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拉丁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位自称叫索尔的年轻男子,他身材高大,但比起身旁的那个“大个子”又要瘦小很多了。

    长长的黑色头发一直延伸到肩膀,用一根坚韧的草茎扎住发尾,晃晃悠悠地在脑袋后摇摆着,整个人说不出的怪异。

    怎么形容呢?帕拉丁在脑海里思索着,这种怪异感的来源。

    “矛盾”对,灵光一闪,老矮人想到了最恰当的形容词,面前的野蛮人之所以让他觉得怪异,正是其身上充斥着的矛盾感。

    看似漫不经心,但对方的双眼始终紧紧盯着自己,面带笑容,好像和蔼可亲很好说话的样子,然而帕拉丁相信,如果自己拒绝了对方的要求,那么这群包围自己的战士和巨狼,下一刻就会化身成为面前人手中,用来杀戮的利剑,将山洞里的矮人屠戮的一干二净,绝不会将丝毫“邻居”情面。

    当然,帕拉丁早就做好死的准备,部族里其他老人也都准备好了,食物都让英格瓦带走了,剩下的人原本就打算死在这里。

    可谁都不愿意不明不白的死,老矮人也同样如此,索尔的表现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他完全不像是这片岛上的野蛮人,至少帕拉丁还没见过有哪个野人部落会说沃坦通用语的。

    这个人——帕拉丁思索着,似乎并不是将他们赶出生存之地的野蛮人。

    好奇让老人眼神又亮了几分,他有点奇怪自己到底从哪冒出来这么多“邻居”的。

    “在此之前,我想先问一下——”沉默半晌,待得平台上的气氛变得稍微有些尴尬时,帕拉丁终于先开口问道:

    “你们是一直生活在南岛吗?”

    “不是的。”索尔清爽的笑起来,直言道:“说起来,我们也是刚刚从中部搬到这里,还没有多长时间呢。”

    难怪,帕拉丁心里暗叹一声,果然不是之前袭击暗炉部族的野蛮人,这次恐怕是他预料错了,微微有些懊恼,老矮人继续试探着沉声说道:

    “前些日子,我们部族有个孩子走丢了——”

    “啊,是不是叫,叫什么冈——什么来着?”索尔没有训问冈格斯,只是偶然从图拉那儿听了一嘴年轻矮人的名字,此时没记在心上,便用手比划起来。

    “大约这么高,一头灰白相间的乱发,眼睛,眼睛里像着火了一样——”索尔伸手比量着高度,胖瘦,帕拉丁平静地看着,半晌

    “是了,应该就是冈格斯。”

    索尔笑起来,高兴地对老人说道:“那孩子就在我们部落呢,放心好啦,我们没把他怎么样,他倒是一直担心被我们吃掉呢……”

    听到冈格斯安然无恙的消息,帕拉丁眉头稍展,布满褶子的脸颊似乎松弛了一些,连惨白的皮肤都涌上些血色。

    “森林里住的野人们,经常会吃人……”松了口气,帕拉丁不自觉地说道。

    “森林里的野人?”索尔眉头一挑,站了起来,身后莫雷也上前一步,有些激动地看着索尔,索尔和他对视一眼又重新蹲下,认真地看着帕拉丁问道:

    “你是说——森林里还住着其他野人是吗!?”

    “是这样的……”老矮人稍显疑惑,不解地看着索尔:“你们没见过吗……”

    “不,没有,也许是我们来这儿的时间还太短了吧。”索尔强行按耐住心中的激动,没想到这次来寻求矮人的帮助还能获得如此重要的情报。

    得知森林里还有其他野人的消息,对于索尔来说和炼铁是同样重要的事情,他曾经最担心的事情之一就是人口!

    就算开垦了农田,食物有了保障,甚至扩大规模,开发出了铁器,但是没有人力的话,又有什么用呢?这一切又会成为空中阁楼,水中花月。

    “不行,得尽快炼铁,扩大耕种规模,然后赶紧组织人手,去森林里抓野人来补充劳力啊。”骤然听到好消息的索尔,美滋滋地开始设想未来美好的生活了,直到身后莫雷暗中拉了他两下

    “诺姆——”

    “啊——你说什么?”索尔这才回过神来,明白自己沉溺幻想错过了什么,于是下意识地问道。

    帕拉丁仿佛没有察觉索尔走神似的,又平静地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话:“我是想问,索尔大人您来到这里,是想得到什么帮助呢。”

    “炼铁!”索尔笑起来,直白地说道:“我想炼铁,但部落里没有懂得开采铁矿和炼制的人,听说灰矮人们精于采矿和冶炼,所以才想请你们帮忙的。”

    “炼铁——”听到索尔的话,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索尔仿佛看到两道红光自老人眼中升起,明晃晃的仿若两团熊熊燃烧起的焰火。

    不知为何,短短两个字在一瞬间点燃了帕拉丁的情绪,他面色红润了一些,眉宇间不再似刚才那般淡然,无谓。

    老矮人低下头,俯视自己一双粗糙的手掌,这双手已经离开火炉多久了?

    他已记不清了,闭上眼睛,帕拉丁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故乡——沃尔姆斯的奥兰,全沃尔姆斯最大的工业区,帕拉丁出生在那里。

    整个沃坦最大,最优秀的匠人组织,“工匠之手”掌控着整个奥兰,他们收容了分崩离析后,由几个部族共同组成的矮人议会,石锤联盟,暗炉部落以此为契机安居在奥兰。

    那是帕拉丁人生中最快活的时光,从一个趴在火炉旁观看大人们打铁的小孩子,一直到自己也能拾起铁锤,绕着铁砧敲敲打打,他的童年始终飘散着奥兰浓郁的麦芽酒香气,以及轻脆悦耳的铁器锻打声,直到现在,他的梦中仍会出现这些场景。

    但美梦很快就醒了,暗炉部族被其他几部暗害,放逐到荒角上,从此每日为生存奔波,族人们一个个死去,直到帕拉丁继承族长之位,他再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他只是一颗螺母,为了让暗炉部族继续存在下去,而苟延残喘的螺母。

    “我这一生,还有机会炼铁吗?”像是自问,又像是在问索尔,老矮人双手颤抖,失去了刚才的平静和沉着。

    “当然有啊!”索尔咧嘴大笑起来,接话道:“我发现了好大一片铁矿,只要你肯来帮我开采,冶炼,你们部族所有矮人的吃喝拉撒我全管了。”

    索尔大手一挥,兴奋地说道:“什么野人豺狼,狮子老虎,通通由我赶跑,保准没人能伤你们一根汗毛!”

    他回身指指克拉托斯,将近三米的身高,比普通野蛮人还要强壮一倍的体格,让克拉托斯如同鹤立鸡群,威猛无比

    “看到了吗?我的部落里有这样的战士!想想吧,让这些战士披上你们打造的铠甲,拿上你们炼制的武器,这片岛上还有谁能威胁我们?你又何必窝在这么偏僻的山洞里?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