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下水道

    “再这样漫无目的地转下去,等到天亮我们也走不出这里。”昏暗的下水道里传来索尔的抱怨声。

    “但至少我们摆脱了那些追杀过来的家伙不是吗,我的大人——”马尔藤放轻自己的声音,尽量安抚着索尔,虽然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漆黑一片的下水道中同样迷了路。

    从马尔藤家的后院逃出来以后,没跑多远他们便望见一座小桥,按照胖商人的指引一行人从桥边跳下,顺着桥下的窄道一直走,就来到一个不起眼的矮小黑洞前。

    沃尔姆斯的下水道是相互连通的,除了温莎堡有自己独特的排水系统外,这肮脏的地道成了下区和中区间唯一的“桥梁”。

    因为走得匆忙,没有带火把,所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道中绕了两圈,马尔藤就把自己绕昏了头,毕竟作为一个体面的商人,他可从来没有“游览”过这片脏兮兮的下水道。

    索尔为自己赤脚的习惯感到深深的懊悔,刚一踏入这里,脚下便传来一阵湿滑黏稠的触感,像是烂泥又像是其他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恶臭如同围着人嗡嗡乱飞的苍蝇,缭绕鼻间不肯散去。

    他又有些庆幸自己没有举火,这样好歹可以不用看清脚下所踩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宁愿相信那只是单纯的烂泥地而已。

    下水道又矮又窄,在这种地方前行对身材高大的索尔和克拉托斯来说无疑是种折磨,这条鼠洞一样的圆形隧道仿佛一座迷宫,索尔一度怀疑也许它更像是沃尔姆斯在地下的倒影,其本身也许比整座城市露在地表的规模还要大。

    由于看不清道路,一行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前行,但仍然会不时踢翻几个破草筐或是碎裂的陶罐儿之类的东西,惹得众人又是一番心惊肉跳。

    安娜不小心踩到的东西被大家说成是裹在地上的一堆茅草,但索尔打赌那绝对是一具死人的尸体,赤着脚的他完全可以分辨出皮肤和杂草在触感上的差别,他也顺带蹭一蹭自己黏糊糊的脚掌。

    “呃……我想,应该是这边——”六人又来到一个十字岔路口,马尔藤紧张地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如果有光芒可以将此时的下水道照亮的话,索尔相信自己应该有幸见识汗珠滴成瀑布的景象。

    “马尔藤——其实你也不知道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是吧?”索尔平静地问胖商人,后者回过身来,往上提了提背在后背的女儿薇妮,窘迫地回答道:

    “大人——我一直在根据记忆推算我们现在所对应的头顶上的位置,可是……这下水道邪门儿的很——按道理来说我们现在应该已经位于沃尔姆斯下区了,可偏偏一个出口也没见着……”

    马尔藤也觉得很冤枉,整个城市的水道口遍布大街小巷,可他们就仿佛是真的被迷宫术困住一般,就是无法走出这阴森的水道。

    “好吧,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回到地面上去。”索尔也没有对商人多做责怪,他警惕地扫视着四周无边无际的黑暗对众人说道:

    “在这儿多待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

    “是啊是啊,大人——一进这里我就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胖女佣玛丽一路上紧紧跟在索尔身后,这精明的选择使她毫发无伤,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相比之下那位索尔未曾谋面的马夫恐怕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走这边——”索尔想了想指了条和马尔藤相反的道路。

    “大人您有头绪了?”胖子声音中透出惊喜,他也同样不愿意在这儿多待一秒钟了。

    “没有——”索尔耸耸肩,他的回答仿佛让期待满满的众人瞬间泄气,“只是我的直觉,既然跟你走了这么久都没出去,我想倒不如相信直觉好了。”

    对于出去的位置已经没有要求,现在对索尔他们来说,只要能够回到地面上就算成功了,反正追杀他们的人也不能在整个沃尔姆斯都安排好杀手,所以如今要找到的无非就是一个出口而已。

    克拉托斯弯下腰率先顺着索尔指出的路前行而去,他身上又添了几道新的伤口,但最深的一道还是在屋子里以命搏命时留下的刀伤,可铁塔般的野蛮人就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般,一路上不言不语,却始终走在最前列,看的马尔藤都佩服不已,他走南闯北这些年也少见这样的硬汉。

    作为主事人的索尔做出了决定,众人自然是无条件服从,在走过第三个岔路口时,居然奇迹般的在下水道前方瞥见一抹亮光。

    那是蜡烛的光芒,纵使隔着老远马尔藤也能清晰的分辨出来,火把的火焰要比这剧烈的多,也更加飘摇,只有蜡烛才能发出这样稳定而温和的柔光。

    “小心——”索尔低声嘱咐着,在下水道中遇见活物往往比死物还要可怕和危险的多。

    沿着下水道左侧微微高过那又湿又软地面的平台,跟随着克拉托斯一步一步缓缓靠近燃着烛光的地方,索尔让自己的眼睛慢慢适应光亮,同时也渐渐看清了一道映在墙上的倒影。

    蜡烛被搁在一块儿凹陷下去的石壁缝隙中,左侧似乎是一片空地,一道黑影被照映在另一侧的石壁上,似乎是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影子从墙上瞬间消失,接着众人面前出现一个矮小的身影。

    “啊——!”被突然出现的矮小狰狞生物吓到,安娜不自觉地叫出声来,而伏在马尔藤背上的小女孩儿薇妮自始至终将头深深埋在父亲的后背,不敢抬头去看。

    “尊敬的小姐,克图玛丑陋的相貌领您受惊,我感到十分抱歉,请相信这并不是我本意——”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这丑陋的小矮子竟然用一个不算十分标准的骑士礼,向安娜表达歉意。

    “狗头人——”马尔藤略微后退一步,虽然有克拉托斯挡在他身前,仍然不自觉地向后,狗头人这种生物可是以残暴好虐而闻名于街头巷尾的。

    “啊,是的,克图玛是个狗头人,”这身高不足一米的狗头人,手里拿着把快要比他还长的骑士剑,无奈地摊开手看向马尔藤用抱怨的语气说道:“您不应该有偏见先生——站在您面前的的确是一只狗头人,但他也是一只懂礼仪,守道德的狗头人。”

    这只自称克图玛的狗头人无论从说话方式,动作还是内容上,都怪异极了,众人最后无话可说地将视线集中到了索尔身上,眼下的一切只能由他来决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