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苏航这边享受过了,也恢复了冷静。趁着林心芮做早餐的空档,苏航准备向宁雨了解一下昨天事件的后续情况。他看了新闻,对于这次事件的官方解释是大楼的豆腐渣工程所致,毕竟地震也不可能只是那么小范围的局部地震。

    “所以,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苏航抓着手机问道,一边轻抚着边上林心芮的翘河蟹臀。林心芮倒也不在乎,笑吟吟的夹起一块煎薄饼喂到苏航嘴边。

    苏航张口吃了下去,而宁雨则是在手机另一头解释起那天之后的具体情况来。

    在那之后时间刺客也跟着出动了,不过他们并不清楚哪个才是伊戈罗纳克的本体,所以他们的选择是帮时间猎人们将被支配的时间猎人都制服,然后通过那些被支配的人来找到伊戈罗纳克的本体,但是显然没成功。

    被支配的人一旦失去意识,再次苏醒的时候就会解除支配。另外就算不失去意识,过一段时间也会解除支配效果,被支配的时间取决于被支配者的意志力,意志越坚定的人受到支配的时间越短。所以,最终时间刺客得到的情报是,伊戈罗纳克已经逃掉了。

    “你那边呢?我看你好像和那个谁先一步过去追了,有什么收获吗?”宁雨问道。

    “有啊,我一路追着伊戈罗纳克的本体好长时间,”苏航说着,站在林心芮身后环住她的腰,然后把下巴枕在她脖子上看着锅里的材料,“然后没追上,被对方的能力影响,让它溜掉了。现在应该潜伏在普通人里面,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是吗?这下真是麻烦了……”宁雨苦恼的叹了口气,“我稍微查了一下伊戈罗纳克的资料,这个生物会将整个人都吃掉,然后变成他们的模样,这样下去……”

    “谁让你们当时全在那看热闹,要是能和我一起过去……”苏航有些烦闷的说,但是想了想,又无奈的回道:“能和我一起过去,估计也拦不住那玩意吧?那个支配能力,人越多反而越麻烦……但是一个人的话,颠倒是非的能力又……”

    “旧日支配者是一种支配了无数世界和宇宙的生物,一般人只要看到它们就会陷入疯狂,而有些人则是会信奉它们追求它们的力量。它们的存在,不知道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总觉得让人很不安……”宁雨喃喃自语道。

    “唉,那也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吧?让那些时间猎人去忙碌吧,他们应该有相应的能力追踪那些东西吧?”苏航懒洋洋的回道,“反正那家伙还挺好分辨的,它的眼睛是纯黑的,不过要当心它的能力,支配能力就不说了,它还能操控和颠倒人的感官。”

    简单描述了一下伊戈罗纳克的情况后,苏航挂断了电话,然后瘫倒在林心芮身上抱怨道:“啊!最近怎么尽是些麻烦事!才刚刚搞定了牌皇,现在又是旧日支配者,烦死了!”

    “昨天晚上不是挺开心的吗?”林心芮笑吟吟的问,然后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硬邦邦的下面,斜睨着他问道:“还有啊,你顶了我好久了,到底想怎样啊?”

    “哦,刚才一直在想着偶尔在床之外的地方来一发感觉也不错,就兴奋了。”苏航笑道,腰上用力向前顶了一下,撞得林心芮一声娇哼。林心芮没好气道:“改天啦!我昨晚之前还是个雏儿呢,你真是禽兽,对刚被**的女孩子就想这么频繁的做这种事!”

    “是,我是禽兽。”苏航干脆的点头承认了,“所以让我来一发吧……”

    “吃早餐去了,别闹。”林心芮笑着把盘子塞到了他手中,“明天吧,来日方长嘛。”

    “嗯,说的有道理,方长小姐。”苏航点了点头,林心芮咬牙切齿的在他脸上掐了一把,然后端着剩下的配菜跟在他后面,两人在客厅里坐下吃了起来。不过苏航其实还是有点心事,首先一点就是旧日支配者。

    困扰着他的一点是,除了伊戈罗纳克之外,还有其它旧日支配者存在,那么那些旧日支配者是否已经和伊戈罗纳克一样,有个别早已存在于人群中了?

    而且,伊戈罗纳克的话也让他越来越在意,他不会受到支配之力的影响也很奇怪。

    伊戈罗纳克在离开之前说了一句话,称呼他为“同胞”,再加上他不会受到支配之力的影响,以及对方说他是“容器”一事。将这三者联系起来……

    “不会吧……”苏航皱起了眉头暗想道,“我是某个支配者的容器吗?”

    这样一来,所谓的“信徒”也解释的通了,之前宁雨说了,旧日支配者是有信徒的,有些人会信封它们以求获得它们的力量。是那些人在暗中行动,为了让他成为容器?

    想到这,苏航就越发不安起来,躲在暗处的敌人是最可怕的。让他不安的理由,恰好就是因为他至今为止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些“信徒”的存在,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设计了。

    如果不知道敌人是谁,那他就没有办法做出应对行动,只能被动防御。

    “唉,你真是像个孩子一样,一点不顺着你就不高兴。”林心芮看他这副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坐在了他身边,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好啦好啦,待会陪你做就是了,在厨房里,高兴了吧?不过要等到我做好中饭,然后去洗个澡,你也要洗哦。”

    “是,收到!”苏航立刻笑着应了一声,注意力也算是暂时被转移了。

    不过林心芮其实也知道苏航不是因为这事在不高兴,因此吃完后,林心芮躺在了苏航的腿上,眨巴着眼睛问:“阿航,你在为什么事烦心呢?”

    “有一帮人,好像要让我变成某个可怕的怪物。”苏航轻抚着林心芮的脑袋回道。

    “你不会反抗吗?”林心芮皱起了眉头问,在苏航脸上掐了一把,“人家要把你变成怪物你就任由他们把你变成怪物啊?是我的男人就加把力将他们干掉啊笨蛋。”

    “哼,小丫头还真敢说呢,明明昨天晚上为止还只是个雏儿。”苏航调侃道。

    “但是经过禽兽的洗礼我已经变成如狼似虎的欲河蟹女了。”林心芮皱了皱鼻子笑道。

    “不管怎么说,也有道理吧……”苏航笑着叹了口气,林心芮说的很在理。暴君是个比他还厉害的家伙,却从没人想过把暴君凯撒变成“容器”,果然是因为凯撒太强了。

    也就是说,只要他变得比凯撒更强,就没人敢打他的歪点子了。想到这,苏航点了点头:虽然现在还不太熟练,但是只要按照他之前的计划继续练习下去,直到掌握瞬时加速的技巧,一定能将凯撒也斩于马下。

    想到这,苏航掏出手机准备联系唐语嫣。

    “你联系那丫头要干嘛?”林心芮躺在苏航的腿上问,“那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

    “不是推销业务的,笨蛋。”苏航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皱眉解释道:“我之前没跟你说,其实我找那丫头都是让她帮我在地下拳场打拳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战斗力,我对那孩子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的哦,这次你可是冤枉我了。”

    “真的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林心芮捂着嘴偷笑道。

    林心芮本来就只穿了件运动背心,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一抹漂亮的事业线,他一下就忍不住把手伸了进去,里面也没有内衣,手感一级棒:“真的啊!”

    “嗯……”林心芮脸色浮现出一丝愉悦的神色,接着坐起身靠在了苏航怀里。

    “真会享受……”苏航调侃道,在林心芮胸前肆意揉捏起来,然后趁着她沉浸在快感中的时候偷偷伸手向下探去,果然如他所料,一片潺潺水声。

    “等等……别,还没洗澡呢……”林心芮微弱的抵抗着,但苏航强硬的吻住了她,她就只能哼哼几声便失去抵抗力了,虽然大白天做这种事有些奇怪,但反倒让人更兴奋了。

    毕竟在这么明亮的情况下,林心芮漂亮的身体是看的一清二楚,让人越发有兴致了。

    “哎呀,真是可爱呢。”苏航托着林心芮的下巴调侃道,“没想到表情居然这么可爱。”

    “你……闭嘴啦笨蛋!不要突然说这种话!”林心芮气恼的回头锤了他一下,然后瘫软在灶台上,扭头哀求道:“我们去沙发上好不好?我腿发软,站不住了……”

    “站不住了?好说。”苏航笑道,双手从林心芮的膝盖后方绕过,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别……”林心芮脸上瞬间红透了,“别用这么羞耻的姿势啊!笨蛋,笨蛋!啊……”

    完事后,两人又洗了澡,晚上决定点外卖,林心芮还嘟着嘴在边上生闷气。

    “干嘛啊小丫头,还在生气呢?”苏航调侃道,“你不是挺兴奋的吗?还高潮了呢。”

    说着,苏航伸手打算捏捏她的鼻子,但林心芮躲开了,气呼呼的咕哝道:“你居然让我用那么羞耻的姿势……我不想看到你。”

    “好好,那我今天晚上就滚蛋。”苏航笑吟吟的说,闻言林心芮扭过头皱眉问:“你是要去你女朋友那吗?也尝试一下这么羞耻的姿势?真是禽兽……”

    “当然不是,”苏航正色道,“今天晚上要去美国那边,有任务。”

    这么的,林心芮才停止了耍小脾气:“美国那边?什么任务?”

    “去审问上次抓到的那个家伙,”苏航挠了挠头说,“不知道为什么,那货说只愿意跟我单独聊,本来是明天和颖儿一起过去,既然你不想看到我,我就提前出发吧。”

    “你明知道我说的是气话!”林心芮委屈的咕哝道,苏航这才咧嘴笑了:“嘿嘿,果然还是想我留下来对吧?告诉你个好消息,杨阳这两天是晚班,所以……你懂的。”

    “你能留下来是很好了啦,但是……”林心芮白了他一眼,“就让我休息一晚上吧。”

    “那当然,毕竟白天已经很尽兴了。”苏航点了点头笑道。

    林心芮脸上又红了,扭头咕哝了句什么。

    但是,到底华夏监测局还是同意了苏航去美国监测局审问牌皇的任务。

    苏航猜测,华夏监测局这边也很想知道牌皇会交代什么情报。而这次行动,虽然是有姜云和小组的三人陪同,但是能够进入审讯室的还是只有苏航一人。

    为了节省时间,还是由苏航用时间跳跃带徐颖他们过去的。

    “好了,接下来你就自己进去吧。”姜云推了推眼镜小声道,“小心点。”

    “放心了云姐,里面只有牌皇一个人,而且他还被困住了吧?”苏航不以为然。

    “不要小看那个男人,他能以代理人的身份活到现在自然有他的长处。我一直有种很不好的感觉,牌皇是故意被你们抓住的,如果是那样他一定有什么阴谋,切记,当心。”姜云皱起眉头严厉的嘱咐道。

    苏航还是第一次见姜云这个模样,但毕竟目标是那个牌皇。

    “我知道了。”苏航应了一声,然后推开门进入了审讯室。

    那个男人还是穿着西装,虽然被手铐、脚镣以及厚重的锁链锁住,但看起来还是那么优雅和从容。他勉强推了推茶色的眼镜,由于手被铐住而不得不低头才能做到这个动作。

    “终于来了啊。”查尔斯?赛杜微微笑着说,从眼镜后方打量着苏航,“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苏航拉过椅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不紧不慢的翘起二郎腿。

    沉默了一下之后,苏航指了指他的墨镜问:“在这么暗的环境下戴墨镜,看得清楚吗?”

    牌皇愣了愣,接着轻笑了几声,最终还是压抑不住狂笑起来,身上的锁链一声丁零作响:“哈哈哈!难得我愿意回答你的问题,你就是问这个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