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新的一天

    “嗷呜——”灰色小狼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仿佛在说自己的肚子饿了,接着它从伯莎身下缓缓爬出来,险些跌了个踉跄,又站直身子,伸个懒腰,把头凑向莫雷递过来的肉汤罐儿,不停地嗅嗅。

    上一刻还睡眼惺忪的伯莎一下子醒了,她“啊”的一声,把小狼揽回怀里,不顾小狼的挣扎,看样子还想重新把它藏到身底下。

    “这是……”莫雷放下罐子,蹙起了眉头。

    “……”伯莎明白自欺欺人是没用的,她抱紧小狼,似乎有些舍不得,表情极为挣扎,终于怯怯地看着索尔说道:

    “放它走好吗,至少,能不能不要吃了它。”

    索尔倒没想过要见什么吃什么,虽说也许部落日后的食物来源有点问题,但这么点儿一只狼崽子,也不见得就能提供多少肉。

    “你从哪儿弄来的?伯莎?”索尔显得颇感兴趣,他好奇地问。

    “伯莎?”虽然关心小狼,但伯莎还是敏感地发现了索尔发音的不同。

    “啊,莫雷老爷子已经都和我说了”索尔思考了一下道:“不过你应该明白,在这片岛上其实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没什么区别……”

    伯莎点了点头,她当然理解莫雷,没有莫雷她可能早都死了。莫雷见伯莎没有抗拒,也欣慰的笑了。

    “它是之前我在外面捡到的”伯莎轻柔地抚摸了几下小狼脖颈上的绒毛“它趴在草丛里,也许是被抛弃了,也许是和同伴走散了吧。”

    “请不要吃了它好吗,诺姆大人。”在自己女生身份被揭穿后,伯莎也不再刻意伪装,很自然的撒起娇来。

    “我也没说要吃它呀”索尔尴尬的笑了笑,比起眼睛冒绿光的黑齿,自己的表现不知好到哪儿去了

    “不过要养着这只小狼的话……”

    狄安娜这时候适时地插话进来:“我不得不提醒你,诺姆大人,这样一匹正在长身体的狼,每天消耗的食物,也许会相当于部落的一个成年人,而且它们只吃肉的。”

    “我保证每天只给它几小块肉干就可以了,好吗?”伯莎又哀求地看着狄安娜“不必每餐都让它吃饱的。”

    狄安娜最容易心软了,受不了伯莎的眼神,她把视线投注到索尔身上,似乎意思是:我不管了,一切由诺姆决定吧。

    索尔扫视一圈,莫雷和狄安娜默不作声,克拉托斯毫不在意地端起汤罐喝了一口,小伯莎满脸哀求,连她怀里的小狼崽儿好像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被决定,呜呜地冲索尔哀嚎起来。

    除了黑齿舔了舔舌头,似乎真想尝一尝狼肉之外,其他人似乎不置可否的占绝大多数,索尔摸了摸下巴,笑着说:

    “左右不过是一匹小狼崽儿,就按伯莎说的吧,每天给它几块肉干,先保持着饿不死吧。”

    听到索尔发话,众人自然点头同意,小伯莎更是高兴地低声欢呼起来,她没有高声叫喊,自然是因为其他野人早已沉睡的原因。

    几圈下来,肉汤已经见底,莫雷等人不知何时也都纷纷睡去,和暴风雨搏斗了一整天,精神和体力的消耗都是空前的,索尔也觉得疲倦极了。

    他靠着山洞的石壁,强忍困意又打开了召唤英雄的系统界面,只见左上角的信仰值从原来的1变为了310,一下子增加了三百多。

    “看来信仰值的增加不单单和战斗胜利有关,似乎只要能够带领族人们战胜困难,就可以获取信仰值。”索尔暗暗想到,思绪一转,他又不由想起暴风雨中,族人们“狂化”的情景。

    “偷袭反击的那次战斗,我似乎也经历过这种状态,力量大增,能量仿佛源源不绝的涌出来,难道是野蛮人的天赋吗?”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从索尔脑袋里蹦出来,明天暴风雨会不会停,接下来该往哪儿走,食物来源怎么办,诸如此类的问题充斥在脑海中,不知不觉,索尔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火光闪烁在洞窟内,噼啪的爆响声与洞外传来的风雨声形成对比,好似两个不同的世界,外间的风雨经过休整后,似乎又强了起来,但这已与索尔他们无关。

    经历了暴风雨中同自然的抗争后,战士们找到了可以暂供歇脚的桃园,即使地面又冷又硬,即使胃中尚觉得饥饿,即使还不知道明天会去哪里,但此时此刻,对于这群野蛮人来说,能在这儿休息,已是最大的幸福。

    ————————————————————————————

    第二天

    索尔是在晚上的时候醒来的,昨天实在是太过疲惫,所以一不小心他居然睡了一整天。

    睁开眼,索尔就看到面前的火堆重新生起了火,莫雷在旁边往里填着柴火。

    放置了一天的木柴不再像昨晚那样全被打湿,干燥一些后,变得更容易燃烧,也不再冒出浓重的白烟。

    伯莎和其他野人非常合得来,此刻正带着昨夜刚收养的小狼和几个野人小孩子在一起玩耍,无忧无虑的样子让索尔不由升起几分羡慕。

    其他族人们三三两两围坐着,守着火堆,和自己的家人呆在一起,外面的风雨声仍然很大,其间还不时响起震耳欲聋的雷鸣,暴风雨正是最猛烈的时候,而且听起来没有丝毫要变小的趋势。

    “您醒了,诺姆大人。”莫雷见索尔睁开了眼,笑着问候道。他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脸上浮现出一股淡淡的红润,嘴唇也不再是惨白色,甚至能够亲自抱来一捆柴火。

    索尔也替他高兴,他笑着说道:“早安莫雷,哦不,也许是晚上好?”野蛮人的语言中并不能准确的表达出这些意思,当索尔强行拼凑起来说出口时,总觉得有点奇怪。

    莫雷捏了捏自己下巴上的胡子,奇怪地说:“您可真让人感到惊讶,听起来您似乎想表达一些大陆语要表达的意思。”

    听了莫雷的话,索尔来了兴趣,他歪了歪脑袋,好奇地问:“大陆语同蛮族语的差别很大吗?特利尔你怎么会学会两种语言的?”

    莫雷笑了笑:“这就是您不了解了,您所说的蛮族语事实上是瑟维洛语,瑟维洛人虽然现在衰败了,沦为蛮族,但他们毕竟曾统治过沃坦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的大陆语和瑟维洛语之间其实是很相像的。”

    他喘了口气,好像又勾起了从前的回忆:“我以前在法兰王宫的大图书馆里学习过,要知道很多上古典籍都是用瑟维洛语书写的,我就在那时候学习了这种语言。”

    接着,老人又唏嘘地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在很多年以后,这门语言会真的在我流落荒角的时候,起到作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