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看着远处的庞然大物,握紧手中铁矛,额头上不禁流下一滴汗水。

    部落的战士们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被召集到了海滩上,连莫雷都被惊动,老人跟着克拉托斯和黑齿,在伯莎的带领下,亲自下来了。

    索尔回头望望部落的战士们,包含克拉托斯和黑齿在内,来了将近五十余人,之前缴获的二十把铁矛已经被克拉托斯发了下去,给了部落里最强壮的战士,其余人手里则是拿着石斧,木头或砾石磨成的长矛。

    再看远处的怪物,仔细看了一阵索尔才瞧明白,这家伙和他印象中的鲸鱼还有些不一样。

    在他眼前的分明是某种鲸鱼和鳄鱼的混合型态,目测将近20米的体长,体重绝对超过50吨,乍一看就是头巨大的鲸鱼,但近了才看见,鱼的头部不是圆的,而是如同鳄鱼头部一样长着长长的颚。

    怎么看也不像是吃杂食的鲸鱼,更像是在海中肆无忌惮屠戮鱼群的可怕凶兽,索尔为自己捏了把汗,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怕是也没那么容易吃。

    “老爷子您见过这东西吗?”索尔只能向身边唯一还算博学的莫雷请教,后者捏了捏下巴上的几撮胡子,皱着眉思考了半晌,才缓缓说道:

    “见倒是没见过……不过看样子,倒很像沃尔姆斯的海盗们非常热衷于讨论的龙鲸。”

    “你说的是那种带翅膀,会喷火的龙?”

    “当然不是啦,那都是神话中才有的,龙鲸没法和那种神兽相比。”莫雷难得地翻了个白眼,仿佛在鄙视索尔问的傻瓜问题,“不过即便是龙鲸,见过的人也寥寥无几,只在那些经常出海的人群中流传,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不是真龙就好……”索尔拍拍胸脯,如果真有什么超出他预料的魔法之类的能力,恐怕就不是天上掉馅饼了,而是天上掉炸弹。

    但仔细看这龙鲸的样子,倒也不像会什么魔法,它前肢是一对巨大的鳍,后侧的鱼鳍似乎退化掉了,只留下光秃秃的尾巴,以至于它不能自行退回到水里去,被搁浅在了岸边。

    深灰色的皮肤在阳光下被照耀成棕褐色,裸露出的腹部则是银白色,索尔忍不住舔舔嘴唇,他都要开始想象这龙鲸的肉质该有多鲜美了。

    “咳咳”黑齿的咳嗽打断了索尔的联想,他用渴望的眼神看着索尔:“诺姆,咱们还等什么,快上吧——”

    索尔这才看清战士们眼中毫不掩饰的欲望,这样一条大鱼绝对会给部落带来惊人的收益,至少按索尔估计,光是它身上的肉,就够族人们吃上三个月的。

    “嗯,克拉托斯,你带一半的人从去右侧,打它的腹部,注意小心离它头远点儿。”这龙鲸的头和鳄鱼一样,巨大无比的颚部毫无疑问能将任何东西撕个粉碎,即使搁浅在岸上,索尔也绝不敢轻视这种可怕的凶器。

    克拉托斯点点头领命去了,剩下索尔带着黑齿和二十多名战士,往龙鲸左侧绕过去。

    “伯莎,你和莫雷待在这儿——”见小女孩儿和灰风也兴冲冲地想要跟上来,索尔急忙制止,示意莫雷看好两人。

    虽说这怪物现在龙困浅滩,但索尔已经不认为这是一场游戏了,任何生物在生命面临威胁时的反扑,都是绝对不能轻视的,这将是属于部落的战斗了。

    两队人踩着海滩细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很快就被眼前的龙鲸察觉了,它似乎视力不太好,仅仅能依靠嗅觉和听觉来辨认敌人。

    在听到索尔等人的声音后,龙鲸不安地扭动身体,恐怖的巨颚微微抬起,时左时右的骚动起来。

    索尔示意克拉托斯绕开头部,直接攻击怪兽的腹部,看起来很见效,克拉托斯绕了个小圈子,避开摆动的鲸颚,直冲向雪白肌肤的柔软腹部,铁矛狠狠刺入——血花四溅,痛苦怪异的嚎叫在沙滩响起。

    “上!”见龙鲸猛然开始摆动身子,索尔知道克拉托斯已经得手,他大吼一声,率先冲到龙鲸左侧腹沟,毫不犹豫地贯注力气,凶狠地一矛刺入。

    “噗嗤——”矛身的三分之二全部插入巨兽的肚子里,血水喷泉似的咕嘟咕嘟涌出来,紧接着,无数长矛接二连三地狠狠扎入鲸腹,把这只龙鲸的肚子瞬间捅成了蜂窝,一根根长矛插在上面,密密麻麻看着就很疼。

    龙鲸当然感受得到疼痛,瞬间袭来的巨大痛苦彻底激怒了它,不顾身上插着的长矛,搏命似地疯狂扑腾起来。

    “快撤!”索尔刚来得及下个命令,就感觉一股罡风扑面而来,他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仿佛被一把注满了钢铁的实心大锤砸中一样,倒飞了出去。

    “砰”索尔重重摔在地上,摔在地上的一刹那,他看清了将自己打飞的元凶,龙鲸发疯似的摆动它那巨扇般的尾巴,索尔隐约看着又有一道人影被扫飞了。

    “诺姆——!”五脏颠倒着被人扶起,黑齿双目通红,浑身肌肉膨胀了一倍,他使劲摇晃着索尔,叫声凄惨,不知道的还以为索尔死了。

    远处的莫雷和伯莎都跑了过来“索尔大哥——!”“诺姆大人……”,两人都担心极了,索尔被龙鲸一个扫尾击飞的瞬间,看起来伤的很严重。

    “别摇了……再摇要被你摇死了。”索尔按住黑齿的手制止住他猛烈的摇晃。

    “索尔……哥哥!”伯莎扑了过来,眼眶红红的,像是要哭似的,“你怎么样啊,感觉难不难受——”

    能不难受吗,索尔心里说,谁受得了这一下不疼,但见小姑娘快哭的样子,还是摆摆手,安慰着说:“没事儿,没事儿……索尔大哥很强壮的。”

    战士们也纷纷靠了过来,战斗还在继续,但已经和他们无关了,被插满了长矛的龙鲸绝望挣扎着,这种挣扎又让它腹部的伤口进一步撕裂,鲜血已经把整个浅滩处都染红了。

    索尔望着走过来的克拉托斯,急忙问道:“还有没有人受伤?”

    “还有两个被打到海里去了,已经被救上来了,受了点儿轻伤。”克拉托斯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索尔知道那是在嘲笑他的倒霉。

    算上他一共三个人被龙鲸最后的乱舞打中,只能说是运气不好,三个倒霉蛋,黑齿是关心则乱,克拉托斯一向冷静,自然对索尔受没受伤把握的一清二楚。

    索尔揉揉胸口,这一下的力道确实不轻,自己已经在后退了,所以仅仅是擦了个边儿,都疼成这样,要是被直接扫中或是换个沃坦的普通人来,怕是直接重伤或者毙命了。

    “果然天上掉下的馅饼也不是好捡的……”索尔咬牙切齿地嘟囔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