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第 梅花峰上有神仙

    恍惚间

    花丛中的凉亭,冰雕玉琢一般的美人看着一个男子的背影沉默。

    她多想说上一句,不要走,留下来。只是,他是英雄,是展翅高飞的雄鹰,她又怎能收起他的宝剑,折断他的羽翼。

    哪怕走后,再无相见之时。

    不知不觉,泪湿了手中装模作样握着的竹简,把那墨痕化成了梅花点点。

    她强撑起身体想要追过去。

    竹简还未落地,背影已经走远。

    千年的相思,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孤寂

    再见已是千年,伊人何在。

    这大商的江山与我无干,这漫天神魔与我无干,这所谓大劫与我又有何干,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已经在这冰棺里等了千年。

    你还记得我吗?指尖碰触,余下丝丝寒冷。只可惜,这万载寒冰所制的冰棺,只能保存你的容颜与那早早化作白发的青丝,却不能存住你的灵魂。我是多想问。

    你会恨我吗?会恨吧,约好的三年,不论这天下变成什么模样,我都回来。我失约了。七年后我回来过,只是这里早已人去楼空,我寻了一次又一次,寻遍了朝歌的大街小巷,却再也没能寻着你的身影,满天的火光,烧掉的,是我心中的希望。

    如果我早些回来,这天下姓子还是姓姬都不去管,是不是能够早几百年找到你、见到你、抱着你。

    为什么,你不是说过,持子之手,与子同游的吗?

    如果那时你挽留,我一定会留下来。

    如果能有来世,我绝对不会再与你分开。

    这强大胜过满天神魔的男人,终究是在千年之后,抱住了千年之前就想抱住的人。

    棺中唯一陪葬的,是生前从不会让别人看的竹简。此刻滚落一旁,却如同那往日里翻阅一般,渐渐展开。

    人间五十年,过眼云烟

    繁华如秋水,未可永远

    人间五十年,过眼云烟

    花样的容颜,转瞬不见

    人间五十年,过眼云烟

    观白云苍狗,忽隐忽现

    人间五十年,过眼云烟

    明镜悲白发,泪洒江天

    人间五十年,过眼云烟

    忆繁星点点,相依相恋

    人间五十年,过眼云烟

    生不能同床,死愿同穴

    那踏碎魔神的脚,化作绵延的树根。那撑起一方净土的躯,化作顶天的树干。那使出万千仙法的手,化作纠缠的树枝。那从不曾低下的首,化作遮阳的树冠。

    嫣然,我只愿你,在我怀里,永不分离。

    虚空中传来的,是仙界有些欢喜的叹息。

    如此轮回,眨眼过了数个五十年。

    “师父,那时什么山,好漂亮啊!”初次上山的六岁孩童,紧握着一双粗糙松皮一般的大手。

    “哪座山?左面那座吗?那叫做断肠崖。”老道眯起了双眼。

    “为什么那么美的山,要叫做断肠崖那么怪的名字?”

    “这山,有一个传说,一个神仙与凡间女子相恋,那时候恰逢天地大劫,等那神仙平魔归来,那女子早就死了。那神仙,就把她葬在这里,一剑劈开了这曾经联通天地的高山,从此,这山就叫断肠崖。”老道摸摸孩童的小辫子:“那神仙,断了这联通天地的高山,自己也就留在了人间,化作了那崖上最古老的梅树。这两山上所有的梅树,都是这神仙的子子孙孙呢。所以,山下的人们,又叫那断肠崖做梅花峰,那瀑布,就是梅花瀑,那底下的潭水,就是梅花潭。”

    孩童瞅了老道一眼,暗自撇了撇嘴巴。若是雨秋姐姐来讲,一定不会是这三两句就说完的故事,雨秋姐姐一定会把这个故事讲的无比精彩。

    又往前走了一阵,已经到了梅花峰的脚下,孩童扯扯道人的衣袖:“师父,上山之后,我能去梅树那玩吗?”

    “不行”老道故作凶恶状:“那梅林里面可是有师父都打不过的妖怪,师父的师父都打不过那里的妖怪。你要是去玩,一定会被妖怪抓走。”

    “师父,妖怪抓小孩要做什么?是他太寂寞了,要找人聊天吗?”

    老道沉默一会儿:“也许是吧。等你长大了再去,到时候也许那个妖怪就不寂寞了。”

    孩童用力点点头:“我一定多吃饭,快长大!”

    老道欣慰的摸摸孩童的头,一把将他抱起,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紫宸,师父不愿意你做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也不要做那所谓龙头凤尾的绝世高人。一辈子,平平安安,师父就很满意了。”说罢,老道迈开双腿,扛着孩童,伴着笑声,奔着那梅花峰去了。

    徐傲眨巴眨巴眼睛,擦了擦嘴角溢出的口水。原来是场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