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轮战(四)

    鬼子是训练有素的,凶悍的,也是骄傲的,认定了换防上来的中国守军是一批毫无战斗经验的部队,胆子也都大了起来。

    戴着钢盔的鬼子兵们身手矫捷的跨过哪些燃烧的木头,趟过哪些满是污水的泥塘,身影快速的逼了上来。

    这些鬼子可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他们的战术动作标准而流畅,就像是耍杂耍一样,晃的新兵们眼花缭乱。

    趴在射击位置上的中国新兵弟兄们的枪口也跟着鬼子的身影在快速的晃动着,可是鬼子左躲右闪的逼上来,他们的枪口始终瞄不准,急的他们额头冒汗。

    鬼子的轻重机枪也都跟着后边上来了,他们在侧后的位置掩护着向前,掩护的子弹一串串的呼啸着飞向一片狼藉的守军阵地,打得泥土乱飞。

    新兵们紧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是老兵们却是有条不紊的拉动枪栓,调整步枪标尺,似乎眼里没有冲上来的鬼子一样。

    “打!”端着刺刀冲锋的鬼子已经冲到了一百米内,战壕内突然传出一声爆喝,老兵们纷纷的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步枪子弹在沉闷的声音中呼啸着冲出了枪口,径直的飞向鬼子,然后打穿鬼子的身躯,在一股血泉的包裹中从鬼子的后背喷出。

    正端着步枪向前大跨步前冲的鬼子兵们身子顿了顿,向前踉跄地惯性的跑了几步,然后一头栽倒在焦黑的废墟里。

    新兵们也都纷纷的开枪,枪声顿时密集了起来,四处横飞的子弹带着狂傲和嚣张,将一个个鬼子打得狼狈的翻滚,腾挪躲避着。

    新兵罗文才也将七九步枪的枪托抵在肩膀上,他并没有立即开枪,而是等别人都开枪了,他才将准星套向了一名反应迅速卧倒的鬼子身上。

    这名迅速翻滚卧倒的鬼子躲过了好几颗飞向他的子弹,让几个新兵弟兄的子弹都落了空,他卧倒后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卧姿将步枪抵在肩膀上还击。

    正当这名鬼子调整完毕,准备射击时,新兵罗文才扣动了扳机,肩头猛地一震,酥麻的感觉顿时笼罩肩头。

    灼热的子弹带着呼啸冲出了枪口,带着死亡的气息奔向了鬼子,他看到鬼子的肩头跳起了一股血箭,然后就捂着膀子翻滚在地。

    “快转移!”

    罗文才有些气恼的准备再给这个被打伤的鬼子补一枪时,猫着腰的老兵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他跟前,将他从射击位置拽进了战壕。

    “噗噗!”罗文才刚想说话,刚才趴着的射击位置就噗噗的弹跳着蓬出了几团土雾,吓得浑身冷汗直冒。

    他对老兵投去了感激的眼神,急忙抓着枪猫腰走向旁边换了一个射击位置。

    鬼子并没有被枪声吓到,虽然被打伤打死了一些,但是剩余的鬼子反而更加凶狠的扑了过来。

    战壕里的新兵们都在拼命的拉动枪栓射击,老兵们的声音在枪炮声中此起彼伏的吆喝着,提醒着新兵们战术动作。

    更多的老兵则是言传身教,对着鬼子开一枪就急忙转移位置,新兵们也乱糟糟的转移,但是也有转移的慢的被鬼子还击的子弹打翻在地,抽搐的浑身冒血。

    鬼子的轻重武器都开火了,一串串的子弹嗖嗖的飞过来,摧毁了阵地上的伪装树枝,打破了垒砌了沙包,泥沙正顺着弹孔簌簌的流淌到战壕里。

    “腾腾腾......”

    秦寿他们布置在侧后位置的一挺民二四重机枪也咆哮了起来,枪口喷着火焰,狂暴的子弹以扇面横扫着,清除着逼到阵地跟前的鬼子兵。

    鬼子兵虽然看着狰狞凶悍,可是面对这狂风骤雨般的子弹,他们的身躯依然像是纸糊的一般被撕裂,蓬起了大片的血雨。

    捷克式轻机枪的清脆声音也响起来了,操作机枪的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有规律的短点射击将一个个鬼子撂翻在地。

    轻重机枪的开火将第一批气势汹汹冲上来的鬼子全部扫翻了,大多数都被打成了血葫芦,受伤没死的也都死死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面对守军的凶猛火力,鬼子的冲击步伐为之一滞,纷纷卧倒射击,掷弹筒迅速的跟了上来,试图敲掉秦寿他们的轻重机枪火力点。

    但是秦寿他们的机枪排的弟兄精的就和猴一样,打光一个弹链就抬着机枪转移,鬼子的掷弹筒嗵嗵的响着。

    阵地上被炸的黑烟滚滚,但是鬼子刚挺身身子想逼上来,轻重机枪又响了,压得他们不得不又卧倒隐蔽。

    有了侧后方向了轻重机枪的吸引鬼子的火力,趴在射击位置上的新兵弟兄们压力骤减,呛人的硝烟虽不断在眼前飘荡。

    但是看到老兵们沉稳的射击,他们也收起了自己内心的慌乱,学着老兵的样子,开始有目标的瞄准射击,而不是乱开枪糟蹋子弹。

    “瞄准了打,别浪费子弹!”

    “别窝在一个地方等鬼子炸,注意鬼子的炮弹!”

    “身子压低点,注意隐蔽!”

    ......

    老兵们在嘈杂混乱的战场上喊着,教着新兵弟兄们如何的打仗。

    新兵弟兄们刚开始不知所措,枪响后脑袋甚至一片空白,但是面对老兵们的不断提醒,他们也慢慢的有僵硬生疏变得熟稔了起来。

    许多新兵已经开始学着老兵的战术动作开枪射击,然后缩回脑袋转移,遇到扑倒近前的鬼子,直接手榴弹招呼。

    战场是最好的训练场,面对鲜血和死亡的威胁,这些新兵弟兄们学的很快,那些学的慢的已经被子弹打翻了,正被担架队往下抬。

    罗文才已经换了四个射击位置了,虽然倒在他不远处的一名弟兄在地上抽搐哀嚎,但是他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奔过去救治了。

    因为他不是医务兵,就算奔过去了也没有用,他的任务是战斗,挡住冲过来鬼子,将他们压下去,掩护医务兵救治受伤的弟兄。

    他的呼吸紊乱,他努力的深吸平复自己因为奔跑而急速跳动的心,在他视野中,不断有爆炸响起,掀起的黑泥不时的扬过来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痛。

    鬼子已经被压制住了,但是鬼子并不甘心,而是在各种武器的掩护下时而匍匐,时而直起身子向前逼过来,双方的距离只有五六十米了。

    在如此短的距离范围内,双方甚至能够看得清楚对方那熏的漆黑的面庞,罗文才的枪口移动着,寻找着射击目标。

    左侧四十米外的半截尸体动了,让罗文才的瞳孔微缩,他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名匍匐的小鬼子盯着尸体在往前爬呢。

    而在这名小鬼子的身后,更多的鬼子正浑身披着各种树枝,麻袋伪装,悄无声息的爬过来,他们的动作很慢,很轻,正面打得激烈的双方都没有注意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