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法相

    楚阳等人没有走大路,一直在山脉中穿行,直到离开寒武城一万五千里才停下。

    这依然是一座山谷,内有瀑布,中有湖泊,环境清幽。

    山风一起,竹叶响动,更显雅致。

    五六天时间,众人的状态已经恢复到巅峰。

    楚阳盘坐青石上,望着眼前刚刚收服的三千强者,无喜无悲,神色淡然,“接下来,我传你们三分归元气,此法可以开辟周身八十一个窍穴,听好了!”

    这部来自风云世界雄霸的功法,本来很低级,可经过改良之后,已经算得上不错了,放在一个二流宗派,就可算得上宗师之境的镇派之法。

    声音轻缓,却清晰的传至所有人耳中,哪怕已经达到大宗师的白晶晶等人都没有漏掉。

    传法之后,就拿出了开窍丹。

    在风云世界,当上了楚皇,搜刮天下,他可没少炼制,为的就是将来有可能用到。

    然而看着三千人,楚阳也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要将他们全部培养起来,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项胤等人改修功法,需要时间,就在这个山谷中暂时呆了下来。山野中少不了凶兽,食物自然可以解决,可第五天的头上,楚阳陡然皱眉,凌空而起,飞了出去。

    他这番动静,立即引起了白晶晶等人的注意,纷纷都抬头观看,无不震动。

    高空上,出现了一座百丈高的巨石,正从西方飞来,卷起狂流,朝着山谷砸下。

    楚阳一拳开山,将巨石轰碎,化作一道流光,转眼来到了一座山梁上空。

    “为何偷袭我们?”

    看着山梁上站着的五位青年男子,楚阳冷声喝问,任谁遭到不明白的偷袭,也会愤怒。

    “腾龙榜第一的人物,碰到了,自然要切磋切磋!”

    为首的青年眯着眼睛笑道。

    “冠冕堂皇!”楚阳冷哼道,“霸体宗的弟子,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应该是为了王大和王二报仇吧?”

    武州之内,有一流宗派霸体宗,曾经在天火郡城时,他就杀过这个宗派的宗师,亦修炼过镇宗功法龙象托天功。

    不久前,他杀的王二和王大,也是霸体宗的弟子,同时也破坏了多年的布置。

    “什么王大?什么王二?我们可不认识,此番出来磨练,正好碰到你这个传奇人物,就想讨教讨教!”青年强者说的滴水不漏,话音刚刚落下,他就纵身而起,一掌就拍了过去,“我倒要看看,所谓的腾龙榜第一,是不是名副其实?”

    眼看到达近前,此人却一抖左手,抛出了一个圆盘,散发出淡淡的青光。

    “不好!”

    楚阳当即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心灵之剑立即落在了圆盘的核心之中,只是微微一滞,却没有阻挡运行。

    “给我碎!”

    这一瞬间,楚阳的天戈战戟已经落下,将圆盘硬是打飞数百米开外,却没有破坏掉。

    下一刻,圆盘陡然爆发出大量的光芒,笼罩方圆,一闪之间,百米内的一切,全部消失无踪。

    “传送阵盘?”

    楚阳眼睛一眯,露出后怕之色,“想算计我?给我死来!”

    大戟一轮,让感觉到意外的青年男子来不及躲避,就直接被劈成了血雾。

    同一时间,一座山谷中,光芒一闪,凭空出现一堆事物,有石块,有泥土,还有青草,就是没人。

    “失败了吗?”

    这里盘坐着一位老者,气息深邃,难以揣度。

    “你得享清闲不好吗?为何要参与进来?”

    酒鬼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侧的山峰上,幽幽叹道,“以你的地位,不至于为宗派内的两个弟子大动干戈,亦不会为了寒武城那点产业动怒,至于枯木心经,你应该也不会觊觎才对?可你到底为何冒险?”

    “我知道一些枯木心经的隐秘,一旦修炼成功,对于辅助阵法,有着难以估量的作用,能让我的阵法造诣,再上一个台阶。”

    老者没有意外,平淡道。

    “这不是理由!”

    酒鬼摇头。

    “确实不是真实的理由!”老者叹道,“只因我欠了一个人情,不得不还?”

    “人情债啊,最是欠不得了!”

    幽幽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差点将酒鬼吓死,他却没有动弹,额头上却冒出了冷汗。

    “能悄无声息的出现我背后,至少也是真神之境,你是谁?”

    酒鬼嘴角抽搐,脸色难看。

    “白眉师弟死了,你说我是谁?”

    一个老和尚从背后走了出来,这一位长的也十分独特,他竟然没有眉毛。

    “你是无眉禅师?”酒鬼叹息道,“为了对付一个小家伙,至于让你们接连出动吗?还有你无眉禅师,可是真神强者,还用试探吗?”

    “若是你知道枯木心经对我宗的作用,就应该知道,不是至于,而是一定要得到。”无眉禅师平和道,“这次的试探吗?不得不小心行事啊,若是有个不测,恐怕会步了白眉师弟的后尘。如今看来,庇护那个小家伙的只有你了,这样,我也可以放心行事了。”

    “那个小家伙,是腾龙榜第一的人物,被楚皇看重,被王老视为子侄,你若动他,可考虑后果?”

    酒鬼依然站着没动。

    “谁又能知道呢?”

    无眉禅师幽幽道。

    “不需要知道!”

    酒鬼认真道。

    “大楚刚灭了镇天宗,若没有十足的证据,楚皇不敢再出手。”无眉禅师淡然道,“再说,我宗虽不如皇室,却也不惧。”

    酒鬼沉默。

    这是不争的事实。

    私下里,四大圣宗没少和皇室争锋,互有胜负,均有死伤,却都没有撕破脸皮。

    “酒鬼杜远,我这就将你超度,省的继续沉迷世间!”

    无眉禅师说着,抬起了手掌,气机弥漫,镇压了时空。

    “死,我无所畏惧,只是可惜啊,没能先一醉!”

    酒鬼叹息一声,闭上了双眼。

    面对这等人物,反抗没有丝毫用处。

    “那就不要死呗!”

    王老打破了沉闷的气机,出现在了酒鬼身前,笑着道。

    “您老不是回去了吗?”

    酒鬼惊讶,却也松了口气。

    “我怎能放心回去?”王老说着,看向了无眉禅师,“你们还真是死性不改,死了个白眉,你这个无眉就出现,不知你死了后,还会有谁出现?”

    “我知道你没走,可我还是来了!”

    无眉禅师笑了。

    “那你刚才还说?”酒鬼却脸色一变,“不对,你们的目标不是我,也不是楚阳,而是王老!”

    “你这小家伙,还没有喝坏脑子!”

    无眉禅师笑眯眯道。

    “这是个好苗子!”虚空裂开,走出了一个大和尚,他刚刚一出现,方圆千米之内,立即被禁锢,成了一个法域,他盯着酒鬼道,“此人与我佛有缘,可以度化回去。”

    “你他么的才与佛有缘呢?额,不对,你本来就是佛,也不对,你他么的还根本没有成佛!”

    酒鬼一拍脑门,接连变换口吻,最后询问王老,“这一位是谁?有您老厉害吗?”

    “他是无色老和尚,法相大能!”

    王老苦涩道。

    “法相?”

    酒鬼一哆嗦,立即面无人色,哀嚎道:“至于吗?”

    “还是那句话,枯木心经太过重要,这些时间,我们死的人也太多了,不能没有一个交代。”

    无眉禅师接过话说道。

    “可、可无眉禅师,你不是说只对付一个小娃娃吗?怎么将王老牵涉进来了?”

    原先的老者,苦涩无比,忽然插言道。

    他忽然发现,这个人情让他彻底的陷入了进去,甚至连累宗门。

    “你有意见?”

    无眉禅师眼睛一眯。

    “我、我怎么敢?”

    老者当即一哆嗦。

    “唉!”无色老和尚双手合十,对着老者道,“此事隐秘,不能泄露,施主,不如归去吧!”

    他微微低头,老者就是一颤,露出了惊恐之色,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就化作了飞灰,点滴不剩。

    “无色老和尚,你还是和传闻一样心狠手辣!”王老却冷笑,“你们真以为吃定我了?”

    无眉禅师皱眉。

    无色老和尚已经点出一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