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龙啸云之死

    厅外的角落处,站着一个美艳的少妇,正是林诗音。

    容貌清秀,虽说算不上沉鱼落雁,但也是世间少有,特别是她的气质,让人一见,就心生疼爱。

    她已经知道龙啸云陷害李探花,可惜,她无法阻止。

    今天又听到楚阳一番言论,本就愁苦的眉心,更加忧郁了,让人疼惜。

    “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

    林诗音泪眼双流,愣愣出神。

    爱她的和她爱的人,为了所谓的义气,将自己拱手让人,而结果,那个英雄救美,响当当的汉子却是一个伪君子,小人一个。

    相爱不能相守,相对不能相拥。

    无言的悲哀,流淌心间。

    厅内,龙啸云的儿子龙小云忽然走了出来,别看他年岁不大,却有着成人的心思,聪明伶俐,狡诈如狐,却又十分狠辣,歹毒异常,杀人都不带眨眼的,就是一个小恶魔。

    如原著一样,依然被李探花废了修为,断了前程,他可谓恨极了李探花。

    如今见楚阳出现,一言一语就要置父亲和几位叔叔于死地,当即脑筋一转,进行反驳,同时鼓动众人。

    这些人,哪个心里没有鬼,立即出手。

    他们一拥而上,让李探花看的都大惊失色,面对这些人,哪怕是他,也有死无生,毕竟这些都是江湖好手。

    楚阳却毫不在意,手掌一拨,使上了五帝拳中的劲力轮转之法,将田七的铁棍引到了一边,正好落在了龙小云头顶。

    “不好!”

    田七大惊失色,想要收回棍棒,却发现已经收不住了。

    “田大叔,你要杀我?”

    龙小云当即惊恐叫道,他武功被废,根本躲不开!

    “不要!”

    李探花看的一清二楚,当即大叫。

    一切都晚了!

    砰……!

    龙小云的脑袋如万朵桃花开,被一棍打成了粉碎,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楚阳双手一拨,龙啸云的拳头印在了田七胸口,将这位一条棍棒压天下的强者打碎了心脏。另一侧,游龙生的长剑却被引到了龙啸云身上,刺入了心口,这位兴云庄的庄主,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啪……!

    楚阳抬腿,一脚将摩云叟踢飞出去,在空中接连喷血,不等落地,已经没了声息。

    唰唰唰……!

    身后的阿飞,剑光连闪,当即杀了数人。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还不住手?”

    并没有出手的心眉大师看着惨状,发出一声狮子吼,如雷鸣一般在厅内回响,剩余的几人立即收手。

    除了游龙生,铁笛先生之外,就是心眉大师和他带来的四个和尚还活着,其余等人,尽皆倒在血泊中。

    看着此种情景,几人纷纷无言。

    “楚、楚阳,为、为什么?”

    李探花呆呆的看着被杀的龙啸云,哆嗦着问道。

    “李探花,咱们之间,虽有一面之缘,但你也不能诬陷我!大家看的清清楚楚,是他们先围攻我,而田七也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将龙小云失手杀了,而龙啸云却死在了游龙生手中!大师,是不是这个样子?”

    楚阳目光一转,森然的看着心眉大师。

    “阿弥陀佛,这确实是贫僧亲眼所见!”

    心眉大师口舌发干道。

    “事实就是事实,我也看到了!”

    铁笛先生嘴角抽搐。

    一旁的游龙生却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就是弄不明白,剑尖怎么会突然转弯?最后将目光投向了楚阳,忽然身子一抖,转身就走,三两步已经窜入了林中,消失不见。

    “唉!何必如此呢?我只是为李探花鸣不平而已,这些所谓的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也太心急了,结果如何?自相残杀!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而会烫伤嘴!”楚阳说着,凌空一点,将李探花和铁传甲的穴道解开,就转身而去,“李探花,下次相见,希望不是飞刀相向!”

    李探花苦笑,看着楚阳离去的背影,猛然想到了当初见面之后楚阳说过的话:“李探花,将来我会送你一份大礼!但你也要记住,要想一个女人不去为爱子报仇,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她和她心爱的男人再生一个。有了牵绊,就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动力,只要活着,才会有精彩的未来。”

    他当即一个哆嗦,看向楚阳离去的方向,复杂无比。

    是悲哀,还是庆幸?

    铁传甲却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不久之后,厅内传来了林诗音撕心裂肺的哭声。

    “师父,为什么帮助李探花?”

    出了兴云庄,阿飞忍不住询问。

    “他值得帮,若是有机会,你可以和他相处相处,你就发现为师为何帮他了。”

    楚阳没有过多解释。

    阿飞若有所思。

    两人看似年岁一般大,可在阿飞眼里,师父就是一个披着年轻人外皮的老怪物。

    街上很静,在这样冰冷的夜晚,甚至连野狗都没有一头。

    抬头望,星野辽阔,浩瀚无垠。

    “李探花啊李探花,我治好了你的病,不用早死,又将林诗音送到你手里,若是还不能把握住,那就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

    楚阳恶狠狠的想着,可脚步却轻快了几分。

    回到修罗府,打发阿飞离开,小梅就迎了出来。

    “公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

    小梅轻声道,只是脸色非常红。

    “怎么了?莫非受凉了?”

    楚阳关切的询问。

    “没、没有!”

    小梅的脸色更红了。

    “待会让侍女给你煮点姜茶,暖暖身子。天气很凉,也注意点!”

    楚阳说了两句,就走进了浴房,里面放着一个大澡盆,蒸腾着热气,有股子冲鼻的药味。闭上眼睛,享受着难得的舒爽。

    可过了一会儿,他就感觉浑身燥热,发觉了不对劲。

    “小梅,今天加大药量了吗?”

    楚阳询问。

    他知道,小梅会一直呆在隔壁,等待着他的传唤。

    “是吗公子?”

    门前,小梅低低的说道。

    她羞红着脸,抬起玉如小手,又放下,几次三番,最后一咬嘴唇,推门走了进去,轻颤道,“公子,我给你搓背吧?”

    楚阳一愣,就看到了小梅走了进来,然后、然后就见小梅低着头,褪去了衣衫,露出了一具完美的酮体。他鼻子一热,差点流出了鼻血,不过小腹也窜起了热流,直达脑门,让他嘴干舌燥,面红耳赤。

    “公、公子!”

    小梅已经来到了浴盆前,可头低到了饱满的胸前。

    “你、你又何必!”

    楚阳哪还有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今天的药浴,定然加了特殊的作料。

    “我怕、我怕公子突然离开,我想、想着给自己留点念想,也给你留下血脉!”

    小梅的声音,轻如柔风低喃。

    楚阳再也忍不住,站起身,一把将小梅搂在怀里,放在了澡盆中。

    小红的脸蛋儿已经红的滴出水来,闭着眼睛,任君菜颉。

    “我不会负你!”

    楚阳知道,以小梅的性格做出这一番举动,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力气,说了一句,嘴唇就凑了上去。

    当灵与肉合,心灵悸动的刹那,他的心神也飞舞了起来,已经触及边缘的枯木心经第三层也瞬间达到。

    心海之中,出现百米内的一切。

    两具年轻的体魄,上演着最原始的冲动,又有浴盆中的药物催情,整整搏杀了一夜,哪怕他们体魄都十分强悍,到黎明时分也疲惫的紧紧相拥睡去。

    年轻真好。

    正如东方喷薄而出的大日,一刹那间,灿烂了山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