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喋血太平镇(2喋)

    暖风吹拂,树影掠过。一道人影在月光的注视下拉的老长,由远及近步履带起暖风打着圈儿的摇晃了路径边的小草,只见她几个起落翩然疾走已然翻过了几个草丘立身在一处较高的山峰处,微微抬头轻吸一口气,见荡雁峰遥遥在望夜色朦胧中矗立巍峨,稍近处有灯火摇曳像明灯指引着路人,她心里一阵暖意流过,平日间不曾过问也从来没怎么关注的小镇而今好似家人般向她敞开胸怀,多日的疲惫和紧张的神经得以放松,回家的心更为迫切起来,顾不上整理略微凌乱的衣衫便放开身形向太平镇奔去。

    夜渐渐深了,太平酒家客栈外的灯笼依旧明亮,在这个没有通宵营业的地方显得突兀而怪异,店内的侍从在无数次内心的咒骂中伏在厨房的案头浅浅入眠,憧憬着内心渴望的生活,让精神放松游弋暂时忘却了劳累和辛苦,给自己一个释放的空间。

    “几位大爷,本店已经打烊多时了,你们打算是住店呢还是重新寻个地方再快活快活?”早上腆着脸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措词问道。

    “这开门做生意哪有撵客人走的道理,既然你们打烊了咱们也不白耗你的灯油钱,来,接着。”说着其中一个稍胖的汉子看了看旁边一华服公子的眼色,随手掏出一锭银子随手朝小二扔了过来。

    “哎,哎,哎,各位大爷请便。”小二赶紧接住飞来的银子,所有的不满皆一扫而空,屁颠屁颠的又坐到了柜台后面去了。

    早上作为店里的小二,大家伙都知道这个小二是除了掌柜以外在客栈最具威信的人了当然前提是掌柜的女儿不回来的情况下,平时来这客栈消费的客人都多少卖给他几分薄面,他自己也从来没当自己是小二,反倒是颇有二掌柜的派头,说话做事都有几分气势,但就在今天,在这个平常不过的夜晚,早上郁闷了,不因为其他原因主要是来的两桌客人都过了打烊两个时辰了还赖在大厅里,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他都已经亲自暗示还是明示都说了几个来回了,可刚才明明说好的一个时辰眼看又过去了小半会儿了,见几位大爷毫无动身的打算,要不是看在那一锭银子的份上恐怕早就开口赶人了。“罢了,看来还得当次恶人呢,实在不走就让他们知难而退,多少露一点咱们和神教的关系,看你们还不屁滚尿流呢,哎,要不是小姐吩咐了不能打着神教的旗号哪会有这档子事,耽误爷好梦了。”早上想着这次一定要下定决心赶人呢,从来没觉得这是一件多么难办的事情,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已经让他找不到撵人的理由了,从来没见这么赖皮的,想了想给自己灌了口烧酒,粗着脖子正准备走过去发飙呢,却不想“吱呀”一声,客栈房门被人推了开来。

    “小二,来间上房,烫一壶酒,几样小菜。”说着啪的一声拍下了一大锭银两,看都没看一脸被酒烧得通红的小二一眼,举步直朝里面行去,气派十足。

    “对不起,客官................本店......已经打烊了”早上弱弱的说道,也只能弱弱的说而且还是在心里面反抗了一下,再掂量掂量手中的银两,看着正往里走留下一袭靓丽的背影,便再也开不了口,只好硬着头皮朝厨房走去。

    西宫美雪饿极了,一路风餐露宿连续奔波多日很是辛苦,不过对于生于江湖依靠江湖而活的她来说早已习惯,这次如此的劳累主要是心理疲惫更多一些,出离掌控之后的彷徨和担忧,算是一次失败的行动,未知的敌人潜伏的黑手让她费尽心神没理出思路,终于疾走慢赶在午夜时分来到了太平镇,也就相当于来到了神教核心势力范围了,这使得她彻底放松了下来,只想寻个客栈好生安顿一夜待天明时赶回神教,恰好见太平酒家客栈的灯笼还亮着,大门虚掩,暗道一声幸运,便闯了进去。

    早先的两桌客人不复刚开始的小声嘀咕,反而彼此之间敬起酒来,气氛一下子热烈了,西宫美雪一进来就像给油里滴入了一滴水般沸腾起来,彼此划拳吆喝之声,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小二本想出来提醒几句,却不想被华服公子一瞪眼赶紧缩头继续回去啃银子去了,犹如聋哑一般端着案头。

    西宫美雪皱了皱眉头,欠了欠身给自己满上一杯茶水,端着正准备倒入口中,耳朵微凝眼中精光一闪,只听见咻的破空之声传来,好一个西宫美雪,只见她屈指在杯底轻轻一弹,装满水的茶杯丝毫不漏打着旋的向上飞去,随即在电花火石之间优雅的伸开拇指和食指牢牢扣住飞来之物,凝神一看,入手的却是一个装满酒的酒盅,酒香四溢,飘着醉人的香气,浓烈沁人心脾,却不是客栈的劣酒,散发着别样的气息。

    “好一个推杯换盏,我等真是大开眼界了,不知姑娘能否赏脸喝上一杯?多少随意,就当抬举在下了可好?”刚才打赏小二的胖汉徐徐起身,手持酒盅对着西宫美雪遥遥举杯,口中倾慕之意显露无遗,听得人颇为受用。奈何他看错了人,西宫美雪是谁,岂是一般人,早在对她出手之时就想到可能遇上麻烦了,不过还真没往心里面去,只当是遇上了江湖中的所谓性情中人,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只当做颇有身家的路人罢了,正踌躇间,只见一道身影从身旁掠过,衣袖对着她头顶的茶杯一拂便落入手中,茶杯温顺犹如羔羊,不见半分起伏震荡,整套动作写意十足,潇洒自然天成,毫无生疏晦涩之感,旁人由衷的赞美起来。但是就这一刻,西宫美雪内心咯噔一下,那种常年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出对危险的明锐让她警觉起来,不是因为对方的身手,而是因为华服青年手持茶杯之后的站位,刚好卡死了进门的入口,这个位置对她来讲就是退路,西宫美雪并非常人,眼见形势不妙却并没有妄动,心思急转,不停的想着脱身的办法。

    除了华服青年和胖大汉以外,其他的随行人等皆一一起身,手持酒杯呈半圆形围了上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