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十 风神评议(下)

    赫拉克勒斯究竟有多强?这个问题,瑞文斯顿的人有解,萨里昂的人也有解,乃至于帝国与达夏,对赫拉克勒斯也有相当清晰而直白的认知。因为这四国都各自坐拥一名或两名超一流武者,在屡次的彼此制衡中,常常以一敌二的赫拉克勒斯的彪悍之处早已暴露无遗。

    唯独菲尔兹威不然。他们只知道三年前赫拉克勒斯在米斯特半岛上屠杀了所有增援米斯特麦堡的萨里昂援军,为艾里侯爵攻城争取了极其宝贵的时间。自那一役之后,赫拉克勒斯正式跻身于超一流武者的行列。而在此之前,他是瓦隆布雷的竞技冠军,同时也是艾丁艾里两兄弟在风神评议上的金牌代表,评议百场未尝一败。也许只有跟赫拉克勒斯交手较多的达罗斯会知晓个大概,但也仅限于此。单论勇武,海盗王在一流武者中并不算拔尖,甚至被准一流的玛丽斯暴打过一顿。他真正出彩的是老辣独到的军政眼光,虽是海寇出身,却同时担任西吉蒙德侯爵的军事主将与幕僚参谋。某种程度上说,他甚至不会比曾经的暗影千夫长斯科莱鲁逊色多少。

    达罗斯也只是知道赫拉克勒斯远比他强,远比菲尔兹威的任何人都要强,至于强出多少?他做不出准确而具体的判断。

    唯有雄狮才能制衡雄狮,也唯有雄狮才能理解雄狮。只有另一名超一流武者才能清楚地了解超一流武者的强悍。而在“铁拳”因纳被放逐以后,菲尔兹威只剩下赫拉克勒斯这唯一的一头雄狮,当他的利爪开始对准自己人时,菲尔兹威人真的知道他们豢养的野兽究竟有多凶猛吗?

    答案是,他们一无所知。

    同时面对达罗斯与弗斯塔德,赫拉克勒斯居然在主动发起了进攻!龙骨斧与重锤一左一右朝他挥来,带起狂烈的风声,仿佛鳄鱼用力咬合的长吻,而赫拉克勒斯正挂在交错的利齿中央。然而他的拳头却抢先一步落在了两人的胸口。“咣”,巨响声中,弗斯塔德身躯微微一震,岿然不动,那身重甲为他缓冲了将近七成的力道,但这锤终究是无法挥落。而达罗斯还要更严重一些,他只穿着一件衬棉的皮甲,直接被赫拉克勒斯那一拳震退数步,呼吸也为之一窒。一个清晰的拳印出现在皮甲上。

    好快!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与赫拉克勒斯交手,但那匪夷所思的身手带给达罗斯的震撼依旧不曾减弱几分。他是在什么时候发力?又是在什么时候出拳?那两拳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时间差,他的眼睛只能捕捉到赫拉克勒斯在出拳的那一刹那身体有如翻身的鹰鹞般偏转,拳路在他与弗斯塔德之间走出一个简洁而凌厉的直线,干净利落地瓦解了两人的攻势。达罗斯略带痛苦地吐出一口气,那一拳的余劲似乎还在搅动着他胸膛里的气血。

    而赫拉克勒斯已经转而跟弗斯塔德缠斗在一起。有重甲傍身,弗斯塔德丝毫不用顾忌赫拉克勒斯的拳头,重锤在他手中抡出一个又一个狂野的气旋。赫拉克勒斯不敢贸然用肉掌去硬接,他耐心地与弗斯塔德周旋,寻找一个足以让自己切入的空档。两人在叉胡手下共事多年,赫拉克勒斯太清楚弗斯塔德的弱点了。论蛮力,弗斯塔德是菲尔兹威当之无愧的第一,也只有他才有足够剽悍的体魄在披挂一整套重甲的同时将逾百斤的精钢重锤挥舞得虎虎生威,但这也会剧烈地消耗他的体力。弗斯塔德的攻势虽然凶悍,但绝不可能持续太久——他毕竟只是一名一流武者。更何况,论蛮力的话,潘德有谁能比得上瑞文斯顿那头看似憨傻,实则凶暴的“铁熊”道格拉斯?

    算了,先把达罗斯打出局吧。赫拉克勒斯想,倒退一步,跟弗斯塔德拉开了距离,转而奔向达罗斯。同时他也在提防着弗斯塔德可能的突袭,他知道蛮锤依然还有暴起的余力。

    耳后传来风声,但是气流的流向却有些诡异——不对!赫拉克勒斯的身形顿住,他听出了风声的朝向,绝对不是朝着他过来的。风声的反方向——也就是锤头瞄准的对象——

    是玛丽斯!

    玛丽斯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阴冷的风便已经朝她的脸压迫过来,像是死神朝她幽幽地吐了一口气。玛丽斯的眼中只剩下那劈头盖脸砸过来的双手重锤,仿佛一块在不停扩张的乌云。她眼角的余光瞥到了自己的父亲,西吉蒙德侯爵那审判开始以来一直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开始松动,暴怒像是地震撕裂大地一般撕扯着他的脸;她还瞥到了达罗斯,他的脸色正处在一个从愕然过渡到惊恐的阶段中,使得他看起来分外狰狞;她还看到了艾里侯爵眼里的一抹得色,以及一旁惊呆了的拉格比约,这时候他倒也不那么讨人厌了。

    到此为止了吗?风的咆哮声越来越近,玛丽斯闭上眼,心里出奇地平静,她想到了温德霍姆的海风,想到了漂浮在捕鲸船后面巨大的鲸鱼尸体,想到了鲸油清逸的香气。好想回温德霍姆,在自己房间里好好地睡一觉啊!这个念头无法遏制地从她脑海里蹦了出来。

    可有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双手交叉,高举过头,毅然决然地拦在玛丽斯与乌云之间——是赫拉克勒斯!

    “铛”!锤头重重地砸落在赫拉克勒斯叠在最上方的左臂,没有排山倒海一般的痛楚,他只是觉得被砸的地方一阵滚烫,像是被沸水泼了一下,左臂不自觉地痉挛,随后便失去了知觉。脑海“嗡嗡”作响,五感都模糊扭曲起来,唯有山岳般的压力是如此真切。赫拉克勒斯的身躯在压力下缓缓下沉,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腰椎处传来一声脆响,这次的痛觉非常清晰,仿佛一把尖刀捅在他的腰上,他不由自主地半跪在地,左手无力地垂在身侧。

    有人在笑,笑声很张狂,是弗斯塔德吗?他在笑什么?他以为他赢了吗?

    “你以为……你赢……了吗?”赫拉克勒斯听到自己断断续续的声音,“评议……还没结束。”

    “那就让它结束。”弗斯塔德收敛了笑声,再次举起了重锤。

    “嗤!”

    “噗咕!”

    两声极其怪异的声音响起,弗斯塔德的动作凝固了,他缓缓地低头,发现赫拉克勒斯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刺穿了那一指多厚的重铠,深深地插进他的小腹之中。第一声是钢板被穿透的声音,第二声则来自弗斯塔德被刺穿的肉体。

    “认输,不然我就把你的肠子揪出来。”赫拉克勒斯沉重地喘息着,“相信我,那景象会很恶心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