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守国门

    楚阳辞别了张老头,回到了住处,却一迈步,穿墙过户,来到了老楚头家,他大摇大摆的来到了西侧房间,这里除了老楚头老两口之外,还有一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妇,可此刻三人都紧张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小女孩,满脸的紧张和担忧。

    “小媛,还是送医院吧!”

    老妇人眼睛都红了。

    “妈,送医院要是有用,我早就送去了!”楚媛苦笑一声,“这是生下时带来的病根,没办法的,只能靠小冰自己熬过去。”

    “苦了孩子了!”老楚头给床上的孙女紧了紧被角,又拿来一张毛毯盖在上面,“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小媛,就真的没办法了吗?”

    “没有!”

    楚媛摇头,她也露出凄苦之色。

    此时,她躺在床上的女儿正不停的哆嗦,眉毛和头发上,都带着冰雾,嘴唇发紫。

    “我们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让孩子受这罪!”

    老太太开始抹眼泪。

    楚阳已经明白。

    老楚头的女儿楚媛带着自己女儿回来看望老两口,刚刚到屋中,小女孩楚冰就犯了病。

    窥视楚媛的记忆,楚阳已经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当初她怀孕时,遭到了一个冰属性的异能者攻击,寒冰之气入体,伤了胎气,她的老公将对方轰杀,可孩子出生后,就不时的爆发寒症。去年,有人前来复仇,结果她老公和敌人同归于尽,只留下孤儿寡母。

    “上古大巫,天生能操控各种力量,到了如今,遗留的血脉无意中激活,就成了异能!”楚阳思量,“楚媛体内,有股风属性的力量,应该是风属性的异能者,只是不强,也就相当于炼气期罢了!恐怕老楚头都不知道!”

    “巫族,有意思!”

    楚阳轻笑一声,随手一点,就将楚冰体内的冰属性力量炼化,并融入了骨子里,烙印在灵魂中,成了自身的血脉神通。

    他转身离去,正如悄悄地来,也悄悄的离开。

    不一会儿功夫,屋中传出了惊喜的声音。

    生活波澜不惊,下下棋,钓钓鱼,晒晒太阳,楚阳的生活比宅男好不了多少。在老楚头等人看来,这就是颓废,没志气。

    啪!

    棋落惊风云,老楚头吃掉了楚阳一只马,同时说道:“小楚,书写的怎么样?”

    “马马虎虎!”

    “一个月能赚不少吧?”

    “就赚个全勤费!”

    “不至于吧,我可听说,有些作家年入千万不是事儿!”

    “你知道网络作家有多少吗?不下于五百万人,可月入三千的有多少?撑死了也就几万人!至于我,呵呵,一个月的全勤,够吃馒头了,偶尔买点咸菜解解馋!”

    “小家伙不诚实!按你的说法,哪来的钱租房子?”

    “老楚头,我能告诉你,我家有三十套拆迁房,十二间门面吗?”

    “额……怪不得你小子天天像一条咸鱼!”

    “这就是命好啊!”

    “还真是命,别人拼搏一生,奋斗一辈子,结果挡不住一次拆。”

    “赶上了好时候!”

    “好时候,嘿!”出老头摇了摇头,话语一转,“我说小楚,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对象?”

    “娇美如花上得厅堂,温柔贤惠下得厨房,性格开朗为人善良,善解人意孝顺至上!”

    “小楚,这样的女人真的存在吗?”老楚头幽幽说道。

    “谁知道呢?”

    “咦,还真的存在!”老楚头眼睛一亮,“我家女儿,漂亮吧?”

    “漂亮!”

    “能够上得厅堂吧?”

    “绝对!”

    “她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做,能够下得厨房吧?”

    “现在的女孩,太少见了!”

    “照顾小冰无微不至,算温柔贤惠吧?”

    “可以!”

    “她朋友不少,脸上笑容不断,算是性格开朗吧?”

    “算!”

    “她暗中经常捐款,甚至支持几个山区的学生,善良吧?”

    “令人敬佩!”

    “她创办的有自己的公司,可每个周末,都要带孩子回来看我们老两口,孝顺吧?”

    “太罕见了!”

    “怎么样?心动了吧?”

    “心动……了吗?”楚阳好似才反应过来,翻了翻白眼,“哪有你这样当爹的!”

    “唉!”老楚头低低一叹,“我这个女儿啊,什么都好,可自从去年我那个女婿去世后,我能感觉到,她心中一直苦闷,强做笑容。或许,只有另组家庭,才能让她从悲伤中走出来。”

    “你女儿年龄不大,青春正芳华,还带一个贴心的小棉袄,不愁嫁的!”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这不是看你小子还算顺眼吗?怎么样?心动不心动?”

    “我的目标,是建立个后宫,收集三千佳丽!”

    “滚犊子去!”

    老楚头气的吹胡子瞪眼。

    他将象棋一扔,气呼呼的走了。

    “我说,老楚头,怎么生气了?”

    刚刚从家里出来的老张头打着招呼道。

    老楚头没有理会,撅着屁股就走远了。

    “这个老楚头!”老张头也不在意,背着手来到了凉亭中,“小楚,莫非被你气的?”

    “嘿,他是到了更年期!”

    “更年期?哈哈,要是让老楚头听到,非给你杠起来不可!”老张头大笑,转而摇头道,“若不是被你气的,肯定是为了拆迁的事儿?”

    “拆迁?”

    “是啊,这边要拆迁了,说什么要建成别墅!哼,想的倒美!我们在这儿住了一辈子,生活的自在,邻里间也都熟悉,要是拆迁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我们这些老家伙肯定不习惯,说不得过不两年就一蹬腿死翘翘了!”

    “这里确实是好地方!”

    “那是,水流急,人气旺,交通也便利,这里可是福宅!”

    “很快就不是你的了!”

    “我们不同意,看他们谁敢?”

    “挡住了吗?”

    “那就拼了老命!”

    “何必呢?恐怕会有一大笔钱!”

    “可这里是根啊,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搬走了,到了年关,老祖宗怎能找到回家的路?”

    老张头不满道。

    楚阳默然不语。

    这是一种传承的‘根’的情节。

    或许,只有这些老人还有。

    换成年轻人,谁在意这些?

    早拿着票子潇洒去了。

    “年纪越大越念旧,也越不想挪窝!”

    “家啊,是先人的传承,是儿孙的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里热闹个不停。

    协调的,威胁的,等等上演着一幕幕人间闹剧。

    甚至楚阳的房东都来了,被他随意的打发而去。

    终于,这一天夜里,来了很多人。

    “何必呢?”

    盘坐床上的楚阳,低语一声,一甩袖子,凭空刮起一阵风,将街口的几十号人还有挖掘机整个卷了起来,还有背后的一些人,转眼间都落到了海中的渔岛上。

    “战斗力逆天的你们,去守护国门吧!”

    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