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细腻生动

    德雷克哽咽了,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他毫无还手之力地站在原地,泪水的温热和酸楚彻底击溃所有防线,木讷地愣住了,内心的汹涌犹如猛兽一般将他吞噬。

    他的迷茫,他的失落,他的痛苦,他的挣扎,他的困惑,他的孤独……在这一刻源源不断地汹涌而至,回忆的强大力量将他拖入了无底深渊。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要分手,他痛恨分手,他依旧深爱着她,他依旧不想要放弃,他依旧在梦想着两个人的幸福生活,他依旧坚信着他们可以战胜距离的空隙;但,爱情却不是战胜一切的法宝,他们都太年轻,太冲动,也太自我,分手在当时看来,对两个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决定。也许,时光荏苒,他们都成熟了,他们都成长了,他们都理智了,事情就会不一样了,可是……可是……

    当德雷克看到了蓝礼眼中的幸福变成了错愕,当德雷克看到了蓝礼脸上的温柔带上了面具,当德雷克看到蓝礼嘴角的生动失去了生机……那种痛苦和失落排山倒海地砸了过来,让他根本无法呼吸。

    恍然之间,他也分辨不清楚,眼前的到底是蓝礼还是雅各布,甚至分辨不清楚,故事里的到底是雅各布还是他自己。时光似乎重新穿梭回到了记忆里的那些时刻,真实而生动。

    “叮铃铃,叮铃铃”,工作室的电话铃声响起,雅各布回过头来,视线落在了眼前的图纸上,动作似乎有些缓慢,反应不过来,犹豫着要不要站起来去接电话,然后萨姆就快步走下楼来,下楼的声响让雅各布转头看了过去。

    萨姆仅仅只穿着雅各布的一件衬衫,宽大的衬衫遮挡住了上半身的曼妙曲线,却显露出了长腿的诱/人线条,长长的袖子完全覆盖住了她的手掌,有些滑稽,也有些性/感。

    萨姆对着雅各布露出了一个笑容,示意雅各布坐着,然后迅速接起了电话,“雅各布家具店,这里是萨曼莎。”萨姆坐了下来,熟练地说道,“嘿,你好……不,不行,不能晚于三周……好的,行,记得告诉我……”

    雅各布重新把注意力收了回来,试图专注于自己的设计,但铅笔的轨迹却似乎失去了控制,他无意识地在设计图旁边的空白处胡乱涂鸦着,甚至就连铅笔的线条都没有画实,只有虚虚地一堆线条,仿佛是打乱的毛线团。

    他知道,他必须专心下来,但注意力却根本无法集中,无意识地抬起头看着右手边打电话的萨姆,可是视线焦点却在不断游移着,找不到一个焦点,就连肩膀线条都变得隐隐紧绷起来,他抬起左手摸了摸眉尾,但又很快放了下来,在画纸上摸索了一下,随后又放到了一边……

    “好的,再见……”

    萨姆挂断了电话,雅各布耸了耸肩,主动开口说道,“他们说三周之内可以完成吗?”语气甚至有些急躁,仿佛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这个话题。

    “是的。”萨姆看到了雅各布那张俊朗的面容,她注意到了雅各布的动作,雅各布根本没有办法安静下来,注意力始终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是好事,不是吗?这说明了雅各布在乎自己,这让萨姆嘴角的笑容上扬了起来,她不得不咬住自己的下唇,这才避免笑容太过得意,泄露了内心的真实情绪。

    雅各布看到了萨姆轻咬嘴唇的这个动作,却是不由愣了愣。这是安娜最喜欢的动作,他的肌肉僵硬了起来,就连背影都可以感受到他的紧绷。

    萨姆走了上前,双手碰住了雅各布的脸颊,细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忍不住就低头在那唇瓣上印了一个吻,而后额头抵住额头,鼻尖摩擦鼻尖,眼底的幸福就这样满溢了出来,“是的,他们一向都行。”

    然后萨姆蹲了下来,从由上往下看的姿势,变成了由下往上看,深深地看着雅各布眼底的那一抹光芒,抬起手指,将雅各布微蹙的眉宇轻轻抚平,指尖轻轻地触碰着雅各布的嘴角,似乎描绘出它上扬起来的模样。

    雅各布露出了一个笑容,无可奈何的笑容,“我知道。”落在萨姆眼里却是宠溺的神采,她轻轻皱了皱鼻头,笑容满满地从眼底溢了出来,低声说道,“我还有家务要做,你赶快工作吧。”那带着轻轻责备的话语却有着说不出的甜蜜和亲昵,而后她站了起来,摇曳生姿地重新走上了二楼。

    雅各布坐在原地,依旧保留着同样的姿势,愣了愣,抬起头瞥了萨姆一眼;萨姆似乎意识到了他的视线,回眸一笑,他的嘴角勉强地勾了勾,然后有些狼狈地转过身,试图重新开始工作。但,他却看着眼前的设计图纸,愣愣地陷入了沉思之中,大脑仿佛陷入了一片空白。

    没有悲伤,没有惊讶,没有遗憾,甚至没有失落,什么情绪都没有,只是透露出一股茫然,却在寥寥数笔之中勾勒出内心深处的落寞。钻心刺骨。

    约翰-古勒瑟瑞安从摄像机后面抬起头来,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德雷克一眼。作为摄影师,他必须听从导演的指挥,不能自作主张;可是,此时这场戏已经拍摄完成了,德雷克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整个片场都在等待着德雷克的指示,那……这又应该怎么办?

    约翰左右看了看,剧组就那么区区几个人,他只能硬着头皮离开了摄像机,来到德雷克身边,拍了拍德雷克,然后就看到德雷克猛地转过头来,那双眼睛里盛满了朦胧的泪水,浓浓的哀伤在泪光之中闪烁着,苦苦挣扎的痛苦是如此清晰。

    约翰不由愣了愣,但还是强压着内心的错愕,“德雷克,这场戏拍摄完毕了。”

    德雷克停顿了一秒,然后这才回过神来,“卡!”那轻飘飘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重量,窒息的落寞和茫然将他的喉咙牢牢卡住,但终究还是结束了这场戏的拍摄工作,可是内心深处的震撼却沉浸在回忆里无法自拔。

    一直到此刻,德雷克才真正明白了蓝礼的表演用意。

    在雅各布眼中,他依旧认为他和安娜还在一起,他依旧认为家里的温暖是来自于安娜,他依旧认为他和安娜过着幸福的日子……所以,当现实打破梦境的那一刻,雅各布的慌乱和失落是如此明显,几乎无法掩饰。

    安娜已经不再洛杉矶了,现在在他身边的是萨姆,而他却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多么荒唐,多么可笑,却真实地发生了。

    更为残忍的是,雅各布忽然意识到,他和安娜已经彻底分手了,他想要努力挽回,却根本不知道应该从何入手。那种无力感带来的茫然若失,将所有的情绪都击溃,只剩下一片虚无。他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愣愣地坐在原地。

    如此真实,如此细腻,如此汹涌。

    德雷克几乎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转过身,彻底崩溃。如果当初做出不同的决定,结局是否会不同;如果当初他选择前往伦敦,事情是否会不一样;如果当初他愿意敞开心扉沟通,后续是否会变化;如果……

    无数个“如果”将他淹没,痛苦得几乎发不出声音来。深呼吸,再次深呼吸,德雷克将胸口沉闷的浊气长长地吐了出去,擦拭了脸颊上的狼狈,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刚才这场戏勾起了他多年以前的回忆,但事实上,他知道事情的结果,他和她终究还是分手了,原因有太多太多,却不能一概而论。爱,真的太复杂了。可正是因为知道结果,这份唏嘘才更加汹涌猛烈——

    他们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他从伦敦回来之后,结果就已经注定了,后面的所有努力都只是徒劳。但,如果时光倒流,他还是会做出一样的决定,回到伦敦,和她结婚,为了两个人的未来,竭尽全力地去尝试挽回,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即使伤痕累累、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她是他一生唯一的挚爱,虽然现在两个人已经离别了,但依旧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在他的余生,他再也不会像当初深爱着她一样,爱着另外一个人了。

    再次深呼吸一下,脑海的心绪依旧无法完全平复,但总算不再狼狈,回过身,德雷克就看到了站在后面两步远的蓝礼和詹妮弗,就连菲丽希缇也走了过来,站在旁边约莫三步远的地方,这把德雷克吓了一跳,“怎么了?”

    众人打量的视线让德雷克有些不自在,自己最私密的情感就这样大喇喇地展示出来,那种被看穿秘密的赤/裸/感甚至比脱/光/衣服还要更加难堪。德雷克不得不咳嗽了几声,掩饰自己的狼狈,沉默的空气似乎在流动着一丝关怀、一丝尴尬、一丝生涩,大家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样的状况。

    然后,蓝礼就耸了耸肩,主动开口说道,“我们只是想询问一下,刚才这场戏怎么样?是否需要改变一下表演方式,还有节奏?你知道,你才是导演,我们需要得到确切的答案,否则没有办法继续下面的拍摄,不是吗?”

    完完全全的专业,尊重了德雷克的隐私。这让德雷克愣了愣,随即就轻笑着点了点头,“是的。是这样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