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斩杀城主(说加就加)

    “我怎敢劳驾您老人家?”

    楚阳脸上也堆满了笑容。

    “太子,有什么需要,一并说出来,我给你准备!”钱多多又道,“在望海城,也有我钱家的商铺!”

    “你这份大礼,让我有些无法承受!”

    楚阳忽然难为情道。

    钱多多是何人,自然知道楚阳要表达的意思,当即认真道:“潜龙榜第一,腾龙榜第一,当今六太子,没有背景,没有势力,却深得王老看重,被第二任冠军侯以棋子谋局,不到双十之龄,炼丹堪比一代宗师,而又重情重义,这些已经足够我钱家全力支持了。更何况,一个民生报,便让我钱家有着更进一步的可能。这是偿还恩情,或者说投资更为恰当。”

    “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交易,既然你们有情有义,我定会记在心里!”楚阳恰到好处的松了口气,又道,“民生报以当今政策,大儒文章,时事评论,农耕采桑,引导舆论,宣扬道德为主,太过单调!如今局面已经可以打开,不如再重新刊发一种报刊:如连载小说,定会吸引不少人打发时间;如武道评论,大楚武风盛行,谁不会购买?等等!”

    “佩服!”

    钱多多眼睛越来越亮,“我早就有了其它念想,可就是无法形成具体的概念,如今被你一点拨,彻底的明悟。”

    “但有一点,一定要在同文馆之下!”

    楚阳严肃道。

    “岂能不明白?”

    钱多多笑道。

    钱皓五人,吃惊过后,无不点头。

    “那就好!”楚阳目光一凝,冷声道,“我要望海城杜心城主的一切详细情况,特别是一些违反皇朝律法的铁证,可否拿到?”

    “若是换成旁人,或许麻烦,可杜心吗?”钱多多眼睛一眯,忽然笑了,“这里远离盛京皇城,天高地远,杜心就成了土皇帝,无法无天,可谓无恶不作,哪怕有反抗,也被他镇压了下去。至于他的违法事件,可随时拿到!”

    “那就好!”楚阳脸色一沉,“随我进入城内,擒拿杜心!”

    “好!”

    钱多多应道。

    钱皓五人,略微吃惊,随之赞叹点头。

    这样果决行事,别说一个少年,就是军中将军,都不一定做到。

    毕竟楚阳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需要仰仗地方,谁会刚开始就想着对付主政一方的城主?

    杀了城主,必然引起人心惶惶。

    可若是不果决行事,却少不了麻烦。

    这就是魄力。

    当断则断,毫不拖泥带水!

    城门口戒严,来往盘查,甚至进城都要入城费。

    楚阳直接扔出去了一块银子。

    在他的佛光戒中,根本就没有金币银币,有的只是银锭和金锭,堆积成山。

    他们一行,速度很快,一步便是十余米,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刚刚来到府门前,城主杜心已经迎了出来。

    “莫非是太子大驾光临?”

    杜心中年模样,气息深沉,赫然是一位凝神强者,在这样的小城有这样的修为,简直不可思议。

    他第一眼就望向了楚阳,显然早就得到了消息,不过他神态高傲,站在阶梯上俯视下来,甚至连最基本的礼节都没有。

    “楚神光已经和你联系过了?”

    楚阳直接问道。

    杜心神色平静,可瞳孔却微微一缩,“太子前来,天下皆知,作为此地城主,我又岂能不知?不知所来何事?”

    他根本没让楚阳等人进入城主府的意思。

    “好一个嚣张的狗东西,见了太子,竟敢不行礼!”

    钱虎看不下去了,当即冷哼道。

    “住口!”

    钱多多却脸色大变,看了一眼楚阳,连忙喝斥。

    “我……!”

    钱虎也知道僭越了,想解释,却猛地住口。

    “无碍,眼前之人,不过是待宰的羔羊罢了!”

    楚阳不以为意。

    钱多多却摇头。

    有些事情,一定要遵从,这是规矩。

    “待宰的羔羊?”

    杜心诡异的笑了,他挥了挥手,立即有个老者走上前来,说道,“海兽要攻城了吧?”

    “城主说什么时候攻城,他们就是什么时候攻城,城主说死在海兽口中多少人,就绝对不会少一个!”

    管家连忙回道。

    “你们听到了,海兽马上就要攻城了,你们说,太子要是死在这里,又会如何?”

    杜心撇嘴道。

    “海兽太过猖獗罢了,当请示吾皇,调派大军,镇压海兽!”

    管家义正言辞道。

    “要是太子真死于海兽之口,整座望海城,也定然不保,城内的民众,也肯定会死绝。”杜心叹息道,“太子啊,整座城为你陪葬,你说,值不值得?”

    “当真是丧心病狂,竟然直接想置我于死地,好一个楚神光,若你用些小手段让我寸步难行也就罢了,毕竟在规矩之内。可你竟然想置我于死地,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楚阳冷冷道,“是敌人,唯有你死我活!”

    旁边的钱多多眸子一缩。

    他可知道楚阳的成熟,这些话根本不必要说出来,如今讲出,显然是给他听的。

    君落羽眉头挑了挑。

    对这些,他才不会在意。

    他的目的,只是保护楚阳罢了。

    “死!”

    不等杜心脸色狂变,楚阳猛然喝道,心灵之剑当即斩出,让杜心默然恍惚。

    唰……!

    天戈战戟出现手中,划过一道弧线,将杜心的头颅斩下。

    呼吸之间,望海城城主死亡。

    一代凝神强者连反抗都没有做到,悄无声息的被杀。

    钱皓几人看的身躯大震,瞳孔缩小。

    特别是钱多多,他知道楚阳很强,却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今天算是有了个直观的认识。

    “竟然能轻易的斩杀凝神强者,莫非是枯木心经?”

    他当即想到了某种可能。

    心中一动,便将对楚阳的重视,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

    “城主多年行恶,作为护卫,更是为虎作伥,没有一个善类,钱虎!”楚阳陡然喝道,“你们四个,进入城主府内,将侍卫尽数斩杀,除了无辜侍女,一个不留!”

    “是!”

    钱虎四人没有丝毫迟疑,一跃而入。

    这是他们得到的第一个命令,不容置疑。

    楚阳转过身来,目光冷峻,嘴唇无声开合,却是道:“严守城防,以防有变!”

    四座城门,分别有一位大宗师为统领镇守,如今却被楚阳悄无声息间奴役了心灵,收为了奴仆。

    实力提升,修为大进,枯木心经虽没有进一步突破,但威力却不停的提升,就连大宗师都挡不住他一念之力。

    “皇朝有这样的规定吧,战乱之时,城主死亡之时,当以军政为主,最高官员主政?”

    楚阳询问道。

    “是的!”君落羽点头,“你是太子,又是同文馆馆主,位列二品,还是一军之主,如今望海城的城主因违法乱纪被杀,这里就以你为主。不过,最好还是赶快将杜心的罪状传回盛京,并申请成为这里的临时城主。。”

    “谢了!”

    楚阳露出了笑意。

    这是在点播他。

    周围已经发生了动乱,好在其余首脑已经被控制,骚乱很快就被平息下去。

    不久,一位中年人匆匆而来,冲钱多多行礼:“拜见长老!”

    “带来了吗?”

    钱多多问道。

    “都在这里!”

    中年人立即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袋子。

    钱多多接过之后,直接递给了楚阳,“应该都在这里了!当然,还有证人,已经被控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