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访前的来信

    “小姐——荒角的野蛮人送信过来了。”已经缓缓落向西边的斜阳将最后的余光射进屋子里,伊斯杰林低下头,方正的国字脸上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神色,轻轻递出一张用干净洁白的纸张做成的信封。

    信封没有封缄,而是用一条银色的细线捆绑起来,在封口处打了个蝴蝶结式的活结。

    苏茜?康拉德坐在桃花心木制成的象牙色坐具上,这是沃尔姆斯上层社会流行的座椅,不同于普通人坐的凳子,这种坐具在某方面更像是宝座。

    椅子下面的四条腿之间不是空的,而是连在一起如同一只四四方方的箱子,只不过在最底端微微露出四条椅子腿。

    上面雕刻着绚烂的盛开的玫瑰花图案,一团团,一簇簇恍若一片活生生的丛林,可以想见必是出自手艺极为精湛的能工巧匠之手。

    上面是高高的靠背,如同王座后椅,远远高出所座之人头顶,凭空添出几分压人的气迫。

    她身着一袭淡黄色的天鹅绒长裙,领口和袖口都缝制着繁复的花纹,胸前缀着一条光洁柔美的珍珠项链,衬托着女孩姣好的面容更显出一股华贵气息。

    其实苏茜并不喜欢穿成这样,她在自己的家里往往会穿的更普通一些,只不过今天她刚从温莎堡回到庄园,才下马车不久还来不及沐浴更衣,伊斯杰林便来禀报有人送信来了。

    “噢?居然懂得拜访主人家之前先送信,看来你之前说那个部落里有来自沃坦的无名者恐怕没有说错呢,杰林叔叔。”苏茜挑了挑额头前的暗金色刘海,冲身后招了招手,小女仆玛丽便轻快地走向伊斯?杰林。

    “杰林大叔总是板着副脸呢——看着怪叫人害怕的——”从男人手中轻轻取过信封,玛丽欢笑着打趣道,少女仿佛总是不知忧愁,她算是整个庄园里最活泼的人了。

    看起来刻板严肃的伊斯杰林却没有生气,反而展露出一丝笑容,看着小姐身边活泼的女侍开口道:

    “若是你真害怕我,便不会这样与我说话了。”

    苏茜也瞪了自己的女仆一眼,呵斥道:“玛丽——”这丫头平时和自己打闹也就罢了,现在也是越来越没规矩,连杰林叔叔她都敢开玩笑,想到这儿苏茜又有些头疼,自己似乎对身边的人下太亲切了。

    “不过……”少女脸上露出一丝如阳光般明媚的笑容,心头一轻:“谁叫我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家人呢?”

    被小姐训斥的女仆不敢反驳,只是吐吐舌头,做出一个万分委屈的表情,差点把苏茜给逗乐了。

    “不要闹了——快点把信给我——杰林叔叔,送信的人呢?确定是来自荒角吗?”

    见小姐故意板起了脸,知道有正事的玛丽不敢再玩闹,老老实实地将信封交给苏茜,乖乖地站到了坐具之后,不再说话。

    “送信的人在林地旁的屋子里休息,我让托比和他们在一起。”伊斯杰林保持着半跪在地的姿态,从始至终没有动过半分,他一丝不苟地回答着主人的提问。

    “我确定他们是来自荒角的,送信的老人我在岛上见过——”

    “嗯……”苏茜点点头,一边听着一边解开银线,拆掉信封,取出里面淡黄色的柔软信纸,仔细读了起来。

    细腻的纸笺上用黑色墨迹工整的书写着,一股混杂着碳胶和松烟的淡淡香气钻入苏茜鼻孔,说不上好闻,可不知怎的,配着手中信纸柔柔的触感,渐渐发红发黄的斜阳,让人浑身升起一阵舒服的感觉。

    纸上的字迹有些飞扬跳脱,对于每日处理铂金琥珀大量事务的苏茜来说,见过的字不可谓不多,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笔迹,沃坦大陆上的人们将书写当做最神圣的事情之一,向来是一板一眼,恨不得把每一个字符都写成一模一样似的。

    是因为是野蛮人的关系吗?苏茜心中暗想着,也不能苛责过多,生活在荒角上又怎么会对沃坦的所有习惯都了解透彻呢,倒不如说能够识字,书写就已经是天大的了不起了,不过这封信是他们的首领亲自写的吗?还是说是由无名者代笔的?

    摇摇头,将精神重新集中起来,可能是在温莎堡一刻也不容松懈的缘故,回到采沃庄园的苏茜总是不由自主地走神。

    她又低头向手中的信笺看去“嗯——不过这字看习惯了倒是不讨厌。”有别于常人的字迹让苏茜?康拉德小姐竟然莫名升起了一丝欣赏之心,这手笔迹若是习惯的话,反倒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怎么说呢?”苏茜心里想着“就是野蛮人的感觉吧——不同于商人或学究,总感觉有一丝恣意妄为的心思在笔迹中。”

    写这封信的究竟是什么人呢?若真的是这群野蛮人的首领的话,看样子倒不像是个容易应付的家伙。

    “小姐——”身后传来玛丽轻声的呼唤,苏茜猛然回过神。

    “小姐,你都盯着信纸看好久了……”女仆好心地提醒道。

    “……”康拉德小姐脸颊染上一抹红晕,自己每次在家中处理事情都会分神的厉害,这还真是要命。

    “咳咳……”轻轻咳嗽两声将尴尬的一幕带过,苏茜强迫自己回到在铂金琥珀中面对雷奥妮姐姐和费利克斯哥哥时的状态,细细的读起信来。

    半晌过后,伊斯杰林仍旧一动不动地半跪在地面上,女仆玛丽无聊地打着哈欠,用手指拨弄着自己浅白色麻布长裙的衣角,不停卷起又再放开,仿佛那是什么好玩的游戏似的,直到苏茜的话音突然响起,吓了她一条,才将衣角放开。

    “杰林叔叔——”女孩儿突然出声吓到了身后的玛丽,却没有影响伊斯杰林,男人时刻保持着应有的警惕,这个男人就如同机器一般从未分过神。

    “是的小姐。”他沉静地等待着命令。

    “请你去告诉送信的人,我已经看过信了,他们在信里说的事情我也已经了解。”苏茜边说便将信纸装回到信封中,下意识地又揉了揉额头前的暗金色刘海儿道:

    “明天中午我会有空——还有,这封信,拿下去烧掉吧。”

    “是——”默然应是后,杰林从玛丽手中接过信件,又行了一礼后,缓缓退出屋外。

    苏茜?康拉德看向窗外渐渐开始变得火红的夕阳,口中喃喃自语起来:

    “肥皂?格伦迈尔?这些野蛮人还真是能弄出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微微叹了口气,她从坐具上站了起来,轻抚着窗台

    “不过这也许证明这群家伙真的和其他野人不同?——托比这家伙倒也算立了一功,不过迈尔家族……唉,稍微有些麻烦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