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孽啊……造孽啊……”

    “看刚才的表情,你不是也很想干掉他们的吗?”

    “我当然是想干掉他们的了!可问题是……”

    “问题是什么?”

    “问题是……那块石头不能一起死啊!”

    刺耳的风声正从两个人的身边经过,将他们的步伐逐渐扯慢了下来,但因为之前那道剑气的关系,已经出发了很久的风吹麦浪就没有停下过对段青的唠叨:“今后的临时安全点又少了一个,唉……”

    “如果这一招足够管用的话,你们可以考虑以后带一个魔法师。”

    伸手举起了另一道土墙,站在后方躲避季风的段青无奈地回答道:“最好还是土系的,当然水系的也行……”

    “不用你提醒,我当然知道有这个办法。”风吹麦浪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但你破坏了一个安全点可是不争的事实,而且……”

    “魔法师都是很高大上的,根本就没几个肯屈尊独自到这里来。”

    “……是这样吗?”

    望着从土墙的后方不断经过的各色空气,段青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这里这么多材料与珍宝,想必那些魔法师也是非常想要的吧?”

    “他们当然想要了,但他们都有自己的固定队伍。”风吹麦浪护着脸面向前走了两步:“自由世界里的魔法师可都是稀罕货色,联盟杯结束了以后就更是如此了,能够坚持到现在的魔法师玩家,哪一个不是满身史诗装备,并且身经百战的?这样的人肯定都已经是大行会的囊中之物,根本就不愁找不到工作,就算是次一点的法系玩家,找个好一点的队伍来养活自己也是简单轻松的事情……喂喂,你干什么?”

    “土墙只能撑几秒钟,我又不可能一直放这个。”头也不回的段青伸手取下了背后的小圆盾:“所以……”

    “先试试备用方案管不管用吧。”

    咚——

    随着段青的动作,小圆盾的表面突然发出了空洞而又悠远的声音,一道透明的波纹也如同被石子激荡而起的水纹,沿着盾牌的表面伸展开来。原本造型十分小巧的盾牌也随着这道透明护罩的展开,变成了一张巨大无比的透明墙壁,然后在风吹麦浪惊奇的目光中,向着土墙外面的狂风中试探了一下:“唔……似乎可以挡住啊。”

    “这,这是什么?”

    “盾牌的特效,可以防护非直接攻击所造成的伤害。”

    抬着盾牌形成的护罩缓缓地走出了土墙的范围,段青声音低沉地解释道:“非直接攻击这个词汇现在看来……用途还是非常广泛的呢。”

    “……真,真是大神啊,什么东西都有……”

    “你走不走了?”

    “走,走,当然走。”

    回头向着之前与他们抢地盘、现在却已经毫无踪影的那些人所在的方向望了一阵,风吹麦浪猫着身子跟上了段青的步伐,然后好奇地伸了伸手,试图触摸一下那道弧形的护罩表面:“这玩意是怎么生成的啊……”

    “别怪我没警告你,它挡不住实体的攻击。”走在前方的段青立刻说道:“要是不小心探过了头,把自己献祭了……”

    “那算了。”

    背着背包的风吹麦浪又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手:“这个东西能坚持多久呢?”

    “按照以往的经验,它的触发时间与强度是根据被攻击的强度来决定的。”段青回答道:“所以……只要在我的手上,应该就不会轻易中断了吧。”

    “什,什么意思?”

    “……算了,说了你也听不懂。”

    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操作了一阵,段青打开了自己的冒险者手册,然后一边顶着大风所带来的巨力,一边望着上面所显示的名字:“拉姆平原……你说的就是这个地方吧?”

    “啊……对的。”缩在身边的风吹麦浪左右观望了一阵:“我们已经进入这个区域之中了,前面就是星风大裂谷,还有拉姆之岩……”

    “又有这么多名字……一个一个来吧,星风大裂谷是什么?”

    “因为长时间的侵蚀而出现的一道沟壑,可以通往地下的那种,拉姆平原的那一部分……是最为靠近地表的一部分。”

    指着被五颜六色的空气所遮挡的前方,风吹麦浪小声解释道:“据说那里的空洞四通八达,那里的暗河可以直达大海,虽然我没有实际深入过,不过仔细思考一下的话……这些传闻说不定是真的呢。”

    “为什么?”

    “因为它很长。”

    向着西边的方向示意了一下,风吹麦浪低声回答道:“大裂谷很长,一直延伸到马罗姆石林深处,那片地方更加危险,至今也没有人能够活着穿过那片区域……”

    “马罗姆石林?”

    侧着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段青最终还是打消了无止境追问下去的念头:“算了……拉姆之岩又是什么?”

    “就是一块巨大的岩石,位于拉姆平原的中心。”风吹麦浪解释道:“就像之前我解释过的一样……那地方就是一个大型的安全点了。”

    “……那也是我们的目的地,是吧?”段青问道。

    “是的。”风吹麦浪再次点了点头:“不过……”

    “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在季风中赶过路呢。”

    巨大的地面拍击声突然响起在他们的身侧,被风吹起的某片花丛的后方,一道如同巨型蟒蛇一样的庞大黑影如同闪电般地出现在那里,然后发出了一道令人惊惧的嘶鸣声。望着那个方向的风吹麦浪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起来,就连单手举盾的段青都神情凝重地摸向了黑色的剑柄,但那道黑影却只是用力拍打了一阵地面,然后在一道十足的吸气声里缓缓地退去了。

    “那,那是什么?”未等段青开口发问,风吹麦浪就率先说道:“我从来没见过那玩意儿啊!”

    “或许这就是你所错过的东西吧。”停下脚步的段青仔细地分辨了一阵,直到再也没有什么异动之后才收回了自己的警戒姿态:“只有在季风里出现的生物……”

    “真,真的有这种生物吗?”风吹麦浪小心翼翼地张望着左右:“它们这个时候出来干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附近的花粉变少了?”

    指着刚才那道巨影出现的地方,段青声音低沉地分析道:“那个家伙……说不定就是以那些东西为食的。”

    “有,有道理!”强自镇定的风吹麦浪敲了敲自己的手心:“如果那真的是一条蟒蛇,以毒攻毒对它们来说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它们能够在这个地方存活这么久,同时又没有被玩家发现……”

    “走了走了,不用再猜了,再想象下去……就是跟光脑过不去了。”

    又一声空洞的敲击声中,段青再次撑起了盾牌上的屏障,然后望着依旧还在发愣的向导,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这里可是自由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翡翠之森那样的地方他们都能造出来,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们‘造’不出来的呢?”

    “既然这个地方还有你所不知道的危险……”

    他理了理自己的装束,然后再次迈出了脚步。

    “我们还是赶路为妙吧。”

    ****************************

    拉姆之岩确实是一块巨大的岩石,比段青之前所遇到的都要大,但似乎是因为立于大裂缝的旁边,所以从别的地方看也不那么起眼了。由于其位置的特殊性,这里也成为了各个玩家队伍最经常到达的休息处之一,而且为了保证彼此的安全,大家也都养成了不在这里生起事端的规矩。

    不过,当他们看到从季风中穿越而出的段青两人的时候,心中的惊讶也是无以复加的。

    “别看这里安全得很,拉姆之岩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无视了周围暗中观察过来的眼神,段青收起了自己的盾牌,而习惯了他所带来的惊讶的风吹麦浪,也拉着他来到了无风区的其中一个角落坐了下去:“这么说吧……整个星风平原的安全点几乎都是玩家们开发出来的,无论大小都是如此,拉姆平原只是目前可去的几个方向的中心,所以利用率比较高一点。这里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充斥着各种猛禽野兽,后来被玩家们联合清理干净了,然后用各种临时的手段,打造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

    “包括那几个石洞?”

    “对啊,毕竟有些毒雾不是固定的。”

    指了指裂谷上方的那些有人出入的岩洞,风吹麦浪低声解释道:“万一真的有什么奇怪的浓雾包围了这里,就去那里面藏起来,然后用自己的行李和包裹,帆布或者帐篷之类的,将那个洞口堵得严实一点……”

    “你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呃……暂时没有。”

    “如果人太多,最后塞不进去了怎么办?”

    “当然是用拳头来决胜负了!”

    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风吹麦浪的眼神又向着上方瞟了瞟:“不过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我去过几次岩洞,那地方的面积还算蛮大的……”

    几道白光随着他们的谈话声亮起在附近的左右,那是有的玩家下线与上线的景象,其中还有几个来回奔跑的身影,似乎是急着将自己带来的线下情报传递给其他的队友。走了这么一段长路的段青二人也准备休息一阵,同时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食物,一道异样的亮光却是突然显现在拉姆岩石的左侧,将附近玩家的目光吸引了过来:“……是他……”

    “……那些家伙……”

    “抓……别让他……”

    “他往西边……去北边堵……”

    “怎么了?”咬着烤肉的段青抬头望了望那个方向:“不会真的有人在抢地盘吧?”

    “不知道。”同样啃食着食物的风吹麦浪脸色也变得奇异了起来:“这地方原则上是不允许打斗的,不然会成为所有玩家的公敌……”

    “听起来动静不小啊。”叼着骨头的段青站起了身,遥遥地望向了战斗声所传来的方向:“这声音……难道还有魔法师?”

    “哇,今天是怎么了?”听到这句话的风吹麦浪也急忙站起了身:“怎么这么多不守规矩的人?”

    “大概是等级上限增加,玩家们的胆子也变大了吧。”

    “那又怎么样,星风平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征服的……”

    “既然实力增强了,人们自然是希望能去更高等级的地图去试试运气……”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不守规矩的话,最后受伤的永远是我们自己啊。”

    “说不定只是一些初来乍到的外乡人,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唔,不妙。”

    “怎么了怎么了?”

    望着视线中突然闪跃出来的几个人影,段青伸手将嘴中的骨头取了下来:“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他们好像……”

    “他们好像朝这边来了。”

    “拦住他!”

    清晰的喊杀声随着段青话音的落下而猛然升起,回荡在地势较低的裂谷边缘,然后伴着几个玩家身影的出现,将更加激烈的打斗声带到了二人的面前。属于追击者的一方挥舞着各自的武器,翻身越过了两道土墙的阻碍,然后用比表面看起来强大许多的声势,向着前方奔跑的那个人大声地叫嚣着:“你跑多远都没有用!我们三清会杀你到天涯海角!”

    “三清会算什么东西,就算是三百清来了……都给你们打趴下!”

    “我靠劳资今天一定要杀了他!二队,二队的人呢?怎么还没包夹过去?”

    “哈哈,一群饭桶!爷爷今天要潇洒走一回啦!”

    干净利落的奔跑声随即出现在段青二人的面前,接着是一个孤零零的魔法师身影,他向着身后甩出了另一道石墙,然后在百忙之中回头望了他们一眼:“闪开闪开,不要挡路……”

    “这位兄弟。”望着那个ID名为陨梦的玩家,段青心平气和地说道:“你们打你们的,能不能不要引到我们这边来啊?”

    “……爷爷我又不认识你们。”

    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那个魔法师矮身从他们二人的身边穿过,同时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在空中胡乱地比划了一阵,几块魔法凝聚而成的土石紧接着出现在那个人身后的空中,大裂缝的一线天空之上,然后在追兵们的嘲笑声里,晃晃悠悠地向着后方飘了过去:“哈哈哈哈,你在逗我们吗?这种蜗牛一样的攻击怎么可能……”

    似乎是飘得过高了,那几块土石渐渐地飞出了地下裂隙的范围,然后在上方季风的带动下,猛然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因为急速坠落而出现的炸裂声紧接着响起在裂谷的中央,非常凑巧地落在了自称三清会的追兵群内,因为躲避而狼狈不堪的叫骂声前方,随即也响起了属于魔法师嚣张十足的大笑:“哈哈哈哈,一群弱智!爷爷的手段……”

    “岂是你们这些宵小之徒能够猜出来的?”

    他纵身一跃,向着段青二人刚来的方向逃了出去,然后在周围其他玩家的目瞪口呆里,没入了依旧没有停止的季风之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