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 变数横生

    这是二十二岁的蓝礼第二次奥斯卡提名、第一次奥斯卡得奖,但所有人都坚信,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这名年轻演员,一次又一次地推翻人们的惯性认知,一次又一次地惊艳人们对表演的认识,更重要的是,他对梦想的执着、对表演的坚持、对艺术的追求,真正地令人钦佩!正如蓝礼所说,也许,这很愚蠢;但,愚蠢得令人敬仰。

    目送着蓝礼离开的背影,瑞恩-高斯林第一个就站立了起来,吹着口哨、拍打双手,送上了至高赞誉;然后是杰西卡-查斯坦,然后是詹妮弗-劳伦斯、艾玛-斯通、鲁妮-玛拉,然后是德雷克-多雷穆斯……

    人数不多,不过稀稀拉拉的三十、四十人左右,但如此待遇,却是克里斯托弗-普卢默和梅丽尔-斯特里普都没有能够享受到的。一名入行仅仅三年时间的“准新人”演员,却收获了如此爱戴和拥护,堪称匪夷所思。

    “蓝礼-霍尔”,这个名字对于好莱坞来说,意义非凡。至少在Y世代演员之中是如此。

    离开舞台,隐隐之间,蓝礼可以感受到一道尖锐而犀利的目光投射而来,犹如箭矢一般,破空而来,狠狠地撞击在他的背上。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毫无疑问,他现在已经一命呜呼。那眼神是如此锐利、如此恶毒、如此凶狠,以至于蓝礼根本无法忽视。

    脚步微微一顿,转头看了过去,但在舞台灯光之下,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大团大团的热浪在涌动着,模糊成一团明暗交错的光晕,不要说脸孔了,就连方位也不太容易识别。

    根据直觉、摸索方向,然后,蓝礼嘴角的弧度就轻轻上扬了起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不是哈维-韦恩斯坦,还能是谁呢?

    显然,手拿把攥的影帝小金人,意外旁落,刺痛了哈维的自尊和骄傲;但,他和哈维之间本来就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仅仅只是死结再更加“死”一些,已经不能更加糟糕了。所以,无须在意。

    “蓝礼?”耳边传来了司仪礼貌的声音,转过头,蓝礼就看到了跟在后面的娜塔莉和司仪,他微笑地收了收下颌示意,再次迈开了脚步。

    哈维死死地咬住雪茄,死死地,那难嚼的雪茄头几乎就要咬断,可即使如此,内心的滔天怒火已经难以抑制。

    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

    美国演员工会奖之上,让-杜雅尔丹顺利登顶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奥斯卡影帝势必将归属于“艺术家”、归属于韦恩斯坦影业,1995年颁发了第一届美国演员工会奖以来,这就是演技四大奖项最终重要的风向标。没有之一。

    2000年到2004年,连续五届美国演员工会奖的得奖名单,在奥斯卡之上都被颠覆,少则一项,多则三项;但在那之后,2005年开始,七届典礼之中,其中六届颁奖典礼都准确预言了至少三项得主,过去两年,更是连续两年准确命中所有四项演技奖得主。

    今年,似乎也不应该是例外。

    但,现实就偏偏这样发生了!美国演员工会奖之上,配角部门的两位得主在奥斯卡顺利登顶,而主角部门的两位得主则双双错失小金人。

    这是一场失败,毋庸置疑的失败;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让这场失败变成耻辱性的惨败,那就是输给“爱疯了”的蓝礼。

    输给布拉德-皮特,输给乔治-克鲁尼,这都是令人扼腕却可以接受的结果,即使是输给加里-奥德曼,哈维也勉强可以吞下这口气。但,绝对不能是蓝礼-霍尔!

    当初在圣丹斯电影节之上,拒绝了哈维的蓝礼;颁奖季之中,如影随形、阴魂不散的蓝礼;学院公关之中,被韦恩斯坦兄弟视为最强劲对手、多加照顾的蓝礼。最有可能却最不可能的蓝礼。

    哈维可以感觉到怒火犹如火山一般爆发,自从“莎翁情史”登顶奥斯卡以来,过去十五年时间里,他都是好莱坞最顶尖的存在,呼风唤雨、为所欲为,没有人可以挑战他的权威;但是今晚,这一记耳光是如此响亮,又如此凶狠,以至于哈维开始感受到了周围的怜悯和同情。

    如果可以,他会杀了蓝礼。

    脑海之中闪过一丝头绪:他们没有推动“炒作门”的话,那么学院公关的优势是不是就不会颠倒了?“炒作门”结束之后,鲍勃建议见好就收,他是不是应该收手?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错的,是不是他的决策失误?

    但,如此思绪仅仅只是一闪而过,转瞬即逝,然后就再也不曾出现过。这不可能是他的失误,所有过错都是来自于蓝礼。所有。

    目光灼灼地“护送”着蓝礼的背影消失在侧台,哈维重重地哼了一声。奥斯卡小金人?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接下来的漫长职业生涯,他们可以好好较量较量。除非蓝礼立刻退出娱乐圈,否则,他会让蓝礼意识到,“为什么当初不早点退出娱乐圈呢?”

    哈维收回了视线,再次聚焦在舞台之上,开始关注接下来的典礼进程。他们还有更加重要的奖项需要关注:最佳导演奖。

    2005年的奥斯卡,再次重演了;在今晚,最佳原创剧本、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剪辑、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七个奖项,分别属于七部不同的作品,一一对应的是“午夜巴黎”、“后人”、“龙纹身的女孩”、“初学者”、“帮助”、“爱疯了”和“铁娘子”。

    在这之中,四部作品无缘角逐最佳影片、五部作品无缘角逐最佳导演。换而言之,“午夜巴黎”、“后人”和“帮助”这三部作品的最佳影片得奖希望,匪夷所思、不可思议地保留了下来,而上半场遥遥领先的“雨果”和“艺术家”,依旧怀抱着小金人,忐忑不安地坐在冷板凳之上,等待着宣判。

    最佳男主角的颁发,人们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正如墨菲定律。“艺术家”和“后人”双双落败,甚至不是“点球成金”这部早早退出最佳影片争夺的作品,而是“爱疯了”,和“铁娘子”一样,完全凭借着表演而在颁奖季之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作品。

    于是,乱战和混乱还在持续。压力进一步累积,而后来到了最佳导演之上。时间的推进,悬念感还在持续上升,紧张感还在持续叠加,对于观众来说,这是福利,越来越精彩;但对于现场嘉宾来说,这却是折磨。

    最佳导演的五位提名者分别是,“雨果”的马丁-斯科西斯,“艺术家”的米歇尔-哈扎纳维希乌斯,“后人”的亚历山大-佩恩,“午夜巴黎”的伍迪-艾伦,“生命之树”的泰伦斯-马力克。

    如果是马丁、米歇尔、亚历山大和伍迪这四位导演之中的任意一位,那么他们所执导的作品,就将脱颖而出,成为最佳影片的头号候补——如此说法也不太准确,毕竟,颁奖典礼已经接近了尾声,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悬念没有揭晓了。

    但如果是泰伦斯的话,这也意味着,此前始终波澜不惊、一路陪跑的“生命之树”,继续加入战局,乱上加乱,在最佳影片揭晓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今晚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可能性依旧不能完全杜绝。

    2005年以来最混乱的颁奖小年,绝对名副其实。所以,最佳导演奖的颁发,压力成倍增长。

    回到后台,蓝礼也感受到了那无处不在的紧绷和压抑,视线里的每一个人都纷纷上前表示了祝贺,眉飞色舞之间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对于旁观者来说,如此好戏绝对是精彩纷呈,熙熙攘攘的人潮络绎不绝。

    停下脚步,蓝礼和娜塔莉的视线一个交错一个停顿。

    娜塔莉挺直了腰杆,迎向了蓝礼的视线,以强力出击的方式,掌管了主动权,“恭喜!”娜塔莉抬起了下巴,高傲而清冷地说道,“恭喜今晚的胜利,这着实难得。”

    蓝礼可以察觉到娜塔莉的傲慢。也许,这是她的自我保护;也许,这是她的本性使然;也许,这是他的错误解读。但,他不在乎。对于蓝礼来说,娜塔莉始终是一个陌生人,他在媒体面前的话语不是赌气,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情绪。

    老实说,娜塔莉大可不必摆出一副如此姿态,唯恐他会奚落或者挑衅。他们都是聪明人。

    “谢谢。”蓝礼绅士地点点头,以微笑表示了回应,紧接着退后了半步,再次点头示意了一下,绕过了娜塔莉,转身告辞。

    娜塔莉站在原地,憋着一口气,眨了眨眼睛,一时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蓝礼进入了待机室,摩肩接踵的人群将整个空间堵塞得水泄不通,几乎所有人都冒出来,守候着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的揭晓,前所未有的亢奋;注意到蓝礼的身影,大家都欢快地打起了招呼,然后让开位置,欢迎蓝礼一起加入他们。

    视线之中,演员有一些,但更多都是幕后工作人员。这样的奥斯卡,有点可爱。蓝礼看了看手中的小金人,哑然失笑,脚步停留在了人群之中,抬起头,看向了大屏幕。

    舞台之上,颁奖嘉宾迈克尔-道格拉斯已经做好了准备。作为业内最著名的大佬,也作为演艺家族道格拉斯的当代家主,迈克尔的分量自然非同小可,作为最佳导演的颁奖嘉宾,着实再合适不过了。

    “现场感受到了如此热度,这是正常的吗?”才一上场,迈克尔就掌控了现场的气氛和节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