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真假难辨

    “活埋”的拍摄十分顺利,甚至可以说是超乎想象得顺利。

    整个剧组的重担都集中在蓝礼的身上,其他工作都被精简到最小化,剧组的拍摄进度完全取决于蓝礼的表演质量,如果他状态糟糕,在一场戏上不断出错,一卡就是几个小时,那么一整天的工作就泡汤了;如果他状态出色,只需要简单地几次拍摄就能够达到要求,甚至还带来惊喜,那么一天拍摄五幕到六幕也没有任何问题。

    幸运的是,蓝礼的状态十分出色,甚至可以说是火热。

    短短不到五天时间,拍摄进度就已经推过了三分之二,远远超过了预期;接下来最快两天,最慢四天,估计电影就可以顺利杀青了,即使是对于一个小成本小空间小格局的独立电影来说,这也着实不可思议。

    对于资金捉襟见肘的剧组来说是一大利好消息,如果拍摄时间超过两周的话,现有资金就将消耗完毕,他们不得不中断拍摄,寻求追加投资,一旦事情不顺利,作品可能就永远搁置在这里堆灰尘;但现在,剧组能够在十天之内完成拍摄,甚至还为后期的发行和宣传留下了更多余地,这无疑是天大的喜讯。

    拍摄工作的顺利进行,整个剧组都处于高速运转之中,即使是雇佣兵们也和乐融融,对于他们来说,拍摄顺利,拿钱走人,这无疑是最愉快的合作经历了,不需要自己多余的工作,也不需要处理复杂的人事关系,只要完成本职工作之后,在旁边观看演出,如此轻松的活计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当下可不多见了。

    可是蓝礼的个人状态却越来越糟糕。

    脑海之中现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他的睡眠质量直线下滑,自从密闭体验之后,每一天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

    梦境之中,他被掩埋在沙漠底下,困境之中用手机寻找各种渠道求救,却根本没有人理会,所有人都是冷漠的脸庞,没有五官,没有表情,没有情绪,冷冰冰地统一回复,“抱歉,我们也无能为力”,他就这样被遗弃在荒漠之中默默等死。

    不然就是梦见自己被五花大绑,扔进一个深坑里,恐怖分子们站在坑边狞笑着,高喊着他听不懂的波斯语,然后拿起铁锹开始处置他,泥土就好像暴雨一般洒落下来,他瞪大了眼睛睚呲欲裂,可是浑身的力量一点都使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活埋,绝望让血液变得冰冷僵硬。

    拍摄开始之后,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甚至一个晚上他可能会被惊醒两次、三次,睡眠时间和睡眠质量都在以跳崖的曲线下滑,他的黑眼圈越来越重,眼球也布满了血丝,就连脚步都开始变得轻飘飘起来。

    更为糟糕的是,有一次,噩梦醒过来之后,他却开始糊涂起来,分辨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蓝礼还是保罗,强烈怀疑自己是保罗——只是这一次,他顺利得救了,被拯救之后,沙漠活埋的那段记忆依旧牢牢地纠缠着他。

    虽然这样的情况仅仅只出现一次,但依旧让蓝礼有些精神恍惚。今天午餐的时候,他坐着都睡着了,然后又毫无预警地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结束一天拍摄之后,蓝礼早早回到旅馆试图休息,但明明眼皮沉重得不行,却又睡不着,浑身肌肉又酸痛又疲惫,可是大脑却无比清醒。无奈之下,蓝礼只能拿出剧本,开始阅读明天拍摄的内容,虽然“活埋”的剧本并不复杂,台词也不多,但隐藏在文字的背后,那些看不到的内容才是演员发挥的空间所在。

    翻着翻着,不知不觉他就睡着了,昏昏沉沉的睡眠之中,他总觉得有东西在骚扰,烦不胜烦,抬手挥了挥,却发现根本挥之不去,就好像恼人的苍蝇般,在耳边嗡嗡作响。他闭着眼睛,下意识地摸了摸,然后入手就是一片沙砾,那磕磕绊绊的手感着实太过真实,以至于把他吓了一跳,猛地睁开眼睛,整个人坐了起来,脑袋狠狠地撞到了木板上,尖锐的疼痛让他龇牙咧嘴起来,可是却没有时间理会,慌乱地视线扫视了一下,呼吸刹那间就停滞了——

    他在棺材里,沙子正在不断地往下掉落,这不是酒店房间,这根本就是他被活埋的场地。

    梦境,这是一个梦境,他是蓝礼-霍尔,他此刻躺在酒店的床铺上睡觉,这不过是一个噩梦。他吞咽着唾沫,告诫自己,但这所有一切都是如此真实,沙子不断坠落下来的声响,胸口堆积沙砾也来越多的沉重,沉闷炙热到几乎就要沸腾的空气,忽明忽暗的手电筒灯光,还有耳边那犹如惊雷一般响起的手机震动声……

    一切的一切都太过真实,尤其是脑袋和手臂传来的疼痛,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他抬起手看了看,然后就看到手背沾满了血迹,手里的手机正在滋滋滋地震动着,记忆刹那间汹涌而至。

    刚才一枚炸弹丢了下来,棺材的盖子被震裂了,然后沙子就犹如暴雨一般洒落了下来,手机丢失了信号,他的通话也被强迫中断,绝境之下的求生本/能,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力量,他试图用衬衫塞住裂口,阻止沙子进一步宣泄下来,但木板终究还是断裂了,沙子稀稀落落地还是在持续不断地往下落,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如果再不出去,他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是的,他没有剩下多少时间了。

    看到手里震动着的手机,希望的光芒顿时点燃,刚才丢失信号的手机终于再次响起来了,他必须让外面知道,他的情况发生了意外,救援速度必须加快才行。这是他唯一的生机。

    他立刻就按下了通话键,没有任何犹豫,“喂?是谁在那儿?”抬起手电筒,那奶黄色的光芒可以清晰看到细细的沙子洋洋洒洒地掉落下来,居然有种凄美的壮阔感,但他此刻却没有心情理会了。声音里透露着急切,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那是保罗-康罗伊吗?”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不紧不慢,一字一顿,那刻意的清晰咬字无比缓慢,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他不得不直接打断了那个声音,“是是是,我是保罗,你是谁?”他不得不抬手将衬衫塞得更严实一些,因为沙子还在不断掉落,情况似乎越来越糟糕了。

    “保罗,我是阿伦-达文波特(Alan-Davenport)。”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依旧咬字清晰,让人心生不耐,“我是CRT公司的人事主管。”

    “是是,我给你留过言。”他只希望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沙子还在掉落,手机就要没电了,更不要说信号还时有时无。

    “是的,我还从国务院的丽贝卡-布朗宁(Rebecca-Browning)那里听说了。你能不能说一说你现在的情况?”

    电话里那慢条斯理的声音着实让人恼火,但他现在却没有时间发怒,因为眼前沙子掉落的速度一直满不下来,迫在眉睫的生死关头之下,他没有时间去理会对方,只是烦躁地说道,“更糟糕了,可能发生了爆炸,现在沙子一直在往下漏,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会填满了。”话语无比慌乱,他甚至没有办法组织自己的语言。

    “好,好,慢一点说,你尽量冷静。”他翻了一个白眼,他就要死了,对方居然还让他冷静,但发怒的瞬间硬生生地咬紧了牙关,把所有怒火都发泄在了手上,衬衫居然一点一点塞进了裂缝里,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全神贯注地在左手的工作上,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对方,“我来问你,你和谁通过电话了?”

    裂缝终于堵住了,沙子终于不再掉落了。

    “草!这他/妈/的有关系吗?”烦躁感汹涌上来,他没有忍住,骂了一句粗话,但经历过这所有的挣扎,他也知道,愤怒在此刻帮不上忙,于是深呼吸一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图让大脑再次运转起来,“额,劫匪,人质工作小组的丹-布伦纳(Dan-Brenner)……”

    “好的,保罗,我知道了,那媒体呢?我知道你的绑架录像泄露了,不过你和任何人直接说过这件事吗?”

    对方打断了他的话语,单刀直入地询问到,他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为什么对方想要知道这个,但话语还是回答到,“不,不不不。”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对方显然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这让他的眉头再次纠结了起来,视线余光却一直因为衬衫塞住的裂缝口而分神,他没有办法专注思考,他察觉到了不对劲,但现在是生死关头,他顾不上那些细致末梢的东西了,“继续保持这种状态,我们需要尽量把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

    怒火刹那间冲破了危机感的束缚,他狠狠地用左手手肘击打了一下头顶上那脆弱的盖子,愤怒地嘶吼到,“现在的状况就是我在他/妈/的棺材里!”沙子因为剧烈的震动再次开始掉落下来,“我认为范围已经足够小了!”他用尽了身体里最后的一丝力量,死亡的恐惧,活埋的憋屈,求生的渴望,在这一刻迸发到了极致,“救我!救我!”他的瞳孔完全崩裂,失去理智地吼叫到,“你他妈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你是怎么帮助我的?啊?啊!”

    他就如同溺水之人一般,不管不顾地挣扎着,但所有力量都消融在平静的水面之下。他的身体开始缓缓下沉,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