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幕 血腥IV

    视野转向外侧回廊。

    鲜血狼藉,碎石上挂着数名职业者的残躯,已经有一半的人死在了巨剑之下。

    “...”

    沉重而压抑,众人停止了无意义的喊叫和吼声,依旧顽强地抵抗着。

    寒光交错,鲜血飞舞,乱石爆鸣。

    职业者一方的景象已经难以用惨状来形容,他们竭尽全力,甚至付出生命对抗红甲野蛮人。

    然而死亡并未停止。

    在世界的漫长黑暗中,苦难有很多颜色。

    以人类的情感色彩最为丰富。

    蒙冤者的怨愤,贪婪者的刻薄,悲惨者的血腥。

    此时此刻,施加在这些职业者身上的苦难,便是残忍的血腥。一次又一次地鞭挞,抽打在职业者的身躯,意志,灵魂,留下累累伤痕。

    轰!!!

    巨剑拍碎两名顽强抵抗的野蛮人的头颅,职业者队伍只剩下五人。

    安珀·墨洛瓦,祝岚,西尼尔,以及一名死灵法师,一名圣骑士。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从没想过会变成这样,安珀压制住内心愤怒的喊叫,她多次向神秘声音求助,但是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活生生的同伴被接连拍碎,安珀耗尽魔力也无法撼动对方。

    她咬着牙,瞳孔中的金色伴随着痛苦的色彩,逐渐褪去。

    雷霆,火焰,冰霜,甚至是威斯特玛的密法,在实力差距面前也显得无力。

    “你得想办法逃走...”

    祝岚半跪在一旁,汗水打湿发梢,她忍受着法力枯竭的呕吐感,艰难地吐着气。

    护在安珀身前的人不多了。

    西尼尔咬了咬牙,瞥了身前的圣骑士和死灵法师一眼,沉下脸后退几步。

    前方几米处,红甲野蛮人踏上台阶,越走越近。

    “白热!”

    “让光明祝福我的利刃!”

    圣骑士沉默不语,执着坚韧地挥舞阔剑,勇敢地迎向身前的红甲野蛮人。

    他的背影很是悲壮。

    叮!!!

    挥舞的阔剑砍在巨剑剑身上,和上门的数百道浅痕一样留下一条,随后被涌动的巨力弹开。

    咚。

    沉闷的响声。

    冰冷的目光落在圣骑士大开的空门上,狰狞的红色左拳直直锤出,砸得他胸膛塌陷下去。

    不等他喷出涌上来的热血,紧跟其后的寒光遍划过他的脖颈,视野随即腾空。

    扑腾。

    无力的躯体瘫软倒下,重重地摔在地上。

    “白骨装甲。”

    旁近的死灵法师双目圆睁,他强忍着透支的痛楚,再次凝聚白骨装甲。

    飞舞的白骨之灵围住他的身躯,却还来不及固定,巨大的剑身的阴影就覆盖而下。

    轰!!!

    再一次,鲜血在激荡的烟尘下溢出,浓郁的味道不断刺激着仅剩的三名职业者的鼻腔。

    他的目光在安珀,祝岚,西尼尔之间扫动,最后停在了西尼尔身上。

    恐怖红盔下的眼睛掠过一丝疑惑。

    眼前的这个刺客带着一点奇怪的气息,那似乎是其他性质的力量。

    “呼...”

    西尼尔吐出一口浊气,他之前有数次想要配合同伴和红甲野蛮人交锋,但都被祝岚和旁近的职业者拦了下来。

    “如果我们挡不住那个堕落者,你就得掩护安珀·墨洛瓦离开这里。”

    那些职业者是这么告诉他的。

    能够被委托这种重任,很自然的,西尼尔是这些职业者中最出类拔萃的。

    这也是红甲野蛮人的目光多在他身上停留一瞬的原因。

    脚步停住了。

    “准备为你的同伴报仇吗?”

    仿佛示威一样,红甲野蛮人平静地将巨剑剑身面向西尼尔,好让他看清楚上面的无数划痕。

    每一道划痕,就是一次血腥的屠戮。

    出于长久以来的谨慎,红甲野蛮人刻意挑衅西尼尔,准备让他先动手。

    多么沉稳,可怕,不露丝毫破绽的敌人啊。

    “骑士必胜。”

    仿佛念叨着咒文一样,西尼尔睁大眼睛,光洁额头处爆发出金色的纹路,像极了安珀曾用的威斯特玛法阵。

    周围好像传来了祷告声。

    一重虚幻的人影在西尼尔的身后浮现,原本明亮的眼眸似乎蒙上一层光雾,变的模糊不清。

    “...”

    几乎是金色纹路出现的刹那,红甲野蛮人的脑中便冒出数个词。

    他一眼就看出了金色纹路的本质。

    光明大教堂圣言术,威斯特玛法术。

    这两种法术非常独特,比起赫拉迪姆系统的技能,某些方面更胜一筹。

    眼前的有些古怪的刺客职业者竟然掌握了这些驳杂的奥秘,这让红甲野蛮人心底啧啧称奇。

    然而,下一刻的变故彻底超出红甲野蛮人的预料。

    “Hjknb。”

    某种加速的咒文。

    西尼尔身上涌动着光芒,冷冷地瞥了红甲野蛮人一眼,身体猛然后撤,留下一道亮光,迅速攀上左侧的灰墙缺口,然后消失不见。

    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包括红甲野蛮人在内,所有人愣了一瞬。

    立刻,祝岚和安珀露出难以掩饰的喜色。

    对他们来说,不论是任何一名职业者,只要能逃脱这里,就能汇报情况。

    西尼尔的举动也许有些自私,但正确无误。

    “真让人始料不及。”

    语调也没有气恼,依旧平静。

    红甲野蛮人脸色不变,抬了抬下巴,手中的巨剑猛然挥出,剑尖朝着瘫软在地的祝岚。

    她那明媚的黑眸黯淡了不少。

    扑哧,轻松贯入她的小腹,鲜血喷涌而出,后者脸色苍白,闷哼一声。

    “你这个魔鬼!”

    “我诅咒你!去死吧!去死吧啊!”

    反应过来的安珀愤怒尖叫,随后惊慌地看向眼神涣散的祝岚。

    她的声音不复先前的优雅,已经带上了一点撕裂的沙哑。

    立刻,红甲野蛮人转动剑柄,直接剜出一处恐怖的血洞,鲜血加大喷涌,血腥异常。

    完全的致命创伤。

    滋滋,血滴在地上,泛起气泡。

    沾血的巨剑利落地抽了回去,红甲野蛮人看也不看,就将其收回背后。

    他转过身去,干脆地离开,腾腾腾,靴甲摩擦碎石的细微响声此刻无比的清晰。

    很奇怪,他忽略了安珀的存在。

    世界在这个瞬间安静无比,脚步声回荡耳畔,让人不知所措。

    这就结束了?

    “...”

    安珀突然怔住了。

    难以遏制的怒气洗刷着内心。

    有对方留下自己性命的屈辱,还有好友死亡的悲愤。

    她垂下头,竭力睁大眼睛,看着脚边那个美丽的熟悉的,却开始变得陌生的面孔。

    指尖传来冰冷的感触。

    咬牙,咬牙,咬牙。

    安珀·墨洛瓦被逼迫着接受了事实。

    这个陪伴她许久的女法师终究失去了气力,宛如被折断的鲜花,倒在血泊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