喂,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

    李沐笑道:“熟悉就对了,你先多吃点,下午啊,还得看你。”

    女萝一直没管李沐和沈璃,她在一旁自顾自吃着,一手抓着一直鸭腿,另一只手里则是一根已经啃干净的鸭翅。这吃相也算是相当随性了。李沐看她面前堆积成小山的鸭骨头,不由惊道:“你给我剩点儿啊!”

    三人在小酒馆吃完了饭,李沐带着沈璃来到了一个她有些怀念的地方。门帘子之上那大大的赌字,已经表明了此地的身份。这是一家赌坊。

    女萝歪着脑袋,她可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沈璃笑着牵起她的手,说道:“女萝妹妹,走,跟着姐姐进去玩玩。”说着,她就带着女萝往里走,女萝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被沈璃拉了进去。

    李沐还没来得及提醒他们小心些,她们就走了进去。李沐知道沈璃这是手痒了,本来他就是想要来赌坊碰碰运气的。在小城里,沈璃的运气当真不算差,正是因为她赢了不少钱,才让他们安全地到了岚州。所以,李沐这是打算故技重施了。

    赌坊里面很是嘈杂,中原话,巫族话,李沐听不懂的话,各种方言交织在一起。中央一张大赌桌,正是最为大众的骰子玩法。不过,这赌桌之上都是男人,显有女子在场。所以沈璃和女萝一露面,一下子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她们二人,沈璃年长,身量较高。容貌不算妍丽多姿,但是也有青春写在脸上。女萝年幼,憨直可爱。

    赌坊内的男人有人偷瞄,有人不良地吹起了口哨。不过,当李沐带着剑进来了之后,他们倒是收敛了一些。

    沈璃带着女萝挤到赌桌前,她开始给女萝讲解规则。讲完之后,便随手下了一注。结果是输了。不过这只是让女萝熟悉规则而已,女萝也是聪慧,得知大小判定之后,她也自己下了一注。

    大概是新手自然受运气眷顾,女萝生平第一次下注,竟然是赌赢了。女萝开心地大笑起来,与沈璃击掌相庆。这个时候,李沐则是负责看着周围的赌徒,保护二人。

    他寒着脸,做出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手更是没有离开过腰间的剑。这样的模样,虽然能够唬住周围的人,却也引起了赌坊内照场的人的注意。

    赌坊另一个角落里,一个男人看着李沐,对身前的手下说道:“有人带兵器进来了,你叫弟兄们看紧一点。叫人缴械算是失礼,但是也别出什么乱子。”

    那手下点头哈腰地去了。

    这个时候,他一脸威严,但是他转过身,则是换了一副面孔。他对他身旁的一个女子说道:“霏微夫人,你看能否再宽限一日?你昨日赢的钱太多,实不相瞒,我今日还没有凑齐现银呢。”

    只见那女子微微一笑,她容貌只是普通,但是那一双丹凤眼却别有神韵。她的穿着都是涯城最为流行的颜色,可料子却是价格最高昂的那一种。她对男子说道:“全老板,你也不用着急。我还有几天回去,在那之前,应该足够你调动银子了。”

    全老板陪着笑脸,说道:“那敢情好,霏微夫人多留几天,我开心都还来不及呢。”

    “得了,全老板嘴上这么说,心里怕是在骂我了吧?不过,我昨天也过瘾了。今日只不过来看看银子到没到,不会在下场啦。”霏微夫人对着全老板眨了下眼。“白花花的宝贝儿熟人不爱?可商队里带出来的是公款,不方便用。所以还是要谢谢全老板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