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简单的安排

    太阳光从弗洛伊恩丘陵的最高点慢慢扩散开来,沿着温莎堡内连绵的塔楼所组成的优美弧线,一丝丝,一束束投射到这座渐渐苏醒的城市。

    当第一晨光照穿城堡,与沃尔姆斯大教堂华丽繁复的高耸尖塔相交时,教会的敲钟人早就静默立于此地,他已经渡过了无数个这样的早晨,眯起眼睛望向光芒四溢的朝阳,抖起膀子使劲推动悬挂在塔楼顶的巨大铜钟。

    “嗡——嗡——嗡——”三声缓慢沉重而富有节奏的钟声如同神明在凡间的低语,把整座城市唤醒,似乎在宣告着世间重新回到光明神的统治之下,这一刻,新的一天便算是开始了。

    对于常年生活在沃尔姆斯的普通人来说,一切仍是按部就班的进行,即使是新的一天也不过是在重复没有多少变化的日常而已。

    但对于初来乍到的索尔一行人,他们需要摸索和习惯的还有太多。

    索尔已经感到头昏脑涨了,虽说野蛮人身体强壮,可连续一晚上没有睡眠,又经历了一番逃亡,他也有些熬不住,大脑一阵阵发出“ong,ong”的响声,仿佛是在敦促他快点去休息。

    在磨坏了两把锯子,费了好大一番劲后,克拉托斯终于将深入克图玛肩胛的弩箭锯成两段,在用煮好的纱布包扎了伤口后,狗头人被安置在仓库角落堆放粮食的隔断中,再铺满干草的软绵绵草堆上,沉沉睡去了。

    马尔藤一家也已是疲惫不堪,哈欠连天的模样,小薇妮伏在安娜肩头眼眸惺忪,恨不得立时就昏睡过去。

    “马尔藤——”索尔忍住一个哈欠,对还在站着的胖商人说道:“你们先去休息吧——关于你的事情,我会先给康拉德小姐写一封信,然后再登门拜访,先不要担心了。”

    “不,大人,我一点都不困——”

    马尔藤强自撑大眼睛,他使劲掐了一下左脸,好让自己重新清醒起来,又扭头看了一眼身边困倦的不行的妻子和女儿,凑过去在安娜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安娜面色犹豫地看向索尔,索尔明白马尔藤是想让她们两人先去休息,于是微笑着冲安娜点了点头。

    妇人感激地屈膝对索尔行了一礼,又回身看了丈夫一眼后,抱着怀中的女儿以及身后早已困得快要睁不开眼的胖女佣玛丽向仓库角落走去,这间仓库大得很,有不少曾经用来存米的隔断,如今倒成了一间间小小的休息室。

    索尔环视左右,还能精力十足的也只剩克拉托斯了,其余人即使莫雷他们来到这里以后简单的休息了一阵子,也仍然十分疲惫了。

    “大人——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和克拉托斯……”莫雷显然看出了索尔的倦意,忍不住有些担心地提醒道。

    “还说我呢,倒是老爷子你才应该休息一下吧……”毕竟岁数大了,众人中精力最不济的反而应该是莫雷才对。

    “我先安排一下吧——”索尔也不再多劝,他之所以撑着不去睡觉,只是为了先把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好,不然恐怕会睡也睡不踏实。

    克拉托斯,马尔藤,莫雷以及马尔藤表示可以信任的看管仓库的老人卡尔,纷纷围过来,认真地听着索尔的吩咐。

    索尔先把头转向了克拉托斯,神情严肃地说道:“克拉托斯,仓库周围一定要安排好战士们把守,最好将这周围的地形摸透了,这一点我相信卡尔应该可以帮助我们。”

    说着他把头转向神色拘谨的老人,他似乎很害怕索尔等人,见野蛮人的目光望过来急忙点头。

    在追杀马尔藤没有成功以后,敌人已经知道胖商人回到了这座城市,在康拉德小姐同意出面调解之前,也许还会遭到袭击,所以索尔最先提到的便是守卫工作。

    克拉托斯如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但索尔已经放下心来,他知道这种事情交给克拉托斯绝对是最可靠的,心里不禁又长舒一口气。

    “马尔藤暂时不适合去街上了,守卫的人最好都做成暗哨,不要让人发现这仓库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这样也许也能为我们拖延一些时间。”

    一边说着,索尔一边交叉起十根手指,仔细思考起来。

    “大人——还有咱们手里的食物不多了……”莫雷出声提醒道,索尔恍然,他们大部分的粮食都留在了船上,此时应该还由英格瓦带领奴隶们看管着,要想办法和船上取得联系才行。

    “这样……”索尔一边想一边对莫雷说道:“老爷子你今晚天黑以后带人回船上,和英格瓦一起带些食物回来,也让英格瓦知道一下我们现在落脚的地方。”

    说完,他又抬起头问马尔藤:“这里有纸和笔吗?”

    “有的大人——”商人尴尬地点点头告诉索尔:“从前存货出货的时候会用来记录,不过都不是什么好纸,不过是些最烂的莎草纸……”

    索尔揉揉下巴,伸手入怀掏出一枚闪着金灿灿光芒的金玫瑰,将他递给卡尔然后说道:“拜托你过会儿到街上的书铺里买些上好的信纸回来——至于剩下的钱,都归你了。”

    老卡尔张大了嘴巴露出惶恐而难以置信的神色,双手缩在怀里不敢去接这枚金玫瑰,他知道,即使是书铺里最白,最柔软,最名贵的信纸也远远用不上一个银玫瑰,可面前这位大人居然给了他一个金玫瑰!

    “拿着吧,我不会食言的,买了信纸剩下的钱都给你了。”索尔见老人迟迟不肯伸手,忍不住往前挪挪抓住他颤抖的枯瘦手掌,硬是将金币塞了过去。

    卡尔愣愣地看着掌心安静躺着的圆滚滚金币,右手仍然止不住的颤抖,即使买最上好的信纸也能剩下至少十枚银玫瑰……这对他来说可是生平领受过的最大笔的奖赏。

    “嗯,等卡尔买回来信纸,我会亲自给康拉德小姐修书一封,只不过马尔藤你还得帮我找个认识路的人。”索尔拍拍脑袋,想到自己的手下没有认识那位苏茜?康拉德小姐所住的地方的。

    “不知道,大人要给……哪一位康拉德小姐写信。”马尔藤身子微微前倾问道。

    “是叫,苏茜?康拉德小姐——”索尔记得当初来岛上的两人是这样说的。

    “啊,原来是苏茜小姐——”马尔藤舒了口气,虽然不是雷奥妮小姐,但苏茜小姐也同是铂金琥珀成员,如果她肯开口的话,相信欠格伦迈尔的钱,暂时是不会成为自己的催命符了。

    “苏茜小姐并不住在温莎堡,而是在沃尔姆斯郊外的庄园里——玛丽倒是认识去那儿的路。”。胖商人回头望了眼已经倒头睡在隔断里的胖女佣,朝索尔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嗯,我会派人去送信,到时候让玛丽带路就可以了。”

    索尔长舒口气,便吩咐众人各自去忙各自的活,他开始一边思考该在信里写点什么,一边向莫雷请教沃坦大陆的书信用语,时间便这样一点一点地流逝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