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迎接来访的铂金琥珀商会成员,温莎堡高大宽厚的城门今日大开着,一队身着红色锁子甲,腰间悬挂宝剑的士兵静立城门两侧,迈尔斯注意到他们红甲上的玫瑰花纹,看样子是康拉德家族的私军。

    前方的领头马车在出示证明身份的纹章后,凯利家族一行徐徐入城,在穿越三道把守森严的瓮城门后,终于算是进入了城堡中。

    马车倏然停下,门被赶车的马夫打开,迈尔斯知道他们要在这里分离了,于是他起身轻轻整理下仪容,撩了撩身后天鹅绒花纹的蓝色袍子让它看起来不那么皱,然后缓步走下车厢的台阶,脚上的鹿皮靴子终于久违地踩在坚实的地面上。

    “天呐,这位英俊的男爵是谁?我可不记得今天会有这么好看的贵族要来,我的姐姐们一定会发疯的——”

    刚一下车,前面就传来温润好听的声音,略显夸张地调侃小小地夸赞了迈尔斯一把,他抬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红色丝绒长袍,腰系玉带,脚上蹬着双海豹皮靴的男子微笑着和他父亲一起,站在自己面前。

    男子脸上露出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一头暗金色的直发乖乖拢在脑后,见迈尔斯看到他便笑着迎上前来,脱掉手上华贵的皮手套,平易近人地伸出右手。

    迈尔斯急忙也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握了上去,他没有戴手套,感受到自己抓住一只瘦弱却棱角分明的手掌,微微一握,两人相视一笑便又分开。

    这时候他的父亲,莱恩?凯利侯爵才慢悠悠地走过来,微微摊开左手一指青年男子对自己的儿子介绍道:

    “诺亚?康拉德爵士,康拉德大公的三儿子——”迈尔斯急忙又让自己的腰弯曲一些轻轻行了一礼,嘴里恭维道:

    “即使远在罗森达尔我也听说了诺亚爵士是康拉德大公的代言人,每当重大场合都少不了您的出现,能在这里相见,我感到万分荣幸。”

    其实早在来之前迈尔斯便已经做足了功课,如果连自己即将见到的人都不知道,那想必老莱恩也不会让他出现在温莎堡了。

    实际上诺亚?康拉德三儿子的名头有些勉强,准确的说他是康拉德大公的私生子,但一向以特立独行闻名的大公居然让自己的私生子接管了家族中迎来送往,商议交际的活儿。

    诺亚也没有辜负大公的期望,迈尔斯收集的情报中提到,这个看起来十分温和的男人利用自己私生子的身份游走于各大势力之间,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做了没多久便深受各方信任,成为整个家族中不可或缺的一人。

    自己还没做过介绍对方便叫出了男爵的名号,那不过是在法兰行商时借着背后凯利家族为靠山而被法兰国王随意敕封的杂号爵位而已,连封地都没有,但却能被对方知道。

    深知在这场聚会中自己实在可以算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的迈尔斯,此时不由佩服起诺亚的手腕,能以私生子身份混到如今地位,能力果然不容小觑。

    诺亚哈哈大笑起来,上前牵过迈尔斯的手臂,富有磁性的嗓音朗声说道:“我们如果接着在这里互相吹捧的话,城堡里的人们该等的不耐烦了——”

    说完他微笑着冲凯利侯爵做一个请的动作,便领着迈尔斯当先走在前头,亲自为后头的凯利家族一众人领路。

    “迈尔斯爵士想必是第一次参加聚会,”众人穿过一座花园,终于从不知是哪面的一扇大门走进主堡,路上诺亚主动开口邀请道:

    “等会议结束后,今晚还会有个晚会,”说着他冲诺亚眨了眨他那明亮狭长的眼睛诱惑着说:

    “属于年轻人的晚会,我想你一定会很乐意参加。”从他的表情里迈尔斯就能读懂他的意思,想必这个晚会将会非常“精彩”。

    一路上诺亚充分展示了自己八面玲珑的能力,游走于迈尔斯和莱恩之间,未曾冷落任何一人,甚至不时将老侯爵逗得哈哈大笑,迈尔斯也对平和的莱恩心生好感,不知不觉就亲近起来。

    一进城堡,便有女佣和男仆上前带着凯利家族的仆人们去休息室落座,而充当护卫的佣兵也被带走,仅留下一人跟在莱恩侯爵身边。

    穿过长长的走廊,爬上一层层螺旋楼梯,迈尔斯终于来到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大厅犹如广场般宽阔,大理石打造的地面闪闪发亮,四周的墙壁上即使在大白天也燃烧着温暖的烛火。

    中央铺着条又长又宽的红色地毯,覆盖在冰冷的地面上,像一道熊熊燃烧起来的火焰小径,直通到大厅最里端一扇花纹繁复的精致木门前。

    “人都到哪儿去了?”厅中除了几个穿着红甲的兵士站岗之外,再无一人,刚才诺亚说到众人都快等急了,此时却让迈尔斯疑惑起来,不由得嘀咕出声。

    很小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被放大,敏锐的诺亚自然听见了迈尔斯的疑问,他转过头嘴角微微上扬,温和地解释道:

    “请安心,很快就到了,其他人都在会议室里等着我们呢,喏——前面的就是了。”

    说话的功夫四人便踩着地毯来到那扇精致的高大木门前,闹了个笑话的迈尔斯心中变得十分忐忑,此刻开始埋怨自己的多嘴。

    说实话即使在法兰王都面对王座上的懒王弗兰克?巴铎时,他都未曾向现在这般紧张,然而诺亚没有给他平复情绪的机会,他轻轻在木门上敲了三下,之后抬手一推——

    “吱呀”一声颤颤悠悠的响声回荡在大厅里,木门打开了。

    无数道犹如实质的目光静静投射到一行人身上,尽管知道也许自己并没有吸引多少注意力,可这股无形的压力仍然如山峦般压在身上,迈尔斯顿感呼吸困难,胸口响起“砰砰砰”的心脏撞击声,仿佛有一只大鼓正在他左胸狂敲不止。

    压抑住紧张的情绪,迈尔斯跟上诺亚的脚步往门内迈去,抬眼一看,这是间比外面的大厅还要宽阔一倍有余的巨大房间。

    地上铺着刺绣满玫瑰的地毯,几乎铺满整个房间犹如一片盛开鲜花的草原,墙壁边摆满了书架和各种挂画,瓷器和来自整个沃坦的古怪装饰品,离他甚远的另一头墙壁上悬挂着五福巨大的人面画像,迈尔斯猜测恐怕是康拉德家族之前的几任大公。

    他视线缓缓下移,占据大厅最中央位置的是一张足有十几米长的长桌,桌子最里头正中间坐着一位金发女人眉宇间依稀和诺亚有些相似,两侧依次往后坐满了人,还有各种仆从,佣兵在自己的主人身后一动不动地站立着。

    这时迈尔斯听到诺亚轻快的声音:“各位久等了,最后一家行首已经到了,我想会议可以开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