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 人仰马翻

    站在侧台的幕布背后,偷偷探头窥视,就可以看到全场所有观众起立鼓掌的轮廓;剧院内部灯光未亮,仅仅只有舞台之上的幽蓝色光芒在折射着,但所有一切都如此清晰,甚至可以捕捉到那一张张脸孔之上的亢奋和激动。

    五百五十名观众,所有五百五十名的全场观众,无一例外,集体起立。那雷鸣般的掌声,持续了三分钟之后,不仅没有停歇,反而还在持续升温,口哨声、尖叫声和欢呼声渐渐开始掺杂其中,一浪高过一浪,浩浩荡荡地看不到尽头。

    汤姆-霍兰德站在侧台,悄悄地打量着,眼神不由开始涌动着亢奋的光芒,抬起头来,仰望着身边的蓝礼,满眼写满了崇拜和敬佩,那目光着实太过灼热,以至于正在和工作人员交谈的蓝礼都感受到了,不由转过头来,眼神里流露出了疑惑。

    “蓝礼!你就是最棒的!”汤姆无比惊讶无比崇拜地看着蓝礼,满腹的感叹,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想到更好的词汇,于是再次说道,“上帝,你真是太棒了!”

    蓝礼哑然失笑。虽然汤姆十六岁,而蓝礼也只有二十二岁,但在蓝礼眼中,汤姆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于是,他抬手揉了揉汤姆的深褐色卷发,“集中,集中在自己的表演之上,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开始呢。”

    汤姆吐了吐舌头,连连点头,然后还重重握了握拳,表示自己的决心。

    此时,约翰-科德大步大步走了过来,介入了蓝礼和工作人员之间,拍了拍蓝礼的肩膀,“表现不错,我就知道你可以做到。”

    仅仅只是“不错”?

    旁边的其他人都不由纷纷翻起了白眼,汤姆更是惊吓地开始咋舌,可是约翰却不为所动——演出还没有结束,现在就说“完美”,为时尚早,这是每一位舞台剧导演都必须铭记的真理。因为在舞台之上,意外永远不断。

    约翰示意了一下掌声不绝的现场,“他们现在是在召唤你出去谢幕呢。”

    相较于百老汇来说,伦敦西区依旧是一个比较专业的戏剧环境,即使是前来观看戏剧的游客,平均水准也比较高。主要还是因为伦敦西区的剧目太过高冷,不如百老汇平易近人。整体而言,伦敦西区的观众素质是更加有保障的。

    但,现在剧院内部却出现了不合时宜的口哨声、尖叫声和欢呼声。

    一般来说,剧院内部就只有掌声,其他声响都是不礼貌的行为,这里不是电影院,更不是自己家里的电视机前;以掌声表示赞叹,这是剧院的基本礼仪之一。可是今天,第一幕落幕时,现场就出现了如此例外。

    显然,观众们正在惊叹于蓝礼的表演。第一幕结束,几乎就如同整出剧目结束一般。他们迫不及待地、忘乎所以地开始欢呼呐喊起来,期待着蓝礼出来谢幕,就如同演唱会的安可一般。这是对剧组的最高赞赏。

    一般的剧目,全场结束时,召唤两次返场谢幕,这就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巨大成功了;但数十年前,剧院的巅峰期,剧组成员们四次乃至五次返场,这都是常态,剧院的掌声可以连绵不绝地持续十分钟、二十分钟,真正地诠释“经久不息”。

    现在,第一幕结束,观众就在召唤返场了。由此可见,“悲惨世界”在取得成功的道路上,迈开了无比坚实的一步。

    蓝礼可以明白约翰的意思,其实就是让他出去谢幕;但蓝礼却摇了摇头,拒绝了约翰的请求,“不要破坏节奏了。”

    他可以出去谢幕,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接下来还有漫长的演出,下午的部分就还有两幕内容。所有演员都保持着紧张而积极的状态,如果他现在出场谢幕,将观众进一步煽动起来,这就会打乱其他演员的表演节奏,这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熄灯、落幕,我们开始为第二幕准备。”蓝礼当机立断地说道。

    约翰没有继续辩解,只是看着蓝礼的眼神,感受到了那股坚定,于是,约翰也点点头表示了赞同,“第二幕准备!”说完之后,约翰准备离开的脚步再次停顿了下来,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最后只是重重地拍了拍蓝礼的肩膀,表示鼓励,而后,扬长而去。

    埃兹拉-米勒、多姆纳尔-格里森、安迪-科纳汉等人都站在侧台,没有离开。

    埃兹拉第一个就迎了上前,重重地捶了捶蓝礼的肩膀,“耶稣基督,你就是一只猛兽,猛兽!”满脸洋溢着亢奋和激动。

    无法想象,如果在他们的对手戏之中,蓝礼火力全开的话,那将会是一场多么可怕的灾难;幸运的是,蓝礼没有;更幸运的是,蓝礼成为了他们仰望的目标,在表演之中,循序渐进地引导着他们前行。“悲惨世界”的成功,至少第一幕的成功,蓝礼是绝对核心之中的核心。

    站在旁边的安迪也凑趣地笑了起来,“哇哦,还好你刚才没有用那样的眼神瞪着我,否则我肯定要忘记台词了。”

    舞台之上的对戏,和电影不同,缺少镜头的阻挡和切换,也缺少配戏的转换和缓冲,那种直面的气势以及表演的细节,完全释放开来之后,很容易就打破表演的平衡,制造成严重的偏移,甚至可能影响观众的观看效果,以及剧目的反思效果。

    这也是表现派演技一直强调控制的原因。他们需要将所有的力量、情绪和表演都控制在预期的范围。

    许多新人演员,在舞台之上可能太过兴奋,一不小心就失去控制,这样的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而那些老练的资深演员,真正地将收放自如、炉火纯青的表演基本功发挥到极致,观看他们的表演,确实是一种享受。

    “今天已经结束了所有表演任务的演员如此说道。”蓝礼调侃着反驳了一句,顿时就让安迪放声大笑起来,旁边的其他人也跟着一起起哄——

    安迪的戏份已经结束了。至少是有台词部分的戏份已经结束了。

    在这之后,安迪还会更换服装和妆容,饰演路人甲或者群众演员,填充舞台的空间,但这些角色都没有台词也没有表演,只需要根据安排走位就可以了。所以,安迪已经可以放松下来了。

    朝着伙伴们点点头,蓝礼快步前往了待机室,他必须抓紧时间更换衣服更换妆容。

    汤姆就像是一个小尾巴一般,亦步亦趋地跟在蓝礼的身后,一路上,笑容满意、步伐轻快,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却掩饰不了他雀跃的心情。

    蓝礼注意到了小尾巴的存在,但现在着实没有时间,更何况,汤姆也没有影响到他的脚步,于是蓝礼也就放任了。

    进入了待机室之后,然后就看到了暂时没有戏份的乔-阿尔文。两个人迎面差一点就要碰撞在了一起,乔的脸颊顿时泛红起来,眨了眨眼睛,手足无措,然后竖起了双手大拇指,“蓝礼,刚才,刚才真的是太精彩了!”

    “谢谢!”蓝礼绕开了道路,拍了拍乔的肩膀,然后就听到汤姆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乔,你听到了吗?你刚才听到了吗?全场掌声,简直停不下来……你真应该过去看看,蓝礼的表演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你看到他冲刺的那一幕了吗……”

    在助理的帮助之下,蓝礼开始快速更换服装。在分秒必争的情况之下,每一名演员都配备了一名专属助理,负责更换衣服、负责提醒下一场戏的台词、负责提醒现在的表演进度等等,确保演员能够第一时间进入状态。

    不仅仅是蓝礼,埃兹拉也随即回到了待机室,开始更换衣服、更换妆容,整个待机室里一片忙碌。

    通过眼前的穿衣镜,视线余光可以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戴茜-雷德利,一脸犹豫不决的表情,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但眉宇之间的紧张和忐忑却挥之不去。

    更换好衣服和裤子,蓝礼转过身,张开双臂,方便助理将外套套上来,他正面面对着戴茜,“所以,你打算开口吗?还是打算继续以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慌忙之余,语调还是带着一丝轻快的调侃,可以看得出来,蓝礼不仅没有紧张,而且还乐在其中。

    戴茜还是有些犹豫,蓝礼也没有给她时间,“滴答,滴答,再不说,我就没有时间了。”

    “蓝礼,我是担心,一会我的唱段……”戴茜紧张地耸了耸肩,然后肩膀就僵硬在一个高高的位置上,放不下来。

    第二幕的核心演员是芳汀,换而言之,大部分重量都落在了戴茜的肩膀之上。经历了刚才蓝礼如此完美的演出,戴茜的压力顿时变得鲜明起来——更何况,芳汀那最为著名的“我曾有梦”就是在第二幕上演的。

    这首音乐甚至是整个“悲惨世界”最著名的一首歌。2009年,“英国达人秀”,后来被誉为“苏珊大妈”的苏珊-波伊尔(Susan-Boyle)就凭借着这一首曲子,扬名全球!

    压力,可想而知。

    蓝礼穿好了外套之后,快步走了上前,抓住了戴茜的肩膀,“听着,戴茜,你很出色,正是因为你的出色,所以你赢得了出演芳汀的机会。接下来,你需要做的不是证明自己,而是展示自己,展示那些让我们惊艳的才华,展示表演的魅力。还有,展示芳汀!登上舞台的那一刻,你就是芳汀!芳汀就是你!”

    说完,蓝礼的眉尾轻轻一样,“明白了吗?”

    戴茜重重地点点头,“明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